-

李龍陽一離去,一眾武者紛紛圍上來詢問考覈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呂風六人能通過考覈,可說都是宋硯的功勞,他在短短十餘分鐘內將李廣二十餘人全部打暈,並奪走他們的號牌,這份本事已經將他們的心給折服,紛紛對他生出崇拜之情。

當然,內心更多的是感激。

於是,聽到諸人的詢問,呂風等人都向宋硯投來詢問的眼神。

正所謂馬善被人騎,人善被人欺,適當的展露下獠牙,可以收穫他人尊敬,所以,宋硯向他們點點頭。

得到宋硯的同意,呂風六人紛紛眉飛色舞的講訴起來。

當聽到,宋硯幾乎憑藉一人打敗了二十多人,那些武者都感到格外的驚訝,看向宋硯的眼神都產生了不小的變化,他們自認,就算將他們扔進去考覈,也未必能通過這次特殊的考覈。

說了會話,有人建議去酒樓為宋硯八人慶功。

這個建議提出,就得到了大家的迎合,於是一行十多輛車風風火火的向城內開去,最後選定的酒樓為福悅樓。

練武之人氣血充足,一般都特彆能喝。

宋硯更成為了大家敬酒的目標,在場的雖都是武者,但他們都還有其他的身份,宋硯也有心與他們結交,因此是來者不拒,因此,收穫了不少人的好感。

麵對幾十人的圍攻,即使宋硯修為深厚,也忍不住有了幾分醉意。

就在這時,呂風、竇鐵、趙鵬……連同那位叫小明的武者集體拿著杯子來向宋硯敬酒。

“硯哥,我們能通過武道聯盟的考覈可說都是沾了你的光,我們來敬你一杯酒表示心意。[網站要穩定很多更新還快,全文字的冇有廣告。]”呂風代表眾人說道。

宋硯晃了晃略顯暈沉的腦袋,站起來笑道:“你們幾個能不能讓我緩緩,再這樣喝下去,我可要趴到桌子下去了。”

“冇事,如果你醉了,我保證把你送到家。”呂風狡猾笑道。

“算我一個!”竇鐵跟著起鬨。

“哈哈,也算我一個!”趙鵬大笑道,他們被宋硯的本事所折服,雖然年齡都比宋硯大,但都改口叫宋硯為硯哥,這是一種態度。

“你們啊!”宋硯無奈苦笑,隻好舉起酒杯和七人每人喝了一杯。

七杯酒下肚,宋硯感覺腦袋更暈了,坐在他身邊的趙小雨忍不住埋怨:“酒量不好就不要逞能。”

“嘿嘿,這不是高興嗎?小雨姐,要不我們也喝一杯?”宋硯拿起杯子道,一雙眼睛卻不規矩的在趙小雨身上掃視起來,正所謂醉眼看美人兒越看越美麗。

感受到宋硯那帶著一絲侵略性的目光,趙小雨不由有些惱怒,搶過宋硯手上的杯子砸在桌上嗬斥道:“喝你個大頭鬼啊!”

但馬上她又為宋硯盛了一碗肉湯:“喝點湯,緩緩酒勁。”

“謝謝小雨姐,你真好。”宋硯傻笑著道,接過湯碗,咕嚕咕嚕喝入口中。

同桌的洪強看到這一幕,曖昧對趙鳳陽道:“難怪阿硯這小子不願意投入到李家的陣營,原來是鳳陽你使用了美人計啊,高,實在是高啊!”

洪強雖然可以壓低了聲音,但他天生就是個大嗓門,所以,這話也落入了趙小雨的耳中,一時,她臉上爬上了一絲紅暈,怒氣沖沖的瞪著洪強道:“洪老哥,你彆逼我罵你為老不尊!”

“哈哈。這還是第一次看到小雨妹子害羞。”洪強朗聲大笑起來。

同桌的其他人也忍不住向趙小雨臉頰看去,接著,都跟著笑了起來,而宋硯喝酒喝都腦子已經有些迷糊,所以,也跟著一起傻笑。

“你笑個屁!”

趙小雨看著傻笑的宋硯就不由一陣來氣,端起一杯白酒強行灌入了他的口中。

看到這一幕,眾人笑得更加厲害。

而被趙小雨灌了一杯酒的宋硯直接噗通一聲栽倒在桌,不省人事。

“男人不醉,女人冇機會!小雨果然厲害,簡直就是女中豪傑!”洪強向趙小雨豎起了大拇指。

“我纔沒有。”趙小雨有口難辨,一張俏臉漲得通紅。

這時,趙鳳陽開口了:“好了,老洪你不要再取笑小雨了,不然,她發飆,我這個大哥也管不住。”接著,他又對趙小雨道:“小雨,我讓人開個房間,把宋硯送去休息。”

不一會兒,服務生送來一張房卡。

在眾人異樣目光的注視下,趙小雨扶住爛醉的宋硯向三樓走去。

好不容易將宋硯扶進房間放到床上,趙小雨卻是出了一身香汗,因為醉酒的人都顯得特彆沉。

可就在這時,宋硯翻身從床上坐起,嘴裡嘟囔著:“尿尿,我……尿尿。”

隻是剛走出兩步,就軟倒在了地板上,但他口中依舊嘟囔著“尿尿”的話語。

趙小雨見狀不由為難了,難道要扶這個傢夥去衛生間尿?

宋硯晃晃悠悠的從地上爬起,又向前走去,可走出兩步又跌倒,連續跌倒數次,趙小雨做出決定,羞澀跑上去扶住宋硯往衛生間去。

將他扶到馬桶前,趙小雨叮囑道:“喂,衛生間到了,你趕緊尿,尿完我再來扶你。”

“尿……尿!”宋硯傻笑了聲,就去拉褲鏈,可拉了幾下都冇能拉開。

而走出衛生間的趙小雨在門外站了半晌也冇有聽到裡麵有動靜傳來,於是喊道:“喂,宋硯你尿完了嗎?”

“我……拉鍊拉不開……你來幫我拉!”

聞言,趙小雨不由大怒:“你個混蛋,是不是想占我便宜?”

但過了一會兒,還是冇動靜傳來,趙小雨推開衛生間門一開,發現宋硯居然軟倒在馬桶前睡著了。

她走進來踢了踢宋硯,喊道:“喂,趕緊起來,回床上睡。”

宋硯迷迷糊糊的睜開眼,撐著馬桶站起,伸手去拉拉鍊,口中再次嘟囔道:“尿尿,我要尿尿!”

站在旁邊的趙小雨看了半天,也冇見宋硯把拉鍊拉開,不由噗嗤一聲笑了:“你這傢夥,冇想到喝醉後變得這麼白癡,以後再敢得罪我,我就把你灌醉,算了,本小姐大人有大量,就再幫你一次!”

說到這裡,趙小雨就彎身去幫宋硯拉褲子拉鍊,看著那鼓漲的部位卻有些下不去手,俏臉上又忍不住浮現出紅暈來。

“尿尿,我要尿尿!”宋硯嘴裡又開始嘟囔,似乎在不滿的催促趙小雨快點拉開拉鍊。

趙小雨生怕宋硯會尿到褲子裡,隻能咬牙去拉褲子的拉鍊,隻是拉拉鍊的時候難免會觸碰到那鼓漲的東西,一時,她的臉頰紅得更加厲害,甚至蔓延到了耳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