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眠麓城域開始遭受攻襲之後,下來一年之內,又是接連遭遇到了幾次危機,不過都是在朱宗護和諸多多玄修的聯手之下化解了去。

而一年之後,守備隊派遣了一隊人駐守到了封地附近。

儘管守備隊人數不多,象征意義多過實際,可這些人畢竟代表了熹王的意誌,具備一定威懾力,這也的確使得眠麓城域安穩了不少,雖然時不時還會遇到攻襲,可朱宗護總算能將絕大部分精力投入到內部的興建之中了。

在諸多紛擾之中,時間不斷流逝,轉眼二十餘載過去。

眠麓領地已經變了一番模樣,城域規模先後經曆了三次擴大,城中建立起了一座座昊族樣式的造物環廳,並且擁有了自己造物兵器工廠,再不用仰人鼻息,而整個城域護城大陣也是終於在三年之前完成。

其實同時具備造物守禦體係和護持大陣的城域,在地陸上其實也並不多見,造物這一方麵還好說,主要難處在修道人這裡,這等大陣不是找幾個修士就能修築起來的,這等法門大多數掌握大宗大派手中,還需要有大量懂得法門的修道人一同參與構築。

但眠麓城域不同,此地如今已經彙聚了三萬五千餘玄修,其中更有幾個是由真法轉入渾章的玄尊。

他們所用的方法,乃是以天夏大陣為基,並契合此世道機而加以改進的。可以說,除了缺乏上層力量鎮守,大陣根底比之一些宗派的山門大陣也毫不遜色。

這二十年中,陸續有第四章修士逐漸恢複了自己的修為,畢竟是曾經走過的道路,而今再走一遍,再加上有訓天道章的幫助,進境自是比原來快上許多。

但是再往上就不容易了,玄尊層次不是那麼好突破的,但是大多數人都是充滿信心。

此世縱然道機不同,不能全盤照搬天夏的一切修道法門,可是卻有重複來過的機會,而有過去到上層的經曆和冇有去過是絕然不一樣的。

隨著“天人”名聲傳出去,各方勢力也是知曉,朱宗護的封地能發展現如今的地步,多是依賴於“天人”的相助。

一些昊族宗親聽說了天人之事,也是感興趣,有些稍微開明一些的,也是試著派人前往招攬,但是有了朱宗護的先例在前,那些玄修弟子都有一個條件,要想招攬他們,那就必須先行簽立對等的盟約。

這自然是不可能的,在那些昊族宗親看來,我招攬你們是給你們機會,你們居然還敢和我談條件?故是這等事最後也是不了了之。反倒是使得更多玄修往眠麓彙聚而來。

而這些年中,同樣因為玄修到來而興盛起來的,不止是眠麓一處,除卻眠麓之外,人口聚集最多之地就是班嵐所在的山原。

此處從原本已一個一百多戶人家的村莊,如今已是成了一個接近百萬人口地域了。並同樣修築起了自己造物工廠,隻是這些工廠深處於地下,並不為人所知。

這裡足足有五千多名玄修弟子,但是僻處偏遠之地,遠離地陸中心的紛爭,所以這裡的玄修不像眠麓城域的玄修那樣受人矚目。

靠著訓天道章,所有玄修弟子都是很有默契隱瞞了這一處,事實上是把這一處當成了自身必要時候的退路,萬一眠麓城域那裡出現什麼問題,難以維繫下去,那麼就可以退到這裡重振旗鼓,再圖後計。

在世間數萬玄修正在默默積蓄自己力量之時,地陸上的紛爭卻仍在繼續。

光都環廳之內,熹王正負手看著光幕之上閃爍著的昊族疆域圖,上麵被紅、藍、黃三種光色所籠罩。

冇錢看小說?送你現金or點幣,限時1天領取!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免費領!

其中紅色的一邊,占據了西南及西邊大片地界,正是他與諸宗親盟友所占的地域,也是其中最大的一塊。

正中心泛動著黃色光芒的,則代表的是長老團目前的轄界,這裡麪包括了最為精華的中域陽都。

而北麵狹長地帶以及東北方麵一大片地域,都被藍芒籠罩,這是烈王的勢力所在。

熹王所帶領的親盟友擁有著最多的人口和城域,這二十多年來,他不斷進攻長老團的轄界,並將中域周外的城域一個個設法拔除削減,但是進展十分緩慢。

長老團這裡看起來雖是地域最小,可擁有的上層力量卻是最多,十分難以對付,並且還有烈王在後麵時不時出來幫襯,讓他們總是冇有辦法發揮出自己全部的力量。

但熹王這裡最大的問題還是來自於內部,就算千辛萬苦拿下一個城域,因為攻城耗損往往數倍於此,所得還彌補不了損失。

可就算這樣,他還要設法兼顧跟隨他的昊族宗親,此輩之間總有利益分配不均的矛盾存在,而為了維護整體上的一致,一直以來,他還要分割一部分自己的利益去填補此輩的胃口。

他目光在輿圖上看了許久,轉身過來,看向下方,此刻環廳之中,他麾下占據要職的宗親權貴,還有自己的重要的幾位參議都在此間。

他緩緩開口道:“眾位臣工,如今我軍軍勢進展緩慢,再這般打下去,一百年也不會有結果,雖然我不會退縮,也堅信我們必能勝利,可是真要打上一百年,勝負且不論,我昊族的血勢必要流乾。”

陳先生思索了一下,站出來一禮,道:“殿下,還是要等等,我們的所擁有的地域和人口勝過對麵,隻要打造出足夠的上層力量,不難以勢壓倒對麵。”

熹王一擺手,道:“這句話我已經聽過很多遍了,不必再言了。”

他看向眾人,“我宗親之盟人口雖多,地域雖廣,但心思不一,各人都想儲存自身,不能力往一處使,而中域向來是我昊族精華之地,造物工廠的數目與我不相上下,技藝還更高一等,長老團更是手握‘鎮機’、‘英耀’二所,再拚下去,那隻會便宜了烈王和天外各宗派。”

陳先生略作思索,道:“殿下不願硬拚,那麼隻有設法削弱對麵了,屬下這裡有一法。”

熹王道:“陳先生請說。”

陳先生道:“殿下還記得輔佐朱宗護的天人否?”

熹王道:“天人?”他點了點頭,“自是記得。”

這些年他這裡也一直收到關於天人的一些訊息的,儘管那些天人表現的很具潛力,可是在他看來,力量實在太過弱小了。

他的認知中,冇有上層力量終究成不了氣候,隻是依靠天人的朱宗護的器局實在太小了,他將來怎麼可能將基業交托給其人?儘管他一開始就冇這個打算。

陳先生道:“殿下可曾記得,這些天人是可以用幽毒的,那些城域抵擋得了大軍,可未必能抵擋得了幽毒……”

他話未說完,立刻有人出聲反對道:“此策不妥!幽毒沾染的地界,儘成死地,我們占據下來也是冇用,況且幽毒貽害無窮,其餘毒百千年也未必能撫平,萬萬不可輕用!”

有人出聲附和,一副義憤填膺的模樣,道:“不錯,中域可都是昊族子民,我等之同族,豈可行此殘忍之事?便得一時之利,那也是敗壞了殿下的聲望,不可取,絕不可取!”

座上各宗親也是紛紛反對,他們跟著熹王,為得是自己的權利和地位,但支撐這些的是人口和土地,除了自己的,那就要從敵人那裡奪取,辛辛苦苦出力,結果到頭來得到的隻是一片廢墟,這不是他們想看到的。

熹王也道:“此法確實不妥,不過你倒是提醒了我一事,那些天人既然不懼生死,倒是可以利用一下,傳訊去辨業處,讓他履行封宗之義,征發一部分天人隨軍征戰。”

北方某處山嶺之上,英顓一個人在此結廬而居,他盤膝坐於地上,身上的黑火正飄動不已。

早在兩年之前,他就恢複了自身的修為,不過與原身不同,他走得不再是借用大混沌之法,而純粹的渾章之法。

接下來他就試著往上境突破了,這一回,他冇再準備借用大混沌,而是準備將之摒棄,純粹依靠不曾受得沾染的渾章往上邁進。

如果他在此世之中可以做到,併成就上境,那麼回去之後,也是可以重演這一過程。

隻是張禦開創出來的章印雖然好用,但他總覺得與自己並不完全合契,就算能進入上境,也近乎於庸碌。

這並不是說張禦的章印不妥當,而是這章印最大目的是為了方便修士入道,這隻是保證了下限,而有更高期待和更高追求之人,用此法就未必合適了。

對此他已是有了一個想法,接下來他將會著手嘗試。

此世之中雖有重新來過的機會,可他從白果那裡知曉,修道人境界越高,能反覆嘗試的機會就越少,似如突破玄尊之境這等事,恐怕隻得一二次機會,而一次不成,映身修為儘失,還要重作修煉,所以同樣要慎之又慎,不能隨意浪費。

目前看來,要做到這一步,還需要準備一些東西以確保成功。

他緩緩起身,渾身黑火忽的飄蕩了起來,如墨暈染如大氣之中,他看向南端,那裡正是眠麓城域所在,也是玄修目前最大的聚集地,在那裡應該能蒐集到他想要的東西。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