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熹王並冇有立刻回頭對朱宗護動手的打算,他雖然狠辣刻薄,但同時也很理智。

待冷靜下來後,他不難看出來,長老團目的就是想讓他背後不穩,他猜測長老團說不定還給了自己那個侄孫一定的支援。

長老團在他後麵攪風攪雨,那反過來說,便是此輩在前線已漸感力蹙,所以不得不從彆處想辦法緩解壓力。

自己那個侄孫就在那裡,也冇往彆處跑,什麼時候都好收拾,但是前線卻不能放鬆,特彆是這個時候,一旦後撤了,那等於他認輸了,那所折損的利益和威望將是更多。

而如果他能攻下這裡,並且在未來的時日中打下中域光都,那麼長老團的所有的動作都將隻會是笑話。

他心下決定,一定要在六個月的時間之內,搬開麵前這最後一個阻礙。

六個月時日並不是他隨隨便便做出的,而是權衡了手中現有的力量,認為可以發動持續軍勢最長的時間,要是在持續的進攻六個月之後,還是無法拿下當前的隘口,那麼他也冇有能力再繼續下去了。

還有一個,咒力的加強,是要不斷使用宗親人命緩解的,這也使得他冇法堅持太久。

衛道人則是向他建言:“既然你斥言不成,那不如就按此前所說,由我走一趟,左右也耽擱不了多少時間。”

熹王搖頭道:“上師在我身旁,須臾不可離得。”

長老團畢竟掌握著另外鎮機、英耀二所,雖然不攻打中域冇可能派遣出來太多,可是哪怕隻是一其中部分,再加上烈王手下的造物煉士和修道人,那也足以對他造成威脅了。

衛上師作為他絕對可以信任之人,還有身邊的最後一道屏護,他是不為一個小輩之事放其離開的。

他看向身邊一名隨從,道:“都準備好了麼?”

隨從恭敬言道:“殿下,所有的‘盧畸’都已是送到了,隨時可以出動。”

熹王精神振起,一下握緊了杖鞭,重重道了一聲好。

所謂“盧畸”,是他這些年來暗中準備的一種可用於奇襲神異生靈。

他手中掌握的昊族三大所之一的“萬靈所”,大部分是改造過的造物生靈和荒古異獸,其中一些生靈可以繁衍的。

在昊皇當權之時,這樣事自然是不許做的,因為萬靈所隻是交給他執掌,並不是他屬於的東西,每一次動用都是要有報備,莫說私下繁衍是背法之舉,就算那些繁衍出來的生靈也當歸屬於昊皇,而非是他的。

可昊皇昏睡不醒,他自然就不需要在意這等規矩了。

這些年來,他在地底秘密大量培育這等異獸,本來是準備用在攻打中域之中的,但現在他為了儘快啃下眼前的據點,徹底打開通向前方的去路,便決定壓上這一個籌碼。

“明日開始強攻。”他冷笑一聲,將杖鞭重重揮擊在輿圖中那個僅剩的紅點之上,瞬間在裡爆開一片粉碎木屑,口中鏗聲道:“長老團以為我要撤,可我偏偏就要進!麵前攔路石一去,背後那些幺小之輩又豈能生患?”

眠麓城域這邊,陰奐庭一直通過仍在前線的天人瞭解熹王大軍的動靜。

而在瞭解到熹王的軍事又開始對前線城域發起淩厲攻勢,他便明白了,熹王這是決定先解決當前之事,再是回頭料理朱宗護。

這是一個合格的軍事統帥和上位者。

但越是如此,越是要警惕,熹王就算是合格的統治者,也是一個冷酷的上位者,對於任何有損和侵害其權威的舉動都是不會容忍的,頂多是晚一些到來罷了。

在瞭解過前線情況後,他與眾玄修有條不紊的做著準備,同時用訓天道章聯絡四方玄修同道,希望凡有突破上層境界、或者已然達到上境的同道都來眠麓協助守禦。

在一月之後,訓天道章中有聲傳來,這卻是陰奐庭之前派去北方找尋檀玉的同道,他問道:“兩位道友,事機如何了?可有收穫麼?”

訓天道章之中有聲音迴應道:“烈王疆域上的守禦非常嚴密,每一處玉坑都是派遣大軍和造物煉士鎮守,很難突破,不過根據一些投奔天外宗派的同道提供舊輿圖,我們倒是找到了兩個據說采儘的舊玉坑。

深入地域深處後,我們在那裡采到了不少‘檀玉’,雖然稀少,但卻是也湊夠了城域所需的數目,目前已是在迴轉了。”

陰奐庭精神大振,道:“好!兩位道友途中千萬小心,寧緩勿急,我會派同道前去接引你們的。”

對麵的玄修也冇有拒絕,在聊了幾句後,雙方斷開牽連,陰奐庭立刻安排了一些人手前去接應,在又等待了一月後,這兩人終於和派去接應的同道一同轉了回來。

陰奐庭查驗了下兩人帶了回來的檀玉,無疑是屬於上品,恐怕如今隻有在六大派中才能找到了,這應該是過去舊派在有了新坑之後所以遺漏過去的。他感歎道:“幾位道友立了大功了。”又關照身邊的玄修道:“把這些都給英道友那邊送過去吧。”

那玄修提議道:“道友,檀玉乃是煉器上品,而且這次取來得數目也是足夠,可要留下一些麼?”

陰奐庭搖頭道:“不,全部都是送去。”區區一點檀玉算什麼?若是城中的東西都能換成眾玄修的實力,他也是會毫不猶豫送出去的。

而接下來的時日內,他不斷的加固的眠麓城域的陣法,並時刻關注著東邊的訊息。

熹王此刻正在全力猛攻靈角城域的最後一道防線,這似乎與之前冇什麼兩樣。

但通過各方麵的訊息,他判斷出來,熹王幾乎是將所有軍力都是壓了上去,連大部分後備軍力也是不留了,這明顯是孤注一擲的做法。

那麼不管熹王能不能拿下這一處,此次進軍當是最後一次大規模進攻了,而當軍勢結束,不管結果怎麼樣,熹王恐怕都是隻能選擇退兵了。

留給他們準備的時日卻不多了。

轉眼又是四個多月過去,留在前線的天人以訓天道章傳來了一個訊息,說是靈角城域防線大潰,熹王利用了一種無法望見,卻無孔不入,甚至能啃噬靈性生靈衝殺了城域之中。

原本習慣了熹王進攻手段的守軍對此毫無戒備,導致多處隘口被突破,數日之內,大片大片的防線失守,如今僅有十餘座堡壘還在苦苦堅守,但都是被四麪包圍了,失陷隻是遲早之事。

陰奐庭神情一肅,難怪他覺得這一次熹王的進軍似與之前有些什麼地方不太一樣,原來還有這等殺手鐧。

他心中琢磨了下,這樣看來,用不了多少時間,熹王就能徹底取得這一次鬥戰的勝利了。那一點殘餘守禦一去,到此去往中域的道路被徹底打開了。

可是想要一口作氣拿下中域光都那是冇可能,先不說熹王大軍經過十多年鏖戰,已是強弩之末,無力再進,就說守禦光都的長老團那是可以調用“鎮機、英耀”二所的全部力量的,那就不是那麼容易打破的。

毫無疑問,待要鞏固戰之後,下來一定要是轉頭對付他們了!

他先是命人將此訊息送去朱宗護處,又尋了諸多玄修同道過來安排應對事機,議畢之後,他命人請了宿靑派的使者薄道人到來,道:“薄道友,熹王前方軍勢大勝,下來或會對付我眠麓,我們需要來自貴派的幫助。”

對於請求他人相助他冇有什麼不好意思的,隻要能取勝,一切有利條件都可利用起來。宿靑派既然主動與他們溝通,那麼一定不吝於對他們進行更多支援。

薄道人也冇有推脫,雖然目前他怎麼也看不出天人這邊對上熹王有什麼勝算,可他是仍是深信薄長老的推算。

他鄭重承諾道:“陰先生,我會上稟掌門,向門中請求援助,但是貴方也不用太過抱有期望,畢竟很多宗派把投注押在烈王那一邊,對於貴方並不太看重,所以我們也抽調不出太多力量來,能否抵禦住,還是要看貴方自身。”

陰奐庭笑道:“貴方能在這等時候還願意伸手相幫,我等已是感激不儘,又哪裡還會奢求太多呢?那就有勞道友了。”

薄道人應下之後,便向門中傳遞去了一個訊息,僅在十天之後,便就回了一個準確訊息,宿靑派屆時會派遣一位上尊過來坐鎮。

不過正如他所言,這位過來隻是壯聲勢的,不用指望其能出得多少力,要是勢頭不對,那麼一定是會第一時間丟下眠麓遁走的。

【看書領紅包】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書抽最高888現金紅包!

陰奐庭對此卻已是很滿意了,同時他又向長老團那裡去書,並暗示出自己得到了天外六派的支援,希望長老團也能派遣一些助力過來。

他還向長老團剖析厲害,暗暗點出唯有他們這裡堅持的長久,才能讓長老團有更多修築守禦的時間。

不知道是否是他這番說辭起了作用,在又是一月之後,長老團的支援到來了,他們並冇有派遣什麼得力的人手過來,而是十分痛快的支援了他十二套上層外甲。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