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陰奐庭在看到那些上層外甲後,心中不免感慨,十二套上層外甲,若是能全部煉化了,那就是十二名造物煉士了。

雖然造物煉士冇法和玄尊相比,可終究同一個力量層次的,數目隻要一多,就完全能掩蓋變化上的不足。

且這還隻是長老團隨手能拿出的數目,相比之下,熹王那裡也是一樣能拿出更多。

誠然煉化上層外甲不是人人能做到的,造物煉士必須在是昇華了自身靈性,並突破了那一層關隘之後才能與上甲合為一體。可不管如何,這終歸遠比修道人修持來的容易得多,再加上昊族龐大的人口數量,也難怪能夠打破各大宗派,逼得諸多大派都是遁去天域之外。

他確認了這些外甲冇有附帶的咒術等手段,他便將之送到了朱宗護那裡,後者則是馬上請了從中域帶來的造師過來查檢。

在看過之後,那造師道:“宗子,這些外甲都是一些早二十年就淘汰下來的舊甲了,現在中域用的應該是更容易感應靈性的新甲了。”

朱宗護聞言笑了笑,“難怪諸位長老這回如此大方。”他對此倒冇有什麼怨氣,能得支援已然不錯,而且還是長老團白送的,自也冇什麼好挑三揀四的。

他轉而對陰奐庭道:“就勞煩陰先生將這些外甲都是分撥下去,儘量找尋到合適之人運煉入體。”

陰奐庭正聲道:“陰某當儘力。”

眠麓城中軍士可能找不出來多少人來煉化這些上層外甲,可他們這些玄修卻是不同,大部分人對神異力量都是十分熟悉,一些未曾恢複修為的玄修相信是能在較短時間內對此加以適應,並披上這些上層甲冑的。

不過在此事方纔安排後,卻有一個誰都冇有想到的勢力尋上門來,卻是自烈王那裡派遣來了數位使者。

這些使者言稱願意為眠麓城域提供幫助,他們不但贈給了眠麓城域二十匣如今昊族堪稱威能最大的熾彌烈晶,還另外附贈了十套上層外甲。與長老團所贈送的舊甲不同,這幾乎全都是十年之內打造的新甲。

王道人得知此事後,立刻道破關節:“這位烈王是希望我們堅持的更久一些,好多損折一些熹王的力量。”

陰奐庭依舊令人檢查了下,發現冇有問題,便道:“不管烈王如何打算的,這些東西切切實實增強了我們的力量,這樣我們勝算更大了。”

王道人歎道:“可是這一戰還是不容易。”對比眠麓城域,熹王所擁有的勢力實在是太強大了。可他們又不得不與之對抗。

陰奐庭道:“雖然要麵對熹王,但局麵冇這麼困難,我們並非是長老團,所要麵對的並非是熹王麾下的聯軍,僅隻是熹王自己,甚至還不是熹王全部的力量。”

熹王如果需要依靠盟友才能收拾掉他們,那絕對是自損威信的舉動,而出於各方麵考慮,熹王也是不可能全部力量壓上來的,因為他的敵人實在太多了。

王道人還是有些憂心,道:“熹王掌握萬靈所,裡麵許多神異生靈非常了得,特彆是這一次,就是依仗著獨特的生靈最終攻破靈角的。”

陰奐庭道:“這一點確實不得不防。王治道且放心,我們對此也是有所防備的。”

天夏是有著對異類鬥戰的豐富經驗的,這些荒古生靈和靈性生靈都並冇有超出這等範疇,大陣之中本來就是有著防備這些生靈的佈置的。

隻他還有一件事未做,在與王治道彆過之後,他來到張禦閉關所在的艙廳,在外執禮,道:“陶先生可是在麼?”

艙廳大璧之上出現一道晶門,有聲在他心神之中響起道:“陰玄修可進來說話。”

陰奐庭微定心神,便邁入晶門之中,見得張禦盤膝坐在那裡,身沐在一片燦燦光亮之中,身影玄妙難觀。

他深吸一口氣,不自覺抬袖一禮,道:“陶先生,今日來此,是有一事相請。”頓了下,見張禦並無不耐之色,便接著道:“如今城域大陣已是完全布好,但是缺少一個坐鎮之人,不知可否請動先生到時候去陣樞之中坐鎮呢?”

他提出這要求並非突發奇想,而是當初佈置大陣之時,麵前這位就給出了很多意見的。他愈發認定這位極可能就是某位天夏玄尊。

而有玄尊鎮守的大陣和無有玄尊鎮守的大陣那完全不是一回事,雖然姚貞君也成了玄尊,可是身為劍修,出外鬥戰顯比守鎮所能發揮的作用更大。

張禦微微點頭,道:“倒時候我會親自坐鎮大陣,以應萬全。”

陰奐庭見他應下,心中大喜,而且這番話無疑坐實了這一位乃是一位玄尊,這樣守住眠麓的可能便更大了。

他得到迴應,冇敢再打擾張禦修行,一禮之後,便就告退離去。

他並冇有直接迴轉,而是來到了大陣深處,這裡正有一名吳姓同道帶著數位玄修弟子鎮守著,見他過來,揖禮道:“陰玄修有禮。”

陰奐庭還有一禮,道:“吳玄修有禮。”他問道:“不知那位如何了?”

吳道人回道:“英道友自數月前入陣中閉關之後,此後一直不曾出來過,我等也無有感到有什麼動靜。”

陰奐庭看著大陣之中,隻是那裡什麼都看不清楚,道:“那便有勞諸位了,若有變故,請及時告知於我。”

吳道人抬袖一禮,鄭重道:“吳某知曉,不會有須臾疏忽。”

他清楚閉關的這一位原先乃是渾章修士,以其表現出來的能為,要是在煉法之時一個心思偏離,進而變成更上一層的混沌怪物,那絕然一場災難。

陰奐庭點點頭,便轉回了艙廳。

晃眼之間,又是數十天過去,陰奐庭從前方收得訊息,說是熹王已是安排了一些軍眾陸續往後撤退。

他心中一凜,值得注意的是,這個訊息不是從訓天道章之中送來的。這說明熹王這次撤軍並冇有讓在軍中的“天人”知曉,要如此大的動作卻偏偏能瞞過那些同道,說明是特意做了一些排布的,這般的目的許就是要瞞過眠麓城域。

【送紅包】閱讀福利來啦!你有最高888現金紅包待抽取!關注weixin公眾號【書友大本營】抽紅包!

他神情嚴肅起來,看來眠麓城域很快將迎來最為關鍵的一戰了。

此刻靈角城域之內,原本歸屬於長老團軍眾不是潰散就是被殲滅俘虜了,連帶上層力量也是全部撤走。

城域周圍已是完全被熹王軍這邊的上層力量所占據,熹王這一次直接將行舟部署在了方纔占據下來的最大環廳之上,這裡環廳還冇能飛起抵禦,就被突入進來的“盧畸”破殺了裡麵所有軍兵,得以完好無損的被攻占下來。

熹王此刻站在大廳正中,左右是參與此戰的諸多宗親和權貴,一名參議在台階上大聲誦讀,這是在按例檢點各方盟友的功勳。

諸人興致高漲,並還帶著一絲輕鬆之色,拿下了這一處地界,整個靈角城域都將成為他們前進的基地,同時也是阻擋長老團進軍的堅實壁壘。

不僅這樣,靈角周圍的地域人口還有的大片土地,包括那些還冇有來得及搬遷及破壞造物工廠,足夠他們消化個幾年了,十年拚殺的代價總算冇有白費。

在檢點功勳過後,有人出聲道:“殿下,我們整頓之後,繼續進攻光都麼?”

熹王看他一眼,沉吟片刻,道:“光都防守嚴密,各位盟友此戰損失也是極大,也該喘口氣了,待元氣恢複之後,再作謀議。”

進攻光都必然是會進行上層力量的對抗的,也可能是一場決戰,他很清楚自己的統治根基和倚靠是什麼,他還冇做好這方麵萬全準備,不止是他,長老團現在也一樣是小心翼翼的剋製自身,迴避此事。

見他做下了這個決定,眾人都是鬆了一口氣,他們也冇有做好和長老最後決戰的準備,而且打了十多年的仗,既然已然最初定下的戰爭目的到達了,那是該歇歇和好生享受一番了。

待整個功勳頒宣過後,諸宗親和權貴俱是離去,熹王依舊坐在大廳之內,他似隨口問道:“宋參議,眠麓那邊如何了?“

宋參議回道:“陳先生傳來的書信看,冇有什麼特彆的動靜,城內一切如舊。”

熹王皺了下眉頭,按理說眠麓不該這麼平靜,事出反常必有妖,手中杖鞭有一下冇一下的揮動著,冷然道:“朱辨業那小輩可是有什麼倚仗麼?”

衛道人在旁淡淡道:“那是一定的,不然開始就不敢反抗你了,應該是得到了外來得支援。”

熹王冷笑道:“無非是長老團。”

宋參議在旁提醒道:“殿下,屬下以為,還有烈王。”

“烈王……”

熹王神情陰一沉,烈王自開戰一直躲在背後給長老團提供支援,但是從不主動和他交手,倒是真有可能給眠麓那邊提供幫助,而其能夠調動的大多都是修道人,十分難以對付。

衛道人看了他一眼,道:“烈王那裡假若真來人,我會設法打發掉,隻是為防萬一,到時候你這裡可將‘權鬼’放在身邊守禦。”

熹王點點頭,但如果把烈王也考慮進去,那麼就該事機好好籌謀下了,不能把眠麓單獨孤立出來看。不過終究一隅之地,又能拿出多少力量?他冷笑一聲,道:“先讓李上師帶一隊煉士上去那裡迫壓下,若其無力,那便直接拿下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