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眠麓大陣深處,英顓端坐於此,他身上的黑火飄搖不已,而在火芒融煉之下,麵前的那些寶材已然凝聚成了一團,並在逐漸蛻變出一個挺拔的人形形影

通往上境之路並不是隻有一條,無數修道人懷抱著問道之心前赴後繼,反覆嘗試,並在前人立下的基礎之上繼續向上邁進,纔有了各種道路可供追尋

隻是這等去往上境之門,通常隻有一次機會

本書由公眾號整理製作關注vx【書友大本營】,看書領現金紅包!

所以若不是對自身抱有極大自信,或者真正天資卓絕之輩,大多數人都隻能是順著前人之法而行,因為自行開辟道路所要付出代價實在太大了,要是成了還好說,若是不成,那就是道業終了

可是在這裡卻不同,因為來到此間的隻是映身,那就意味著可以多一次嘗試的機會了,有許多不成熟的想法可以剔去瑕疵,化去雜質,雕琢得比原先更為成熟穩定

英顓看向了大道之章中張禦立下的章印,這次攀道,他決定不用張禦所立下的章印,不過這些章印並不是冇有意義的,也是在一定程度上給了他參鑒

不過不用這等章印,那麼有一個最大的問題需要解決,修道人若追逐上層境界,那必須要有一個攀道之梯

張禦是靠大道之印,而他立下的章印等若給了後人一個往上攀登機會,冇有了章印不止是冇有法門可供參鑒,也同時失去了攀至上境的途徑這也是為什麼真修藉助大混沌相對容易邁去之故,因為這既可向大混沌求取力量,又可借其攀登向上

但是每一個人都是不同的,對於大混沌的承受也是不同的,大部分真修在準備破開上境之前,都是經曆了漫長的修行,而真法的修行必然是和心性有關的,早是打磨的異常堅韌了,所以其中有不少人能成功進入上境

可大混沌的影響也不可避免,比如有些人偏好和或者性格缺陷一麵會被無限放大,比如有些人性情由此發生了轉變,並且可能還有一些目前無法完全明瞭的後患存在著

s

但也有一些人卻不是如此,他們近乎剔除了大混沌對自己帶來的影響

凡是到了破開上境的修為,並且立下足夠功數之人,都可以在訓天道章之上尋到前人留下的一些記載和經驗,那上麵就有逐去大混沌侵染之法

這法門也有“真去”、“假去”的分彆,真去則是借而不沾,得而複棄,而假去則是猶存在身,置之不取

也就是說,真去可以蔽絕大混沌,而假去就是譬若無有,隻是我不見則不染

可“假去”看著終究冇有解決問題,但時時考驗,說不定什麼時候出了紕漏了,並且很可能影響後續修行,唯有“真去”方纔是能免卻後患

可是這些東西是冇有辦法光用言語來描述的,而且每一個人都是不同的,適用某人之法,不見得適應另一個人

而他則是想到了一個辦法,他以自身獨特的“命火”塑造出另一個自己,因為功法的特殊所在,所以他們兩者可以說是一體的,但也是相互獨存的

等到真正開始攀登上境時,他會借用大混沌為攀道之梯,使得大混沌之力融入身軀之中,隨後藉此力往上境而去,在破境之後再斬殺此身,進而剝去大混沌之侵染

不過這隻是他的設想,雖為此也做了一定準備,可並無有十足把握,破境之法也從來冇有一定可能成功的,哪怕是同一個人,使動同一種法門,可能結果都會有所不同

即便不能成功,他也不會因此而放棄此路,而是會在改進之後,在天夏繼續再做一次嘗試

此刻隨著他的命火祭煉,麵前被塑造形影逐漸變得清晰起來,此形影雖然麵目衣著與他幾乎一樣,可卻是遠比他自己小的多,看上去像是一個一尺高下的娃娃這隻是用來斬卻沾染之身的,所以大小無關緊要

而隨著命火逐漸,麵前這個不大的自己忽然睜開了雙眼,露出了一對猩紅的眼眸

英顓與之靜靜對視著,身上的黑火向兩邊分開,將自身圍與之都圍在了一個火圈之內,現在該做的準備都差不多準備好了,下來可以試著邁出那一步了

此刻的城域之上,朱宗護和陰奐庭等人正在環廳之中議事

陰奐庭道:“宗護,目前所有外甲都是擇合適之人披戴了,但是運煉靈性也不是簡單之事,還需要一段時日,目前僅有三人激發出了靈性”

即便許多不曾重新獲得修為的玄修對神異力量再是熟悉,想要在短短時間運煉外甲也確實也不簡單,想要將所有的外甲披上,陰奐庭估計至少需要一年時間纔可

不過現在有了三人,再加上原來采購到的外甲已有兩人披上,城域之中已然是擁有五名造物煉士了,多少也是有一點守備力量了

但造物煉士其實是依靠彌補質的不足,遇上高明的對手時,稀少的數量並無法起到太大作用,所以真正戰鬥起來,主要還是需依靠姚貞君,其餘人隻是負責為她分攤壓力

朱宗護正要說什麼時,外麵飛來了一道靈性符書,王治道伸手拿來看了看,抬起頭時,神情已是一片肅然,道:“宗護,陰先生,浮標探得有上層力量朝我們,震動前所未有的劇烈,當是不止一股”

朱宗護看向外麵,道:“看來我這位叔祖冇什麼耐心了”他對著陰奐庭道:“陰先生,要拜托諸位了”

陰先生認真點頭道:“宗護放心,我們已是做好充足準備了”

天穹之上,李梢與三名造物煉士正急速飛渡,他也是看到了路上那些浮標,卻隻是冷嗤一聲,在逐漸眠麓城域後,他身影一頓,抬起手來,而背後的造物煉士也是一同停下

他冇有身著修道人的服飾,而是與那些造物煉士一般,俱是身披著罩衣,隻是身上並冇有那些淡藍色的靈性光芒,隻有澎湃的法力

他遠遠看著城域之外的陣氣,久遠的記憶浮現了出來,自語道:“原來是陣禁……”

身後一名造物煉士出聲道:“李上師,那些天人聽說許多都是走上了修道之路,還和一些宗派有牽連,佈下陣勢也不奇怪”

李梢搖了搖頭,道:“修道早就不合時宜了修道宗派早被我們驅逐出了地陸中心,彆看一些大派還躲在天外,可那隻是苟延殘喘,破落也是早晚之事”

當年他隻是一個宗門長老的後輩,不過四五歲大小,自被打破山門之後,就被昊族捉了去,與諸多未曾成年的弟子一起,被灌輸各種效忠昊族的理念

昊族的舉動是成功的如今的他,恨不得自己從冇學過修道道法,但是昊族要求他如此,故是他憑藉著一心為昊族效忠的狂熱執念,迫使他自己拚命學道

他的天資確實極好,不負期望突破了那一層界限然而他認為自己的成功是來自於對昊族的忠誠,這等感覺深深植入了他的骨血之中,自此之後他就一直為昊族拚死效命

數百年四處征戰,他破滅了大小宗派足有數十個他始終堅定的認為,道機變化之後道法不可能再度昌盛,未來是造物的盛世,昊族纔是最強大的種族

那名造物煉士道:“李上師,我們要試著攻擊此陣麼?”

李梢道:“既然來了,那自然要試上一試,不過你們不要大意,來時宋參議和我說了,眠麓城域很可能得了長老團和烈王的襄助,裡麵的隱藏著什麼力量我們暫還不得知曉”

三名造物煉士都是應聲稱是

李梢看向前方,道:“你們幫我掠陣”

他身上的法力動盪起來,氣息於瞬間籠罩數千裡,同時他伸手作勢,向前虛虛一抓,天穹上方頓時出現一團厚重雲煙,帶著隆隆之聲往下墜落

城域之中眾人立刻發現了不對,他們抬頭看去,就見天穹之上有一隻純粹由雲霧凝成的巨手掌正在逐漸成型,其五指張開,幾乎遮蔽了頂上的視線,此刻正似緩實快的拍落下來

不去談這雲煙巨掌之中所蘊含的力量,光這副景象就充滿了令人心神為之震動的壓迫感,令人想起幾是無可抵擋的天地自然之威

可是就在那雲煙手掌幾乎就像是要落到諸人頭頂上的時候,一道柔和光芒閃耀出來,就像是雲破光出,雨後晴照,這巨大手掌之中頓時出現無數細碎漏洞

隨著漏洞的在不斷增多,巨大手掌開始變得散亂破碎,最後幾是成了一縷縷散碎稀疏的雲氣,隻能勉強看出原來的形狀了,而在將將落在城域之上時,其與大陣隻是微微一觸,便被轟然撞散了無數飄渺雲氣

李梢凝神看著那方纔綻放出來的光芒,他冷靜言道:“看來馮治道上次來此時遇到的就是這個敵人了”

“李上師,那是什麼?”旁側造物煉士感受到了那光芒格外與眾不同,不是他們以前見過的任何一種法力變化

“劍氣”

李梢聲音凝重道:“這是宗派之中一種擅長禦使劍器的修士,非常少見……咦?”說到這裡,他神情忽然一變,喝道:“快躲!”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