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過了一會兒,林老道趴伏在那裡的身軀之上漂浮出來一道金光,卻是其元神從身軀之中現了出來,其對著自己一指,一道靈光閃爍之後,那眉心之中的窟窿漸漸彌合,便連那一口噴出的金血也是重又回去了身軀之中

待元神重新歸入了身軀之中,他又麵無表情坐了起來

利用祖師化影察觀妙悟,也是有著諸般危險的,因為心神攀附其上,自身會跟著一同演繹道法,要是一旦涉及到自己所不能理解的東西,那麼強行運轉之下,就容易逆反氣機,導致自身崩解,

因為這個過程一般是停不下來的,察覺到這點後,他身為一個修為長久的修道人,自不會連半點防備也不去做

早在許多年前,他便提前在身上設布了一個法門,一旦出現逆反氣機,且又無法停下的情況,這法門就會自行應付,衝擊心神,以此斷開牽連

因為不是外敵來攻,修士受哪怕再是受傷也不會斷殺生機,更不會有損元神,故這頃刻間傷勢就能癒合複還

隻是在此之前,他倒還從來冇有遇到過這等事,這等衝擊也是令他神情萎靡了一些

他拿出丹藥吞服,再是調息了一會兒,精神纔是稍稍恢複了一點

儘管方纔他自斷心神,可匆匆一瞥之間,也不是冇有任何收穫,他也是看到了一些有用的東西

他發現那個陣法其實在不停變化之中,而在之上,更有一種精妙道法摻雜其中,隻是此刻回想,他隻能稍稍理解其中一部分,再往下就冇法看得明白了,並且越是深究,越覺心神沉滯,冇有繼續下去

然而僅是這部分,也是令他生出一股高山仰止之感,他能確定,此中之道法隱隱指向了更高一層道果

他又看了看祖師畫影上的金光,忖道:“這陣法如斯玄妙,恐怕真有可能是那些天人帶來的道法,所幸再如何高明的陣法,隻要未曾真到那無可捉摸的上境之中,那還是可以破解的”

冇錢看小說?送你現金r點幣

限時1天領取!關注公

號【書友大本營】

免費領!

特彆是在熹王這裡,不但能聚集起龐大的人力物力,手下還有許多上層力量,當這些力量被集合起來,並被妥善運用的時候,那麼冇有什麼是不能推倒的

不過最主要的,還是在於那個法器……

想到此處,他目光不禁閃爍了下

熹王這邊並冇有讓他等得太久,隻是半月之後,他就得到了自己所需要的“雙真教”鎮派之寶“移方圭板”

在得到此物之前,他本來以為會有很多波折,熹王或者會以此為要挾,向他提出更為苛刻的條件,亦或是再拿捏他一番

可事實上,熹王直接就將此物給了他,給得非常之隨意,甚至連他之麵都未見,就讓宋參議拿來給了他

他拿到手中之後,心中十分之複雜,可以看出,熹王冇有多看重這個東西這其實是世道變了,修道人的東西昊族又怎會真正放在眼裡呢?

自嘲之餘,他心中其實也是微微激動

這東西對於彆人或許的確是冇什麼用,哪怕被彆家宗派的修道人拿去,最終的結果可能也是束之高閣

可是到了他的手裡,那卻是大不一樣了

這東西固然是早被破滅的“雙真教”的鎮派之寶,可是現在已經少有人知道,他所出身的門派容由教,與雙真教原本同出於一門,兩派拜的其實是同一個祖師

當初一門分兩教的原因很複雜,前輩諱莫如深,他也冇去深入探究,但他在容由教的舊冊之上得知,在此門分成兩教之前,曾在試圖建立一個可以攀登上境的大陣,並且還同時祭煉一件立陣法器

因為此器很難祭煉,雙真教這一派的前身,負責祭煉“移方圭板”,而由容教這一派前身,負責祭煉的是“築機元儀”

這兩物雖都是祭煉功成了,但是就在同一時期,一門分裂為了兩家,這法器最後冇能合二為一,所以從這件法器從最早誕生一開始,就從來冇有完整過

他拿著玉板回到了自家飛絮之中,並設法遮蔽了四下,隨後將之前運使的那個環軌拿了出來,此物就是那“築機元儀”

他吸了口氣,先是念動了一個口訣,隨後小心翼翼並將此器放到了圭板之上,隨著一道靈光閃爍出來,此物很是輕易冇入了到了玉板之中,待得光芒消隱,便見玉板之上多了一個元儀的印痕在上麵

他伸手將玉板捧起,感受其中傳來的絲絲縷縷靈妙之氣,心中不由得振奮激動了起來

有了此物,若等之後那築成大陣的,那麼自己的大計就可以完成了!

大陣之寄托,除了寄托於地脈,通常就是寄托於法器

但是兩者是有差彆的,地脈的話,需由修士去到陣樞之內駕馭大陣,而寄托法器的話,駕馭法器之人便是持器操持大陣

現在有了這法器,隻要將陣機寄托在此物之上,那麼大陣就可為他所駕馭而這法器卻有吞合外力,並將之納並歸己的妙用的

也就是說,築造好了大陣之後,他隻要運用陣勢將對麵眠麓城域的陣禁吞併,那麼除了能解到對麵陣法之中的一切,還能獲得其中的全部力量

不止如此,他還能反過來將熹王這支昊族大軍都是困入陣禁之中

想到這裡時,他目中閃過一道紅芒

誰都不知道,他早早就修煉了一套邪魔手段,可用陣法將他人性命元氣奪為己用,他所打的主意,就是先試著將眠麓吞下去,不管成與不成,待得時機一到,就順勢將熹王之下所有昊族乃至上層力量都是一舉煉化了!

如今這個世道,不修習一個邪魔手段,那是根本無法立足於世

隻是邪魔手段易是動搖心誌,越是用這等手段性情越是扭曲,他平常其實一直在剋製,儘量少用此術,而現在卻是不必要如此了

熹王當初率軍滅去“雙真教”,說來他做此事也算是替雙真教上下同道報仇雪恨,並且他還明顯感到了對自己的惡意,那樣正好,煉化此輩也算是心安理得

他思定之後,用了數日時間將玉圭小心祭煉了一番,最後收了起來,駕雲絮回到了王舟之上,對著這裡的軍衛道:“請去告訴熹王,貧道已是準備好了,請他快些築煉大陣,大陣一成,我這邊以此攻伐眠麓!”

而接下來時日內,熹王眾軍便就完全放棄了攻襲,隻是一心一意外佈置城圍,作出一副長久圍困的模樣

朱宗護見此也是有些憂心,雖然現在熹王軍勢打不進來,可眠麓城域也斷絕了與外間的交流,城中積蓄的糧食倒是不少,撐個十年八年或許冇問題,可物資終歸有耗儘的時候,到時候他們就被困死在此地了

為此他也是向張禦、陰奐庭他們請教對策

張禦道:“宗護可以放心,眠麓之陣並非當下所見之能,隻是眼下還不宜發動”

他的分身一直在擴展地脈陣機,此刻實際上是具備反擊之力的不過此刻發力破除,昊族損失不大不說,轉頭還會用其他法門攻伐他們,所以可待此輩先費力築就,待立起之後設法破除

朱宗護點點頭,道:“陶先生有把握那便好”

張禦這時忽有所感,他轉頭往熹王軍陣所在方向看去,眸中神光微微閃爍

朱宗護道:“陶先生?怎麼了?”

張禦收回目光,看向他道:“朱宗護,熹王若是今回暴斃於此,宗護當如何做?”

朱宗護心中一震,道:“熹王他……陶先生是說……”

他念頭之中,熹王坐擁大軍,身旁又是有許多上層力量衛護,這位怎麼也不會有事的

可旋即再一想,他這位叔父早便身中咒術,且這咒術一直未除,後來又屢次派遣人手要召張禦前去,這說明咒術愈發嚴重了,但能堅持多久實在不好說,他實在不敢去想這位會自己出現問題

張禦道:“不管是否有會發生這等事,朱宗護都可以先做好準備”

就在方纔,他在熹王軍眾之中看到了一縷變機,這是其不利於熹王的變機

照理說,推算望氣乃是鐘唯吾、崇昭等廷執擅長的手段,他自己並不擅長可是這變機他偏偏就是感應了

心中仔細一想,方纔他感應到有人窺覬他這道法陣機,很可能是此事與自己所照顯的道法有了某種牽引之故

朱宗護聽他如此說,卻是不禁思考起來,他可是熹王名正言順的繼承人,若是熹王一斃,他就高舉大義……

可是想到這裡,他卻是搖了搖頭,歎了一聲,道:“眠麓還是力量太小,我這位叔祖便是亡了,各方宗親權貴怕也不會臣從於我,長老團和烈王若是趁勢來攻,大局反而不妙”

陰奐庭笑了笑,道:“宗護,我覺得並非會如此現在烈王和長老團聯手,那是為了共同對抗熹王,可兩家並不是那般和睦的,特彆長老團堅持以昊族至上,而烈王則是背後得諸派支援,熹王若亡,這兩家又如何走得到一起?說不定還會設法拉攏宗護,而且……”

他頓了頓,鄭重道:“宗護莫要忘了,你身為熹王宗子,若是熹王亡故,那麼是可以設法接手萬靈所的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