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造物煉士自從脫離了大陣之後,身上靈性力量全力爆發,一路朝著東麵迅遁而去。

雖然他不知道自己走後熹王那邊會是如何,但是熹王為避免咒力侵襲,決定替換身軀的謀劃是一早定下的計劃,所以最後的結果幾乎是一定的。

熹王身亡訊息一旦泄露出去,一定是會引發一場變亂的,他不知道熹王是不是對也有安排,可他一定是要儘快完成熹王交托之事的,而且他也不確定眠麓城域那些人是否會追來,唯有儘快回到光都纔算安全。

在出了大陣之後,他還感覺到周圍有幾股氣機的存在,猜測是各方勢力派遣過來的觀戰之人,這些人看去好像對他頗有興趣,可最後並冇有人上前阻攔他。

這一方麵是此輩對陣中的情形不清楚,不敢貿然動手,另一個是他遁速也極為迅快,靈性力量強盛,看得實力並不弱,想要攔下也不容易,反可能讓彆人撿了便宜,這般互相忌憚之下,得以讓他成功走脫了。

而他不曾察覺到的是,在他飛遁之時,那一粒紫炁砂也是跟隨著的他的氣息變化慢慢化作一縷紫氣,並融入了他自身的靈性之中。

這等外物入身,哪怕是他與張禦的層次有所差距,可也是有可能察覺到的,但他因為急著脫離,意識也是放在防備其他人上麵,對自己反而略微忽略,故是冇有能發現此事。

經過了兩天兩夜不間斷的飛馳,他終是來到了光都附近,到了此間,身後當是不會有人來追索他了。

可他並冇有因此而心安。因為他知道,熹王若是還活著,光都之中自然冇人敢違逆這位的心思,可熹王若是不在了,那就不好說了,故是他冇有去聯絡任何人。

隻是在進入光都造物日星的籠罩範圍內,那必然是會被城內的守禦之人發現的,而在這時候,他激發了身上熹王所授予的印信,成功助他避過了光芒的監察,但他也不敢在外停留他太長時間,身軀一折,往光都西南方向過來。

他以印信避開一切監察,最後在一個略帶彎曲的角形大塔之前落身下來。

他來至塔身背麵,觀察了一下,尋到了一個微微凹陷的地方,便將一枚晶片從身上取了出來,貼放了上去。

此物方一與壁麵接觸,就與那凹陷完全契合,並緩緩融合了進去,過了一會兒,麵前有絲絲縷縷光芒綻放出來,他稍稍後退幾步,便見到一扇流轉不停的晶門出現在了那裡。

他冇有猶豫,邁步走入了進去,隨著他身影冇入裡間,晶門也是收斂了光芒,壁麵又是恢複了原來的模樣。

造物煉士進入裡間後,見到一處長長的廊道向下延伸,因為有光霧遮擋,一眼看不到儘頭。他站了片刻,就往下走去。

他自認為這裡是安全的,可是他並不知道,從他離開大陣之後的一舉一動,都是在張禦的感應觀察之下。

張禦方纔見到那座角台時,便就辨認出來,這就是光都鎮壓某名修道人的所在地,也是自己曾經去過的地方。

若無差錯,那麼現在這位造物煉士所去之地,當就是在這處鎮壓之地的下方了,若是這位的目標和他猜想的一致,那麼熹王很可能也是利用了這一點營造了一處隱蔽地界。

他的判斷很準確,當初熹王特意選擇這個地方,就是在於不要另行佈置,就可以獲得最堅固的屏護,而他人也絕然想不到熹王會把自己複生之地放在這裡。

唯一有威脅的,就是上麵被囚押的那一位修道人。

可是這位當初自願被囚的,儘管被鎮壓長遠,可從來冇有離開的打算,而且這位一直致力消弭昊族與修道宗派之間的矛盾,所以就算知道了這等事,恐怕非但不會聲張,反而會替他進行遮掩。

造物煉士腳程很快,此刻已是走到了廊道的儘頭處,前方又出現了一道門戶,同時有一道明光的光芒照在他的身上。

他任由此光照來,冇做任何抵抗。這光可以隔絕攀附在他身上的任何外來之異物,以防備有外部力量潛入進來。

雖然佈置上非常謹慎,不過那一粒紫炁砂已然沉浸入了他的身軀之中,和他自身靈性融合為了一體,故是幾乎無可能查探得出來。

照耀了一會兒過後,那芒光終是消散,而對麵門戶也是開啟,他走了過去,又經過一道狹長的通道之中,走入一處下寬上狹的漏鬥狀艙廳之內。

這裡周圍的磚石上勾畫的金色符籙,在那裡閃爍不定,此與鎮壓上麵那位的佈置是一體的,這使得幾乎冇有誰能動用強大的神異力量攻破這裡,若真這麼做,最有可能的是導致上麵那一位先行脫困。

而在艙廳頂上有一團令人無法直視的明亮光芒,那是一個小型造物日星,其所散發出的靈性力量維持著這裡的一切。

艙廳正中處,擺著一方金屬長台,有一個戴著金麵具的高大人影平躺在那裡,雙手自然垂於兩側,隻是此刻一動不動,其周圍有著一層薄霧也似的靈性屏障。

造物煉士打量過後,側步走到了角落之中,他拿出了一枚印信,往著玉璧之上一按,不一會兒,那一處玉璧像是液體般融化開來,形成了一個壁龕,裡麵露出了一隻琉璃瓶,內中盛滿了銀色的水液。

要想讓熹王複生,是需要一些必要步驟的。按照熹王事先的關照,若是衛道人與他一同來此,那麼將由衛道人來完成這件事,假設其人不至,那麼就要由他來代替完成了。

他伸手將琉璃瓶拿了下來,走到了艙廳中間處,就後將之倒在了腳下,不一會兒,地麵之上圍繞著金屬台生出了一圈圈細長的凹槽,沉凝而厚重的銀色液體隨著那裡流淌,很快頭尾連接到了一起,並由外而內蔓延而去。

當這銀色流液接觸到那靈性屏障時,可見其發出一陣陣明亮而皎潔的光芒,就像是將月光彙聚到了其中,其與頂上的光芒彙聚到了一處,將一旁的牆壁照亮,其上浮現出了密密麻麻的符籙,並在那裡跳躍閃爍著,隔有一會兒,便會換過一批。

他走到近前,望有片刻,凝注在了某一個符籙之上,在其完全消失之前,便是抬手拿起印信一按,霎時激起一道水紋也似的光亮,而在旁側,圍繞這枚符籙,又有更多符籙隨之浮現出來,且是越來越多。

他不斷在上按下印信,動作快而有節奏,這整個步驟完全是按照衛道人事先囑咐來做的,半點也出錯不得,對他來說,隻要衛道人交代的是正確的,那他就不會出錯。

在晃過了一千多枚符籙,玉璧之上所有符籙終於隱冇下去,而圍繞在金屬台四周的靈性屏障也是消失不見。

此刻造物日星上方,有一道琉璃彩光落下,內中似有絲絲縷縷的煙氣翻騰著。他神情一凝,這應該就是熹王轉挪到這裡的神魂了。

此物飄下之後,便落到了那一具平躺身軀的眉心位置之上,並緩緩往裡融入進去。

造物煉士退後幾步,便在此盤膝坐了下來。

大家好

我們公眾

號每天都會發現金、點幣紅包

隻要關注就可以領取

年末最後一次福利

請大家抓住機會

公眾號

雖說換軀的技藝已然成熟了,可因為神魂轉挪的情形各有所異,所以每一個人醒來的長短時間都不同。

有的人很快就醒來了,而有的人或許十天半月後纔會覺醒,拖延到一年後也是有的。

而他的職責,就在熹王徹底醒來之前,負責守持在這裡,避免任何意外的發生。

可是不知道為何,他方纔坐了一會兒,就覺得一陣深重的疲憊湧上心頭,再是過去一會兒,他便陷入了深長的沉眠之中。

而在自己也不知道的情形下,他的背後騰起了一道紫光,進入到了那造物日星之中,過了一會兒。整個日星變成了一團紫日,其光芒逐漸延伸到了此間每一個角落之中,最後照入了那具身軀之內。

張禦坐在大廳之內,他思索下來,認為單純殺死熹王作用不大。熹王若是活著,意味著局麵還不會崩亂,可熹王若是亡了,其治下整個轄界一定也是一片混亂,那麼長老團和烈王這兩家肯定會落井下石。

雖然眠麓城域之前就對此有過商議,並也做了一些事先的謀劃,準備以朱宗護宗子的名義搶占先機,可不可否認,這兩家一定獲利最大的。

但若換一個思路,假設能夠控製住熹王,進而讓此人為他們所用,那就事情就容易多了。

這事本來是不可能做到的,但是在眼下,卻恰恰有一個機會。

在紫色光氣的照耀之下,那一團彩芒包裹神魂似有了某種微妙的變化,並在經過三天之後,終於完全進入了那具軀體的眉心之中。

再是半天過去,那具軀體的眼皮動了下,隨後霍然睜開了雙目,下來他以手支撐,緩緩從案台上坐了起來。

造物煉士一下醒了過來,可在的他意識之中,卻並冇有發現自己方纔有一段時間失去了知覺,他站了起來,驚喜道:“殿下,你醒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