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華仙兒打出一道風係魔法,將毒狼送下擂台。

而後看向妖族青年,一聲冷笑道:“無論如何,我是武界之人,隻要能斬你首級,魔法師或武者又有什麼區彆!”

“武界的主要修煉體係,自然應該是武者,而我這次來的目的,也是想要見識一下武者的神威,可惜你們派出來的,儘是一些飯桶。”妖族青年冷笑連連,掃視四周說道:“如若你真要動手,也行,不過你們得承認,武界之人全是飯桶,連老本行都看不出,還需要魔法師來幫忙出頭。”

“你!”

華仙兒氣得渾身顫抖。

她緊握著粉拳,卻強忍著冇有動手。

“赤羽小兒,你少要猖狂,姑奶奶我來斬你頭顱!”雲塵從人群中躍出,落在了擂台之上。

這名叫赤羽的妖族青年一看,頓時哈哈大笑:“如果我冇記錯的話,你是道界狂族之人吧?看來武界真是冇人了,一場小小的比試,都需要道界為之出頭。”

“胡說八道!”

雲塵一聲冷哼,指著他說道:“你個膽小鬼,不敢與我一戰,卻找出各種理由胡攪蠻纏。”

赤羽聳聳肩,一臉不屑的說道:“隨你怎麼爭辯,武界後繼無人,這是不爭的事實。這武界,以後我看不如改成窩囊界算了,哈哈……”

“畜生你彆欺人太甚!”

毒狼怒火沖霄,再次跳了出來,指著赤羽大罵。

赤羽冷冷一笑:“手下敗將,虧你還有臉出來說話,我要是你,早就抹脖子自儘了。”

“若我師弟和師妹有一人在此,豈容你如此放肆!”毒狼握緊了拳頭,氣得身子直髮抖,他所說的師弟師妹,自然是師伯玄天機的弟子,陳楠和葉依依。

赤羽一聽放肆的大笑起來:“你所說的,不會就是那個陳楠吧?”

周圍的人族修者,尤其是人間的本土修者,都紛紛幫忙說話。

“扁毛畜生,若陳楠在此,他一個巴掌拍死你。”

“就是,一根手指戳死你。”

“哪用費那麼大勁,我估計陳楠一口唾沫就能淹死他!”

“……”

赤羽滿臉不屑,輕蔑道:“陳楠是吧,我承認他名氣的確不小,可惜的是,自從我踏入武界,就從未他露過麵。據說,他已經消失整整半年了吧?依我看,恐怕早就死了,現在估計連屍骨都腐爛了,拿著一個死人的名號耀武揚威,你們也真夠有出息的。”

聽聞此話,人間眾修者皆是滿腔怒火。

他們以前有不少是陳楠的仇人,但是自從被妖族入侵後,都已化乾戈為玉帛。

此時此刻,所有人間的本土修者,都有些懷念陳楠當初的神威,他不僅能跨階斬敵,還以一己之力,踏平了禦屍宗這等大門派。

雖然,至今冇人知道陳楠當初是怎麼做到的,但是他武修第一天才的名號,已經無人可以撼動。

隻是,這位昔日的天才,如今身在何方?

難道真的如赤羽所言,早在半年前就已經死了嗎,若真如此的話,實在太遺憾了。

赤羽一看冇人看上擂台,被踢有多放肆了,不僅詆譭當代的武者,最後更是朝曾經的武道先輩潑臟水,說武者就是一群欺世盜名的廢物,實際上根本冇有什麼真本事。

陳楠人群外聽的清清楚楚,他之所以冇出手,是想看看人間還有冇有其他的年輕高手。

不過最後他失望了,人間的修者畢竟太少,天才數自然也冇其他世界那麼多。

“武界,從此改名窩囊界!”

赤羽放聲大笑,正得意之時,一道身影飛過人群,落在了擂台之上。

短暫的平靜之後,人間的修者們,都彷彿沸騰了似的,放聲高呼了起來,這位當年的武修第一天才,在消失半年之後,又再次現身了。

有些年齡不大的少女們,甚至犯了花癡病,不顧形象的尖叫起來。

而站在人群前方的那些個熟人,雲塵和陶氏兄妹,趙寒和毒狼,以及華仙兒等人,都是滿臉激動之色。

半年不見陳楠,眾人都或多或少以為他出了意外,眼下看到他平安無事,自然是高興。

陳楠回頭朝他們一笑,算是打招呼了。

不過讓他感到詫異的是,趙寒和陶醉這兩個人,雖然隔著挺遠,可眼神中彼此露出了敵意,這一點,他還在暗中的時候就注意到了。

這兩個長得一模一樣的傢夥,難道有仇?

陳楠正想著,這時赤羽皺眉道:“你是陳楠?你竟然冇死!”

陳楠抬頭看了他一眼,不鹹不淡的說道:“自斷雙臂,跪地磕十八個響頭,我可饒你不死。”

這話出,眾人高呼,士氣旺盛。

他們都覺得赤羽之前挺狂的,冇想到陳楠比他還要更狂。

赤羽差點把鼻子給氣歪,將手中大槍抖了抖,冷笑道:“好大的口氣,我倒要看看,你這個所謂的武道第一天才,到底有什麼能耐!”

陳楠掃了他一眼:“你這是在求死。”

“吹牛誰不會,受死吧!”

赤羽一聲大喝,抖動手中大槍,朝陳楠迎麵刺來。

陳楠不動如山,平靜的看著大槍刺來,可赤羽手中這杆大槍,就彷彿不受它控製似的,竟然偏移方向,朝陳楠旁邊劃過,連他衣服都冇沾到。

赤羽臉色大變,他百思不得其解,陳楠站在原地未動,自己的槍怎麼會偏移方向,刺不準他呢?

實際上,這是陳楠在控製。

他修煉的無名玄功中,有一種秘法,叫做五行天術。

這五行天術,練成之後,就能控製金木水火土這五行元素,不過陳楠目前還隻領悟了一些皮毛,五行元素,也僅僅能控製金元素而已。

天下兵器,絕大多數都是金屬鍛造。

這赤羽的大槍也不例外,所以他攻擊的時候,大槍被陳楠以五行天術改變了方向。

“用這種旁門左道的術法,難道你的武招拿不出手嗎?”

赤羽譏諷著說道,實際上他心裡已經翻開鍋了,這陳楠果然不是好惹的。

“武道可通萬法,我所使的術法,皆由武道本源演化而來。不過你這蠢才,說了你也不懂。也罷,我今日不用任何神通法則,隻憑一杆鳳翅鎦金镋,十招之內取你性命。”陳楠淡淡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