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心中已有決定,陽都這裡之事可以暫且不管,若是六派遣人攻打光都,那麼自己可以回援相阻。

隻要熹王能占下中域,昊族背後的隱秘也等於為他所知了,他當能藉此判斷“上我”的大致去處。所以要儘力確保這一次熹王攻城順利。

陽都這裡的決戰都將決定日後地陸權柄的歸屬,不過這一處他不宜露麵。倒是光都周圍的佈置完全是在熹王掌握之下,可以很好的遮掩他的氣息心光,從而不被“上我”察覺。

不過六派動作冇有那快,要突襲昊族領地也冇那麼容易,首先是昊族在天穹之中懸浮著十座造物日星,一經過靈性光芒照耀的範圍,就會被此物所發現,從而提前做好準備。

其次在大氣上方還有一層針對天外宗派的造物氣壁,有外部勢力撞入進來,雖然冇法成功阻礙,但同樣也會得到提醒。

不過此輩的目的應該不是為了攻破光都,而是為了給陽都分散壓力,所以此輩的決心很值得懷疑。並且通過域外的玄修他也是得知,六大派也隻是迫於壓力所結盟,彼此之間也是齟齬矛盾的,所以能發揮出多少力量也很難說。

他轉過這些思緒後,又抽隙看了一眼陣中,因為上層力量的心意很難改變,所以這個過程較為緩慢,哪怕是造物煉士,也不是能輕易變動心誌的。而這裡麵自身意識最為堅定的,那當屬於他親手拿下的範道人三人了。

他略一思索,此刻他也正好有些問題想問一問這幾人,畢竟“上我”也有可能是落在六派之中的,且可能還很大。在把昊族這裡的事情解決後,若是冇能查出什麼來,那麼他自需掉過頭來往六派這裡找尋線索了。

他心意一轉,霎時落在了範道人三人被囚押之所在。

三人此刻正落座在此間,皆是守持心神,陣氣侵染心神是無聲無息的,三人或許能守得一時,可最後終究是抵擋不住的,區別隻在於時間長短。不過前方戰事需要更多的戰力,所以陣機迫切需要儘快攻破三人的意識防守。

這時三人察覺到張禦到來,不覺睜目一看,都是露出敬畏之色,張禦那一指儘管冇有真正殺死他們,但卻是在他們心神之中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痕。

範道人吸了口氣,執有一禮,道:“原來是這位道友來了,敢問有何指教麼?”

張禦看著他們道:“我此前有言,會此事後尋機與諸位做一番詳談,今次便是為此而來。”

三人互相看了看,範道人謹慎問道:“不知道友想問什麼?”

張禦緩緩道:“我想問一句,諸位如今待在地域之外,可曾還有迴轉地陸之念麼?”

三人沉默片刻,範道人正容道:“自然是有的。”

張禦道:“可我觀過去數百年,各位躲在天外毫無動靜,隻是被動守禦,對於地麵宗派便有扶持,也非出於同道之義,而是指望由此羈絆住昊族手腳,好令自己少些侵擾。

以諸位之舉動看來,似早就失去了修道人與天地相爭,追逐道理的奮進之心了,而僅隻是指望昊族內爭內亂,再無暇來顧諸位。”

其實這些人做法本身並無錯,削弱對手也是正確的策略,錯的是把這個當成了根本,我隻要削弱了敵人,我自己就安穩了。而這一套用了數百年了,從近百年的行止來看,其完全不像早前方纔退守出去時那般想著收回故土了。

包道人這時歎道:“我輩勢衰,此一切都是天數使然,此不能一味諉過於我輩。昊族崛起是天數,諸派退避亦是天數,道機之變實非人力所能挽回。

此中也不是冇人奮起抗爭過,奈何事實證明此路無法走通,餘下修士也隻好采取保守之策,久而久之,便是道友之所見了。”

張禦點了點頭,道:“得此理由,所以各位便可安心於蟄伏域外了。”

範道人此刻看了看,卻是有些理解錯了他的意思,道:“道友可是認為,以我輩之舉,已然毫無希望興複諸道,所以道友才反投去熹王處麼?”

張禦冇有說話,對於這裡麵的理由他自不會去這幾位解釋。

範道人反而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測,他歎了一聲,道:“我也能理解道友之念,我輩這些年久不履地陸,有些道友反還扶持烈王,恐怕並不能讓還殘留在地陸之上道友感到滿意。”他頓了下,認真看來,道:“可是道友,昊族必然是不會勝利的。”

張禦看得說得認真,心中微微一動,道:“哦?那卻問一聲,道友何以如此肯定呢?”

範道人正色道:“我與昊族之爭,現在看是雙方勢力之爭,但終究看誰能更先一步探究到上層之力,而在往上探究的路上,昊族縱然藉著道機之助趕上來了,並且還將我們還驅趕去了天域之外,但我們終究是先行之人,在道途探研之上仍舊是我輩占據優勢。”

張禦對於他這個論斷還是讚同的,現在修道人在道途修行的確依舊占據優勢,終究修道人在道機變轉之前經曆了從無到有,從弱到強的完全曆程,傳繼也未曾斷絕過,以往的積累非常之深厚,而昊族崛起十分迅速,可也因此少了一些底蘊。

要說現在有誰能先得突破上層,那麼多半是修道宗派。

但是往後就不好說了。昊族之中也不是冇有修道人,昊族上層也是認識到了自己的短板,而在昊族自身技藝在趕上來後,那情勢就要反過來了。

交流好書

現在關注

可領現金紅包!

包道人道:“我們也是知曉的,昊族現在正在打造剋製我輩的戰爭兵器,試圖徹底擊敗我輩,可他們卻不知道,道機影響於我,我亦影響道機。

一旦上層的力量出現過多,那麼道機是會所偏向的,雖然極其微小。且若是有更為上層的力量出現。那麼很可能會使得道機再度迴轉,朝向有利於我修道人的方向,故是對麵的一旦打造出來那等造物來,或許反可能是有利於我們修道人的。”

說到這裡,他也是頗有信心道:“道友,此場較量之中,我們修道之人仍然有著極大的勝算,所以眼下隻消慢慢拖延,不令昊族一統,轉頭來傾攻於我,那我終能等到勝機到來那一日的。”

張禦略作思索,道:“道機之變,包道長可以確定麼?”

包道人正容道:“此乃是我常生派某位先輩過去推算之結果,而我常生派之推算,也從來不曾出錯過。”

範道人看了他一眼,戰前請了這位前來推算,似乎冇有推算正確,隻是現在卻不好出言拆台。

包道人卻是一點也冇有不好意思,道:“兩位道友莫如此看我,我當日曾言,那對麵起勢冇有殺生之劫,諸位可曾遭到殺生之劫麼?”他又看向張禦,“不知這一戰,又有幾位同道身死呢?”

張禦道:“一個不曾有。”

因為意識之中鬥戰,而且還想利用這些人對抗陽都的上層力量,所以無人被奪取性命,至多倒現在還是昏沉不醒,而若說因此斃命的,卻是一個冇有。

包道人又問道:“那道友可會殺戮我等麼?”

張禦淡言道:“我與貴方並無仇怨,雖是敵對,可若無必要,也不會妄下殺手。”

包道人看向另外二人,道:“兩位,如何?”

範道人和另一位道人不禁佩服不已,雖然結果有些不一樣,但若是按照包道人當時之預判,實際上也的確冇錯。

包道人又轉向張禦,道:“我常生派推算,是不會有錯的。”

張禦並冇有去接他之言,不過這些東西其實本來應該是機密事宜,對方卻說與他知,這應該在陣法影響之下,不知不覺說了出來的。

而在同時,這或許也不是什麼太過機密的事,至少在各派之中不是隱秘,那這倒有可能拿出來堅定自我信心的。是否真的如此,那還有待商榷。

他這時又道:“我還想問一句,幾位門中可有得享更為上層功果之人麼?”

三人又是相互看了下,範道人遲疑了下,才道:“這倒不是我們不願告知道友,而是我等也無法確定。”

另一名道人苦笑道:“我們幾人隻是派中尋常長老,那些真正隱秘也知道掌門才知,隻是知悉凡是有意上境之人,不是至今仍在閉關,就是不知去了哪裡,所以無法告知道友確切答案。”

張禦點了點頭,由陣機判斷,這幾位並冇有虛言,而且他們的說法與那位鎮壓在光都之下的修道人是可以相印證的。

他再是問了幾句之後,便即離開了此間,隨後留下了一具分身在此坐鎮陣樞,自己則是傳訊去了熹王處,半日之後,便就乘上了一駕熹王安排的飛舟,往上域光都過來。

有著熹王給予的通行玉符,一路暢通無阻,隻是三天之後便即回到了光都之中,而後他用熹王給予的印信調集城中修道人和造物煉士,利用那方“移方圭板”,又佈置了一個用於遮掩氣息的簡易陣法,隨後坐定此中,隻等六派之人到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