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些鎮機所的造物煉士一直守禦在陽都之上,他們自是留意到了這些外表看來尋常,但是舉動十分古怪的飛舟。

他們身負守禦城域之責,不管這些飛舟本身或者裡麵裝著什麼東西,隻要是涉及到敵方之物,他們一定是要出麵攔阻的。

其中一名煉士把手一揮,如潮一般的藍色靈光落下,可是纔到半途,就被一道同樣澎湃鼓盪的法力光華擋下,在光華背後,一個修道人負袖站在半空之中,冷冷望著他們。

這些時日對戰以來,熹王這邊的上層力量也是發現了這些鎮機所造物煉士的一些特點。

這些人擅長近身突襲,遠程的靈性變化雖然也很了得,但總得來說,對上修道人的神通道術並不占據什麼優勢,現在交手的地方距離陽都城外的氣壁還有一段距離,他們自不必對此輩有什麼畏懼。

鎮機所的造物煉士可不會隻是待在城域之中,見遠攻被阻擋,反應也是十分迅速,立刻有三人一同往下方遁光而來。

熹王這邊之人對此也是熟悉了,這七名造物煉士基本是兩人或者三人一組,互相配合。那名修道人冷笑一聲,身上法力洶湧而出,毫不示弱迎了過去,而他兩旁,也有一名名同道和造物煉士出現,向著來人衝去。

而就在兩邊開始對抗的時候,師延辛這時也是來到了高空之上,他看了一眼下方,拿出了那隻琉璃瓶,將瓶塞去了,對著下方就是一倒,裡麵那一粒紫砂從瓶口滑出,便翻滾著往下墜落而去。

因為張禦隻是說讓他們投下此物,並冇有交代其餘任何事,故他也冇有在此過程中施展幻真之術。

紫砂不過是米粒大小,極為細微,一開始自是無人察覺到,可是在下墜之中,其表麵卻是綻放出一縷縷紫色氣光,並且向外擴散,其與大氣摩擦之時,居然傳出了沉悶的轟響聲,就像是雷聲在雲中滾動一般。

這引發了那些鎮機所造物煉士的注意,於是又分出兩人來,身上湧出藍色光焰般的靈性力量,衝上天穹,試圖將此紫氣推開,然而纔是與此氣一觸,兩人外表的靈性光焰一震散亂,而自身也是身軀劇震。

那看著隻是一片紫色光霧,可實際上裡麵卻一道張禦灌入了的心光,等若是與他的力量直接對抗了一次,哪怕隻是一道心光,也使得他們受到了強烈的力量反震。

若僅僅隻是如此,那麼兩人還能應付,可就這一刻,似乎是因為遭受碰撞的緣故,卻見那紫色光氣之中浮現出了十顆大如山嶽的星辰,那烏沉玄黑的色澤彷彿能把人的心神往裡吸引進去,同時底下的氣壁也是出現了扭曲之壯。

而這十枚星辰一出現,便就筆直的往下方的陽都墜落而去。

這副景象也是驚動了長老團,朱什看著那在視界中逐漸放大的星辰,驚怒道:“玄金天星?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這正是此前六大派用來進攻光都的“玄金天星”,隻是被張禦以離空紫炁砂收了去,故是前後冇能發揮出任何威能,而到了他手中後,又以自己心光祭煉了一番,末了又加了幾分心光入內,其威能比原先提升了數倍不止。

故是這些東西一出現在天空,鎮機所所有的造物煉士都是感覺到了強烈威脅,這東西若是落下,絕然可以將整個陽都的守禦砸穿,那熹王的軍勢就可以肆無忌憚攻擊城域了,到時隻憑他們也是守不住此間的。

原本那兩個前去阻截那些飛舟的造物煉士,現在也顧不得與麵前的修道人糾纏了,都是飛快退回到了自己原來位置上,而後與其餘同袍一同飛至上前,七個人靈性霎時結合到了一處,並是結成了一麵厚重的靈性光幕,試圖將這十枚天星阻住。

七人合力一處,之前此多次阻擋了熹王軍眾的進攻,可是此刻,仍舊感覺自己有些承受不住,這些玄金天星帶給他們的壓力是前所未有的。

好在他們依托陽都,不是孤軍奮戰,紛紛引動抽取周圍造物日星的靈性力量,用於供給自己,可是他們很快發現,那些力量隻有少部分落入自己身軀之中,其中大半居然被上方的玄金天星給吸攝去了!

外麵一些修道人見到七名造物煉士一時無法脫身,本來試圖攻襲他們,紛紛將法器祭去,但是結果令他們無言。

法器還未到得此輩身前,隻是一靠近玄金天星便就霎時崩裂破散了。

這天星自身所具備的強大力量,使得任何挨近的物事若是無法與之對抗,那麼會被其力量輕易扯碎,就連天中“白古蝠”此時傾泄下來的靈性力量的轟擊,在靠近這些天星的時候,都是被強行消弭或者扭曲。

朱什神情凝重得看著上端,鎮機所的這些造物煉士全部被這東西牽製住了,這個時候熹王軍眾必然是趁勢攻城的,他回頭道:“至善外甲準備好了冇有?”

他身後的長老言道:“應該是快了,但還差一些時候,還需再等等。”

朱什仰天看著依舊在緩緩壓下的十座巨星,目前看來這天星也隻是能夠稍加阻擋,而難以遏住勢頭。他緩緩道:“要儘快了。”

而在鎮機所的七名造物煉士被牽製住,那些飛舟則是不疾不徐往前挺近著,不過除那些煉士之外,城中還是有昊神這道屏護存在的,其那晶瑩璀璨的光芒本來在白古蝠的攻擊之下支離破碎,但是現在逐漸恢複,並且在整合起來。

熹王看著冷笑一聲,拿出萬靈所的玉符一揮,霎時間,一架飛舟之中有三個晶櫃忽然破裂,就有三道長長的煙氣飄出,其如長梭般從軍陣之中倏然飛出,直接穿射入了那些靈性光芒之中,並毫無阻礙的往最裡端衝去。

眼尖的人立時分辨出來,那是一頭頭彷彿由煙霧組成的尖頭怪鳥,厚實而堅固的鳥喙輕易撕開了麵前的阻礙。

這是造物妖鳥“啄僚”,其能攻破一應虛化的靈性堅障,並且將靈性吞吃下去,昊神感受到了自身力量的流逝和破漏,便即伸手去拿,但是這些啄僚十分凶狠,反而反啄了上來。

而這個時候,外間那百餘艘飛舟之中,忽然有一駕倏然一個加速,像流光一般向前竄去。

而這突如其來的動盪,立時破壞了原本的平穩,使得裡麵的“劫”受到了強烈刺激,猛地悸動了起來,那圓卵之中原本若隱若現的光芒此刻一下熾盛了數倍不止,像是隱隱要穿透出來!

那七名鎮機所造物煉士此時忽然感到,一股似乎危及一切的警兆於心頭浮現,但是他們這個時候完全被那天星牽扯住了,根本冇有辦法撤離,隻能看著那一艘飛舟跟著“啄僚”妖鳥洞穿出的孔洞,衝入了陽都的氣壁之內,並硬生生撞在了最外層的堅壁之上!

熹王在王舟主廳中看到這一步,不覺輕蔑一笑,他先一步閉上了眼睛,並伸手牢牢抓住了麵前扶手,下一刻,一股無比明亮的白光透過飛舟的晶壁,耀照到了他的身上。

過了一會兒後,王舟顛簸似的震動了起來,並伴隨著幾乎震盪身軀神魂的巨響一併傳來,飛舟之中的其他人哪怕早有了準備,也是一陣身軀搖晃。

這樣的衝擊在持續了許久之後,方纔逐漸緩頓了下來,熹王站直身軀,睜目往外看去,晶壁之外,卻是充斥著一片濃厚無比的灰塵,什麼都看不清楚,隻能時不時見到極遠處彷彿有雷電般的靈性光芒時不時閃爍一下。

後麵參議這時發現所有的靈訊無法用了,不過他們早有準備,吩咐了一聲,飛舟腹艙打開,自裡飛出了一個個拳頭大小的金屬球,不止王舟這裡,其餘飛舟之上也同樣在如此做,憑著這個牽連造物,所有飛舟之間暫時又能相互溝通了。

很快訊息傳來,哪怕一早就做好了準備,也仍舊是有兩百五十餘駕靠前的飛舟在這次衝擊下毀壞了,但是對比整個征討大軍,這隻是微不足道的損失。

熹王現在並不關心這些,他急切想知曉陽都此刻到底如何了,隨著一駕駕探路的斥候飛舟飛馳出去,靈性光華將那些灰塵撥開撫平,晶壁之外的景物也是逐漸清晰起來。

他不覺往前走了幾步,可以見到,陽都外圍的那些堅壁幾乎完全崩裂坍塌了,頂上的造物日星也是一併消失不見,便連那個鎮機所的造物煉士也一同消失不見,顯然都是在這場爆裂中被徹底摧毀了。

他麵上不覺露出了滿意笑容,然而隨著那煙霧進一步散去,他神情卻是一凝。

就在陽都的中央所在,有一個渾身身著金甲,麵上覆蓋著金色麵具的人影臨空站在那裡,其伸手向外半舉著,而在其上空,那十座玄金天星竟然被阻擋在了那裡。

而在這時,此人五指緩緩收攏,猛然一握,隨著他的這個舉動,這些天星表麵頓時生出無數裂紋,頓時崩碎開來,再在呼吸之間化散了無數細小的碎礫,在其身邊環繞漂浮著,這一幕令人震撼非常。

他做完此事後,轉頭往飛舟大陣這裡望了過來,赤紅色的晶目閃爍了一下,熹王呼吸不覺一滯,他此時有種感覺,對方此時,看得就是自己!

就這麼一個恍惚之間,他忽然發現對方的身影不知何時不見了,下一刻,王舟猛地震動了一下,前方的晶壁驟然碎裂開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