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熹王此時已經顧不上再去追問朱野橫那裡之事了,因為他看到,那金甲之人已然朝著飛舟這裡衝過來了。

他連忙將萬靈所的玉符一把拿出,使動之間,身上頓時浮現了出了一頭類似猛虎的虛影。他也不是無有反抗之力之人,有著萬靈所的神異生靈保護,哪怕一時收拾不了對麵來人,自覺也能保護住自己的。

他方纔如此做時,那一道靈光已然撞在了飛舟之上,這一次衝撞的力量其實遠遠勝過上回,但卻冇能一下貫破飛舟,隻是令舟身搖晃了一下。

這是因為上回是被打了一個猝不及防,而王舟作為一個生靈,靈性力量也不是無窮無儘的,身處眾軍保護之中的時候,自不必要時時刻刻把守禦力量發揮到最大,而如今知有強敵來犯,早早有了防備,守禦能力自是提升了數個等次不止。

王咄一擊不破,卻反能肯定自己這回找對了地方,因為冇有其他飛舟能有王舟這般堅固了,熹王必然躲在這裡!

他倏然後撤,在去到遠處後,又是化光反衝而來,第二次撞在了飛舟之上,隻見飛舟再是劇烈顫動了一次,那靈性外壁之上出現一層流水一般的湧動,光芒閃爍不定,分明是受到了強烈力量衝擊的反應。

這等情形下,隻要再衝撞一到二次,相信就可以破開壁壘了,可當他試圖再度嘗試之時,忽然感覺到了一股警兆傳來,本已衝到半途的身軀卻是生生刹住,且急驟往旁側一個橫挪,而在他如此做時,整個飛舟轟然騰起了一片如墨色染就的黑火。

他赤色晶目不禁一縮,因他察覺到,這黑火裡麵有一種令人極為心悸的力量,似能對他有所侵害。這時忽覺不對,低頭一看,見手臂之上有一點黑火沾染,並且此火在一點點的吞吸他身上得靈性力量,他立起另一手往下一抹,霎時就將這黑火削下。

而這火焰落下之後,卻並不滅去,而是飄飄閃閃,到了遠處忽地閃爍了幾下,就像星火炸裂,猛然一騰,自裡出來一個束髮繫帶,五官精緻,有著一對猩紅雙眸的道人,他的外袍不斷飄動著,似就是那由一團黑火所塑就。

王咄凝注著來人,金麵具下的神情變得謹慎了許多,冇有輕易衝上前去。

熹王看著外麵那些黑火,轉頭向師延辛,略帶一絲急切道:“是英上尊麼?他能擋住麼?”

師延辛看著外間,那金甲之人所表現出來的力量層次似都高出他們許多,雖在力量變化上麵有所不及,方纔纔是為他們所剋製,可他也清楚,那隻是取巧的手段,若是正麵較量,他們勝算不高。

英顓從道理上說和他們在一個層次之中,照理也不可能是其對手,可是那一團黑火之中卻是給了彆樣的感覺,他冇看錯的話,有點像是……

若是這樣的話,局麵下來會是如何走向,真的是很難判斷了。

他略作沉吟,鄭重言道:“現還難說,隻是熹王,我以為此戰為避免傷亡,最好不要讓其他人插手,我們也要隨時做好撤避的準備。”

熹王對他此言是信任的,他冇有追問任何原因,隻道:“可以。”他立刻喚來參議,讓其令飛舟之內的玄修弟子向外傳達命令,讓他們在勝負未分之際不許上前插手。

王咄與英顓對峙片刻之後,心中冇了耐心,伸手一按,巨大的靈性力量四麪包攏,往英顓所在擠壓而來。

他廢除修為之後,現在完全就是倚仗至善外甲的力量,他此刻本質上已是一個造物煉士了。從靈性變化上來說是不如修道人的,但是因為道機變動的緣故,他的力量反而覺得比在修士之時更為強盛,前後完全無法同等而論了。

英顓的身影在這等靈性力量的迫壓之上,身影轟然破碎,化作了無數點點星星的黑色火屑,但是下一刻,那些星屑如有生命一般自發滾動了起來,並往一處彙聚,數息之後,其身影又一次彌合重聚成了原來的模樣。

而在方纔那一擊的接觸之中,王咄感覺自己的力量又被奪去了一點,雖然隻是微不足道一點,並且對他而言方去即生,可是這種卻是感覺令他不喜。

但這一次也不是冇有收穫,他赤晶雙眸之中有犀利光芒泛起,習慣性的拿了一個法訣,在心念驅使之下,渾身靈性力量隨之湧動,在背後凝聚出一個巨大的虛影。

這是一個通天立地的靈性巨人,陽都之中出現的昊神與之一比,看去也不過是隨手可以拿捏的玩具,其伸出兩隻似能遮天蔽日的手掌,一左一右,向著飛舟所在對合而來。

英顓身上不斷有黑火飄散,但是黑火飄揚愈廣,這靈性巨人也就是隨之長大數分,這樣簡單粗暴的靈性運用在此刻分外有用,任何神通變化在其麵前都不起作用,除非你能在力量層限上高過或接近,纔有可能將之打破。

王咄此前的鬥戰方式是以點破麵,但是這樣雖然有利於穿梭突擊,對上一些修道人時也很有用,可是這些黑火很是獨特,隻要有一點殘餘,便就能夠複回,這樣的攻擊就冇有用了,唯有一氣打滅,令其無有可能再是回來。

熹王神情一變,要是這手掌併合,恐怕不但可將黑火擊破,可能連他的王舟都是承受不住,他將萬靈所的玉符一催,身外又有一隻四翼蝶影浮現。

此物翅翼一展,一個閃爍之間,整駕王舟霎時遁入了一片虛無之中,這是神異生靈“庇蛹”,可將托庇於自身之物挪至另一個空域之中,並持續一段時間,這也是熹王的保命底牌之一。

英顓此刻冇有了飛舟拖累,卻是向後一退,整個人沉入了那黑火之中,此火像是受到了催發,猛然向上一竄,不待巨掌壓來,就主動投入了那一片靈性力量之中!

而這一刻,那兩隻巨手這時終於是併攏到了一處,指掌之間再無一絲縫隙,天地之中傳來一聲轟然悶響,靈性衝擊力量向兩旁溢去,撞在四周圍一道道靈性屏障之上,像是風過湖池,蕩起道道皺紋。

這一擊之下,如王咄所料,所有的黑火都是被一舉傾滅,再也不留半分,連那阻路的道人也是並不見。

隻是下來他又覺得有些不對勁,那巨人身軀之中透著一股詭異的黑色,就像是染入水中的一滴墨汁一般,並飛快的暈化開來。

師延辛在那片被隔絕的界域內緊緊盯著那一縷黑氣,如果說方纔他還隻是有所懷疑的的,那麼現在卻是能夠肯定了。

那是大混沌!

或者說,被心光引入世間的混沌之氣!

修士自身不到一定層次,若以神異力量去攻擊這種物事,除了自身心性堅定,法力心光純粹到無有瑕疵,不然難免是會被其所侵染。

可是能有這般駕馭混沌之氣的,那唯有混沌怪物,可他看得出來,英顓並不是如此,這裡麵肯定有他所不知道的變化。

王咄見到黑氣往自己巨人深處侵染,神色不禁一冷,當機立斷將這一靈性力量化散。

可是接下來他卻發現,那些黑氣並冇有因此消失,而是化作絲絲縷縷的氣絲盤繞在自己的四周圍,怎麼也揮散不去,並且隨著吞噬他的靈性力量,正在逐漸壯大之中,那黑火又有重新燃起之勢。

而他接連用了數種手段,也難將之斥逐利離身,好像這東西與自己已然相融在了一起,金甲之下的臉色一時難看無比,到了此刻,他也終是認識到這是何物了,不禁咬牙道:“幽毒!”

幽毒之災一向是此世之內聞之變色的東西,無論什麼人沾染上了,都會蛻變成一種被扭曲認知的怪物,至今還冇有例外。

自身犧牲他並不畏懼,可是他絕不能容忍自己對昊族忠誠因此失去,況且現在他也冇到全無辦法的那一步。

他舉起雙指,對著自己眉心就是一點,一股磅礴的靈性力量從他身軀之中爆開,轟然一聲震響之後,他整個人爆散成了一團紛紛揚揚的晶屑,而一股強勁的衝擊波浪往外撐開,引得周圍數百萬飛舟結成的晶幕如浪晃動。

熹王見其人居然自我了斷,不覺又驚又喜,可是一時還是不敢確認,他伸手對著上方一指,轉頭問道:“師上尊,此人可是亡了麼?”

師延辛神色肅然看著上方,道:“他這具世身的確是被捨棄了,可他或許很快還會再回來的。”

王咄身軀雖是潰敗,但他能感覺那一股氣息仍在天地之中,這與他所知道的那些上修之能十分之相似,況且這人主動瞭解自己的,不會冇有後手。

隻在這時,他們身後傳來一個溫朗聲音道:“此人不會再有機會了。”

熹王回頭一看,見一個年輕道人負袖站在那裡,其身軀籠罩在一片玉霧星光之內,他大喜道:“陶先生?”

師延辛也是驚訝,他轉夠身,雙袖一抬,鄭重執禮道:“道友有禮。”

張禦點首回禮,他走前兩步,看向上方,道:“英道友已然完成了他欲為之事,而餘下之事,交由我來處置便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