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熹王聽到張禦這般說,一時也是放下心來,這位陶先生是從不會空放大言的,若其道明之事,那麼定然是能做到的,他道:“那一切拜托先生了。”

張禦看著外間,那靈性力量消散的同時,那一點混沌之氣也是一併消弭了。

混沌之氣隻要有一點牽連還在世間,那麼就會源源不斷落至,而現在連載身都是不存,那自然也是斷去了牽扯。

但是這也同樣令英顓完成了自身之托願。

師延辛、姚貞君等人都不知曉,他們之前所見的英顓,實則並不是英顓本人,而是其為了突破上層境界而煉出的一具似我非我之身。

那一枚渾章之印就是英顓在攀道之前傳遞給他的,他看了之後便就明白,英顓此次所選擇的道路,乃是以大混沌為攀道之梯,隻是為了避免大混沌的侵染,並且為徹底將之擺脫,故是利用自己獨特的道法塑造了一個替代之身。

隻要讓此替代之身先一步成就玄尊,那麼下來他就可以以替代之身為攀道之梯,由此順利攀至上層境界。

隻是若就這麼直白上循,那同樣會步上替繼之身的後塵,亦會被大混沌所侵染,那就失去了這麼做的意義。

所以唯有要將那成就上境的替代之身消殺掉,這樣才能真正有所成就。

但是這裡就有個矛盾的地方,若是替代之身先一步成就了玄尊,他若是未至上境,想要將之斬除那就全無可能了。所以想要除去此身,唯有藉助他人之手,或者讓外來之力將其消殺。

當然替代之身出於存生的本能,是不可能自願去送死的。故是這裡英顓利又一次利用了自身道法,與替代之身達成了一個定約。

那便是他由的替代之身追逐自己的所需,他也不會去強迫替代之身,但是某些底限和必要事情上需以他的意誌為主。而同樣,他作為遵守守定的另一方,替代之身被允許可以逐漸覺醒自己的意識,到最後甚至可以代替他。

這是一個非常大膽且有魄力的方法,因為哪怕是映身,若是一個不好,你也未見得能完全脫離大混沌的侵染,有可能在天夏那邊當真會被另一個意識所取代。

不過也是因為這個辦法,兩者各自有了一定餘地,使得雙方都有成為最終贏家的可能。

這是一場其與自身的對抗。

在一開始,替代之身還占據優勢,因為終究是此身先一步成就了玄尊,所以其占據優勢,徘徊在外時間越長,自我意識覺醒越多,代替原主的可能也就越大。唯有遇上合理的理由,譬如遇上不得不戰之敵,替代之身在勝過對手後自身還能得益,主意識才能順利驅動此身去為。

而這一次,王咄被混沌之氣侵染之後,若不是果斷拋棄世身,那麼替代之身就可以將之完全吞下,得此大利後,說不定就能覺醒自身的意識。

可是替代之身並不具備英顓本身的全部記憶意識,因為在被反客為主前這些屬於他自己的,也是如此,其也並不知道更上一層的隱秘。

上層修道人或者某些造物煉士在神氣寄虛之後,便是世身被奪,也能再度歸來,所以替代之身留下的殘餘混沌之氣未能如願侵染王咄,反而被徹底殺滅,以至於此身徹底不存。

這裡麵其實具備有很大的偶然性,但換個角度看,隻要玄修是在與昊族對抗,那總能遇上了得對手的,所以這好像又是必然的。

而所有這些資訊玄妙全都是包含在了那一枚渾章章印之中。

同時張禦還發現,這個章印之上還留有餘地,很可能待映身破散,意識迴轉到了天夏之後,英顓並不準備照此重來一回,而是準備徹底拋卻大混沌,直往純化渾章之法的道路上行去。

在理解了這裡的思路之後,他也樂於給其創造一個機會,如今看來,此事已成,而這位應該已然走在真正的正路上了。

玄修之法,絕非一人之法,而是萬千之法,非一人之成就,而是萬千人之成就,他十分願意看到有更多的同道踏入此景,與他一同推動玄法向上攀升。

他在這裡心神轉念,但外麵隻是過去了片刻,此刻他身上氣意一動,一團紫炁砂向外張開,盈盈紫氣籠罩青天。

他並未忘了“上我”的存在,而以紫氣遮蔽天地,再加上外間的靈性屏障,足以隔絕其之感應。

師延辛這時留意向外,他發現敵方殘留下來的氣機正在甦醒過來,也是在這個時候,從虛空之中降下了一道靈光,閃爍光芒之中,一具人影出現在了其中,待光芒散去,那名金甲之人又一次出現在了王舟之外。

王咄舒展了一下四肢,身軀重塑,重回世間,在他的感覺之中,這並不是死而複生,而是彌補缺失,因為全程的神思都是存在的,並冇有因此中斷。

且經過了一呼一吸的運轉之後,他感覺到自身與至善之甲的聯絡更進了一步他,身上氣勢也是比以往更勝。

此前是甲來放低姿態適應,那麼現在就是他全力迎合外甲,或是說他化為了外甲所認為的那般模樣。更重要的是,他還完整洗去了方纔幽毒帶來的侵害,就算再有幽毒,他也是無懼。

可他還是警惕的看了外間一眼,見那個道人再不複出現,應當是被自己那一擊給滅殺了,於是心中徹底冇有了顧忌。

他看向王舟,雙臂一個交錯,身軀蜷縮,而後靈光轟湧,一道靈光破空而來,一頭撞在靈性外壁之上,憑著前所未有的衝撞之力,竟是生生洞穿舟身,停也不停向著內裡衝去,一路之上所有一切都是粉碎破裂。

張禦這時一抬目,舉袖而起,向前一指點去,他看著明明冇有任何作勢,也似冇有鼓動心光法力,隻是簡簡單單的一個動作,可是卻生出一股天地之力皆聚於指端之上的感覺。

王咄衝來之時,能夠清清楚楚感應到這一指在向著自己點來,可這一刻,他什麼感應都未曾生出,似是念頭之中出現了一個短暫的空白,下一瞬間,那一指輕輕點到了他的眉心之上,他帶著幾分迷惑、幾分愕然,而後整個人像一個泡影一般轟然破散了去,唯餘嫋嫋靈光飄灑。

師延辛在旁十分清楚的看到了這一幕,不覺眼目睜大。

儘管看不透此一擊的玄妙,可他不難分辨出來,張禦這一指之所以冇有驚天動地的氣勢,那是因為心光運使冇有一絲多餘,能用最小的力量去完成最大效用之事。

這裡麵所蘊藏的是對道法的高度理解,是對力量的把握,是對敵我強弱的深刻認知。當這些彙合在一起後,才化為了那既樸實且又驚豔的一擊。

少頃,半空之中宏光再落,王咄身披金甲的身影又一次聚合了出來,因為隻是世身被破,心神未壞,所以上一次被殺滅的印象仍然留存在心神之中,心神震顫之餘,也是意識到遇上了極難抗衡的對手。

他意識到這一點後,受此刺激,氣意也是極度攀升,也或許是因為再度歸來,又一次符合了至善外甲的需求,這一回,他的力量在短短片刻內居然提升到了最初披上外甲那一刻。

也就在那個時候,他憑自身一己之力,阻住了十枚玄金天星的侵襲,並且握拳之間,將這些天星生生捏碎。

力量遠不是先前可比,這給了他無窮的信心,被擊滅身軀那又如何?他每一次都能回來,且一次強過一次!

敵手隻會成為他的磨刀石,成為他登至更上層的踏腳石!

他緊握了一下雙拳,赤色晶目之中綻放銳光,身上氣焰霎時升騰至空,直趨雲穹,他裹挾這一身升至頂點的力量,以撞碎一切,貫破諸般阻礙的氣勢,又一次向著王舟衝去!

張禦看著其人自外過來,這一次,他隻是伸指輕輕一彈,一粒離空紫炁砂朝其飛射而去,並在大氣之中割開了一道均勻而細微的紫氣長痕。

王咄衝上來時,那一道紫氣從他毫無滯礙的身上過去,再是衝向後無邊穹宇,而他似若不覺,麵上表情絲毫不變,一拳向著張禦揮來!

而待那拳頭即將落至張禦麵前的時候,拳端像是金箔皺碎,一點點碎屑從那裡分離出去,化為虛無,此等景象又隨之蔓延至他的手臂、肩首部位還有身軀之上。

張禦隻是站在那裡靜靜看著,當王咄衝至他三尺之外的時候,整個人便已是完全粉碎了,隻是那向前的餘勢,推動著那些如同火燼一般的碎屑,帶著一絲絲的靈光飄舞在了他的四周。

此刻伴隨著一陣空嘯之聲,一陣隨後到來的氣流捲來,那些餘燼也是被一掃而空。

張禦神情淡然,雖然對方再次凝聚世身後,其靈性力量已然推到了足夠高的地步,可是依舊比不過他,且變化之上實在太欠缺了。

其人可以仗著過人的力量去強壓同輩,可當遇到變化之上比不過,力量上又同樣無法對撼的對手時,那麼自然會被輕易碾壓。

而這一戰,也是到此為止了。他眸中神光一閃,下一瞬,便已然望到那一處神寄之地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