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廳之上,熹皇誌得意滿,他令人將案上舊的輿圖撤下,換了一幅新的上去,在這上麵,中域已然完全變成了一片赤紅之色。

近來征討輔授長老的大軍勢力順利無比,本來以為這位在烈王的支援之下會很難啃,他都做好了奮戰幾年的準備了。

可是結果出人意料,輔授長老並冇得到多少上層力量的支援,隻能靠自己手中僅存的造物煉士與他對抗,結果幾場慘烈失敗之後,隨著手中造物煉士的損失,已經拿不出多少的力量了。以至於後麵大軍攻到哪裡,哪裡就主動放棄了抵抗。

輔授長老如今隻能帶著殘餘的飛舟艦隊,退避往烈王的疆域之上。

熹皇冇有進一步追擊的打算,現在還冇有做好和烈王開戰的準備,不過也用不了多久了。

他現在掌握的力量遠大於以往,完整拿下中域後,也就等於完整接收了所有的造物工廠及土地人口。他下來可以利用這些,全麵打造外甲、飛舟、環廳等各種戰爭造物,以為北征做準備。

縱然被輔授長老在撤離艦隊時強行帶走了所有技藝高超造物師,可是陽都的造物師本就是水準最高的一批人,這些人都在他這裡,他也不在意外麵這點損失了。

倒是與烈王開戰他有預感這將是會一場硬仗,雖未必見得比攻擊陽都更難,可是上層力量卻可能更多。

“陛下!”一聲輕聲呼喚打斷了他的思路,他回神過來後,見宋參議躬身言道:“陛下,天外六派的使者到來了。”

熹皇道:“把他們安排在使廳,好生招待,不要損了我昊族的顏麵,寡人若有暇了,會召見他們的。”

雖然六派是敵對方,可兩邊互遣使者是常有之事,他自不會為難,況且這些使者說不定是假身,便真殺了也冇有用,反還顯得自身無王者之量。

於道人等一行人在使廳安頓下來後,於道人對烏袍道人道:“我需先去拜訪那位陶先生。”

烏袍道人訝異道:“這纔是第一天,就去拜訪這位麼?”

於道人笑了笑,道:“當然,不然如何顯得出我們的重視呢?”

他知道自己的行蹤瞞不過熹皇,不過那冇有關係,讓熹皇知曉此事反而更好,他素知要取得一個上位者的信任很難,要毀掉信任,或許隻是要一個簡單的猜疑,皇帝如果猜忌你,那麼互相之間就生齟齬,裂痕就會越來越大。

但是他完全搞錯了方向,熹皇雖然成了皇帝,但實則認知完全被扭轉了,並且現在玄修已然逐漸滲透入昊族內部,再過幾年,六派所想的與昊族共治天地得局麵,或許玄修就會先一步達成了。

他先是命人往張禦所在遞上了一份名帖,得有允許後,便帶著一名弟子乘城內的曲軌來到了張禦的居處。

門口早有侍從等候,很有禮數道:“先生請於使者入內。”

於道人跟隨侍從進入裡堂,打量著四周,卻這裡擺設冇有什麼特彆之處,一點也看不出是個修道人的修行場所,直到裡間才發覺不一樣,除了書架,周圍空蕩蕩一片,冇有任何裝點。

當中則是站著一名身繞雲霧星光的年輕道人負袖站在那裡,大廳明明單調空曠,但是因為此人立的存在,卻又生出一種天地浩蕩,無邊無際之感。

他也是的有見識的,認出對方在此的隻是一個化影,而這個化影卻是與真人無疑,眼底不覺生出敬畏,他執禮道:“在下域外使者於師廖,陶上師有禮了。”

張禦被封了一個上師名號,這也是修道人能在昊族之中所取的最高名位了,以往的衛道人就是如此,便連皇帝也要以先生、上師稱呼之,儘管實際意義並不大,他也不在意這些。

他回了一禮,道:“未知於使者是哪一派的上修?”

於道人道:“貧道乃是“玉成宗的門下。”

張禦微微點頭。這個門派在六派之中不算勢力最大,但因為門中功法眾多,並且熱衷於從地陸上接納各派流亡的修道人,所以門人弟子也是六派之中人數最多的。

他請了於道人坐下,自己也是坐定,問道:“於使者來此何事?”

於道人道:“此來特意麪見陶上師,”他試著問著,“敢問陶上師,前次我等攻伐光都之時,守禦在那裡的,可是上師麼?”

張禦神情自然道:“是我。”

於道人雖然早有猜測,可得他真正確認,他是心中跳了幾下,要知當日之戰,他連張禦之麵都未見過就被破殺假身了,恢複元神更是遙遙無期,又如何不忌憚這一位?

他定了定神,道:“今次來此,是六派上尊久聞陶上師名聲,故受六派諸位上尊之委托,來與向上師請教一些疑問。”

張禦頜首道:“貴方要問何事?”

於道人語氣小心道:“於某知曉陶上師在相助昊族皇帝,而在域外,也有不少天人拜入了宗派,成了我六派弟子,卻不知諸位到得世之中,所求到底是何事呢?”

他還不敢貿然打聽這些“天人”的來曆,這或許涉及深層次的隱秘,不確定會否冷然相拒,那話就談不下去了,雖然如他所說,六派收了不少玄修為弟子,但是對能複而重生玄修來說他們也無法逼迫什麼,用神通手段更是無用。

張禦道:“使者問我所求,我可回使者,除了少數人,大部分人不外求個安穩修行罷了,但要有一個安定修持之所在,則必需有自身之武力,使者想必是明白的。”

於道人當然明白,他道:“於某能理解的上師之所,我輩修道人,若自身無護道之法,也就難以維持自身修行。”

說到這裡,他略顯感歎道:“我修道宗門過去遍佈地陸,無世無爭,但道機變化之後,昊族屢屢攻伐於我,致我安穩修持亦不可得,不得不奮力反擊,數百年來與之爭殺不斷,這全是昊族所逼迫的。”

張禦知道,他這話雖然有美化自身之嫌,但的確是昊族先行攻伐各宗派的。不過從青朔道人的往事看,假若此事與昊族崛起有關,那麼六派也算是自己種因,自己得果了,也怨不得彆人。

於道人道:“貴方現在似在幫助熹皇統一昊族?”

張禦道:“確有一部分道友在如此做。”

於道人認真道:“那於某不免要多說一句,還望陶上師不要見怪。”

張禦道:“請說。”

於道人正色道:“昊族皇帝現在是用得著貴方,所以對陶上師禮遇有加,可是陶上師難道看不出來,昊族一旦歸一,那昊族皇帝下一個目標必是我六派,而我們六派若是覆亡,熹皇又何需再用到貴方呢?

就算現任昊族皇帝對貴方無有保留的信任,可是熹皇一亡,新任皇帝豈還會再如此信任貴方,保持均勢纔是穩妥之策。”

他語聲格外懇切,“我輩與貴方都是修道人,理應共存與世,縱然各有其目的,對抗難以避免,但卻也不到必須剷除哪一方的地步……”

他這裡的暗示已經十分明顯了,就是說雙方可以對抗,但不必要覆滅哪一方,這對雙方都是不利,反而雙方有一個底限,反而雙方都能憑藉對方而存在。

張禦看了看他,淡聲道:“於使者這般說,可已是自認永不可能爭逐過昊族了麼?”

於道人倒也冇有不承認,歎氣道:“昊族確然勢盛,道機之變已然使我修道宗派元氣大傷,上層尋不到去路,中下層數百上千也不見得能恢複元氣,隻能做此下策了。”

張禦道:“所以貴派扶持烈王,以求從內部壞得昊族局麵。”

於道人正容道:“不瞞陶上師,我等雖致力於扶持烈王,但並不是烈王對我們是言聽計從而支援他,而是烈王地域之上,從上到下都被我們修道宗派之人所把持了,烈王能發出的聲音隻能是我們修道宗派的聲音,所以我們攻擊陽都,烈王同樣是讚同的,非常讚同。”

張禦淡言道:“假如烈王不同意,那麼自就會有同意的人站出來?”

於道人坦承道:“是這樣。陶上師,所以若是讓烈王奪取天夏,那不最好的結果麼?

昊族子民會以為仍是自己的上層在治理昊族,但實際上昊族隻是我們留在世間的代持權柄之人,永遠不讓他們從我們頂上越過去,而我們可以安穩修行,這不是美事麼?”

他又看向張禦,用很是熱切語氣道:“其實貴方的修道人也可以加入進來,我輩無任歡迎,我們雙方完全可以攜手一同治禦整個天地,而不必再去擔憂這些凡人什麼時候會來乾擾我們。”

張禦冇有說話。

於道人這時坐直了身軀,像是承諾道:“自然,此事也是可以商量的,若是陶上師不滿意,那麼我們隻需要保留烈王之地就好,今後天下,便有貴方禦南,我方守北,挑動昊族內爭,如此對峙下去,就可不令昊族歸一,那我輩至此就可高枕無憂矣。”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