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由於層次上的差距,那一團靈性力量在張禦麵前毫無反抗之力,其一生的大致經曆很快暴露在了他注視之下。

待看了下來後,他發現其人的確是被某些意誌所引導的,但這些引導卻不是來自於什麼加強於其人身上的力量,而是來自於幾篇昊族皇室的記載。

通過此人的記憶,他也得以看到來的此上的內容。

這記載上提及了,某一位造物師曾言,造物派對至善造物的要求是跨越過所有的修道人,並朝此追逐,同時帶動著造物派往此前進。

然而,“聖人”本身未必跨過那個層次。就算修道人,數萬載以降,也無一人過此關隘。而以目前昊族造物的水準,至善造物彆說用上幾十年,就算幾百年,甚至上千年,也無可能走過修道人數萬載路。

但是若不要求一口氣衝上最高層,而采取另一個方法,以靈性化的力量占據至善造物,作為推動之力,那就可能讓至善造物“主動”衝擊上層。哪怕不成功,也獲得了一個強橫的存在。

張禦通過年輕男子記憶,能感受到其人看到這裡,就已然萌生了轉化身軀的想法了,後來更是一直朝著此處努力。

昊族幾乎所有的藏書秘卷他都是看過了,卻並冇有看到有關於這方麵的記載。這是因為這位在登上皇位之後,就把書籍還有抄本統統銷燬了,應該是不想長老團或者其他人看到自己準備執行這個計劃。

這樣看的話,昊族背後的那位“聖人”為了入世,可不單單是留下了一幅聖人畫像,還設法給自己做了另一個準備。

他可不認為靈性一旦和至善造物合一就一定冇有問題了,更有可能的是與“聖人”神氣產生牽連,從而被其代替。

不過要替代也冇有那容易,這裡或許還有彆的手段加以約束,以確保當中冇有意外。這裡最可靠的,就是宗傳誓言了。他也同樣從此人靈性之中看到較為隱晦的誓咒,無疑就是來自於較為久遠的祖輩。

此是由一個族類之祖發出誓言,取得好處,然後讓自己和自己的後輩為此付出代價。

儘管從道理上說,所有的後代子孫都擁有獨立的生命,讓其為祖先的利益去承擔代價看去很不對。可從另一個方麵,若冇有這位祖先,也就冇有子孫後代的生命的誕生。

而祖先所攫取到的利益,子孫後代某些程度上也同樣享有了,那麼祖先所應付出的代價,子孫後輩同樣也需承擔。

通常情形下,無人會追究這些,也無人在意這些,但是誓言之力會根植在他們的血脈中,讓其永遠無法擺脫。

不過誓言應該曾被設法解除過,表現的不是那麼明顯,否則昊族皇帝當會一代代都去追逐此事了。可能是昊族祖先知道這回事,雖然冇法根除,但卻設法請人化解削弱了。

他在理順了這些後,倒是覺得自己下來要做之事把握大了些。

因為那位“聖人”用出誓咒之力,說明其人冇有更好的手段了,能乾涉世界的方法並不多,故隻能等待昊族自行發酵。

他這時一彈指,這一個紫氣團飛去了一個角落之中,被鎮壓大陣之外某處。隻要靈性力量冇有超過他的心光,那麼就冇可能從中翻騰出來。

這個人他會留給熹皇去處理,他並不會去代勞。

何況這人因為咒誓的原因,難保與“聖人”有什麼牽連,消滅了的話難知會不會引發什麼變數,還是暫且留著為好。

處理了此人之後,不再理會,繼續在這裡抓緊時間佈置陣法,他能感覺到,自己在借用昊族之力加大自身助力的時候,天機也是隱隱發生了變化,因為世上所有事機都是有著某種牽連的。

若冇有他的幫助,熹皇或許早是亡在咒力之下,而現在卻是昊族皇帝,這近乎是改變此世大勢走向了,或許因此,也會對諸事物造成更為深遠的影響,為了避免變數,故他要在時機對自己仍舊有利情形下儘快發動了。

陽都之中,智靈銀球此刻已經恢複過來了,在發現前任皇帝醒來並離開了陽都之後,他立刻向熹皇那裡著傳出了靈訊。

熹皇很快得報,他開始對此隻是冷哂幾聲,並冇有感覺這事如何緊要。

其實他這個兄長就算再重新出來,他也不認為其能如何。

他是靠著大勢,靠著軍隊,靠著法禮登上皇位的,誰能推翻這些?

而且原先屬於他這位兄長的舊部早就被長老團清理了一遍了,他登位後,知悉這位還冇有死,故是又重新清理了一遍。

這位現在既無大義名分,又無部屬效力,更無軍權,還能出來做什麼?

可隨即等他看到這位似是在圖謀至善造物時,不禁動作一頓。

這時那造物煉士行了過來,道:“陛下,有天人傳來訊息……”他放低聲音,“東西在陶上師那裡,並未丟失,如今人已擒下,鎮壓在陽都城外,等著陛下回去處置。”

昊皇整個人這才放鬆下來,隻是拿著杖鞭揮了幾下,這裡麵還有一個疑問,為什麼他這位兄長早不跑出來,晚不跑出來,偏偏在他主力抽調出去的時候出來了呢?

這絕不是什麼巧合。

他道:“傳訊回去,把陽都城域內外搜尋一遍,任何可疑之人先行拿下,若是遇到反抗之輩,即刻鎮壓,待寡人回去再做處理。”

此時的陽都城中,於道人與烏袍道人仍是下棋消磨時光,於道人道:“熹皇已是出軍,那位陶上師並未一同隨行,看來陶上師遵守允諾了。”

烏袍道人道:“這雖是一個好訊息,可是熹皇身邊重重守禦,一定也是做好了完全的準備的,我們未必能能奈何得了這位。”

於道人道:“一次不成便兩次,兩次便三次,看誰能堅持的久遠了。”

“嗯?”

兩人一起抬頭。外麵傳來了一陣陣高亢鳴聲,這是全城戒嚴的警訊,兩人不禁麵麵相覷,莫非是烈王那是有偏師來進攻陽都了?

可隨即又是否認,正當麵可是熹皇大軍堵在那裡,而且疆域之內還有造物日星照耀四方,艦隊是無可能在無有任何驚動的情形下進入地陸腹地的。

六派自天外進攻那是更不可能了,陽都有多難打他們又不是不知道,況且他們早一步就將那位陶上師在陽都的訊息透露出去了。

這一位什麼能耐在攻打光都的時候就展現出來了,有這一位坐鎮,再加上陽都本身的守禦,不是僅靠突襲能攻破的。

於道人心下一動,道:“若不是外部原因,那是否可能是內部……”

正說話之間,外間忽然大門被推開,一名高大軍尉與兩名造物煉士大踏步走了進來,他看著二人,道:“兩位使者,全城戒嚴,接下來兩位哪裡不要隨意走動,就請待在此間。”

烏袍道人言道:“敢問這位軍尉,出了什麼事端了麼?”

那軍尉一副嚴肅之態,道:“還請兩位不要多問。”身後的兩名穿著罩衣的造物煉士也是盯著他們,似乎一有不對,就會出手將他們囚押起來。

於道人二人無意與他們爭執,隻好沉默坐在這裡。

直到半天之後,外間的高亢聲音緩緩消失,那軍尉也是接到了一個靈訊,道:“兩位,得罪了。”執有一禮後,就與兩名造物煉士頭也不回離開了。

烏袍道人道::“可惜不知道是什麼事情。”

於道人站起道:“我出去一回。去拜訪一下那位陶上師。就以論道名義,自上次送了祖石後再未曾登門訪拜,這回正好過去一問。”

烏袍道人深以為然。

於是於道人離了使廳後,藉助曲軌來到了張禦居處,並請求相見,過了一會兒,一名仆役走了出來,躬身一禮,道:“尊使,上師讓我轉告尊使,陽都城內方纔雖有異動,但事機已然解決,尊使便不必多想了。”

於道人心中動了動,道:“請回告上師,多謝他告知。”他對著居處一禮,便轉了回去,此回雖然冇見能到張禦之麵,但能得到準確訊息,也不算白走一番,回去之後,對上麵也能有個交代了。

半月之後,下域煌都,王廳之內。

烈皇自上次以鮮血立了貝契之後,他在深宮之內一邊調理身體,一邊躲避外麵喧囂。他是等了許久,可始終他並未見得那至善造物出現,不禁有些擔心。

他擔心的倒並不是得不到這件東西,而是擔心見不到至善造物,那些修道人讓他再試一次,那種感覺他著實不想再承受了。

不過輔授長老率軍遠離,根本不在此間,自也冇法來催促。

隻是他想了想,覺得此事可能極為緊要,故還是書寫一封送去,同時喚來了吳參議,問道:“前線如何了?”

吳參議凝重道:“熹皇攻勢猛烈,前方的將士尚且抵擋的住,輔授所率領的軍隊亦是和側翼打得有來有回。倒是疆域東側,也有一支艦隊迂迴來攻,但是規模不大,也被擊退了。”

烈王問道:“可會是奇兵?”

吳參議十分肯定道:“不會!若是千餘艘飛舟或許還能用靈性力量和法力隱瞞,萬駕以上幾乎不可能遮掩了,而憑藉千艘飛舟,根本不可能攻破東邊的堡壘工事,應該是隻是試探,或者是想調動我們的兵力。”

可說到此,他猶豫了下,似想說什麼,最終冇說出口。

烈王道:“那就好啊,全靠諸位臣工了。”

吳參議對他一躬身,道:“烈王將外麵之事放心交給我們就好,我等一定會力保疆域無恙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