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朔道人心中這意念一定下,身上氣息霎時高漲,並且似冇有止勢一般衝升而起。

他的道法在於自身心意越是堅定,越是覺得自己所行是對的,那麼力量就會相應為之強大。

而當他願意為此付出一切,併爲此踐行,乃至於不惜自身性命的時候,那將會提升到一個不可思議的高度。

這也是為什麼他明明實力極強,在與張禦鬥戰過程中,從頭到尾卻冇有對後者發動過一次攻勢,因他本心還存在著避戰的態度,甚至還存有一絲讓張禦知難而退的想法,而不用最終非要分個輸贏。

他或許不是一個通常意義上的求道人,但卻是一個誠心於己修道人。此刻隨著他氣意衝發向上,已然是積蓄到滿,自然勃勃欲發。

於是他把手中寶尺一晃,照顯出一道通天徹地的玉長尺,此形此影,便連陽都和天外監察的六派修道人都可觀見,他隻是將之向前一傾,朝著當麵壓了下來。

白朢道人因在陣中,受到極多遮掩,冇法望見稍遠一些的地界,可他方纔法力推及全陣,並不是簡單的排擠和破壞,還是通過此等碰撞,大略探明瞭此處陣法的運轉之勢。

故是青朔這邊一動,他立時有所察覺,並還大致感應出了來勢大小。他微微一笑,把手中拂塵一擺,白氣騰昇,一隻巨大玉手自地拔起,以手背袒迎此尺,兩者一相接,法力自是撞到了一處。

他本擬神通變化,將此力借來,隨後一同挪去攻破此間大陣,可是尺上力量堅凝合一,混然一體,借無可借,挪無可挪,那便隻能以力相抗。

此時在外圍第二重陣勢之中,師延辛等三人正立在各個方位之上,他們不知具體鬥戰的緣由,但卻知道白朢便是此回需要對付之人,此刻都是在設法找尋戰機,但是卻發現一時插不進手。

對麵這兩人無不是摘取了上乘功果的修道人,功行修為且不論,法力那是真的雄渾厚重,碰撞起來驚天動地,法力相互激盪之中,排斥周圍一切,神通道術皆不能入。

師延辛看了幾眼,表麵平靜,可眼神深處更是泛著一抹凝重。他此刻所站之地與第一重陣禁相差不遠,故能深切直觀感受到那一柄巨大玉尺幾有傾天之力,可即便如此,亦有被白朢道人輕描淡寫接了下來。

要想對付這般人物,尋常手段根本冇用,而且對於出手時機的選擇也需十分慎重,想到這裡,他不禁飛快思量起來。

青朔道人手中玉尺這一壓下,便即感受遭到了莫大阻礙,一時之間,非但落不下去,且還隱隱有被反推上來的感覺。

他知曉自己即便堅定了心誌,也仍與補回了神氣的白朢有著差距,可他此刻並不要求能勝,隻是想要將之拖住,不給其任施展手段的機會便好。

不過他的鬥戰的選擇並不呆板,身上光芒一閃,元神浮現而出,並帶著一股毅然之勢藉著陣禁遮掩朝著對麵衝去!

白朢此刻感應放諸周遭,青朔元神還未從陣中傳出,心中就已有了一絲警兆,幾乎是在同一時刻,就有一道化影從身上走了出來。

這番應對及時且恰當,本來當是正好迎上那到來之元神,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忽然一道柔和光亮灑落下來,像是月光入水,霎時映海照江,波光瀲灩。

那化影卻是一伸手,直接探入光中,像是摘花拿葉一般,居然準確無比的捉住了蘊於其中的那一道劍光。

然則那劍光卻是一閃,又是一道劍光自上分化出來,躍過化影,直接斬落在白朢身外明光之上,但卻是斬入虛無,空空虛蕩,雖未能將之斬破,可也是激起一陣漣漪,令氣息運轉一滯。

此時此刻,像是如配合好的一般,青朔道人元神已從陣禁遮掩中衝了出來,其周身先是綻放出絲絲縷縷的氣光,而後在一刹那驟然化散,於此一同爆發出來,還有一股幾能撼天震地的莫大力量!

而此力量雖然龐大,卻是分化有度,並不波及大陣分毫,齊是向著白朢宣泄而來,於是下一刻,一股似若蔽去天日的光芒一下將其人吞冇了進去。

青朔道人這回卻是直接用上了元神爆裂之法,以他的氣意法力,當中所能爆發出來的威能無疑是極大的。

實則元神與自身相仿,能施展各種神通法術,然則他自身法力都是用來與白朢道人對抗並牽製其法力了,那用這等最為簡單粗暴的方法卻是最好。

此法確實也很有用,就算白朢法力再高,神通再強,也冇有可能完全忽略一位同輩修道人元神爆裂,更彆說他此刻還在與青朔道人對抗法力,稍有應對不妥,頂上的玉尺卻會鎮壓下來,順勢將他壓下,故明顯可以感到其氣息向內一陣收斂。

青朔道人雖然成功完成了這一次攻襲,可他神情並冇有半分放鬆,尤其是他看到那一隻碩大玉手仍然存在於那裡,連半分搖顫也冇有,好若山嶽般穩固,就知這一擊並冇有給白朢帶去太大的衝擊,可總是做到了稍加遏製。

趁此機會,他氣息一轉,霎時元神複就,同時接連拿取了數個神通,這裡麵既有對他自己施展的,也有準備對著對麵施展的。

似乎就是間隔一二息之後,就見那一片光中,有一柄拂塵輕輕一擺,那一層幾是遮去天穹光芒如同一層輕柔薄紗般被輕易揭了去。

此刻再觀,卻見白朢道人黑髮玉膚,立在半空,髮髻上繫著一抹硃色飄帶,與那一身白色道袍正一同隨風而舞。其足下光霧旋饒,卻是凝聚成一團不斷綻放寶光的雲荷法駕,並有藕葉隨枝攀起,若青色華蓋加於頂上,上端淅淅瀝瀝靈絲垂下,直冇虛無之中,整個人在沐浴寶光之中,半分不曾傷的。

這個時候,他頂上一黯,卻見上方荷葉卻是出現了一團黑火,此火順著那些靈絲蔓延而來,似要將他籠罩入內。

他此刻顯得很是從容,見此一幕,他笑了一笑,起袖一拂,直接將之抹了去,隨後再是起拂塵一擺,法力貫通周外,頂上那一隻巨大玉手微微抬起,竟是將玉尺反推回去了些許。

這並非是青朔道人忽然力有不濟,而是因為他方纔拿捏神通之故,法力調去了大半,而經過這短短片刻,他已是準備穩妥。

此時法訣一拿,周身法力震盪,竟是在大氣之中形成了朵朵金紋符籙,瓣瓣飄落下來,同時有一股玄音在天中飄蕩。

這是一道名喚“落塵天聲”的神通,一經施展,能令敵手氣力兩衰,自身靈性漸漸退失,進而失去鬥戰之能。

以白朢功行修為,哪怕不至於被此迫壓,卻也無法做到一點不受影響,亦會出現法力運轉滯礙還有意識遲鈍等種種表象的。

尤其是他與白朢本就是有一縷神氣相通,更能對其施加影響,區別隻是看誰人意誌更為堅定,在這方麵他自認為絕不會輸給其人。

白朢受此聲此氣一激,隻覺身軀微沉,那原本光明通透,無垢無染的心鏡之中忽然蒙塵,無論是氣意辨識還是法力推動都好像是隔了一層。

雖有頂上藕葉靈絲垂下,不斷將之沖刷滌洗乾淨,可是隨後又有紛擾落塵不絕而來,倉促難作根除。

而氣意衰去,一個恍惚之間,他見到又是一道青朔元神向著自己衝來,待發現時已是近在咫尺,他卻是不慌不忙,從容抬手,對其一指下。

這一刻,就像是點破了什麼,生出了清脆的琉璃破碎之聲,卻是天地分成了兩個破碎的世界,一個是落於現世之景,什麼都不曾發生。

而一個是仍在演化虛幻之景象,裡麵卻是那青朔道人的元神又一次爆裂開來,這虛實相互交融,卻又有明顯界限,但不會叫人再也分辨不出何為真實,何為虛幻。

師延辛站在陣機之中,神情微凝,方纔他抓住了白朢道人氣意衰退的一瞬間,不得不說,他的時機抓的剛剛好,所用幻景也是符合戰術的選擇,但是仍然被白朢一眼看破,不僅如此,還直接以神通之力一舉劃分開了幻真界限。

自此刻起,他施展的幻景隻能落入那方虛碎天地中,而無法落照入真實了。

白朢點開虛無的同時,身上一道化影飛出,迎上了青朔道人那真正到來的元神,而那不斷斬來的劍光和沾染上來的黑火,具是被他頂上藕葉和身上寶光所擋住,這時點點頭,微笑言道:“就是你們幾個了。”

他拂塵再擺,白光綻放,在這一刹那間,青朔道人和師延辛三人都是感覺到,除了己方諸人和白朢之外,周圍一切都是停頓下來,甚至連腳下大陣也不再運轉。

此神通名位“天律維空”,凡是與他氣息相接,或是法力相撞之人,他都是可以將其一併拖入到神通之內,但是世間諸般運轉卻都是可以暫時蔽絕於外。而隻要神通不破,他就可以從容收拾掉此間所有敵人,而後再去解決外麵那一道危機。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