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這時伸手向外一拿,自遠處有一個東西飄飛而來,落入他手中。正是方纔白朢手中的那一枚玉石,也即是那一枚啟印殘片。其人亡後,這東西便即留了下來。

這裡關鍵所在,就是這“啟印”了。

因為白朢、青朔為人曾經一同參悟啟印,雖然這兩人不能利用此物,但是卻外感於“我”,並且由此得見了天夏種種。

而意落氣到,氣至神存。所以白朢、青朔二人之神氣,或者說“上我”之神氣實際上並冇有完全消失,隻是不再存於此世之中了,而在天夏卻還是可以尋到的。

隻是他本是自天夏而來,現又立在此世之中,所以無從感捉。唯有他出得此世,重歸天夏,方能將那一縷“上我”神氣收攝,從而補足道法之缺。

有了這番思量後,他當即扯開陣幕,再是見得英顓、師延辛、姚貞君三人,並謝過三人相助。

三人與他交談了幾句,因見此間再無事,便都是遁光離去了。大陣之中隻剩下張禦一人。他卻是並冇有離開,而是把袖一揮,再轉大陣,蔽去了外間之擾,重新回到了陣樞之上坐定了下來。

他心意一動,隨著一道宏大光幕騰昇而起,映照天穹,那大道之章就已然顯於身周。

他目光下移,落在手中那枚玉石之上,意念纔是落去,氣息便與之有所共鳴,過了一會兒,大道之章上的“啟印”有光芒漸漸亮起,似再是補全了些許。

而他手中那枚玉石表麵看著無有什麼變化,但本來存在的那一點靈性卻是因此而少失了。

他也未將此丟棄,而是收入了袖中。

再是得了這一枚殘印,他感覺到啟印之上有了更多的變化,他默默感應了一會兒之後,思緒卻是不禁又轉到了斬殺“上我”之事上來。

此番斬殺“上我”之法,雖然他再半途之中引入了許多玄法同道入內,並還請得同道相助,但歸根到底,仍舊是依循著求諸真法的“上我”之道來走的。

因為哪怕他是一個真法修道人,到了道化之世中,也一樣是可以利用采取引入外部勢力的方式令同道相助自己,使之一同對付“上我”的,這也是因為天數存有一線生機之故,不然從力量上對比根本冇可能勝過上我,也就不用去爭了。

所以從此刻看,至少他走到今天,所行之道大體上與真法並無什麼太大區彆,隻不過手段稍有差異罷了。

然而他修是玄法,所求之上法與真法必然是所不同的,可這個不同到底是差彆在哪裡,就連五位執攝都是難言具體。

可他自冥冥之中能感覺到,自己應該還能做些什麼,並且能做得更好。這纔是事關於自身道法的真正關鍵之所在,他應該將之找了出來。

做為玄法開道之人,這一切都需得他自己去尋,自己去找,是並不會有人過來提點告知他的。

他站起身來,在原地走了幾步,思索了一下,卻是漸漸理出了一些頭緒。

無論玄法還是真法,道法還是相通的,正如他以往一路行來所求之法,都是依循道理,都是依附在大道之上,所以無論怎麼走,都能由此邁過去。

這兩者真正不同之處在於,真法是唯爭唯己,所以從外感開始,就是不停與外我爭殺,直到完成唯一。

然而玄法是不同的。玄法講究的是相容幷包,以眾道為己道,追逐的是信念上的共同,而非隻是力量上的同一。

他這一念轉過來,忽然一點靈光從腦海之中閃過,像是瞬間抓到了什麼。頓在原地片刻之後,他霍然開朗,快步而行,再次到了陣樞之上,盤膝坐定下來。

其實有些道理不是他以往冇有想到,而是自身不到這一步,不知真正變化如何,那就是憑空之想,難作證實。

真法還能參照前人所行之路,他就隻能自己摸索,可玄法他作為開道之人,固然能得開道之好處,但同樣也需經曆開道之磨礪。

方纔他心中浮出一念,這一次“上我”被斬,而必得他回去天夏之後,再能補得完全,這當中有一段空白,也是給了他一個機會。

此時他若是視自身為“上我”,事實上,在消殺了白朢、青朔之後,還未得迴歸天夏,還未曾完成功果之前,他就是此世之“上我”了。

有“上我”,那麼就可以有“外我”。他可利用啟印主動去外感外尋,從道理上說,他可以利用這一缺隙,再引一我而至,從而補得這“外我”之神氣!

而這一“我”看去乃是“空中生化”,不知道從何而來,不知道從何而出,所以這本來隻是道理之上所能行得通的,事實上卻是無可能見到的。

可是他有大道之印,藉著代表著“己我”的啟印之助,隻要是道理上所能允許的,條件又是在符合的情形下,那麼便是能夠推動並做成的。

說來道化之世同樣是無中生有,而此舉又隱隱然暗合此番玄機。

而這一切並非結束,待他回至天夏之後,還可以再取白朢、青朔神氣,由此可在原本道法堪比完滿的地步上再進一層!

隻是他心中,這等做法乃是尋天地之缺,而萬物諸物從來運轉不休,時時在變動之中。所以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做不成了,自己不能等待下去,不然機會可能會錯失,他必須眼下就開始著手,無有多少猶豫遲疑的機會。

所以本來這個道化之世冇了“上我”之後,他應該是可以在此間坐道長遠,直到把道法變化一道上的不足全部彌補回來的,而現在卻不得如此做了。這也是天理循環,有一得必有一失,兩者之間隻能取其一。

但是他冇有多少遲疑,道法變化這些可以往後再慢慢修持,道法完滿卻是更為緊要。

前者隻是向內而求,發掘自身對敵之能,可後者卻是彌補缺弊,使得自身道法有更為廣闊之上限,比較起來,那自是要求後一種了。

他此刻思緒一斂,當即運轉啟印,利用天機這一線有缺,向外感應而去,似是許久之後,從空無之中便又有一我而現,並向著此世落來。

由於他啟印運轉之中,向外放開一切,所以隻是一瞬間,其便落於他神寄之地中,但卻並冇有世身落於世間。

他心中頓有所悟,此來之我雖是“外我”,也就是其是事實存在的,可因為冇有世身,那就是又望之不見的,如此既不與世道運轉相逆,又不與道理相悖,可謂萬化大道,玄妙無端,自守其衡。

那一縷我之神氣落至他神寄之地後,可謂停也不停,直奔他所在而來。

他凝神看去,行得此法,這裡也不是真的全無凶險的,要是“外我”與他之間道念不合,免不了又要一場鬥戰殺伐。

若是鬥戰失敗,或許他亦會就此而消亡,這也是天機的最後一步阻攔。

要是真法,那麼該是消殺此我,拿取神氣,可他修得乃是玄法。玄法爭得不是一力,爭得乃是一念,若是兩者道念相同,那麼自可彙於一體,而不是分彼我之爭。

需知如今求上法諸世皆崩,唯有天夏和那道化之世此二世尚在,如今他為上我,現又得照外我,那麼不是映我之我,就是天夏之我,而無論哪種外我道念都是與他相同的。兩者神氣無疑可以合同一氣,一如白朢、青朔二人交彙神氣一般。

故是此刻,他冇有做任何反應,任得此氣到來,並一下衝入了他自身神氣之中,並轟然合於一處!

這兩股神氣彼此合抱,好似天然合契,冇有半分隔閡,就像原本分開部分的又重新彙聚,再又融合在了一起,同時又各種道理玄妙一併映現出來。

世間大陣之中,張禦正身感覺到一股力量灌入身軀之中,霎時身外心光大放,那光芒衝上穹宇,映照滿天,舉世皆見!

而在這一刻,他可以看到,整個道化之世似是凝固了起來,而自己似正與此世遠離而去。這是因為在此世之中,他自身道法越是完滿,便越是會離世而遠,隨即他聽得一聲聲悠悠磬鐘之響。

張禦這時一睜目,發現自己正坐於清玄道宮之中,前方鼎爐青煙嫋嫋,似他從來不曾離開。他沉吟片刻,於心下一喚,喚出了大道之章,而後觀去啟印之上,並將之推動,刹那間,一股神氣自空無中來,落入了他那神寄之所在,並與他神氣相合一處。

此正是白朢和青朔之神氣,此神氣無論多寡,隻在於有還是未有。隨得此氣被他完全收納進來,一道道不知從何而來,投落到身上。

與此同時,一股神異玄妙之感亦從心底下泛起,並有道理在被不斷悟出,道法之上缺弊在被他不停斬殺,每去得一缺,便補得一全,使之漸漸趨向完滿。

此刻聽得一聲蟬鳴,一隻燦爛星蟬從他身上飛出,揮舞有若銀河的雙翼,圍繞著他旋空飛轉,而他身下雲芝玉台自行浮現起來,隨之有渺渺玄音傳出,星光雲霧湧出大殿,映照入清穹雲海。

在此聲勢持續許久之後,他眸中神光徐徐收斂,又將氣意一收,頓有片刻,便發聲吟道:“修法修心唯修己,道化玄名又一機,斬卻諸我見真我,始知人意載天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