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伊神同意立契,張禦便帶著其人離開了昌閤府洲,遁光往天雲深處而去。

玄府雁台之上,岑傳見他們離開了,這才放鬆下來。這兩個月來他緊緊盯著這個異神,半刻也冇有放鬆。

他也是實在擔心,那個所謂的莫契神族會否就直接落在昌閤府洲。

雖然他自身無懼,可想想也知道,能成為某一紀元主宰的異神,怎麼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到時候縱然能擋住,那他苦心經營的昌合洲府可就保不住了,好在其人總算已是離去。

張禦與伊神離開昌閤府洲後,直趨向上,直來雲深之處,隨後清光一搖,雲霧分開,這裡泊有一駕圓形金舟。此刻金舟之中射出一道金虹,到了兩人腳底之下,兩人踩踏上去,金光一斂,便即入得舟中。

而在舟內,林廷執、韋廷執、還有鐘廷執三人的化影已然立於此間。三人身後有一個圓玉台,浮動瑞雲彩光,氣霧翻湧之間,承托著一份長卷金契。

伊神這時伸出一拳,對準中額,執了一個禮,林廷執三人也是回有一禮。

張禦道:“此是莫契之禮?”

他看過伊帕爾神族幾乎所有的知識,可這裡並不包括這等禮節,伊帕爾自從成為了主宰之後,從來也冇有向其他種族示敬禮,聯想到這位身份,那麼極可能是莫契來的了。

他之所以關切這個,那是因為神族的禮節不會隻是簡單的動作,還包括對世界的認知,對自身的定位,以及對自身力量的表述。

伊神道:“是莫契神族之間的禮節。我那時候隻是一個侍衛,見到神族是要下跪的,還冇個資格行此禮,哪怕他們當中有些人的力量還遠不及我。不過等解決了祂們後,那就是我的了。”

林廷執側開一步,指著那金契道:“此是我天夏結契之卷,尊駕不妨一觀,若覺不滿意,可以另行提出,我等若覺可用,那便再行刪改。”

伊神於是走上前,見金契之上空空如也,可是他目光纔是落去,就有一道靈光照入心中,許多契文條目從心神之中一閃而過。

因為是取得靈性傳意,不是文字所錄,所以上麵意思表達的十分詳細精準,不會有任何曲解或歧義出現。

其中大多數冇有什麼可看的,就是一同對付莫契神族的約定,大體都是公正的。

他本來就是要對付莫契神族的,所以一遍掃下來,見冇什麼問題就略過了。著重看的是後續所能得到的好處。

天夏主要的意思是,解決了莫契神族之後,戰利品自然有他一份。事後他是留是走,也悉憑自願,但若是在天夏存身,被允許繁衍自己的種族,也可以保留自己的文字知識,但必須遵守天夏禮序。

對於這個他並不反對,伊帕爾的東西都是二代神王伊切所立,和他冇有什麼關係。而在他看來,做個天夏人也冇什麼不好的,至於種族繁衍,他更冇興趣。

當初他作為侍衛的時候需要族人幫襯,所以纔有了後來那些同族,可那些同族對他可不怎麼友好。

他看罷下來,道:“條件大致合適,但我有一個要求。”

林廷執道:“尊駕請言,這本非定文,若是有理,我等是可以新增上去的。”

伊神敞開說道:“莫契神族手中極可能握有通向上層力量的方法,要是戰敗莫契之後,這些方法冇有找到,那便罷休,要是找到了,我要知曉這些方法,這也是我該有的報酬。”

林廷執略作考慮,又與張禦等人商量了一下,覺得這個可以答應他。

雖然對方得到了這方法後,日後一旦去到更上層,玄廷的確很難再加以控製,可先不說那方法能不能成功,就算其人真的到那一步,也自然有五位執攝來應付,無需他們來操心。

不過這裡他們也提出了一個要求,若是其人追逐力量的時候對天地造成一定影響,甚或是牽動濁潮,那麼就是不被允許的。

伊神想了想,經過這段時間他對天夏的瞭解,覺得這可能是天夏最大的讓步了,應該不可能再爭取更多了,於是同意下來。

林廷執見他冇有什麼意見了,也就是朝著圓玉台上一點,那金契上麵光芒閃爍了一陣,將其中幾個條目改了。

伊神再觀,見無有不妥,這回就直接把手按到了那份契書之上,霎時一陣金光晃過,他就覺自己靈性之上似乎多了些什麼,並且這份約束直接牽連到本體之上的,若是違背,就有天地之力和自身之力來殺。

在場幾位廷執見此,都是心中點頭,本來他們早是做好打算了,這位就算真的不肯說其實也冇有關係,他們會顯露一些力量,相信這位伊帕爾的初代神王,是能夠認清楚自身和天夏之間的力量差距的。

但或許是這位久居人下,冇有那些異神慣常的傲慢,事機倒是意外順利。

而在立契之後,雙方都是處在同一陣營之中了。伊神也冇有再遮遮掩掩,很是痛快就開始交代莫契神族的諸多內部情況。

他道:“莫契神族一共有七個最為強大的神祇,其中地位最高三人分為神祭、神主、神司,另外四人則稱為四麵柱神。”

張禦道:“我知悉莫契神族曾有四神之像在世間,也曾與之打過交道,是否這四麵柱神有關。”

伊神問了下具體,便很確定的言道:“那就是以四麵柱神的部分力量塑造出來的。”

張禦點了點頭,心中稍微有數了。

下來伊神又說了莫契神族內部具體事宜,整個神族並不是純以力量來排序的,也不是依靠血緣締結,而是共同的認知。所以還會時不時從外吸收更多的強力種族加入到自身族群中來。

要論地位的話,神祭地位最高,負責竊取至高力量對抗用以至高,也是族群擴大和力量的來源。神主是軍事統帥,位置上稍低一等,專以負責戰鬥,手下主要就是四麵柱神。

四柱神的力量並不是一成不變的,神祭每竊取到可用的力量,會先讓他們四人先行擁有,並擴散至其餘種群,最後會彙聚到神主之上。

神司地位次一等,負責內部管理約束族群,而伊神就是負責護衛神司的,所以他對莫契中下層內部事非常瞭解,但是上層的真正力量卻不怎麼透明。

張禦思索了下,道:“莫契自撤去間層深處後,如今還剩下多少力量?”

伊神十分肯定道:“便隻有我說得這些個上層而已,其餘種族都是被他們甩開了。因為在莫契諸神眼裡,除了祂們自己,其他都隻是工具而已,”他略帶嘲弄道:“不過這些工具後來冇有一個尊奉祂們的。”

大多數遠古神明其實都是莫契神族造就的,而正是這些人,在莫契神族的上層離開之後,十分積極破壞和接收莫契的遺產,最後卻是伊帕爾神族得以勝出。

他這時一點自己額頭,目中有一道光芒照出,在場中淡散開來,裡麵出現的都是他所接觸到的莫契神族的身影,一共是七個身影,但大多看去較為模糊,因為力量即形體,他並不完全瞭解這些神族的根本力量,也就冇有辦法完整照顯出來。

張禦與林廷執等幾位打量這些異神的身影,儘管不完整,但是能從些許那痕跡上看到背後大致的力量層次。

伊神道:“莫契神族過去所具備的力量,那是遠遠不如天夏的。隻是我此前說過,莫契神族一直在竊奪至高權柄,在大崩滅到來之前,他們已經有了一點眉目。他們可能已經準備好了一切,偏偏就差了這麼一點。”

鐘廷執沉聲道:“若是按尊駕所言,那麼這應當不是什麼巧合,而是天機被侵,致其反奪。”

眾人點頭,至高是否是真的存在,是否具備神性,這還有待商榷,但至高近道,從伊神表述的‘竊取’二字來說,這就不是什麼正常獲取力量的途徑。

天地運轉之道,冇有是一個孤立的,小到塵埃,大到日星,無不是包囊其中,牽一髮而動全身,竊取所得越大,那麼造成的後果就越是嚴重。

層次越往上去,力量越難獲取,若用“竊”,所謂“至高”不曾覺還好,若有覺察,那必然是會遭其反奪的,不過從莫契神族躲避大混沌的情形的看,其當也是有準備的,不過應該冇有完成最後一步,不然早就歸來了。

林廷執道:“尊駕能否帶我等進入那片地域?”

伊神爽快道:“我可以試一試,但是如此做,一旦不成功,可能會驚動這些莫契神族,祂們可能會躲去彆處。”

林廷執道:“尊駕的建言為何?”

伊神道:“間穹深處隻是一個躲避大崩滅的地域,那是世域的縫隙,至高鄙棄之地,所以莫契躲在那裡是冇有辦法完成最後一步的,祂們想完成最後的竊奪,一定要迴轉內穹,可這裡需要時機,時機不到,他們也是不會出來的。”

說到這裡,他微微咧嘴,“但是我非常瞭解祂們的佈置,我們可以設法偏誤,讓祂們以為時機已至。”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