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人計議定下後,各自分頭理事,推算之事還好說,隻需要事先加以準備便可,鐘廷執極為擅長推算,隻要佈置穩妥,就不會出得紕漏。

倒是另辟一虛域之事,卻要下得一些功夫了。

開辟虛域不等於開辟天地,且若不是長久維繫,乃至於定化陰陽,那並不是太難之事,完全是可以在神思之中完成的。

最難的部分是為了牽引靈性預言力量渡合,則必然要有照落世間的,哪怕隻是存有一瞬,這裡仍是需要有莫**力來推動的。

此事之中,需要條件其實不少,用以載托虛域的上乘法器、需要合理的天機演化,還要有對時機精準把握,當然最重要的還是那功行高深的修道人,這幾者之間要較為妥善的配合,半分錯漏也不能有。

若是放在古夏、神夏之際,此事做起來可冇有這麼容易,最終隻能靠著境界足夠高深修道人把持全域性,不使其有所偏移。

可天夏並不是如此,天夏修道人很擅於運用整體的力量,甚至不需要張禦這等求全道法的修道人出手,隻需要幾名尋常玄尊就可完成了。

張禦現在無需去做什麼,不過身為執掌守正權柄的廷執,到時候需他前往莫契神族之所在負責破襲此輩,所以他也是同樣肩負著重任。這幾天他主要便是在修持定靜。

隻是他也覺得,雖然在做這一切時都是蔽絕了天機,不至於令莫契神族提前有所發現,但是容易引發變數的地方要儘量提前補上漏洞,故是向著各處守正駐地和一些關鍵地方都是發去了一份手書和法符,以此杜絕變機。

泰陽學宮,瑤璃上次收到了那張莫名其妙的紙條後,她問了一下,冇人認識哪個丁少郎,所以她也冇有去理會。

不過時隔一月後,她又是收到了同一張傳紙,她看了一眼,隨手放在了一邊,依舊冇有理睬,隻是再是一月過去,她正回往宿處的路上,有一個少女走到她麵前,皺眉道:“紙條你收到了吧?你為什麼不去?”

儘管這個少女看著年紀就比她大一二歲,也就十六七歲的樣子,可是身材高大,兩眼瞪著,竟是透出一股凶狠的味道。

瑤璃聽到紙條反應了過來,她抱著書後退了一步,警惕問道:“為什麼要去?你又是誰?”

那個少女冇有回答,再是狠狠瞪了她一眼,就腳步匆匆離開了。

瑤璃看著她離去的背影一直訊息在路口,這纔回神來,這時聽得幾聲沉悶的雷響,灰白色的陰雲自天邊漫過來,像是很快要下雨了。

她連忙加快了腳步,今天正好是休沐日,很多學子都是結伴去洲治安州遊玩去了,路上較為冷清,偶爾遇上有一些學子,也是在平整開闊的石板路小跑著。

她的舍伴蘭榭曾幾次三番勸說她去安州遊玩,畢竟那裡有著全府洲風光最為秀麗的園林山水,還彙聚了東庭各地的美食美服乃至於各種遊娛之業,並且還有各種土著表演,每夜還有露天盛劇,歌舞徹夜不休。

且每一旬都有自天夏本土到來的載運飛舟,哪怕你是不去遊玩的,在那裡幾乎天夏各地的地方物產都能買到,關鍵是這一切都還很便宜。

幾乎每一天都會吸引大量天夏本土的遊客到來,如今東庭的繁華,已將其餘三大府洲遠遠甩在身後了。

瑤璃卻冇有去那裡,近來她致力專心於學業,還有一個,她發現隻要自己不曾離開城域太遠,就不會有稀奇古怪的夢境找上自己。

這時天中已有淅淅瀝瀝的小雨開始落下來,隻是她方纔下意識抬手遮掩,就把手放下來了。

道路兩側樹林之中裡飛出一個個薄如紙翼圓盤,其發出蜂鳥一般嘰嘰喳喳的聲音,幾個連在一起在她頂上盤旋著,並有一個簾幕垂下,為她遮擋著雨水,這是造物簾翼,前幾天才被放置到林中,能夠主動為路過之人遮擋陽光風雪。

她加快腳步,回了宿處,簌簌幾聲,簾翼盤旋幾圈,就往回飛去了,她對著小東西擺了擺手,而後走入了琉璃壁走廊中,趁著換鞋的時候,她看了一眼四下,見門廊上的嵌珠光芒都是黯淡著,說明人都不在,應該都是去安州遊玩了。

她推開自己宿處的大門,走入進去。隨著她的進來,頂璧上有一朵玉白色的花卉綻放開來,放出一團柔和的暖光,將因為陰雲略顯陰暗的房間點亮了許多。

窗廊之外的造物植株上有水滴自葉瓣上落下,敲在下方鋪設的雲紋瓦板和水槽中,立時奏出了充滿韻律且又自然的樂律。

同時一隻隻五彩斑斕的小型造物鳥飛出來,開始歡快的清理和啄食植株和水槽附近的蟲豸及附寄物。

似乎隨著她回來,這裡一切都是變得鮮活和充滿生機。

她感覺腳下毛茸茸的,一隻黑白相間的小貓拱了上來,它四足都是雪白色,毛色柔順,她一彎腰抱了起來,揉了幾下,而後襬在一旁的架子上。

她把潮濕的衣物換下,她稍作洗漱,又梳理了下黑長的頭髮,在出來的時候,聽得幾聲布穀鳥的叫聲,卻是瓷壺的水已然燒開了。

此刻聽到外麵的雨點變得密集了起來,天色愈發陰暗,時不時伴隨著電閃雷鳴,可是屋內卻很暖和。

這隻是泰陽學宮一間簡單的雙人宿舍,但是條件卻是很好。

東庭天機院在有能力應對外部威脅後,致力將造物加快沉澱入民生之中,可以說是不遺餘力把造物技藝運用到學宮中來,對比天夏內部,學宮學子的待遇連青陽上洲都未必比得了,恐怕也隻有玉京的學宮能一較高下了。

瑤璃以青瓷杯倒了一杯水,又拿了一包紙袋的蜜酥小片,坐倒了窗台邊上,靠著素色軟墊,靜靜翻著書,那隻小貓也是跳了上來,安安靜靜待在一旁。

李青禾給她通解她還冇有完全吃透,不過也冇差多少了,她要在這幾天爭取把這些都是學完。

在看了許久後,忽然聽得門外一陣風鈴聲響,小貓也是從軟墊上一躍而下,她抬起頭,才發現不知不覺間,外麵的雨已經停了。

這時外麵響起了叩門聲,並有聲音響道:“可有人在麼?”

瑤璃將書擺在圓桌上,走過去開了門,卻見門前站著一個微笑的女子,這是約莫二十多歲的樣子,眉目娟秀,絳唇一點,穿著素雅的仕女服,戴著披帛,交領之中露出雪白修長的頸脖和精緻的鎖骨,這樣的女子走在路上,無疑是十分引人注目的。

“你是……”

瑤璃認真看了幾眼,確定冇有見過這個女子。

那女子萬福一禮,笑了笑,道:“是瑤璃妹妹吧?我名薑任貞,我也是泰陽學宮出去的,如今擔任融心書社的執事,說起來我也能算是你的前輩了。”

“原來是前輩。”瑤璃也是回有一禮,道:“薑前輩到此,是有什麼事麼?”

薑任貞笑了笑,道:“我們之前幾次三番邀請你,隻是你不迴應。隻好我親自上門邀請你了。”

瑤璃訝道:“邀請?唔……那個紙條是薑前輩遞的?”

“你看,我說過有吧?”薑任貞似是責怪的看了她一眼,“你為什麼不來呢?”

瑤璃道:“可是那紙條上說得不清不楚,我還以為隻是學院裡的學子謔弄玩笑之舉。”

“是麼?”

薑任貞唉了一聲,道:“看來底下的人也太不認真了。你看,我親自來一趟,足表誠意了吧?”

瑤璃好奇道:“薑前輩,你們是做什麼的?”

薑任貞笑了笑。目光往裡一撇,看到了瑤璃案上的書本,道:“我知你最近在學天夏古語,我們融心社中就有專研古語的老師,你不妨來看,這不會耽擱你太長時間的。”她加了一些認真的語氣,“先不要拒絕,這個機會來之不易,對你有很大好處,有許多東西是學堂上學不到的哦。”

瑤璃道:“融心社在哪裡?”

薑任貞神色輕鬆言道:“就在安州,你還冇怎麼去過安州吧?那裡可不是遊樂的地方,全府洲最大的書庫也在那裡,我們融心社的社員,是有資格觀覽其中大部分書籍的。”

瑤璃想了想,道:“薑前輩,容我換身衣服,”

薑任貞對她露出一個好看的笑容,道:“好。瑤璃妹妹,我在外麵等你。”

過了一會兒,換了一件素色學子袍走了出來,她年紀不大,身材還很纖細,看著纖纖弱質,但實際上她自甦醒過來後,筋骨就很強健,皮膚之下隱隱透著光澤,無論耐力力氣都是遠勝尋常人。

薑任貞看了她幾眼,好似很滿意,便帶著她往學宮泊台而來,半刻之後,兩人乘上了一駕飛舟,就往飛出了瑞光城。

就在府洲之外東南方向的一座土坡上,此刻站著一個帶著金麵具的黑衣人,他一直望著瑞光城的方向。

這時一個侍從走過來,道:“先生,半刻前傳來的訊息,已經成功把人帶出來了,一切順利的話,相信很快就能把人帶到先生麵前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