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青禾呈報送上去那一刻,張禦立時有所感應,並在同時知悉了事情經過。

複神會顯然對預言之中的承載之軀異常看重,此輩所做之事其實並並不止這些,還有許多小動作在同時進行著。

此輩甚至還曾設法從府洲內部的官吏那邊下手,試圖用正式的政令將人調出學宮,而後再設法送了出去。

隻是東庭的保護堪稱嚴密,玄府之中有萬明道人坐鎮,再加上神木籠罩全境,所以複神會很難將擁有神異力量的人送進來,幾乎一進入就會被髮現,故是隻能采取間接手段。

然而瑤璃在成為他的學生那一刻,就已然冇有成為寄附的可能了,凡是針對瑤璃的算計,他都會有所感應。複神會的多番嘗試,除了進一步暴露自己,幾乎不會取到任何作用。

這也是複神會最後的掙紮了。現在推算和辟立虛界都差不多已是到了完成的時候。不日就將會有結果。不過虛界隻會照落世間一瞬,所以不會於此刻立刻進行,隻會在迫壓莫契神族的同時纔會推動出來。

至於提到的融心社之事,此事當由玉京各府洲自行解決,其實天夏似這般的學社多的是,有出於正向意願的,可也有一些走偏的。

但世界萬物是在不斷變化之中的,玄廷看得是長遠之變,不是一時之變,修道人指道前行,隻是負責大方向,若是偏離太過,那反手就可將之扶正過來。

他繼續定靜修持,隻是幾日之後,忽然心中有所感應,他睜目看了一眼,卻是方纔一陣輕微的濁潮到來。

他略作思索,便向著內外各洲宿的守正駐地傳去一道,提醒其等嚴加防備。

每一次濁潮過後,一定就會有神異力量隨之復甦,這些力量在天夏疆域內外都會有所出現,其中能夠交流的可以接納,但一些隻是純粹懷有惡意自然是儘快剿殺。

他倒不擔心各處的守正駐地,除了最開始有些疏忽錯漏之外,眼下已是有了經驗,都是知曉該如何應付了。

隻是這一次不知道會不會影響鐘廷執三人蔽絕天機之舉,因為他們眼前做得這一切是不能令莫契神族有所察覺,這才能起到出其不意的作用,要是此輩有了防備和提放,那勢必徒增很多變數。

此刻他又留意了一下那位伊神,因為暫且無事,所以允許他繼續留在世間,這一次其人先是回了昌閤府洲,得了駕馭飛舟的許執,居然自己受雇為了一名載運飛舟的舟師。

其如今正在昌閤府洲和益嶽上洲之間往返飛遁,賺了金元,得了閒暇,便去觀看盛劇,品嚐美食,遊覽山水,看去自得其樂。

這一位與其後輩那些伊帕爾神族完全不同,冇有高高在上的傲慢,反而很是熱愛新奇有趣的事物,這可能與其本來就是為人驅馭的侍衛出身有關。

當然更可能是天夏的強大令其生出什麼多餘的想法,既然無法對抗,那麼索性加入進去,這也不失為一個明智選擇。

看了一會兒,他收回目光。這時有神人值司自外走入殿內,躬禮道:“廷執,人到了。

張禦道:“請他入內。”

神人值司退下,不多時,老龍焦堯自外走了進來,他朝玉台上看有一眼,稽首一禮,道:“焦某見過廷執。”

他見到張禦身上清光沖霄,在雲穹之上結成一朵籠罩道宮的玉芝,並有絲絲仙靈之氣垂下,循環往複,絲縷不絕。這就是求全道法的明證,他心下不覺有些羨慕。

身為少數摘取上乘功果之人,說他不想道行更進一步是不可能的。不過他也是想想罷了,他是絕然不敢去走這一步的,雖然苟且一些,但是勝在安妥啊。

張禦道:“焦道友,前次之事,你做得不差。”

焦堯忙道:“哪裡哪裡,焦某道行微末,能有什麼本事,還不是靠玄廷佈劃,依著廷執所指而行,便有薄功,也是廷執和玄廷照顧焦某顏麵。”

張禦道:“焦道友不必謙詞,這一次喚道友前來,仍就上回之事的後續,因為稍候要征討隱藏在間層深處的莫契神族,故是要道友與我一同行事,此事玄廷上下俱是關切,望道友能夠用心,成功之後,不失褒賞。”

這老龍好歹也是摘取上乘功果之人,與莫契神族交手,哪怕其隻是在那裡不動手,也都能給對方予以一定壓迫。

焦堯心下一苦,與人交手拚命,他是不願意的,何況那些莫契神族一看就不是好相與的,但是上次參與了此事,他便知曉自己逃不掉了,嘴上隻好說漂亮話,道:“廷執說得是,焦某也知做事當是有始有終,何況廷執不尋他人,卻來尋焦某,這是提攜焦某啊,必當是竭儘所能。”

張禦道:“焦道友願意應下便好。”

焦堯道:“願意,願意。”

張禦點了點頭,道:“你那後輩,近來功行頗有進展,你少有來此,此回既至,不妨前去探望下。”

焦堯露出感動之色,道:“是是,多謝廷執了。”

張禦看了他一眼,這個老龍,本事是有的,就是滑不留手,又是習慣了趨利避害,若不是特意交代一番,其人是不會賣力的。

待焦堯退下之後,他察覺訓天道章之中有傳意,留意一觀,卻是戴恭瀚送來的一封傳書,其中所言,卻是其人有鑒於外間濁潮異動,故是準備在下回廷議上提議在外層佈置‘移宿’,希望張禦下次可以支援他。

張禦看了下,所謂“移宿”之策,是基於濁潮頻頻變動而進行的外層佈防調整,其準備在二十八宿之外再建四宿,一如內層四洲府,但並不是為了開府拓疆,而是為了主動尋找異域到來的異神進行接觸或是打擊。

這等“移宿”並不是固守一地的,而是深入外層的,並且要負責對抗虛域之中的邪神,可以的話,還能與鎮守警星的那些被流放的上層修道人相互配合。

他思考了一下,這個提議本身並無問題,況且便不考慮那些邪神,下一個紀元變動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到來。

而按照某一濁潮之論來看,濁潮本身就是汰弱存強,抵抗越激烈,濁潮就越盛,異域之中可能出現的外神也是越強,也的確需有所防備。

隻是這麼做需抽調一定的力量,會造成一定程度上天夏本土守備的空虛,可能遭受反對,所以戴廷執也需尋他的支援。

張禦卻覺得,這並不是什麼問題,要是放在以前,確實抽調力量可能不妥,畢竟本土也是有不少敵人需要對抗的。

可是在那方道化之世出現後,不出意外下來當會有更多玄修成就,有這般力量接續上來,就不會出現什麼問題了,這個提議實際來得頗是合適。

外層,畢宿地星,某處金台之內。

英顓端坐於密室之中,他身上飄盪出一團黑火,並在對麵聚成一團,隻是片刻之後,那黑光之中竟是倒映出了他自己的身影。

在他身後遠處,那環形木拱架之上,一個個泥娃娃正睜大眼睛看著他,有的還大著膽子靠近,隻是一看到黑色火焰翻騰,轟然作勢,似又都是受了驚嚇,慌忙跑了回來,躲到了架子後麵,再是探頭探腦。

在他意念驅馭之下,對麵那一團逐漸黑火與他自身脫離了開來,而另一個映照出來的自己也自是與他分割,並一直隨著黑火在那裡飄動不止。

此刻他是準備再度攀登玄尊之境,雖然在道化之世中他擺脫了大混沌,但那隻是映身,並非等於他正身也是如此。

不過大混沌並不在於身軀之內,而是在於神氣心意之中,故是因為映身斬殺分身之後,現在他的身軀同樣亦是不存在大混沌了。但除非是他永遠不追逐上境,否則他隻要一有此等舉動,那麼一定是又會再次遭受侵染的。

若是他願意完全按照之前的路數走,那麼也不用多作思慮,先塑造一具替代之身,藉由替代之身追逐那大混沌作為攀道之梯,再設法讓替代之身絕滅,如此自己就可在天夏真正成就玄尊之境。

但此前除去分身也是借用了強敵之助,重來一遍,也未必就定然能夠成功。

且他之前就給已然有所決心,要在此等基礎上往前更進一步,自不會再用過往之手段了。

這裡有一個好處,就是他已然藉助道化之世去到了上境,知悉了上境之玄妙,並在那時候就已經在回顧思考了,並反覆推演,所以在道法認知上他可以確定自己不會走錯路。

隻是修道人衝境破關,追逐上層,除了自身之根底需固,也還要看一定機運,哪怕你再是準備充分,也是有一定可能遭遇失敗的,故是這裡尤其需得求道之心堅穩,稍有動搖,就可能一身功行俱毀。

英顓在一切準備好之後,他冇有任何停頓,於心中一喚,大道渾章光芒出現在了身周圍,而後運轉功行,與此同時,原本漆黑的眼瞳又一次變成了猩紅之色。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