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東庭玄府崔嶽首先收到了傳報,他在報知萬明道人之後,得了後者允許,於心中默默呼喚一聲,霎時有一道金光降下,旋即收斂而去。隻是下一瞬間,他便就出現了甄綽、趙柔二人身側。

甄、趙兩人見到他,都是稽首一禮,道:“見過玄正。”

崔嶽還有一禮,道:“人在哪裡?”

甄綽道:“都還在洞窟之中。”

崔嶽看過去,立時透過山岩,看到了兩人身影,道:“兩位辛苦了。”

甄綽道:“不敢,這裡本是我二人守備轄界。”

瑤璃去了東庭之後,玄府就曾經派人來查實過她的出身來曆,後來找到了這處地界,證實瑤璃就是從此中出來的。他們二人本來以為自己要問過,畢竟他們都是贏衝的弟子,也是因此被安放在這裡的,這算得上是錯上加錯了。

但是玄府並未說要怎麼樣,隻是讓他們不得將此事宣揚出去,隻需負責盯著這地方,有什麼動靜立刻回報。故是他們此後一直不敢放鬆,兩名複神會的人一到,他們立時就是發現了。

崔嶽看了一會兒,見那兩個帶著麵具之人從山岩縫隙裡麵走了出來,並且通過哨子召來了兩頭巨鷹,乘坐上去後便離開了此地。

他則是拋出一件遮掩法器,把甄綽、趙柔二人也是照入進來,隨後遁光入空,一路在後麵跟著。

如此一連飛遁三天之後,兩隻飛鳥卻是落到了一片殘垣殘壁的遺蹟之中,很快消失無蹤。

崔嶽三人也是降落下來,卻意外發現,這片廢墟的中心地帶竟然還有一座大體較為完整的神殿,而複神會那兩人此刻再也感應不到半分,應該就是進入了此中。

三人謹慎檢視了下,見冇有什麼佈置,崔嶽決定讓趙柔在外等候,他與甄綽一同走入其中,卻在神殿內部空空蕩蕩,除了一些支撐殿頂的大柱外,也就底部牆壁上看到一個用紅藍相間的油彩塗抹的壁畫。

壁畫上麵一個半倚著的神人男子,手中托著一團迷霧,這迷霧明明是畫,但此刻卻是在那裡飄動不停。

崔嶽確定無比道:“是間層,他們進入了間層。”複神會這二人很小心,看樣子是準備利用間層跳躍回到原來所在。

他考慮了下,立刻做出了決斷,道:“我跟著這二人前去,甄道友,你們二位且先回去。”

甄綽道:“玄正,甄某自認功行不差,可以隨著玄正一同前往。”

崔嶽搖頭道:“甄道友,此中情形難明,過去之後我等還有可能會分散開來,我乃是玄修,若是遇見不對,可以直接與玄府取得聯絡,甚或借用法器離開,進退都是容易,況且我身為東庭玄正,這也是我之職責,兩位道友回去吧。”

甄綽見他態度堅決,也就未再堅持,隻是道:“玄正小心了。”

崔嶽點點頭,等甄綽離開後,他將此間之事通過訓天道章報於玄府知曉,自己便轉身往那一片煙霧之中投去。

隻是覺得一陣恍惚,他麵前出現了一個破碎的世界,到處都是漂浮破裂的石塊和地陸板塊,還有許多剩下的來龐大而奇怪植株,破碎的肢體,古怪的根鬚,不過都是僵化的死物,這似乎是一個破碎之後便一直凝滯不動所在。

或許到了這裡後,那複神會二人自認為已是安全,故是行動放開了許多,故是他非常容易找到了二人留下的痕跡,並往前尋去。

這裡時不時會有漂浮過來巨大的石阻路,他旋繞來去,引身上衝,並在一座浮陸之中站定,前方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空洞,有耀目的氣光在那裡旋轉不停,看著向前沉陷,但是看久了又像是往外膨脹。

到了這裡後,他考慮了一下,冇有再逞強向前,而是喚出訓天道章,將這裡所有情形向玄府呈稟上去。

萬明道人在收到之後,也冇有自作主張,因為複神會的事最近牽扯到了莫契神族,故是他謹慎上報。

張禦在諸廷執之中執拿守正權柄,這一份呈報自是先到了他這裡,他看罷後,略作思量,便尋到了尚在東庭南陸的金郅行,喚道:“金道友。”

金郅行恭敬聲音幾是立刻傳出,道:“廷執,屬下在此。”

張禦將崔嶽發現的間層一說,道:“那一處極可能與複神會躲藏之地有關,你與艾道友一同前去巡查,此事就交給你們二人了。”

金郅行道:“屬下明白。”

張禦再交代了幾句,就結束了對言。

收了訓天道章後,他又想那神寄之軀之事,瑤璃已是走了出來,至於另一個人在哪裡,目前冇有任何線索。

但是也不用太在意,因為不出意外的話,那一人應該已經擺脫了作為寄軀的身份,否則預言之中根本無需再有瑤璃的出現,直接寄宿此人便可。

這裡的原因很多,因為此人出來的早,許是可能早就亡故了;但也可能是被另外的神明占據或侵奪,但也可能自行獲得了神異力量,甚至成為修道人都是有可能的。

按照預言來說,神乃是靈,身軀乃是影,要是照影得了強大的靈性,就有了自身的意誌,那兩者就不可能同合為一了。

而為什麼這具寄軀會提前甦醒,後來到底下落何處,這並不是什麼關鍵,眼下距離剿殺莫契神族已是不遠,等根除了此輩,以後有機會再來查證此事好了。

而在東庭南陸駐地之中,艾伯高見金郅行結束溝通,馬上問道:“金道友,可是張廷執尋我們?廷執說什麼了?”

他心中則想:“金道友到底比我早脫離幽城,就是比我得張廷執的看重,不過來日方長,他不過先走了一步,豈不聞後來居上?這終究還是要看誰的事辦得妥當。”

金郅行道:“不錯,崔玄正找到了一處可能通向複神會藏匿之地的所在,廷執交代我們二人前去支援。”

艾伯高盤算了下,道:“此事不可拖延,那我們立刻動身?”

金郅行道:“正合金某之意。”兩人當即分出一具分身,並於心下一喚,霎時一道金光落下,再出現時,已是落在了崔嶽身側。

崔嶽見二人到來,執禮道:“兩位玄尊有禮。”

金郅行回有一禮,道:“崔玄正,守正已是傳下諭令,後續之事交給我等。”

崔嶽道:“既是這般,就拜托二位了。”

金郅行、艾伯高看向前方那光氣旋流,兩人對視一眼,便不再遲疑,身上光芒一閃,便已是朝裡遁入進去。

此時上層雲海之中,風道人站在殿中,他看著手中呈書,心情十分振奮,走了兩步後,心緒一定,快步來到座上坐下,便以訓天道章尋到了伊洛上洲玄首高墨,道:“高道友,你可是知道麼?我天夏又有一位玄尊成道了,真是我玄修之幸也。”

高墨尚不知曉此事,追問道:“哦?不知是哪一洲的同道?”

風道人道:“這位同道非是在內層成道,而是在外層成就。”

高墨神情嚴肅了些許,道:“這卻是不易。”

外層可是虛空外邪侵染,可是比在內層修持影響更大,這位能在外層成就,要麼是無懼於此,要麼就是反過來利用了虛空外邪。

風道人道:“何止如此,道友怕還是不知,這位同道乃是以渾章成就。”

高墨更為意外,他怔了好一會兒,纔是點頭出聲道:“了不起,這位同道當真了不起!”

他此言也是發自內心。因為他知道這當中有多少不易,當初他們百般求索,還是走了近路才得以攀道上境,可這位憑著自己能走通此道,儘管有張禦開道在前,可換了當初的他們,自問也冇有這個本事。

風道人振聲言道:“自張廷執開辟道途,立下訓天道章以來,已是接連有幾位同道成就,可英顓道友這一次成就尤為不凡,我玄修必能因此再度得以壯大。”

高墨同意此見。莫看現在上層的渾章玄尊很多,可無不是以真修轉修而來,所以他們的行事方式依舊偏向真修的路數。這是他們過往的經曆和認知所決定的,也是他們道法的一部分,是冇有辦法在一夕之間改變的。

所以認為他們會站在玄修的立場上說話是不可能的,也不切實際。

而英顓他是以渾章修士的身份直接修成玄尊的,其中之意義也是極大,因為玄法的好處是一人走通,意味著其他人都能夠走通,也就是說,未來渾章修士也能循此道向前,而不是個個都受大混沌侵染所阻,被摒棄於大道之外。

風道人又言:“這位英顓道友能有此成就,與那一方新近出現的層界脫不了乾係,我以為從中獲得好處的道友不在少數,或許用不了多久我等又能看到有道友有所成就。”

高墨近來也是對那方層界多有留意,因為目前隻有玄修能注意入內,所以這分明就是玄修的後花園了。他道:“那方層界道友可是去過麼?”

風道人道:“我倒也是放有一意入內,雖需從頭修煉功行,可是卻能印證自身,若得煉成,卻是好處甚大,若是早前我等便得有此世可渡,不定也不會走上那歧路了。”

此刻他肅然建言道:“道友,你與施道友身上那‘借印’終究是一個隱患,風某以為,你們不如入此層界之中,重證自身,以斬此後患!”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