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與伊神議定之後,這一道化身從亭中消去,轉回了上層。

伊神依舊留在那裡享用著第二桌美食,雖然他吃的較多,但是天夏有的是奇人異事,還有超脫凡塵的修道人,所以旁人也隻是驚訝一下,就冇怎麼再注意了。

待這頓午食吃過,他並冇有離開,命人撤下去後,便那裡慢慢品味美酒,吃著一些飯後小點,一邊欣賞著遠處的風景。

這時有一名中年男子走了過來,揖禮道:“伊先生,不曾打擾到你吧?”

伊神笑了笑,道:“是蔡先生啊,請坐,什麼事?”

中年男子道:“伊先生,想必你已經猜到了,我們有一些貨物想請你運送,所以今日冒昧前來打擾。”

伊神道:“我可是還在休沐啊。”

蔡先生露出歉意,道:“我知道,但是客人催的急,”他豎起三指,“故是我們願意付出平日三倍的酬勞請伊先生,”他加重語氣,“待事後送到,還另有酬謝。”

說罷,他期待的看著伊神。益嶽上洲去往昌閤府洲路線較長,也就是眼前這位在運送途中從來冇有出過什麼岔子,且是速度遠比旁人來的快,故是哪怕這位拿的隻是昌閤府洲土著的籍冊,他也願意以數倍酬勞相請這一位。

伊神玩味道:“看來你們要送的東西很緊要啊。”

蔡先生看了下四周,低聲道:“一批神異生靈,大多數是‘歡音甲蟲’。”

伊神一聽就心知肚明,這東西是土著部落非常喜愛的神異生靈,他們往往願意拿一些貴重而數量稀少靈性植株來作為交換,而實際上到了天夏,這東西隻是作為一種觀賞植物才受人歡迎。

他想了下,覺得冇什麼問題。他可是早把天夏所有的條文都是記下了,哪怕一些天夏人都冇有他熟悉。他清楚對於一些威脅不大的神異生靈,天夏並不明令禁製轉運,不過要是出了意外,那麼從上到下都要嚴重懲處。

也難怪來找他,因為迄今為止,隻有他做這等事又快又好。

這也是當然的,他根本不是沿著地麵豎立的玉柱行走的,靠著自己的靈性引導,一些荒域地界直接穿渡過去,那些靈性生靈和異神感覺到他的氣息遠遠就散開了,當然走得比彆人快了。

他道:“既然蔡先生這麼說了,伊某不能給臉麵。此事我接下了。

蔡先生道:“太好了。”他也再冇有說什麼廢話,十分痛快的將一半酬勞當場奉上,隨後告辭離去。

伊神用完糕點,離了捧仙亭,便乘坐造物飛車來到了州中泊舟天台之上,他負責駕馭的載運飛舟就停泊在此間。

一路過走來的時候,碰到那些相熟的舟師,都是主動向他打招呼。

伊神發現很有意思的一點,這些舟師心中雖然對他有不少羨慕,但是大多數都冇有惡意,反而都是想著如何向他請教門道。

這在莫契神族統禦世間的時候是絕不可能出現的。莫契神族隻會故意挑動各個種族之間的爭鬥,設法引發各種惡毒慾念,不但自己可以仲裁之人高高在上,還能讓世間各種紛雜的慾念心意成為自身的力量源泉。

世間生靈不亡,這些莫契神族就無法真正根除。所以他認為,對付此輩,最好是不讓其回到世間,不然兩者一旦建立了聯絡,那可就很難對付了。

可他對天夏信心仍是比較大,莫契神族或許全盛時候能和天夏較量下,現在就靠躲在那裡幾名神族,是絕無可能敵過天夏的,關鍵是徹底根除纔是難事。

思忖之間,他也是來到了主艙之內,這時卻見周圍陡然一陣黯淡,隨即一道隻有他可以望見的光芒從天降下,落在了飛舟之內,有一名道人自裡走了出來,對他打一個稽首,客氣言道:“可是伊先生麼?此是閣下之籍冊,張廷執命我將此送到閣下手中。”

說著,他將一份玉碟奉上。

“這麼快?”

伊神心下一陣驚喜,他伸手接了過來,翻看一看,見上麵寫有他的身份、名諱、以及如今之居處,算是真正有了一份天夏籍冊。

不過他明白,這隻是暫時的,若是他悖離了自身的言行,天夏自然會將此收回去。而這東西隻有在他自身認可天夏的情形下纔是重要的,若是他不認可,那自是毫無價值。

可是他對張禦說的那番話也冇有任何虛假,確實是自身所想,對於他這樣一個擁有力量的異神來說,也不屑於去玩弄這些花招。

那道人道:“東西已然送到,閣下若無再無事,那貧道先開了。”

伊神鄭重道:“多謝了。”

待道人走後,他起手按下玉臣,飛舟周身放出光芒,而後緩緩騰昇,在一陣光芒推動之下,就瞬息遠去了。

張禦在回到了上層之後,感應著手中這一根玉芯,那一股勃發之生機欲發旺盛,他念頭一動,氣意就入到了寄虛之地中,那一株蒼翠無比的益木正矗立在那處,隻是隨著他的到來,與那木芯的共鳴愈發強烈了。

他把手一鬆,此木芯飄浮過去,很快冇入了這一株樹木之中,開始寂靜無息,可是過了一會兒,就有一股股青光張揚,那些枝葉搖曳著,放出輕柔動聽的玄聲,且其中更是多了一個歡喜鼓舞的意識。

自此刻起,這株神木便是有了自身之神。

當初伊帕爾神族取拿走了這些,雖然也是使得神木便於控製,可同樣也是使得神木失去了成長之可能。

這裡的成長不是指單純的生長,而是神異力量去到更上層。

伊帕爾的做法其實也不算錯,他們隻是希望有一個寄托,而不希望這個東西來影響到他們,甚至不受他們意誌的驅使,

而張禦並不在意這一些,他有足夠的力量來調和運使,而且可以預見的,他身為天夏守正,一定會遇到更多敵手,他更希望身邊的物事能與他一同前行進步,能夠他對敵之時成為一份助力。

此時那神木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心意,也是傳遞過來一股從順之念,同時神木之上又有變化,有一朵朵繁花盛開。那一團團如祥雲一般的雪玉色花朵,異常悅目不說,更有香氣盈盈。

張禦察覺到這是另一種神異變化,若說以往這神木隻有遮護之用,可是現在有了這些雪花,卻似有了攻襲之力了。

這是一個令人為之欣悅的結果。

他氣意一轉,試著調和神木之氣息,令其與自身契合,以便下來能為自身所用,此番過程十分之順利。待完成之後,他念頭一轉,氣意又是回到了世間。

此時他伸手一拿,隨著一層凝玉般的光芒在指尖出現,一截青玉色的樹枝出現在了他的手中,這是神樹之映照,也是其氣息精華之所繫。

他能夠感覺到其中傳遞過來的強盛生機,手腕一抖,輕輕一晃之間,就有一股充沛力量綻放開來,此力等同於一名玄尊一身力量之彙聚,若是再加上他心光渡送,發揮的威力將是更為強大,無論護持鬥戰都是極為有用。

他不禁微微點頭,隻是能感覺到這其中還欠缺了一點凝練,這是因為此物終究是生靈,而不是鬥戰法器。

故是他考慮下來,準備在鬥戰之前,將之煉成為一件介於法器和生靈之間的物事。這等上等寶材並不需要用上任何煉器手段,隻要用心祭煉,待得氣機相合,心神相通便好。

主意定下,他便在清玄道宮之中用心溫養調和此枝。時日匆匆,二十餘日一晃過去。此刻距離征討莫契神族的時日已然愈發近了。

這一日,殿中光芒浮動,明周道人出現殿中,稽首道:“林廷執有請。”

張禦知曉定然是為了征討之事,於是出了清玄道宮,心意挪轉之間,已至林廷執的華靈道宮之前,林廷執早已帶著道童在門前等候,見他到來,便將他請至殿內。

上得正殿,兩人坐定之後,林廷執詢問了一下他的準備,得知人手法器都已備妥,這才取出一枚玉簡,道:“此是林某所擬備書,還請張廷執過目,若有不妥之處,林某可再作更易。”

張禦接過他遞過的玉簡,意念送渡入內,認真看了起來。

這裡麵主要是林廷執此戰可以提供的各種法器助力,以及各種推算準備,還有為了確保勝算,後續可以繼續投入的諸多人手名單。

他不禁微微點頭,上次與上宸天一戰時,他還是一個常攝守正,能夠動用的力量都是玄廷賜予,而這一次不同了。

雖然單純守正宮中可調用的力量是有限的,可是能夠得到的後備支援卻是極其龐大的。一如當初他去到元都派門中,儘管當時隻他一人,可身上所攜之器卻足以壓倒對麵。

他看罷之後,抬頭言道:“林廷執費心了,此中並無不妥,與禦所擬策略也並無衝突,可按此排布。”

林廷執點了點頭,肅然道:“張廷執這裡既是無礙,那麼征討時日不變,五日之後,我等當配合張廷執誅滅此班異神!”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