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莫契神主看到白霧洶湧而至,祂看去冇有運用任何神異力量,隻是一抬頭,然而簡簡單單一拳迎了上來。

這一拳當中看不出任何氣勢,就好像不是在戰鬥,而是在演練一般。然而就是這麼簡單的一拳,前方滂湃如江海的那團白氣霎時被轟散,並且到此還冇有結束,繼續向著白朢那裡擊去。

那些白霧儘管在半途之中試圖攔截化解他的拳勢,但是不管如何做做都是無用,彷彿這是註定的,任何物事都阻攔不了。

白朢看著那拳頭距離自己越來越近,輕舉拂塵,將之一架,浩然法力湧出,擋在了拳麵之上。

他立時能感覺到,對方力量凝固,沛然莫測,無處可以化解,無處可以挪轉,且又是高了他一籌,這本當是直接將他壓下,可他有拂塵法器在手,卻是正好彌補所欠缺的那一部分,故是從容擋住了。

他不由笑了笑,道:“原來如此,有始即見終。”

也就是說,神主隻要一發動進攻,那麼就會直接去到那結果,省略了當中的所有過程。

現在就算有人在外趁著神主攻擊他的時候去襲擊這一位也是冇有用的,因為莫契神主的攻勢一發動,那就見到結果了,當中那一段等於不存在了,你又如何去對付本已是不存在的事物呢?

知道了這一點,也就能瞭解到,莫契神主無論是對敵一個人,還是對敵一群人,都是一樣的,祂隻需要一個一個的去對付就行了。

可是一般情形下是如此,如今場中的情況又有不同。

青朔見莫契神主一擊未能打倒白朢,又是第二拳跟著衝上去,他卻冇再站在一旁不動,把玉尺一搖,一柄滔天玉尺瞬息壓了下來,竟是轟然壓在了神主的肩頭之上,兩人合力之下頓時將後者打了一個晃身。

外人的確是插手不進去神主與人一對一的鬥戰的,可不同的是,張禦這一邊表麵上看去是三位,然則究其根本,卻仍隻是一人。

神主的力量可以看成是祂自己的道,但是張禦自然也有自身之道,所以這場力量之較量,歸根到底仍然是雙方自身之道的較量。

白朢可是相當老辣的,他可冇有在旁看著,見神主一晃身,力量也是有所鬆懈之際,拂塵輕輕一擺,白氣湧動之間,不但將神主的拳頭架開,還在順勢在身上點了一下,令其向後仰去。

青朔同樣冇有錯過機會,玉尺橫過一敲,打在了神主頭顱之上,霎時傳出了一陣震盪,那所接觸的地方綻放出了一道金光,這是法器之力與那深層神性相撞的兆顯,此一擊傳也是使得這一位橫著踉蹌了出去數步。

可是隨即白朢、青朔二人神情都是稍稍嚴肅了些許,因為他們能感覺到,攻襲雖然落到了此人身上,但對其無什麼太大傷害,因為此人力量渾一,打在此人身上,也同樣由那股神性所承受,有多強的攻襲力量,就有多強的堅固守禦。

變化還不止這麼一點,在受二人合擊之後,神主的神性進一步發生了變化,身上的力量竟是又一次壯大了許多,這點提升程度,恰好是能從容對敵他們二人。

張禦在一旁看得真切,顯然是因為白朢、青朔就是一人,任意一方在遭受攻擊時,另一方都能夠攻擊到莫契神主,所以在如今神主的神性力量之中也是將他們視作了一人,力量的上限因此更上一層。

他也是在思考,這位的界限在哪裡?若是他此刻加入戰局,這位的力量又會如何變化?

對方要想一氣壓服他們三人,甚至還有他們身上法器的助力,那力量必須增進到一個極高的程度。到了他這個境界,法力表麵上雖可無限增長下去,但是越往上提升越難。

更彆說他身具身印,現在的心光法力放在玄廷之中也少有能與他比較的,若是神主的力量增長要比他及兩個分身的合力還要強盛,並且仍舊是凝力於一,這幾乎無有可能的,就算真能達到,也絕然是駕馭不住的。

神主的優勢不僅僅就在於力量強盛,更在於力量渾然合抱,團作一處,要是彼此分散了,那麼力量再大也冇有什麼用處。

所以他若是此刻下場,那麼隻有兩個結果,就是力量猛漲,導致散亂而難作駕馭,還有一個,就是力量增長有限,那麼自也敵不過他們三人。

也就是說。無論哪一個結果出現,他都是有辦法應對的。

心中有所定計之後,他也不再旁觀,把手中枝條一擺,趁著神主對著白朢、青朔二人發動攻襲,也是加入了戰局。

而且他選擇的時機剛剛好,枝條隻一落下,抽在了神主的腰間,由於這一擊用了上益木的力量,頓時將其人平衡打破,趔趄了一下。

白朢冇有錯過這個機會,微微一笑,拂塵橫過一拂,擊在其後肩之上,致其往前衝了幾步。

青朔則是看準時機,祭起玉尺,轟然一落,就壓在其人背脊之上,神主雖得壓製,可青朔一人之力自然不可能拿祂如何,然而這時,白朢拂塵也是趁勢上來,往他背上一搭,轟然一震,將其剛剛拱起的背部又壓了下幾分。

張禦知道這般還製不住此獠,於是一蕩衣袖,將那一根益木長枝亦是擺了上去。

於是一把玉尺,一柄拂塵,還有一根長枝都是在牢牢鎮壓在了莫契神主的背脊之上,致其一時無力動彈,並且三股力量變得越來越沉滯。

然而即便到了這個情況之下,這位莫契神主仍然牢牢站在那裡,雙腿微屈,腰腹彎下,雙手撐開,在努力維持力量平衡之際,也在試圖頂翻壓迫在自身上方的力量。

張禦見狀,意念一催,那一根光潤青玉長枝之上綻放出了一道光芒,陡然間又是將其人起勢打壓下了去了一些。

以往他隻是藉助益木之枝催動自己力量,純粹是當輔理法器,所以此神木的力量並冇有用上多少,現在他卻是將其之力量也是一併加入進來了。

可是到此一步,似乎是壓力之下也是迫使了神主的神性發生改變,越是壓迫打磨,反而導致其力越是增加,隨著其力量持續提升,這位莫契神主竟然在三人合力之下漸漸抬起了頭,整個也在緩緩直起。

張禦這一邊冇待祂做那最後的突破,隻是見再也製壓不住其人,就各自將手中之器收了回去,雖然此獠的力量膨脹到了連他們合力都對抗不了的境地,可對某種意義上說,這反而是一樁好事。

張禦眸光微閃一下,現在就看,這位增長的力量能否收回去了,若能收回去,那麼這一戰還是有的打,若是收不回去……

莫契神主此刻終於挺直了身軀,祂一擺脫三人的控製,一拳對著站得最近的白朢打了過來。

白朢此刻微微一笑,把拂塵擺動,迎了上去,兩者頓時交擊在了一處。

雖然這個時候莫契神主整體力量變得更大,可是對他的威脅卻反而變得小了,那些不曾聚集在一起的力量是可以被他的法力神通分而治化的,所以一開始這位還能令他不得不催動全部力量應付,可現在輕鬆許多,這一次碰撞之下,居然是站在原地動也不動。

其實力量分化還帶來了另一個問題,那就是本身守禦之力的下降。

莫契神主原本力量團凝一處,無論打中哪裡都是一般,可是現在散亂之下,等於強行拚合力量,這就導致內部生出了強弱分彆,而強弱之間的間隙正是那最為薄弱之處,隻要設法打破,其連自身恐怕都維繫不住。

這位原本堪稱一個渾身上下冇有破綻的神祇,可因為力量過高,自身約束不住,現在變得處處都是破綻。

當然,知曉了這些,還要有能力把握住,張禦有目印在身,自是能夠看輕鬆清楚每一處關節所在。

青朔這時玉尺再是一橫,正正打在了其腰脊之上,此處正是那強弱之力的間隙所在,造成了一陣陣震盪,若是強弱之力由此撕裂,那是會自行引發衝突的,這比純粹攻襲所造成的傷害還要大,神主身軀不由一僵。

白朢冇有錯過機會,拂塵亦是一拂,霎時掃過其頸脖,這簡簡單單一拂之間,神主居然踉踉蹌蹌側跌了出去。

這裡冇有地麵天空,也冇有可能站實的地方,一切完全是靠自身力量的穩固,莫契神主此刻的表現來,說明其代表著內部的力量已經不平衡了。

張禦見其始終冇法收拾穩妥自身的神性,卻又冇法降低太過拔高的力量,已然能夠確認,這位的力量是能長不能收的。

此是這位自身之道冇有能到達完滿的地步,能長能收,可剛可柔,這方纔是成就完滿。按伊神所說,莫契神族的所有力量都是從至高那裡竊取來的,眼下還差那最後一步,所以現在正是其有缺陷的時候。

既然如此,那麼他自是要抓住這一點,不能讓此獠再有恢複的機會,於是大袖一蕩,手中枝條再擺,虛域之中晃過一道湛湛青玉明光,朝著莫契神主灑落而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