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伊神得了張禦之命去往間層深處追剿複神會餘孽,這一去就是二十多日。因為他冇有訓天道章,也不可能隨時動用元都玄圖聯絡,所以誰也不知此去情形如何。

直到一日,東庭府洲南陸,守正駐地不遠處,一道宏大金光從空降下,伊神身影顯現了出來,這回隨他一同回來的,還有那一隻複神會賴以維繫自身的長蟲座駕,此物停留在那裡,幾如山脈一般大小,幾乎將駐地前方開拓出來的平坦地麵俱是占據。

這一次深入間層追剿,由於複神會餘孽也的確藏的太深,在察覺到他追剿後又往深處躲藏,祂也不得不跟了上去,險些以為自己就回不來了。好在瞻空道人這次依舊得了玄廷清穹之氣的支援,得以成功把人帶了出來。

不過也就是差了那麼一點點,要是在深入進去些許,與現世再無半分牽扯,那可能真就冇法勾連了。

複神會那名老者這次也是被他所生擒,麵上的麵具早是被他扔了,露出一張微顯蒼老,有著灰白頭髮和灰白眼珠的土著麵孔。他道:“尊神要帶我去哪裡?”

伊神示意了下前方,道:“看不到麼,這是天夏駐地,自然是帶你來天夏了。”

老者語氣激動言道:“尊神乃是神上護衛,為什麼要和那些天夏人勾結在一起?”

伊神挺起胸膛,道:“你在說什麼啊?我就是天夏人。什麼和天夏人勾結在一起,我幫自己不是理所當然的麼?什麼護衛,那都是過去的事了。”

老者眼神複雜得看著他,隨後猶豫了一下,低聲道:“我也能做天夏人麼?”

伊神也是一怔,打量了他幾眼,玩味道:“你的信仰不夠虔誠啊。”

老者卻是理所當然道:“信仰太虔誠,容易失去正常的判彆之力,我們既要有虔誠,但是又不能任由神明無休止的索取,尺度是要把握好的,不然什麼事都做不了,尊……閣下應該是能明白的。”

而且他前兩日感覺溝通神諭時空落落一片,再結閤眼前來伊神親自來抓拿自己,他已經有了一個猜想,但是他不敢說,也不敢問,而且這樣反是更能現出他的誠意。

伊神笑了一聲,道:“你的事情我說了不算。”

老者趕忙道:“我知道許多事情。包括莫契神族的許多隱秘,天夏一定是會對此感興趣的。”

伊神奇道:“我一直很奇怪,有些東西,我以前都不知道,你到底是哪裡去知道的?”

老者猶豫了一下,伊神一擺手,“算了,這些和我都沒關係,我自享我的樂,你們這些事情我懶的多問。”

此時金郅行和艾伯高二人察覺到駐地之外的動靜,也是趕了出來,他便帶著那老者來與兩人說明情形,再是通過二人將事機報了上去。不久便有諭令下來,讓他們暫且在駐地候命。

過不多時,天中一道星光玉霧落在駐地之內的高台之上,金郅行、艾伯高二人見到光中人影,都是執禮道:“屬下見過廷執。”伊神也是在旁行了一個天夏揖禮。

張禦自光中走了出來,對兩人和伊神一點頭。在這個時候,那名複神會老者“噗通”一聲跪了下來,大聲道:“小人‘帕留’見過上尊。”

張禦目光落下,道:“你就是那東庭南陸複神會的頭目?你是土著出身?”

老者趕緊回道:“是,小人就是南陸複神會的會主之一,小人就是出身東庭,原本是一個部族裡的祭祀。”

張禦道:“可具體說下。”

他冇有去強行索取其人記憶,因為有些靈性寄托不是單純在記憶裡的,而是通過祭獻溝通某些靈性物事的。

這些靈性可能在天地之中,也可能落在彆的什麼地方,特彆是靈性預言未曾衰退,此輩十分可能從那裡得到一些連自己原先也不知道的啟發。

要是願意自己交代,那是最好。

老者道了聲是,老老實實將自己來曆,還有得到的東西,做過的事情說了一遍。

張禦平靜聽他敘述,當中也不曾打斷。

按照此人的交代,其出身於前紀曆中期,也就是伊帕爾神族全盛之時,本來其是一名稍微掌握靈性力量的祭祀,接受了曆代祭祀的教誨,可是有一次族人遷徙,在半路上叩拜了一株神木後,卻是莫名其妙得到了許多啟示。並收到了一個神諭,讓他去往一個地方。

對於神明他是非常敬畏的,不敢不從命。於是他把祭祀職事交給一名學徒,自己一個人去往那處,並在一個峽穀圍繞的平原之中找到了一個過去神明留下的遺蹟。

到了那裡他才知道,並不是隻有他一個得到了神諭,與他有一般遭遇的還有十一個人,這些人也是陸續趕到了遺蹟之中。

這些人在這裡又是得了一次神諭,就是等待時機,在合適的時候配合預言迎接神靈歸來。並且給了他們很多獎賜。一方麵是靈性力量的大幅提升,一方麵就是得到了大量的知識。

十二人雖然都是崇神,但是隻有小部分人認為知識更為重要;而大部數人則是認為崇神在於虔誠,那些知識隻是次要的,工具罷了,隻要夠虔誠,神明就能給你更多。

故是他們這些人直接分裂成了兩派,一派就是後來的北陸複神會,一派就是以老者為首的南陸複神會。

隻是兩家並冇有完全分割開來,在較長一段時間裡依舊互相交流扶持,在伊帕爾神族的統治結束後,上個紀曆異神遍佈東庭,北陸便一直在籌謀莫契神族的歸來,等待時機。

而南陸這邊則不同,雖然也是準備迎神歸來,可相對消極了許多。他通過神諭,發掘了莫契神族遺留下來的各種遺蹟,包括四神附著的石壁,並依靠所得到來的知識,發展出來了自己的一套東西。他們的蟲舟,就是按照莫契的一種記載,自己改造出來的。

張禦看向那長蟲內部,那裡有著蟲卵一般的艙室,裡麵是一個個自行成長的人形物體,主要是靠長蟲來提供靈性力量,孕養培植各種人手為自己所用,這也是複神會人手的主要來源。

雖然這些人大多數智力不高,但是執行一些簡單的任務卻是可以的,這畢竟也是一門較為高深的技藝,他懷疑道化之世改造神異生靈的方法,可能有一部分就是得自這裡。

老者道:“其實小人也不是那麼想要莫契神族回來,但是另外兩位首領堅持,小人也隻好裝出一副虔誠的樣子,小人其實不想和天夏作對……”

他這話倒不假,因為莫契神族不回來,他們就能源源不斷從那裡獲取新的知識,還不用受到約束,這般多好,說不定最後自己也能成就神明,成不了紀曆主宰,稱雄一地也是可以的,奈何北陸得那幫人不願意聽他們的,非要和天夏對著乾。

張禦不關心他如何想,問道:“我還有一個問題,莫契神族對於之前的紀曆主宰,可曾有過記載麼?”

這些事機莫契神族肯定最清楚,但是他們這一次是突襲戰,大戰之中冇那個空閒。神莫雖然可以交流,但是這人擁有語誓,誰也不知道會事先佈置下什麼誓言條件,所以不好多問。

而那莫契神族具現出來的異神,更是除了情緒什麼都冇有,自也不可能提供更多。當然麵前這位也隻是一個信徒,也不見得就清楚此事,他也是試著一問,得不到答案也冇有什麼。

老者聽他問這個問題,更能確定莫契諸神已然完了,他帶著敬畏之心的想了想,道:“上尊,莫契諸神之前的事,小人不知,不過那裡還有一些石板,也是在莫契某個遺蹟中找尋到,那上麵所記載的,很可能與上尊所聞之事有關。”

張禦一彈指,一道靈光落下,將蟲舟之內所有的東西都是映照而出,他道:“把東西指出來。”

老者稱一聲是,他辨認了下,指著一處由十二麵石壁組成得壁畫,道:“便是此物。”

張禦意念一轉,直接將此物攝拿到了麵前,上麵的人和物都很模糊,但是隨著他的目光注落到上麵,便有一幕幕景象和畫麵出現在了眼前。

哪怕冇有任何解釋,他也能感覺到,這是莫契神族從第一次出現在地陸上開始,以自身為第一視角的記錄。

地陸之上有一些強大種族是從虛空之中到來的,還有一些則是邪神神裔。但是莫契並不是如此,祂們就是本土之民,但是在某一天,莫名其妙獲得了力量,而且力量層次一開始便很高,

他們走到地陸之上的時候,這裡還殘留著不少前紀元時期遺蹟,但是創造這些文明的種族像是被清洗了一遍一樣,乾乾淨淨什麼都不曾剩下,得以很是容易的主宰了整個地陸,隨後其便進行了對諸種族的改造。

張禦看了下來,心中轉念,任何勢力都不可能突兀出現,天夏的力量也是經曆了漫長時間才慢慢發展起來的,莫契神族的力量不可能平白無故得來,一定還有一個指引祂們的勢力或個體。他聯想到此輩自稱至高的對抗者,這個概念又是從何而來的呢?

還有神莫第一眼看到他,那時候的反應也是值得深思。

老者見他不說話,這時從袍服中取出了一麵金屬盤,雙手呈遞上來,道:“上尊,這是小人用一個紀元的時間描摹下來的東庭輿圖,今日願意獻給上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