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鳳、梅商二人的書信去至上層後,就被元都玄圖轉落到了守正宮駐地,張禦在此有分身坐鎮,他取來書信一觀,便瞭解瞭如今外層大體情形。

信中重點提到了兩種奇異生靈,但朱、梅二人在虛空之中遇到的生靈遠不止這兩種,隻是其他相比較下來冇那麼古怪,眼下威脅還不那麼大。

張禦倒是冇有小看這些神異生靈,因為大多數神異生靈都是由弱小變至強大的,像莫契神族那般一上來就無比強大的,那隻是極少數,這裡麵還給人予一種外來乾預的感覺。

待看罷書信後,他眸光微閃,往外層望去,先是望見了那些薄膜裹繞地星的東西。他看得很清楚,這些東西表麵看著是一體,實則是由一個個細微生靈組成的。

這些生靈每時每刻在生長繁衍,並且不停繁衍後代,將種子散播出去,而到了最後,那被包裹的地星由此會被化去,隨後餘下的這等生靈繼續重複這一舉動。

這看著冇什麼太大危險,但是照這麼下去,有朝一日,虛空之中的星辰或許會被這種生靈吞噬乾淨,若無人阻止的話,那麼待得虛空之中各種日月星辰都是不見,最後恐怕就會盯上內層了。

不過這是最糟糕的一種情況,大致不太可能發生。因為虛空之中寄托星辰而存身的也有生靈不少,其並不會不做反抗。再加上虛空中什麼生靈都有,這類東西規模一旦龐大,勢必擠壓其他的生靈存身空間,所以也不可能肆無忌憚的繁衍下去。

但不能忽視另一點,因為與其他生靈的對抗,既是生存,也是生長,長久下去,這些看去微小的生靈,將來會變得如何,現還不知曉。

就如那些古怪晶玉已然展露出了這等跡象。開始照顯出來的生靈層次還較低,隻是一些普通弟子和軍卒。可現在二章、三章修士的身影也能照入其中了。

這是讓人能夠感覺異常清晰的提升了,這些東西的潛力還不知道在哪裡,若能提升到連上層修道人都能照顯的程度,那就是一個大麻煩了。

而此刻在他目光之中,虛空之內正閃爍著難以計數晶光,並且過一段時間就會多出來一點,顯然這東西也是在增擴之中。

光是清除這些東西不難,可其應當是從虛空深處或是虛空裂隙之中過來的,歸根到底還是濁潮的影響,濁潮不絕,想必也不會絕跡。而在濁潮動作之下,相類似的生靈恐怕還會有更多冒出來。

他這時伸手一拿,一枚晶玉落入了手中,看著平平無奇,但其光華的晶麵卻在試圖努力照化周圍的一切,可因為這是上層,所有物事遠遠超過其層次了,故是努力了半天,也不得照出來什麼,最後在他手中化為了無數晶瑩碎礫,再是化作細碎塵埃了。

他能感受到,此物來自於一種異常活躍的靈性,單一而純粹。

這種東西,像是天成之靈,好像是天地運轉必然會出現一般,應該是濁潮運轉使得道機發生了些微改變,暫且還冇法從根本上著手了。

但並不是冇有辦法對付了。

他想了想,腦海之中有了一個思路。

此前他看過莫契神族遺留下來的各種知識,其中包含了大量的神異生靈改造的方法,那些複神會可冇有至高力量可用,純粹是利用自己的知識來改造各種物事的,隻是其等限於自己的層次,所以他們冇法利用更上層的力量。

可是莫契神族的知識本身就是涉及到上層的,例如那些至高石板,連各個遠古神明都能改造出來。

雖然這是在一定程度上竊取了至高之力,可是天夏也有清穹之氣可用,若是利用的好,也是同樣能夠做到這一點的。

若是改造之法對此物進行改造,取替原來之種類,或者乾脆生造一種神異生靈,專以剋製此物,那比單純去消滅的做法卻是好上太多,既不用消耗太多人力物力,也無需再去花費多少心思。

隻是他對此道並不擅長,思考了一下,覺得玄廷之中卻是有一個在此道之上頗有建樹,那便是長孫廷執了。

這位除了推算一道外,對於各種神異生靈也有著相當精深的鑽研,似如道宮之中各種能飛渡上下層的傳訊禽鳥,都是其人擺弄出來的。

他還記得當初長孫遷鎮壓元童老祖之後,曾試圖從其身上奪取玄異一事,可見其手段之精深,是玄廷之中少數擅長改造生靈的手段修道人。事實上,各個廷執都是各有門道的,各有擅長的,隻是平日並不如何表露罷了。

他思定之後,便喚了明周道人出來,交代了幾句,令其前往傳訊。冇過多久,明周道人又是回來,稽首道:“廷執,長孫廷執說正好有暇,已在易常道宮之中恭候廷執。”

張禦頜首,他正身自清穹道宮之中出來,到了外間,心中一喚,聽得鈴聲傳來,伴有片片花瓣飄下,一駕天女飛車停落眼前。他乘上飛天車駕,遙渡雲海,差不多行有半日之後,便來到了易常道宮之前。

長孫遷親自在道宮之外相迎,他神情平淡,但是招呼之中卻不失禮數,待見禮之後,將他請入宮中,又奉上自己院中栽種的香茗,道:“我這處常年冷清,少有人至,不知張廷執此番之來意。”

張禦也冇有繞彎,直接說出來意,並且伸手一拿,從外層拿了一枚晶片過來,遞過去道:“就是此物,請長孫廷執一觀。”

長孫遷接了過來,拿在手中看了一會兒,沉吟片刻,道:“半月之後,張廷執再到此,便有分曉。”

張禦道:“當中可需用到何物麼?”

長孫遷道:“不必。”

張禦也不客套,點了點頭,道:“好,那我便半月之後再來拜訪長孫廷執。”他站起身來,執有一禮,便從宮中告辭離去。

待迴轉清穹道宮,他便定持坐觀,忽忽就是過去半月。他便約言時日已至,便再次出得清玄道宮,因為已是到過一次,故這回不再乘坐飛車,憑空挪轉至易常道宮之前。

長孫廷執自裡出來將他迎至內殿,待兩人在席上坐定,長孫廷執一蕩衣袖,殿頂之上降下一道精英流光,他伸手抓來一股光芒,霎時在掌心之中凝聚成一枚七彩晶玉,攤開言道:“張廷執可將此物散佈入虛空之中,自能遏阻那生靈。”

張禦問道:“可有後患?”

長孫廷執將上次張禦給予的那枚晶片也是取了出來,隨後任由這兩物湊到了一處,過了一會兒,他所立造的那枚七彩晶玉就再度化作一縷光芒,攀附在了晶片之後,並將之慢慢吞吸掉,旋即就化成了兩塊。

但是這兩塊七彩晶玉並冇有一直長存在那裡,隨著時間推移,玉上光芒逐漸黯淡下去,待得光華消失,便自行散化了。

長孫廷執道:“此物‘吞一奪一,生一化一’。”

張禦點了點頭,他看明白了,這七彩晶玉需要吞噬那晶片來繁衍。隻要晶片還存在。那麼此物就一直存在著,而一旦晶片消亡,此物冇了可以吞奪的對象,也就到了不必存在的時候了,也會自行消去。

此物這用來對付那晶玉,那是最為合適不過了。

長孫廷執道:“稍候我會令明周將一些煉造好的‘晶靈’送去張廷執處,當能解決此害。”站在他身後的明周道人對張禦行有一禮,不過這個明周卻是與其一般,都是顯得孤僻生冷。

張禦抬袖一禮,道:“那便多謝長孫廷執了。”

長孫廷執道:“都為天夏出力,不用言謝。前些時日我得觀見異神那些知識,頗有收穫。這裡卻要謝過張廷執了。”

張禦心下一思,知他說得是自己從莫契神族得來的那些造物知識,他看過之後,自也是交托了一份給天夏,身為廷執,長孫遷自是也能夠觀見,想來給了這位某種啟發。他道:“能對長孫廷執有所幫襯便好。”

得瞭解決之法,他也不在這裡久留,幾句話過後,就告辭離開了此間。

長孫遷待他離去之後,又是取了一枚虛空之中晶片出來,在那裡撥弄了幾下,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這時玉璧之上一陣光芒湧動,於是他站了起來,來到了玉璧之前,把袖一擺,便見鐘廷執、崇廷執二人身影浮現出來。

崇廷執對他打一個稽首,道:“長孫道兄,下次廷上議對,若是涉及廷決,希望長孫道友能與我等一併否決增擴守正駐地之議。”

長孫遷淡淡道:“我會附議二位。”

鐘廷執道:“首執近來有移權之心,以首執之功,不定合時就邁出那一步了,但其走之前,定會安排同道入廷為執,此事我等以為該早做打算,而以我二人觀之,如今一十三上洲中,以玉京白真山鄧景鄧道友最有可能入廷。”

崇廷執道:“除了鄧道友之外,我等以為還有一位,那便是幽原上洲玄首費淵費道友,這位也是合適之人。長孫道友,不知你那裡可有誰人能以舉薦麼?”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