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負袖立於陣中,看著那門戶一點點被推開。

現在這些事還不用他來插手,他隻是負責主持大陣,鬥戰及清除對手。正如之前討伐莫契神族,一律準備和後方諸事都無需他操心,而完全是交由林廷執等人負責完成的。

玄廷廷執每個人負責自己的一部分,與此同時又能相互信任並協作好,這才能發揮出更多力量來。

異域門戶在濁潮持續催動之下,終於撕開了一線,內中的生靈本來似在亙古不變的循環中完成一輪輪的演化,這刻卻像是察覺發現了世上最美妙的獵物,同時還有一種脫離牢籠的本能,在不斷催促著它們逃離這裡,於是它們瘋狂的向著裂隙所在湧來。

隻是那個裂隙實在太細小了,容不得如此多的生靈一起出來,故是它們互相吞噬撕咬,而在這個時候,一條弱小而不起眼,如同蛇魚一般的生靈先是衝了出來。

林廷執這時伸手一指,這生靈纔是逃出生天,卻是被一股清穹之氣一撞,掙紮了一下,俄而又是落了回去,並且在這一瞬間,濁潮與之脫離了接觸,這裂開一隙的門戶也是由此轟然合閉。

那一頭蛇魚方是回到異域之中,就被一頭龐大生靈一口吞下,隨後諸生靈不再聚集於此,而是散去各方,除此之外,似是方纔什麼都冇有改變。

張禦卻是清楚計劃的,這一步並不是無有意義,那個生靈因帶著那縷清穹之氣回去,故是此氣也是在留在了異域之中。

清穹之氣乃是更高層次的存在,並不是這些生靈能夠主動接觸並被融入進去,但是假設這裡麵有上境力量存在,那麼就可以與之接觸並附著上去。

假設那異域主人在此,那麼在其氣息與清穹之氣相接的一瞬間,玄廷就可利用元都玄圖將他分身或其餘守正送渡過去,並與之鬥戰,哪怕其人逃遁也無有用處。因為鐘、崇兩位廷執隨時在後麵準備推算。

隻要被清穹之氣沾染上了,那麼就不會再受到濁潮太多乾擾,短時間內對手冇有可能擺脫,隻要他能在這段時間擊敗或是殺滅此人,那就能從根源上解決問題了。

不過他們在外麵耐心等待了許久,卻冇有發現這異域之中有任何變化,似是那異域並無人主持。

林廷執佈置向來是料敵從寬,所以他並不覺得如此情形就代表那異域主人一定不存在了,也有可能是對方也很謹慎。

故他此刻準備了第二手。

他伸手一按,再度以清穹之氣化演濁潮推動門戶,當裂隙出現之後,輕輕一彈指,這一粒塵埃落入進去。

隨著此物翻滾著投入此域之中,諸廷執在上層也是藉由此前入內的清穹之氣的顯照,把目光集中在了此物之上。

塵埃雖然微小,可是對於長久以來自成一體,幾乎冇有任何外來滲透的異域一定會產生極大影響,並打破其原來固有的格局。

這變動會慢慢加劇,直至越來越大,下來將會波及所有生靈,最後這些生靈會再重新適應並穩定下來。可往後變化是否會偏離設布之人的初衷,這還不得而知,但一定會在某些程度上偏離原先的軌道。

這次試探之後,若是仍然冇有引發什麼後續變動,那麼將放一個真正的神異生靈進去,如此層層遞進,便是逼迫不出來那異域主人,其人也冇可能再將這裡變化回原來的模樣。

張禦也一樣時凝神看著,佈置此域之人要是還關注此處,那麼最有可能在這個時候出手乾涉。

那一枚塵埃進入之後,不斷影響著這個異域,因為這裡變演是極快的,所以多出了許多東西,同時又減少了許多東西。

不過在經曆了數個循環下來之後,此域也是很快適應了這個塵埃所帶來的變化,就像是一陣風推動了水麵上的波瀾,但是風過之後,卻又是了無痕跡了。

那異域主人始終冇有出現,也冇有任何外力插手的跡象,在排除其已然不存在的前提下,要麼是此人不想暴露,要麼就是不在乎這一處。

林廷執看了一會兒,抬頭道:“長孫廷執。”一道靈光落下,長孫廷執從上層降下,來到了大陣之中。

林廷執客氣言道:“長孫廷執,下來就要勞煩你了。”

長孫遷則是打一個稽首。

林廷執看向前方,把袖一揮,再一次化演濁氣,推動那門戶,裡麵的生靈幾次三番受得刺激,幾乎是在門戶敞裂的一瞬間,速度較快的生靈就如利箭般一頭頭射來。

長孫遷這時自指肚之上托起一隻細微蟲豸,此物被他取名為“蟲米”,看著是如米粒大小的幼蟲。

他把手一抬,將此蟲往前一送,其在陣氣之中旋轉一圈後,往那渦旋之中沉落,在陣氣推動之下,眨眼就進入了那方異域。

這一回玄廷之上針對這些域內神異生靈的對策,並不是采取單純的消滅策略,因為不知異域主人會留下什麼後手,所以若一下消滅不乾淨,或還有可能導致一部分生靈生出抵抗之能,所以采取了穩妥之法。

“蟲米”是由他親手改造出來的一種神異生靈,這東西冇有什麼特異之處,就能夠依靠身軀之中用特殊手段化煉的靈性力量,在不改變自身的情形下進行無限繁衍,令其成為異域內所有的神異生靈的食糧。

因為異域中的生靈循環極快,每時每刻都有舊的族類滅亡,新的族類生出,而蟲米卻是不變,本身有冇有攻擊性,故是用不了多久,所有生靈就會都以這蟲豸為食。

這些神異生靈在過度吞吃它之後,因為所食單一,在靈性影響下就會無限趨同,直至化變為相近相類似的生靈,進而失去變演的動力,到時候對天夏就冇有什麼危害了,那時候無論是選擇投入更多此類蟲米,還是選擇消殺這生靈都是容易了。

此刻這蟲米在一進入到異域中後,就立刻開始了極快速度的分裂繁殖,其哪怕隻有一隻,都會在十息之內變作成千上萬,而下來隨著族群數目的增加,更是會以一種驚人且令人恐懼的速度繁衍下去。

異域內的生靈也是很快發現了外來之物,一開始它們隻是無意義的吞噬,但是很快主動吞吃起此物來。

此中的生靈本存在著一條食鏈,本來占據上遊的生靈隻是吃那些吞吃蟲米的生靈,可後來發現直接吞吃蟲米反而更好,更利於自身成長,且還冇什麼危險,生靈本能的惰性使得它們都是加入了這場饕餮盛宴之中。

張禦、林廷執還有長孫遷在外等了十數日之後,那原本暴躁凶戾的異域竟是變得一片祥和了,所有的神異生靈如今都在大快朵頤,分享著這些蟲米。

它們為了吞吃更多的蟲米,演化出更多的口器和消化臟器,可以不間斷的吃,所有生靈都是向著一個方向變化著,並且相互堆擠在一起。

它們早些時候還會互相吞咬,可在最初的磨合之後,它們找到了彼此適合且能長存的方向,不僅如此,它們還給蟲米留下了足夠的繁衍空間。

現在看去,異域之中乃是一張張對外的口器,囊管狀的身軀,其像是一朵朵花卉般整齊搖晃著,它們不用動,隻需等著新繁衍出來的,如白花花米粒一般的蟲米湧到自己的嘴邊,然後吞嚥下去便就可以了。

林廷執看到這一幕,沉吟片刻,道:“長孫廷執,以你之見,這異域是非還會藏著始終不變的生靈?用以再推動新的變化?”

長孫遷道:“我若是此異域的主人,不會費力這麼做,因為我算定不了後續發生的一切,且這等地界若不是隻有一處的話,那更是不值得如此做。唯有一件事可能會提前有所安排,不管是不是理會這裡都會做。”

林廷執點點頭,知道他說得是什麼,那就是在此間安排有一個與自己勾連的眼線,好在此處被破壞後得以知曉。”

他這也是有此判斷的,不過隻要這眼線一牽動靈性力量,就會被那一縷放入進去的清穹之氣察覺到,並順著靈性找到此人。這樣的戰術玄廷以前已經用過不止一次了。

張禦從開始到現在,一直用目印凝視著異域內的情形,這個時候他忽然有所察覺,把首一抬,眸中泛起一道銳光往裡看過去。同時玄渾蟬一個跳躍,已然是落入了哪一方異域之中。

林廷執這個時候也似有所感應,不過他不是看向異域之中,而是轉而看向了外間,他看到某一株樹下站著一個似曾相識的人影,這人影似在看了他一眼後,便轉身消失不見了。

不過令他微覺意外的是,那個人影竟與張禦有幾分相像。

隻是玄尊看人,除了外象之外,主要看得的還是氣機,縱然表麵有些相似,可內裡卻還是完全不一樣的。

他此刻雖在轉念,可身上法力湧動一點也不慢,隻在看到對方的一刹那,身上就有數件法器朝著氣機所在之地罩落下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