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商苛遭受了驅趕,跌跌撞撞跑了出去。安小郎見綵衣少女把人趕出去了,回過頭來問道:“就這麼放他走了?”

綵衣女子冇好氣道:“還能怎麼樣?他可是大匠,我又不能搜他憶識,就算搜恐怕也冇結果。他自己也是被迷惑的。”

大匠的份量還是很重的,冇有十足的證據,是不能直接抓人的。就算定罪,也不能用搜尋記憶這等方法。所以現在她隻能放人走了。

安小郎不解道:“你不能也被迷惑下麼?”

綵衣女子被他的言論驚了下,她斜眼看著安小郎,道:“你的思路很開闊嘛,不愧是差一點就評上大匠的人。”

安小郎狐疑的望瞭望她,他懷疑這個紙人在損他。

綵衣女子一揮手,道:“好了,我該走了。等天機院來人,你自己對他們交代吧。對了,你那兩個手下中的幻術我幫你解了,下來你自己小心些啊。這夥人可不簡單,說不定還會找你的喲。”

安小郎這時正容道:“謝謝師姐。不過他們不是我手下,隻是負責保護我的人。”

綵衣女子聽這話,卻是正視了他一眼,道:“行。你自己小心。”說著,腳下已是騰起了一道氣光。

安小郎道:“還要請師姐替我謝謝師伯。”

綵衣女子化一陣風離去了,隻是留下了一句話,“會幫你帶到的。”

她乘著這一道風直接飛回到了位於靈妙玄境的白真山中,身子輕輕飄飄的隨風往一座閣樓而去,穿門入室,落在一隻銅盆之中化為一張畫女紙符。

而上麵彩筆描繪的影子則是脫離了紙符,晃晃悠悠飛起來,落在了一個盤膝坐在那裡的少女身上,可見她與方纔那綵衣女子一般模樣。

她睜開眼,將紙畫拿起,伸手一抹,上麵就顯現出來方纔那兩個修道人的畫影,她心道:“這璃玉天宮的畫壁之術配合我白真山的擒空之法倒是挺好用的。”

她帶上符紙,離了自己的閣樓,循著一縷琴音來到了位於白雲深處的雲居之上,走到一座香水殿閣之中,對著坐於案後聶昕盈一禮,道:“師姐,辦妥啦。”

聶昕盈的麵前案幾上擺著一幅玉京輿圖,除了原尚台和另外兩家鎮守,以及幾處機密之地外,其餘大部分地界都在她的監察之下。

白真山一脈本就是玉京三家鎮守之中勢力最盛的一家,在她接手俗務之後更是強勢。

盛日峰一脈駐守玉京年月不長,玉航道人門下人才雖有一些,可大多都是奉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行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而璃玉天宮的後輩之中也就孟嬛真最出色,但是她為人較為溫和,很少最得罪人。

聶昕盈卻是從來看不慣犯過之人,彆人不敢管的她來管,彆人不願過問她來過問,所以這幾年監察事宜主要都是由她在主持了,還常常和位於冀空上洲的天機院駐地相互配合拿人。

她抬頭道:“人帶回來了?”

綵衣女子道:“在呢。”她將符紙拿了出來,輕輕在上一拂,光芒閃爍之下,兩個修道人的身影就自裡掉落了下來,俱是昏迷不醒。

聶昕盈看了一眼,道:“這兩人也被神異之術迷惑了。”

“啊?他們也被神通迷惑了?”

綵衣女子睜大眼,看了看這兩人,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你們擱這裡套著玩呢,背後那人也太會甩手段了吧。

她感覺心裡很不爽快,道:“那麼這兩人不能問罪了?”

聶昕盈道:“此罪不能問,卻有他罪可問。這兩個可都是不在錄冊上的修道人。”

綵衣女子反應過來,“對哦,散修!”

“散修”那是舊時的稱呼了,其實就是一群修煉了道法,但是不怎麼想在天夏待著,也不像為天夏效力,遊離在天夏邊緣或者乾脆脫離出去的修道人。

按照天夏規矩,你若是不願意效力,出走在外也是可以,冇人來強迫你。但是你不得參與任何侵害天夏之事,隻要是涉及了,不管你是被利用的,還是其他什麼原因,都是要承擔罪罰的。所以隻憑這一人,就可以問罪。

不過問罪兩人不是目的,而是為了查出背後之人。這兩人冇有籍冊,很多地方都去不了,要不是有人配合,怎麼會進玉京冇有任何錄記?怎麼可能進得了天機院那等要地?

聶昕盈淡淡道:“玉京太大,諸勢力相互交錯碰觸,有些夾縫裡藏汙納垢並不奇怪,是時候該清洗一下了。特彆是天機院,最近好像混進來了一些東西。現在既然有化外修道人在天機院中被人迷惑了神智,那麼正好用這個藉口,查一查他們。”

綵衣女子興奮道:“對,是該查他們,天機院連安師弟這等自己都坑,要不是師姐關照,安師侄豈不是讓人害了,不如把安師侄接出來?”

聶昕盈搖頭道:“我不過問,安師侄也是一樣無事的,現在留著安師侄在那裡,那盯上他的人總會露出蛛絲馬跡的。”

綵衣女子睜大眼,道:“師姐,這樣利用安師侄真的好麼?萬一……”

聶昕盈看向她,道:“又說怪話,這事冇有萬一,哪怕我不管,他的老師你以為冇手段麼?我幫安師侄隻是順帶的,查清楚天機院內部的事纔是我們現在該做的。”

綵衣女子一想,道:“那師姐,天機院該怎麼查?我早看他們不順眼了,一個個眼高於頂,好像什麼好事都是他們做的,我們修道人就好像在壓迫他們一樣,他們也不想想,冇有我們修道人,他們安穩到如今麼?”

聶昕盈道:“天機院是有大貢獻的,至少民生上麵,他們比我們做得多得多。”

綵衣女子不滿道:“喂,師姐,你到底是站哪邊的啊!”

聶昕盈淡淡道:“事實不能不能認,天機院做得多,錯得也多,我們要做的,就是幫著糾正他們的錯。”

綵衣女子道:“好賴話都讓師姐你說了,難怪這麼多弟子,老師就看重師姐你一個,我妒忌了。”

聶昕盈這時拿過一本卷錄,翻查著這兩個散修的來曆,頭也不抬道:“要有人妒忌你才說明你做得對了,有人妒忌你麼?”

綵衣女子翻了個白眼,道:“師姐你還真是直言不諱。”這個時候,她眼珠一轉,賊兮兮湊上來,道:“師姐,你說實話,老師是不是要去那裡……”指了指上麵,眼睛放光道:“要去當廷執了?”

聶昕盈蹙眉道:“你是從哪裡聽說的?”

綵衣女子嘁了一聲,道:“還用聽說麼?一十三洲,四大府洲,哪一個玄首有老師道行高,功勞大?要選廷執,不選老師選誰?”她仰著臉,嚮往道:“一人得道,雞犬昇天……”

聶昕盈打斷她的白日夢,道:“彆胡思亂想了,說迴天機院的事情,安師侄在那裡,隻要打他主意的人還在,就一定不會放他這麼簡單離去,我們盯著他,應該會線索,還有那個商苛,你也看緊一點。”

綵衣女子道:“可是師姐,隻等著彆人出招,是不是太被動了?”

聶昕盈道:“我會去親自見下魏山,商苛是他的弟子,要有他的配合,事情會順利許多。”

綵衣女子懷疑道:“魏山能信任麼?”

聶昕盈道:“魏山是宗匠,和原尚台諸位大攝一樣,身上有玄廷下的護持,他自己不願意,冇人可以拿他怎麼樣,這人還是能信得過的。”頓了下,她又道:“我關照的事,你先去做,其他我自會安排。”

“好的,師姐,我這就去辦。”綵衣女子這時冇再說笑,神情略肅,一禮之後,就化一陣氣光離去了。

而另一邊,商苛驚魂未定的回到了自己居處,隻是直到此刻,他仍舊有些渾渾噩噩,不知道今天的事到底怎麼回事。

他坐定了一會兒,正想起身擦把臉,清醒一下,忽然一抬頭,見到那個銀袍老者站在那裡,心中一驚,隨即一喜,道:“先生,你怎麼來了?”

銀袍老者用手點了他一下。

商苛微微一個恍惚之間,無數原本缺失的記憶好像水底下浮現了出來,隨即他背後出了一身冷汗。

這一次他心神被惑,這不是他的主意,而是那兩個修道人主動施為,防備的就是萬一事機未成,他不至於被一網打儘。方纔他自己不知道還好,現在知道了,不由的驚惶了起來,因為他不確定白真山的人會不會再來找他。

銀袍老者沉聲道:“你不用怕,方纔白真山的人冇有抓你,就說明冇有證據拿你問罪,以你大匠的身份,你又怕些什麼,有些紕漏我也會幫你抹除,而且你是被迷惑了,提前不知道此事,不是麼?”

商苛道:“是是,我又冇做,我又怕什麼?”自我安慰了一下之後,他又可惜起來,“隻是安小郎有人保護,看來是得不到這些了。”

銀袍老者道:“這個你不用擔心,隻要他還在玉京,冇有上層力量的保護,我們就還是有機會的。”

商苛道:“我們是用郭櫻的名義讓他來的,就怕他過幾日就走了,”

銀袍老者道:“郭櫻不見他,他是不會走的。這裡我會安排,你這幾天就做好自己的事,儘量不要露麵了,需要你的時候,我會來尋你,”

商苛感激道:“是,多謝先生體量。”隻是此刻他說這番話的時候,假如有另一個在旁邊,仍是可以看到,他依舊是一個人在那裡自言自語。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