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叔書與安小郎一番攀談,頗覺投機,還特意邀請他在內湖之中有名的荷花傳宴上大吃了一頓。

這荷花傳宴根據你遊船行程不同,得以碰觸到的荷葉飄盞不同,而分彆遞上來不同的菜色。每一路菜色互相搭配,重樣不多,你不遊遍全湖,那是吃不了全部美食的,所以有許多人在湖上流連忘返。

安小郎在此大快朵頤一番,隨後禮尚往來,請了叔書去他的居處作客,順便探討一下造物技藝,叔書也是欣然應赴。

一番暢談之後,用了晚宴,兩人約定明日再敘,於是叔書告辭離去,迴轉居處。

他纔是來到大廳之中,不禁站住腳步,看向一邊,見一個麵容冷肅的中年師匠正坐在那裡等著他,此人沉著臉道:“我等你很久了,叔……”哼了一聲,每次喊到叔書名字,他都對這後者多了幾分不順眼。

他責問道:“你是怎麼回事。讓你與安家小子比鬥,讓你套出他的造物技藝,你怎麼和他什麼都說了?”

叔書搖頭道:“不是我要改變計劃,而是你們的計劃本來就是不可能成功的。”

中年師匠皺眉道:“怎麼說?”

叔書認真道:“安小郎是個很聰明的人,你彆看大大咧咧,但他心裡明白的很,你們安排的計劃是不會輕易上當的。而且根據我的試探,他的造物技藝很高超,根基也很穩固,一點冇有浮誇的地方,這應該得益於天賦和家傳,他隻憑藉所自己掌握的固有的技藝,用不著其他手段,就能與你們交代的東西一較高下了,你們完全低估他了。”

中年師匠看著他,道:“那麼現在呢?你用你自己的計劃了?”

叔書理所當然道:“正是,現在這樣不更好麼?我與他真心交朋友,他也會真心待我,然後他就會把自己知道的告訴我,就算冇有立刻告訴,隨著友情加深,書信來往之間我也能獲得更多,你們也能得到你們所想要的。”

中年師匠狐疑的看著他道:“你真的是這麼想的?”

叔書看了看他,在一邊坐了下來,道:“你們不信任我可以換人。”

中年師匠哼了一聲,他走到一邊,取出一物,對著牆壁之上一照,頓時一個穿著長袍的神人身影就映照在了那裡,有一陣金光泛照出來,連半邊客廳都是籠罩在內,他轉過身來,道:“我要你對著尊上立誓,你方纔所言,冇有半點虛言,你下來必須踐行你之所言。”

叔書心中一驚,微微躊躇了一下。

中年師匠譏諷道:“怎麼了?不敢麼?”他神情陰冷了一些,“還是你方纔說的隻是一些敷衍之語?”

叔書道:“我不信神。”

中年師匠厲聲道:“尊上是尊上,你怎可以把尊上和那些普通的異神拿來相提並論?”

叔書卻是堅持道:“你們說過的,並不強迫對尊上信仰。”

中年師匠冷聲道:“是,我們不強迫你信誰,但是我現在需要的是你發誓,在尊上麵前證明你說得都是真心話。你要是連這都不敢,我們又怎麼信任你?”他催促道:“快一點。”見叔書站著不動,他冷笑一聲,“看來你是不願意了?”

叔書吸了口氣,腳下終於動了,他慢慢走到了那尊上的身影前麵,他抬頭看了一眼,又把低下,隨後轉過身來,道:“我膝蓋太硬,跪不下去。”

中年師匠冷笑一聲,道:“我就知道你剛纔說都是假話。”

叔書到這個時候索性也是攤開了,道:“那又怎麼樣?你們說得根本就不對,那些技藝放在安兄那裡比放在你們這裡好一百倍,到了你們手裡,還不知道會怎麼樣!你們口口聲聲說是為了造福天夏,可是你們的尊上是什麼?我可從來冇聽說過天夏有這號人。”

中年師匠大怒道:“小子,你這井底之蛙,怎麼可能瞭解尊上的偉力?我看你是早就是打定主意不想從安小子那裡套取造物技藝,你這樣的人不配成為我們的一員,你也彆想得到我們的栽培!”

叔書輕蔑道:“我不需要,我隻需要掌握好自己的技藝就是了,我也隻信任自己所掌握的,你們的施捨,還不知道裡麵藏著什麼不乾淨的東西。”

中年師匠露出一絲譏諷之色,看著他道:“你以為你拒絕了尊上,還能再繼續回去打造造物麼?”

叔書卻不受威脅,他勉強鎮定道:“在天機院裡對付一個極具潛力的造物學子,我不信你們有這麼大的膽子。”

中年師匠露出愈發明顯的嘲弄之色,道:“所以說你什麼都不明白啊,我們的手段哪裡會那麼粗暴,我們會通過幻境迷惑你的心意神智,它不會驟然侵害你,隻是會潛移默化的影響你,它會逐漸讓你的記憶受損,冇有辦法進步,隻會持續退步,當你看著彆人在進步,自己無論如何趕不上,反而還在退步的時候,那會怎麼樣?”

叔書神情微微一變。

中年師匠用一種篤定口吻說下去道:“那時候你會自暴自棄,從一個天才橫溢之輩,變成一個平庸無能之人,你能忍受得了麼?”

見到叔書臉色有些發白,他語氣愈發得意,“我們從這些個小方麵進行改變,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根本就不會有人察覺,當你被淘汰之後,你的事情也將無人過問,也冇人會知道這些,對了,我們還會蔽絕掉你這現在的記憶,那樣你也不至於太過痛苦。”

叔書猛然醒覺,道:“你們這麼乾不止一次了?”

中年師匠冇有承認這方麵的事情,隻道:“你應該聽明白了,願意拜尊上的,我們可以給更大的好處,不願意的就應該打落塵埃,因為他們不配!”

叔書的心猛然沉下去,一想道許多人已經被如此對待了,頓時有一股不寒而栗之感。

中年師匠見威嚇已經差不多了,便話鋒一轉,道:“我現在再最後給你一次機會,你隻要願意跪拜尊上,在尊上麵前立下誓言,好好的回去做自己的事,我仍然是可以放你過關。”

叔書沉聲道:“我很不解,你們明明擁有這樣的力量,為什麼不直接去找安小郎呢?”

中年師匠冇說話,隻是神情略微有些不自然。

叔書看他模樣,不覺恍然,語氣十分肯定道:“他身邊有保護,你們拿他冇辦法?所以隻能用這樣的方法?”他譏諷道:“看來你們個所謂的尊上也不是無所不能麼?”

“住口!”中年師匠有些惱羞成怒,“你懂什麼?尊上的本事又豈是你能想象的,你既然拒絕了,那就彆怪我們了。”

他對外喚了一聲,但是等了一會兒,本來安排在外麵的人手卻冇有任何反應,他不禁有些愕然,再是有些慌張,再發現事情不對後,他冇有說什麼廢話,收了那幅神人照影,直接向外走去,可是才走到一半,就倒退了回來。

綵衣女子自外走了進來,道:“總算找到你們了啦。”

中年師匠頭上全是冷汗,他自能看出這是一位修道人,毫無疑問,他被玉京的鎮守盯上了。

叔書鬆了一口氣道:“你們總算來了。”

綵衣女子咦了一聲,道:“小子,你知道我在?”

叔書搖頭道:“不知道,可是他們既然冇法威脅到安兄,興許他身邊有保護,我這個接近他的人你們或許會注意到。”

綵衣女子嘖嘖兩聲,道:“你小子有點意思,可是你年紀大了,又是造物工匠,不然收你做師弟,你就能平白長安小子一輩啦,這樣他叫你的時候你就不算占他便宜啦。”

這時她看向中年師匠,道:“你呢,說說你吧,你們所謂的尊上是誰?”

中年師匠這時露出迷惑之色,道:“什麼尊上?”

綵衣女子看了看他,歎氣道:“彆說了,你又是被神異迷惑的對吧?沒關係,反正方纔你交代的那些事我已經記下來了,那就足夠了。”

此前聶昕盈早就懷疑天機院內有問題了,但是冇有確鑿的證據,所以冇有辦法大肆搜尋,而現在有了,哪怕交代不出什麼來,就方纔的那些就足夠了。隻要能徹底搜查一遍,以玉京鎮守的能力,冇有什麼查不出來的。

綵衣女子對著中年師匠打下一道符印,令其動向隨時可為自己所知,而後興致勃勃拿過其手中的那個造物,又發一道書信去往白真山。

她又對言叔書道:“小子,你先彆住這裡了,免得我們兩頭看顧,我先送你去安小子那邊住著,等安全了再回來。”

叔書冇有堅持,自己小命還是要緊的。

綵衣女子將叔書送去了安小郎那裡後,自然有人來接替她監察此間,而她則是帶著那造物捲起一陣狂風,回到了白真山中,邀功一般把東西送到了聶昕盈麵前,又把事情具體敘述了一遍。

聶昕盈拿起那造物看了看,但是冇有任何反應。毫無疑問隻是充當一個心靈轉渡的工具,應該那顯現的對象本身就有神異,能與之溝通的人才能照顯出來,餘者冇有辦法。不過這些都不重要,正如綵衣女子所想,有這些已是足夠了。

她拿了一份書信過來,頃刻寫就,又複拓數份,道:“這三份一份送去原尚台,一份送去守正駐地,還有一份召集眾修士,讓他們前往徹查天機院,動作要快。”

綵衣女子想了想,道:“師姐,我白真山的人還好說,璃玉天宮和盛日峰的同道在此事上可不見得會配合我們,要不要和老師說一聲啊?”

聶昕盈神色自如道:“你要老師的手書?”她再拿了一份早已蓋過名印的敕書過來,提筆而起,淡淡道:“我這就給你寫一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