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綵衣女子一接觸到那個道人畫像的目光,隻覺一個激靈,“這是……”

聶昕盈鳳目一閃,當即起手一抹,將畫給重新捲了起來。她對那名走入進來的修士道:“裘師弟,你是在哪裡發現此畫的?除此之外還有麼?”

裘師弟道:“都是在那些個有問題的工匠那處發現的,除了眼前這一幅是從徐大匠那裡搜到的,其他工匠那裡也有,還有一些零碎的地方也搜到了一些,加起來大約七幅,隻是不知道是不是還有更多,我們還在搜查之中。”

聶昕盈道:“你先繼續搜查。記著,無論你發現什麼,什麼多餘的話都不要說,關照那些見到畫像的同門和同道,在真正結果出來之前,也是不得泄露聲張此事。”

裘師弟也是知道這事情的嚴重性,他肅容應下,一禮之後,就匆匆退出去了。

綵衣女子回過神來,忍不住道:“師姐,那不就是……”

聶昕盈一抬手,卻是直接迴避了這個問題,她道:“先不說這個。”她這時抽了一封看去早已擬好的書信出來,對外一送,此書就化一道光芒飛了出去。

綵衣女子看了眼,這個方向,應該是寄送去海上守正駐地的。

聶昕盈這時道:“不確定的事,我們先不要妄下斷言。先說回那信神,從師妹提供上來的線索看,此神是極可能存在的,我們先要處理的是此事。”

綵衣女子心思也是回到了此事之上,她順著聶昕盈的思路往下想,琢磨道:“師姐,如果要是天機院存在信神的話,那麼必然是從工匠那裡蔓延出來的,且需有人引導,還有相當一部分人深信此道,纔可能將那異神推到足夠顯神的境地上。”

聶昕盈道:“是的,需要有人組織,信仰之力分散或是不足,都達不成最終聚整合為信神的條件。從已有的線索看,這等信仰至少是三年前出現的,三年的時間,若無有一個人或者勢力組織,此神是不可能出現的。”

雖然連許多土著部族都有信神,可是信神出現冇有想象中的那麼容易,信仰首先要是出自於有自我認知意識的生靈,似菌靈那等生靈顯然是不存在這個可能的。

隨後,不管是什麼信仰,是要一定的趨同性的,至少是廣泛意義上的認知,同時還需要有人組織還強化這等認知,就如部族之中的祭祀,就這個組織和牽頭之人。

並且信徒越是虔信越好,一個虔信的人抵得上一百個尋常信眾,此中土著部落反而更占優勢,因為大多數人的心思很純粹,對異神也足夠敬畏。

最後,在聚集信仰的過程中最好還需要有造物的生靈獻祭,通過這種儀式來強化信神,增強靈性,信神一開始是很脆弱的,要是冇有長時間的供奉和維繫,那是不會長久存在的。

綵衣女子也想到了什麼,她道:“師姐,要是這麼說,抓到的幾個人,包括那個徐大匠在內,好像份量都不怎麼夠,是不是我們還冇抓到人啊?”

聶昕盈想了下,道:“有的時候未必需要是人,也可以是某一個東西。”

綵衣女子眼前一亮,道:“對哦,也可以是一個東西!”

拿土著部落舉例,並不是所有的土著部族都有足夠強力的祭祀的,有些祭祀反而是在神明出現後纔出現的。所以最早階段,凝聚人心的可能就是某一個物體,它或許是一塊石頭,也可能是一株樹,或者是某個水潭或者大山湖泊,此是信神冇有成形之前信仰的早期寄托,也是溝通的關鍵。

她回憶了下,“可我們之前也冇有找到類似的東西,天機院大多數地方我們已經查詢一遍了,隻有幾個地方冇查到……師姐,這東西有冇有可能落在天機院外?要是落在外麵就難找了。”

聶昕盈冷靜分析道:“那東西一定還在天機院,因為在天機院之外是無法取得信任的,在最初也不易溝通,最重要的是,若是舉行儀式,在外反而不如在天機院內安全。”

綵衣女子道:“師姐,天機院內是有一些重要的地方冇有搜查,隻是那些地方修道人無法進入,比如菌靈房,若是我們進去,那會毀去裡麵的東西,可能會對天夏的民生生產造成影響,據說還有許多珍貴菌靈,是許多人數十年的心血,不好隨意破壞。”

聶昕盈道:“我們不查,可以交給那些可以信任的人搜查,讓安小郎和那個叔小郎一同跟著去,他們或許能有所發現。”

她很懂得拿捏分寸,現在對天機部的搜查剛剛好,但是天機部的人肯定是會有所不滿的,再進一步可能會被人利用了,所以交給天機院名義上的自己人去辦,對抗情緒就不會那麼大。

綵衣女子眼前一亮,道:“對啊,安師侄和那叔小郎倒是適合做此事,”她又偷偷看了一眼聶昕盈,暗戳戳的想:“不會是師姐利用這兩個人把背後的人吊出來吧,師姐可真是太壞了。”

聶昕盈察覺到了她的視線,淡淡道:“你在想什麼?”

“冇,冇什麼!”綵衣女子眼神遊移了一下,並熟練轉移換題,“師姐,這個事情要讓魏山配合麼?”

聶昕盈道:“當然。以魏宗匠的威望和能力,足以處理好這些事,我們冇有理由不告知他。”

綵衣女子道一聲“師姐等我回來”,便興沖沖離去了。

聶昕盈則是在殿閣內認真思索著什麼,過了冇多久,外麵值守弟子進來稟告道:“師姐,勞值司到了。”

聶昕盈道:“請他進來。”

少時,一個三旬左右的修士走入了進來,他見了聶昕盈,正容執禮道:“聶道友,你發送急書,可是有什麼事麼?”

他乃是玉京及翼空上洲守正駐地的值司勞誠毅,這些年來和玉京鎮守,主要是白真山頗有往來,雙方也算是熟悉。

聶昕盈還有一禮,道:“今天搜查的事情想必勞值司都是清楚了?”

勞誠毅道:“大致過程勞某已是知悉。”因為這次行動不少人手就是守正宮借出去的,他對整個過程都大致瞭解了,這主要是為了防備有人和天機院的人串通。

聶昕盈認真道:“但是我們也發現了一些東西,”她將那副畫卷再次拿來,“道友且來看一看這幅畫,這是我們從那些有問題的工匠那處搜出來的,幾乎每個‘重要’的人手中都有這麼一幅。”

勞誠毅走到了案前。

聶昕盈則是將畫卷徐徐展開,勞誠毅往下看去,待見到了那畫像上的道人之後,心中猛然一驚,“這是……”他就知道事情不簡單,可冇想到牽扯這麼深。

他抬起頭,慎重問道:“聶道友,除了這幅畫之外,還有其他什麼物件麼?”

聶昕盈輕輕搖頭,道:“暫時未曾查到,這就需要貴方配合了,畢竟有些東西,並不在我們的權責之內。”

勞誠毅想了想,肅容道:“義不容辭,但勞某需帶走這幅畫像。”

聶昕盈點頭道:“道友請便。”

勞誠毅伸手畫像取起,抬頭看了聶昕盈一眼,迎上後者清湛的目光,微微一頓,點了下頭,將畫收好後,再是一禮,就轉身走了出去。

聶昕盈在他走後,拿出一根青枝,輕輕一晃之下,就有一道光芒飛了出去,直入天穹之中。

她將此物收妥,又等了一會兒,外麵有一陣風聲捲來,綵衣女子走了進來,興奮道:“師姐,東西找到了。”隨後取出了一隻匣子擺在案上,朝她推了過來。

聶昕盈對著這匣子一拂袖,匣蓋一開,見裡麵擺放著一根白色枝節,它完全是金屬打造的,枝節筆直,兩麵的分叉並不對稱,但是間距一般模樣。

綵衣女子道:“師姐,我們是在某個菌靈房中找到的,在非常顯眼的地方,要不是安師侄看出這東西有問題,我們幾乎以為這就是一個簡單的飾品。”

聶昕盈以手指輕觸,點頭道:“應該就是這東西了,不過若隻有這東西,那事情就簡單了,現在就等守正駐地那邊的回訊了。”

綵衣女子這才發現那副畫不見了,她試著道:“師姐,那真的是……”

聶昕盈淡淡道:“若是隻看著眼前展露出來的線索,此事很可能牽扯到上麵某位。”

“上麵……某位?”

綵衣女子雖然方纔就有所猜測,現在聽到了這個,她心裡也有些慌,就是查這個天機院而已,用不用得著這麼誇張?居然牽扯到更上層的大人物了,她的小身板可扛不住啊。

她嚥了口唾沫道:“師,師姐……”

聶昕盈撇他一眼,道:“你怕什麼,就算是上麵某位,我們白真山又何懼之有?”

綵衣女子抹了把不存在的眼淚,“師姐,你不怕,可是我怕啊,老師一定會護著你的,可是,萬一,某人冇法被扳倒,要了結事情,我被扔出去當替死鬼,戲文裡的丟卒保車,不就是這樣麼……”

聶昕盈道:“我看你是話本看多了。”

綵衣女子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道:“師姐,真的不會有事麼?”

聶昕盈冇有理她,抬頭看向上空,這個時候,訊息應該已經傳到守正宮了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