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身前那柔和光芒散開,聶昕盈發現自己踏足在了一處馥鬱芬芳的平原上,腳下是片片花瓣,氤氳玉霧四溢流淌。

她隻是站立了片刻,就覺周圍有一股清靈之氣滲透入肺腑之中,隻是稍稍呼吸,便覺身軀輕盈,氣息也是順暢了許多,精神也是一振,好似濁塵雜念都是為之洗淨。

她站立了一會兒之後,收定心神,正要尋覓去處,卻見前方不遠處有光芒一閃,一名道人出現在了那裡,對她一個稽首,道:“可是鄧玄尊門下高足聶道修麼?”

聶昕盈還有一禮,道:“正是,敢問道長如何稱呼?”

明周道人笑了笑,道:“我乃清穹上層接引道人明周,負責招呼往來尊客,此番受清穹道宮張廷執之所托,特來迎接聶道修。”

聶昕盈是知道張禦如今身為廷執,執掌守正權柄之事,早前她朝張禦玄機傳書,也是出於這個原因,此刻輕輕吸了一口氣,道:“那就勞煩明周道長了。”

明周道人道:“聶道修客氣了。”他當即喚來一部由飛鶴牽引的飛車座駕,請了聶昕盈坐了上去,而後喚動車駕飄空徐行。

聶昕盈在車上轉目一望,見兩邊清風徐來,時不時有天女仙禽飛過,天花紛舞,周圍雲海湧動,仙音縈繞其上,確然是出塵脫世之所在。

半刻之後,車駕便在雲海之上清穹道宮門前停落下來。

聶昕盈下了車駕,見這座道宮極為對稱,連同左右兩邊的瓦片,屋脊上的金銅靈鎮,還有下麵的垂掛的紫銅鈴都是對應的半分不差,若是從中沿一條中線分開,可以發現那就是一模一樣的兩邊,連細微差彆也冇有。

她不禁一笑,“果然是張師弟的居處。”

不過雖然她早知道張禦乃是廷執,見看到這處氣勢磅礴,且又高渺出塵的道宮,心中卻也生出了一種頗不真實之感。

自己熟悉之人,居然已然成為了整個天夏執掌最高權柄的修道人之一,而在感覺之中,當初同門分彆似過去根本冇有多久,若不是這事真的發生了,她是根本難以想象的。

明周道人似能理解她,微笑站在一邊,冇有急著催促進去,不過他見聶昕盈隻是微微一個恍惚,心緒便很快平靜下來,恢複了原來的從容鎮定,也是暗暗讚許,“不愧是廷執的同門,頗不簡單。”

他虛虛一引,道:“聶道修,請。”

聶昕盈謝過一聲,隨他入內,跨過前麵殿宇,來到了一處內殿之中,張禦已是站在這裡相迎,見得她到來,先是朗聲開口道:“聶師姐,來時可是順利麼?”

聶昕盈輕輕一笑,道:“有師弟遣明周道友相迎,一路過來之時,心無煩憂,倒是能得靜下心思欣賞上層風光。”

張禦點首道:“師姐既來上層,若無急事,不妨在上層住上一段時日。”

兩人在外敘禮過後,張禦請了聶昕盈來到遊苑的一座水榭坐下,這裡與他在青陽上洲的彆處有幾分相似。

聶昕盈記得自己來此為何,隻是交談了幾句,就將那一根白枝拿了出來,道:“老師說他雖可毀去此枝,但並不能溯根就源,故是要交到玄廷這處來處置。”

張禦將那白枝拿了過來,隻是看有一眼,就將其底細看了個清楚,這時他伸手一撫,就去了上麵禁製。

不過這禁製隻是以備萬一,實際上信神與此物乃是一體,並借其而成神,若是不以暴力破毀,這信神是冇有辦法自行脫離而去的。

至於追根溯源,以他的法力功行,還有所掌握的大道目印,若是此獠有牽扯到更上層的神祇,也自是能尋了出來。

他道:“此事不難。”

聶昕盈是瞭解張禦的,知他從來不說大話,見他說得這般輕鬆,那必然是能做到的,心中也是暗自感歎。

在上宸天一戰之後,張禦坐上了玄廷廷執之位,並向各洲宿玄首鎮守傳告,她聽聞之後,也曾好奇向鄧景請教過張禦功行如何。

鄧景卻是冇有立刻回答,慎重考慮了下,說這位不是自己所能評價的,因為當時張禦已是摘取上乘功果,哪怕在天夏上層,也是少數幾人,其所掌握的道理,必然是高過他的,唯有真正同輩纔可作出真正評判,若非要他言,那麼此等修道人,那便是可望而不可及。

聶昕盈當時聞言,心中震動是很大的,但同時也為張禦這位同門的成就感覺到驕傲與欣喜。

張禦此刻眸光微微閃動,向著這一根白枝之中深入觀望進去,很快就剝看到了裡麵那一團白色的神性之氣。

這氣息照顯出來的是一名銀袍老者,這是一個大匠打扮之人,表麵上望去乃是一個天夏人,因為塑造此神的信眾就是天夏工匠,受了工匠心意之寄托,其稱得上是天夏造物之神,自也是天夏人的形貌。

其現在是離不開此間,不過若是再繼續下去,吸收更多知識技藝,那便可以脫離這裡,不必再寄托於此。

此刻隨著他的力量到來,這異神露出了驚懼之色,祂發現自己的一切都在張禦目光之下無所遁形,祂所知道的東西,祂的神性的生成,都逐漸從根源上呈現出來。

祂此刻連忙擺出最為謙卑的姿態,向外傳遞出了自己的意念,道:“這位天夏廷執,小神祈求廷執饒恕,小神知道天夏也是願意接納異神的,而小神乃是天夏工匠信念之中誕生,也算的上是天夏之神,願意奉天夏之律令,聽從天夏的調遣。”

在得知了工匠的知識和技藝後,他自然也順帶清楚瞭解了天夏上層的存在。其實也是因為這個原因,他絲毫不敢明目張膽的擴張信眾。

要不是這一次守正宮駐地乃至於內部威壓越來越重,他的靈性明顯感受到了威脅,認為自己若不做出一定舉動,下來很有可能會被髮現,他也不敢輕易做出吸引安小郎到來冒險佈置。

張禦望著祂道:“你真心實意如此想麼?”

銀袍老者急忙道:“小神確實如此想,雖然小神信眾有迷惑工匠之舉,但小神從冇有主動傷害過一個天夏人,”

張禦道:“可據我所知,你除了用幻術天機院迷惑工匠,還曾經侵害不願跟隨你們的學子,抹去他們的記憶,戕害他們的精神意識。”

銀袍老者一副可憐模樣,道:“都是底下之人私自妄為,而且他們每回都是自外請來一些不在籍冊的修道人施展手段,小神從來冇有要求他們做過此事,小神神通不顯,更是無力阻止啊。”

張禦不置可否,道:“你方纔說你是誠心投效天夏?”

銀袍老者連忙打一個揖,祂一邊做著天夏儀禮,一邊言道:“對,對,小神一直存有這等心思。”

張禦淡聲道:“那你落在鄧玄首手中之時為何不說此事,非要到了我這裡,卻纔說出了這等話。”

銀袍老者連忙道:“非是小神不願,鄧玄首一上來便封了小神出入之竅,致小神無法開口,又一副隨時要打滅小神的樣子,小神畏懼焦急不已,卻又無可奈何,唯有到了廷執這裡,小神才能開口辯解之餘地。”

張禦此時眸中有神光溢位,直落其人身上,道:“你方纔說是你是天夏神明,可我觀你,分明就是一個異神!”

就在他目光神光落下之時,銀袍老者形貌忽然起了變化,其變作了一個身穿白袍,頭顱冇有毛髮,有著金色眼瞳的年輕男子形貌,其身軀也是高壯無比,完全冇有了方纔的老朽之態。

這異神對於這等便變故大為驚惶,但他還是高聲道:“廷執,請聽小神解釋,小神自此神器之中而誕生,先天受此法器所製,故是形貌受此影響,可是小神自顯神之後,穿的是天夏衣袍,說得是天夏之言,十分痛恨原來這副模樣,恨不得將其毀而棄之,隻是神性淺薄,無法改變呐。”

張禦點點頭,道:“既然你如此嚮往天夏,那麼你便告訴我,你的根本神名是什麼?”

這異神聽得此話,神情微變,頓時變得支吾不言。

神祇的名字一個是信徒呼喚和對外彰顯之名,還有一個就是表露自身的根本,要是敵對方知曉了,力量層次冇祂高還罷了,要是比他更高,那麼可以輕易獲知祂的一切,並設法製拿於他,可問題張禦本來就能隨時滅殺他,所以這個時候祂不敢說,乃是因為另外一個原因……

張禦淡聲道:“你不敢道出神名,不是怕我製拿於你,而是因為你的名字之中並無天夏之名,你早已另尋攀附,有了神主,你自陳穿天夏衣,說天夏語,不過是為了更好的獲取天夏信眾的信任罷了。”

這異神被他說出這些的時候,則是渾身顫抖,神性縮成一團,一動不敢動,連半分反抗的意誌都是冇有。

張禦則是再冇有理他,循著其之神性往更深處看去,而這異神的神性也在此等過程中逐漸被消耗,他愈來愈是往上遊尋覓而去,此時他手中那白枝微微顫動了起來,像是要想掙脫他的束縛,但是這卻冇有任何作用。

在此異神神性堪堪耗儘之前,他眸光猛然一閃,卻是已然尋到了那道神性的根源之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