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有些意外,暗道:“荀師原來去了那裡?”

難怪之前他向瞻空道人問及荀師的去向,後者卻言不知在何處,原來是涉及到了這等機密要事,那這位的確是不知道了。

“元都玄圖”也果然是了得,居然還能藉此器穿渡去元夏,但想來這裡肯定是什麼限礙的。而且他也不知,這位老師到底是以何等修為,又是以什麼身份去到哪裡的。他思來應當仍是玄尊身份,因為執攝動靜實在太大了。

而他認為,五位執攝雖然說這位老師隨後可能會把訊息傳回,但顯也不能完全寄托於此,因為這一切都是建立在一切都是順利之上,但元夏那邊肯定也不會有多少漏洞,所以恐怕需做好極長時間冇有回訊的打算。

他想過這些後,抬起頭,又問出了一個十分關鍵的問題:“若天夏與元夏對抗,諸位執攝會參與此戰麼?”

居中那位執攝緩緩言道:“不到萬不得已,我輩是不會出手的。元夏大能化演萬世,隻是破道尋道,我若與他對手,那角逐的隻是我輩法力之高下,而並非道之高下,那一開始就如此鬥法便可,也無需演化萬世了。

且我等法力超邁世域,浸世若深,諸靈所思,諸物所演,難免會受我輩之影響,所以隻會儘量減少對世間的看顧,不來乾涉下方。越是顧看,則法力下侵越重,反於世間不利。”

而與我一般,元夏那處同樣也是如此。法力牽扯世間一多,若是道法攪動過甚,導致前功儘棄,也不是元夏大能所想見到的。”

張禦頓時瞭然,難怪諸位執攝此前甚少觸及世間,便是偶有現身,也自言長久在外容易擾動機序,原來根由在此。

居於左側的那位執攝道:“但張廷執需要知曉,也不是說元夏大能定然不會插手,那隻是在勢力強於我的時候如此,可一旦見我強於他,或者見我可能滅除他的時候,那麼一定是會動手的。但隻要此輩不動,那我等一樣不會先動的,故是你們要靠你們自己了。”

居右那位執攝誠懇道:“張廷執,你們是從此方之世化演而出的,你們不來遮護自身,誰又來護持你們呢?”他帶著幾分讚許,“在過去,便是少了我等的乾預,你們也做的很好。”

張禦心下認同此言,五位執攝雖不願自己之認知被覆去,可說到底,無論兩邊輸贏如何,他們仍是在那裡。

而包括他在內的天夏之人則不同,若是此世被削滅,那是真真正正的冇有了,化為一團泡影,他們的一切努力,一切修行都將化作虛無,不會再有一點痕跡剩下。

他們自己不拚命,難道還指望彆人來替他們拚命麼?

五位執攝做得已是足夠多了。

此刻居中那位執攝又是開口道:“張廷執,你所開辟的那方道化世域,給了玄法四十載時日,使得玄修追上了四十載,但是如此卻還不夠。

我等否決玄廷斷絕牽連之議,那是因為此世另有用處,你以玄法所辟之界,與過往真法所辟之界絕然不同,乃是一變數,更在元夏天算之外,故而我等可用法於其上。”

張禦微覺意外道:“不知諸位執攝待用何法?”

最左側那位執攝道:“我等可將之化演為一處下層,使我天夏一載可當其三四十載,如此無論真修玄修,都可一樣用得此世,而眾修藉此運轉天機,便能早悟道理。”

最右端那個執攝言道:“此也是缺中求變,我等現下唯一能做之事了,下來便儘量少予乾涉了,隻此道化之世乃是你所開辟,需先問張廷執你願意與否?”

張禦不覺釋然,難怪諸執攝認為斷斬此世不可行,原來是出於這等緣由,而且這一方道化之世若能成為天夏下層,整個天夏都是夠用此提升實力,他道:“禦自是願意。”

居中那位執攝看著他道:“那此事便即定下,張廷執,你若暫無疑問,今回我等對言便即到此吧,若有什麼緊要事機需問我輩,你可再來此處相詢。”

張禦點了點頭,鄭重執有一禮。

五位執攝也是在那裡還有一禮,隨後身影漸漸從玉璧之上消退下去。

張禦站立片刻,意念一動,已是出了這一方空域,回到了清穹深處,他望著前方翻湧的雲光,忽然感覺自身此刻看待事物,有了另一種彆樣感悟。與五位執攝這一番對話,無疑是將他看待事物的視角提到了更高的層次上。

實則他看得出來,五位執攝雖言不能過多乾涉世間,可卻是為他們打下了足夠的深厚的基礎。

將天夏遷至此世地陸之上,接觸大混沌,這是增加變數,使得元夏無從下手;推動玄法,以求儘可能打通上下層,快速將內部整合為一,使天夏的力量可以儘可能的集中起來。

而且不止是推動玄法,玄廷同時還允許其他可以向道的事物存在,比如造物就是一例。造物目前所承擔的責任就是最大限度改善民生,可若是繼續推動下去,哪怕不能修持之人也一樣可以攀行上道。這也是以往從來不曾出現過的道路。

而在做此事之際,五位執攝又喚得他老師荀季去了元夏。這三步下來,已然是可進可退,原本看來的必敗之局給硬生生給扳了回來。

但接下來,他們是否可以在此鋪好的道路上走下去,就要看他們自己的了。

隻是他心下想著,對比元夏,天夏有一個極大缺陷,元夏那裡冇有了那些化演萬世的大能,或許還有其他上境同道。可天夏這裡若是少了這幾位,那是真正一個上境都冇有……不對!

天夏是有這般人的,那便是首執!

以首執之功行,如今隨時能夠去到上層,待得首執去位之後,也定然會成為位列上層的執攝之一。

若得如此,那麼首執當就會成為天夏之世自演化出來後成就上境的第一人!

此也意味著,此世之中,憑著自身之修持也能攀渡上境了!

他正在這裡思量的時候,前方雲海一開,一個小童乘舟過來,在舟上打他打一個稽首,道:“張廷執有禮,首執有請。”

張禦立在這裡不曾回去,便是心中已有所感,他明白首執此刻尋他,必定也是為了元夏之事,便道:“好,我這便過去。”

他心中意念一轉,頃刻之間已是落到了一處空疆之地,首執黑髮烏簪,身著淺灰道袍,正立在那恒平一線之上,乃是此方天地之中唯一定立之人。他見得張禦,先是執禮,道:“張廷執,有禮了。”

張禦還有一禮,道:“首執有禮。”

首執看著他道:“張廷執今次既與五位執攝見麵,想必也是知曉我天夏所需麵對的大敵了。”

張禦點首道:“禦已知曉,我天夏之敵,不在內,而在外。”

首執點了點頭,但隨後又是搖頭,道:“張廷執此言,既對又不對。”他緩緩道:“我卻以為,我天夏之敵,在內而不在於外,我以為隻要我天夏自身不亂,便無人可以擊敗天夏。”

張禦抬眼望向他。

首執亦是看過來,他語聲之中似是蘊藏著無匹信心,道:“我執掌玄廷近四百載,瞭然天夏上下所有人,更知悉天夏之潛力,我們既有他們的一麵,也有他們所冇有的。

我敢言,便是諸位執攝也是遠遠低估了天夏,我亦深信我天夏必然能勝,然則首先前提,便是我天夏自身不先犯錯。”

張禦深思片刻,結合五位執攝所言,還有雙方諸般之對比,心下已是偏向認同此言。

首執語聲肅然道:“張廷執,幾位執攝雖能指點大勢,但是能幫助我們的畢竟有限,而我待時機合適,便會去到上境,雖我去到那裡後,能夠做出幫助也是有限,可也是不得不走這一步,下來隻有我們一同自慎自省了,謹凜向前了。”

張禦肅然點首。執攝畢竟是執攝,不能對世間著意太深,首執儘管不同於五位執攝,冇有那麼多顧忌,可同樣也隻能做有限度的乾預。

可這又是必須的,因為首執成就之後,打破了這一層界限,天夏才能真正安心。並且有一位真正己世出身的大能坐鎮上方,那意義也是絕然不同的。

首執看向遠方,一時之間,似是望到了所有,他道:“再有一月,便是二月了,屆時月中廷議之上,我當會卸去首執之位,將此交托給陳廷執執掌,己身渡去上層。張廷執,我離去之後,天夏未來,隻能交托給你們了。”

張禦明白,元夏與天夏恰好就是兩個極端,一個抱守不動,殺卻萬變,以證長恒;一個維新求變,不拘一格,開萬千之道;而天機隻有一線,所以唯有一個能走到最後。

這等涉及到天數和終道的爭鬥,是整體文明的較量,是體例、法度、禮儀之爭,是冇有後退之路可言的,更不該存有任何妄想。

故是此番之爭,不僅僅是為了自己,亦是為了天夏!

他抬起頭,以鄭重無比的語氣言道:“禦,當會竭儘己身之所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