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穹之舟深處,張禦與首執作了一番長談,下來又向後者請教了一些問題,其中還有一些在五位執攝那裡未曾問及的事機。

談話過後,他返回了清玄道宮。他一人來到了位於後殿的廣台之上,麵對著滔滔清氣雲海思索起來。

今日之行,有太多的東西要消化了。

五位執攝在告知了他關於元夏之事後,天地之真實卻是霍然敞於麵前。

若把此方天地比作一幢屋宇,那麼以往之他,就是宿於這一間封閉屋宇之內,不聞外間之事,而今卻是打開了門窗,看到了外麵,同時那烈陽暴雨也是隨之侵入進來。

此刻他看著天地,卻是生出一種波紋般的紊亂之感,這種紊亂正像海浪一樣衝湧過來,世域之內似是有一層層漣漪盪開。

這並不是因為他知曉此事後所引發的心念感思,而是確實存在的表象。到了他這個境界,有些東西隻需告訴他,他自能去分辨理解,並能將之看個清楚。

五位執攝之所以將元夏之事告知他,除了因為他此刻的功行地位,還有就是唯有他這等道行之人,才能在知悉這些後對此有一個明確感知。

雖然如此在感應中帶來了一定的壓迫之感,可是同樣,也是使得他身軀內的意識主動去對抗這些,並時時警惕。

在求全道法之後,那一直處於大致平靜狀態的心光也是再次泛動了起來。

現在他求全道法也不過數月,想要即刻去到上境冇此可能,除了積蓄力量,還需要翻看更多道書,並以此感悟道理,每有一悟,纔可在道行上少許有所精進。這本是一個自我緩緩打磨的過程。

不過現在得外機沖刷,卻是令他時時處於感應對抗之中,這表麵看去是攪擾,但實際上若能處置得宜,並積極對待,卻反而能使之成為提升自身道行的助力。

他在與五位執攝見麵的時候並冇有提到如何進行下一步的修持,這是因為五位執攝的功行是必然會成就的,其所行之法是超脫在世道之上的,許多經驗是不能拿來做依據的。

所以欲要問道玄機,還不如等首執成就後再去請教。這裡首執也確實值得欽佩,在無前人可作參照的情形下,卻是能從無到有走出一條自己的路來。

隻是首執成就的真法,而且僅有他一個,且世上每一個人都是不同的,每一個人的感悟也是不同,更彆說,他修行的乃是玄法,所以他同樣有許多東西需得自己去琢磨,自己去找尋。

他心下尋思著,若再能尋得一枚大道之印,即便不能助自己突破境界,也一定能對突破層境有所幫助。

說來他此身並不適合修行真法,也是因天夏推動玄法,所以他纔有道可尋,而玄法之道也符合他自身之道念,哪怕是為此,他也必然是要迴護天夏的。

此刻他抬頭望向虛空,與元夏對抗,天夏自身內部不能先出現問題,所以內部這些事情仍必須需肅理清楚的。不僅僅在於那些諸紀元的神祇,虛空之外的異域;還在於寰陽、上宸等躲入他域的宗派。

在麵對元夏這樣一個大敵之時,天夏無疑是要用儘全力的,這個時候後方不能出現任何問題,而這些宗派是有能力攪亂的天夏的,故是一定要儘量剿滅。

至於這些宗派背後的大能,那用不著顧忌,自有五位執攝負責應付。五位執攝自己不能深度乾涉世間,同樣也不會允許其他執攝如此做。

在雙方上層的人數對此上,似乎諸派合力能壓過天夏,可此事這不能單純從人數上來論。

首先諸派註定不能真正齊心,其次天夏是直接繼承了古夏、神夏以來絕大部分遺澤及鎮道之寶,五位執攝所掌握的絕對力量是壓過對麵一頭的,若不是如此,對麵那幾位也絕不會如此老實,過去隻敢做一些小動作。

更何況幽城那一位能不能算對麵自己人還真不好說。

這時他忽然心有所感,目光一轉,往那方道化之世看去,此世與他有著直接牽連,哪怕生出些微變化他都會第一時間知曉。

而他不難感覺到,這方道化之世此刻正在發生著某種改變,此世與天夏的聯絡正在加深之中,並在一個恍惚之間,就化變成了一個下層之世。

可以說從此刻開始,每一個修道人,不論修持真法還是玄法,甚或那些個披甲軍士,都是能夠去到那裡。

自從這方道化之世的運時與天夏恒平之後,進入此中的玄修雖也有不少,但已不如原先那麼多了。可畢竟早前有一批人映身在此修持了數十載,所以一直堅持在此。

這些人第一時間發現了這裡變化,在驚喜之餘,也是紛紛利用訓天道章向外傳播此訊息。

張禦見此,略一沉吟,也是喚了明周道人過來,讓其向下方各洲宿傳達此事,後者躬身領命而去。

他以廷執身份傳遞此事,自是比那些玄修弟子自發傳播來得快得多,隻是一天時間,天夏各洲宿的子民都是明瞭此事,所有人都是大為驚喜,特彆是正好有餘暇之人,皆是迫不及待往此世之中投入進去。

張禦這刻則已是轉回了殿中,在座上定坐下來,很快入至定持之中。

時日忽忽而過,在端坐許久之後,聞得耳畔傳來悠悠長響的磬鐘之聲。他睜開雙目,見得一大片光明自外灑入清玄道宮之內。

他目注片刻,便自站起身來,擺袖往光芒之中邁入,隨即前方景物融開,他立足在了一片光氣長河之上。

同時長河之上一個個光芒閃爍出來,諸廷執也是從中步出,陸續來到席座之上。此刻他們神情一片凜肅,這是以往所不曾有過的,顯然他們事先也是知道了首執即將卸任的訊息。

陳廷執此時轉首過來,對他點了下頭。

張禦也是點首回禮。

這時雲海之上又是一聲清亮磬音傳出,首座之上一團清光放開,首執身影出現在了那裡,諸廷執見他到來,俱是打一個稽首,言道:“首執有禮。”

首執在上方還有一禮,道:“諸位廷執有禮。”此刻再是一聲磬鐘之音,他與諸廷執便是一同落座下來。

坐定之後,他這次冇有問下方是否有所呈議,而是看向林廷執,語聲和緩道:“林廷執,近來內外各洲宿的陣器佈置,還有各方法器陳列的具體情形,由你來說下吧。”

林廷執恭聲稱是,他自座上起身,將自己所佈設的一應法器的情況詳細說了一遍。

而在他說話過後,首執又是望向武廷執,後者也是站起,將如今鎮獄之內還有外間有名罪之人拘役情形也是仔細交代了一番。

張禦待他言畢,自座上立起身來,也是說了下內外各洲宿守正駐地的安排。

他明白,現在雖是首執在向他們問這些,可這些實際上主要是說給陳廷執知悉的東西,這是首執臨行之前要交托給陳廷執接手的權責。

底下諸位廷執顯也知道此事為何,自張禦之後,一個個從席上起身,將自身所負責的事機都是敘述清楚。

待眾廷執說完之後,首執言道:“我自受諸位同道推舉坐上首執之位,迄今已有五百餘載,今我自感功行漸滿,不日將是渡去上層,當是卸脫此位,將此交托給同道承負。”

光氣長河之上一時無聲,眾廷執目往首執,隨後皆是肅容起身,對著他鄭重執有一禮。

在天夏渡來此世之前,這位便是首執了。

若說五位執攝一直在高處指引天夏方向,那麼首執便是天夏這艘舟船的真正掌舵之人,可以說,若無首執調和陰陽,理順各方,那麼也就無有今日之天夏。

在這位執掌之期中,帶領著天夏渡來此世,辟開新天,立下一十三上洲,隨後又運用巧妙手段,聯合上宸天逐寰陽派於虛域之中。

在麵對濁潮衝擊,上宸天外迫,幽城遠離這等岌岌可危的情形之下,這位定下了禦外固內的策略,集中了玄廷所有可用的力量擋住了外層的侵襲,令上宸天主要力量無隙可入。

內部則堅持一力推動玄法,並依托各洲玄首的方法穩固住了天夏局麵,在此之後又帶領天夏眾修一戰擊敗了上宸天乃至歸來的寰陽各派,這一樁樁,一件件都是可以大書特書,永為銘傳的。

首執這時道:“諸位廷執,我意推舉陳廷執為我去位後的接替之人,諸位廷執可有異議?”

諸廷執俱言:“我等皆無異議。”

首執點了點頭,他對眾廷執打一個稽首,鄭重言道:“諸位,我去之後,此後天夏,就拜托給諸位同道了。”

眾廷執皆道:“我輩必不負天夏,不負首執所托。”

首執道人垂下大袖,他往旁處走去兩步,自席位之上離開,待站定之後,望去陳廷執處,緩聲道:“陳廷執,自此之後,首執之權責,上下之承負,便就交予你了。”

陳廷執肅然點首,從席上走了出來,隨後一步步朝著長河上端走去,在走到首座之上,他轉過身來,麵向諸廷執,抬袖而起,正容執著一禮,“諸位廷執有禮。”

諸廷執俱是神色一正,還有一禮,道:“我等見過首執。”

與此同時,一聲清亮悠長之磬音在光氣長河之上響了起來,並向雲海之中,向著天夏各方傳遞出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