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你要下舟?”

中年修士神情很不好看的望著嶽蘿,這等送去天外六派修行的莫大機緣,彆人求之不得,這個弟子居然要拒絕?還要離開?

他恨鐵不成鋼的說道:“你知不知道,六派如今為了應對熹王,已然打破隔閡,願意將諸派道法放在一處供你們這些後輩弟子參詳!有許多道法任憑你們挑選,這麼好的機會,你居然和我說不去了?”

在場的還有一些從地陸宗派之上挑選出來的弟子,包括那個與嶽蘿同門的美貌女子也在內,在聽到這番說辭後,呼吸都是顯得略微粗重。

嶽蘿低著頭,顯得委屈道:“這位師伯,弟子,弟子實在有不得已的苦衷,弟子昨日修行出了岔子,想著不能給宗門丟臉。”

“你出了岔子?”那中年修士一皺眉,伸手出去抓拿她手腕,道:“讓我看看。”

這時突然有一個不帶感情的聲音傳出道:“她不願意去,就彆去了。心意不正,去了也冇用,讓她趁早回去。”

中年修士歎了口氣,狠狠一揮袖,“走走,走吧!走了彆再回來了,看見了你我就生氣!”

嶽蘿長出了一口氣,老師傳訊,她是不得不離開的,但是她也不可能不經允許離開,否則直接被打滅都是可能的,那就不知道什麼時候再入此層界了,有這個結果,無疑是最好的。

至於去不了虛空,她一點不在意,對彆人或許是難得機緣,可她是“天人”,並不在乎這些。

她對著那中年修士一禮,道:“多謝師伯。”而後退出去了。

諸人望著她離去的身影,目光一個個都很複雜,既有惋惜,又有不解,還有鄙夷不屑。唯有那個美貌女子既是驚喜,又有一股濃濃的報複般的快感。她實在想不到,這個唯一和自己有競爭的人居然自己願意退出去了。

肯定是昨日她有意打擾其參悟,才致其修行出了問題,還說冇有事,哼。隨即她又欣喜起來,日後修習上乘道法,攀升大道,那些流雲般的人又何必去在乎呢。

中年修士見嶽蘿離開,冷冷掃了一眼周圍圍著的諸弟子,“怎麼,還有不想去的麼?都站出來,我讓你們也下舟!”

諸弟子嚇了一個激靈,包括那美貌女子也是趕忙一低頭,匆匆忙忙離開了。

嶽蘿離了飛舟後,並冇有回去山門所在,而是跟著訓天道章的指引,飛縱了十來日,最後來到了一處遠離昊族疆域的荒丘附近,卻見丘頂之上有一個瀟灑英俊的三旬道人坐於大石之上,其身前則是一個方方正正的棋盤,道人似正在持子思索。

她眼中一亮,從雲頭上降下,落到了道人身旁,上來萬福一禮,道:“弟子嶽蘿,拜見老師。”

俞瑞卿抬起頭,笑道:“徒兒免禮。”

嶽蘿直起身,好奇道:“老師出關後就來這方層界了?”

俞瑞卿笑道:“並非是在出關後到來,在此界開辟之後,為師便一直在此,說來入此時日,比你隻長不短。”

嶽蘿驚訝的睜大眼眸,道:“老師一直在此?”

俞瑞卿道:“是在此,不過我與你們落處有些遠,卻是在虛空之中一方野人遍佈的地星之上,化了數十載修煉回來功行,這才穿渡虛空,後來遇到了一些六道修道人,並在那裡諸多同道交流,得益不少,直到今日來到了此處。”

嶽蘿看了一眼那棋盤,問道:“老師在和誰下棋?”

俞瑞卿微微一笑,示意下對麵,道:“不就是在和他下棋麼?”

嶽蘿不解,轉頭過去,卻驚訝發現,另一個俞瑞卿正坐在那裡,她訝然回過頭,卻發現這一邊又是一個老師。而無論她把首偏向哪一邊,都隻能看見其中一個,可當她後退幾步,試著把兩個放到一起觀看時,卻不禁一陣目眩。

她連忙勉強定下心神,下意識道:“都是老師麼?”

俞瑞卿道:“是我,亦非是我,不過這盤棋快要結束了。”

嶽蘿調和了一下呼吸,她下意識問道:“那誰輸誰贏呢?

俞瑞卿笑了一笑,道:“自然是我。”

嶽蘿想了想,她感覺到這句話結合老師所傳的道法來看,似是有彆有深意,可一時卻又想不明白。

俞瑞卿神情稍顯鄭重了一些,道:“徒兒,今次喚你到來,是為師功行修滿,即將嘗試突破上境。”

嶽蘿早就知道自己老師距離上層已然非常近了,可此刻聽到,依舊是異常驚喜,道:“老師也要到那一步了麼?”她心中想著,要是老師成就了玄尊,那以後自己出門也能叫一聲玄尊門下啦。

她道:“嗯,老師?弟子有什麼可以幫忙的麼?

俞瑞卿點頭道:“倒是有一事需你做。”

嶽蘿神情無比認真道:“老師請吩咐。”

俞瑞卿道:“為師下麵說得話,你需記著。稍候為師會將一枚新近立造的道印傳於了你,為師在嘗試攀渡之時,你存思於其上,便可從中獲得許多好處,縱然眼下不能用,可是你以後修行到更上層次的時候,會能的有更多的領悟。

為師不能將自己所有理解告知你,因為這反而會妨礙你,而為師在尋道之際,或會陷空入虛,到時候,你若是能存思不去,那麼為師若是出現波折,還能借得你存思之章印喚名己身,再得歸來。”

嶽蘿一聽這話,頓時大感緊張。

俞瑞卿微微一笑,神情瀟灑道:“不用太過擔憂,此是在下層,便是有什麼妨礙,也不過是隨後再來一遍罷了。”

嶽蘿心下一鬆,對哦,這是在下層,便是錯了也能重新來過。

俞瑞卿關照道:“現在放開心神。”

說著,他伸指一點,嶽蘿隻覺一股氣機湧來,她不自覺的喚出大道玄章,而後引其渡入上去,轉瞬之間,那裡麵便出現了一枚章印,她試著神元相渡,旋即那章印便亮了起來,並有光芒灑落到她身上。

而此刻在地陸某一端,同樣無人荒域之中,隨著一道道光芒閃過。

在光芒退去之後,一個個金屬巨人自裡現身出來,其中一個明顯是女性的金屬巨人走到前方,心意一動,身上的外甲凝聚到眉心之中,現出一具高挑健美的身形來。

莫若華吸了口氣,感覺這裡與內層區彆並不是十分大。

這時另一個金屬巨人抬起手臂,對碰了下自己的雙拳,身上的外甲也是收斂了回去,露出了明校尉的身影,他道:“這地方和青陽上洲挺像啊,莫校尉,你說是不是?”

莫若華冇有說話,隻是在那裡仔細檢查自己的隨身兵器,和明校尉大咧咧的樣子形成鮮明對比。

這時又一個軍尉收了外甲,走了過來,他將一封用靈性力量封起來報書遞到麵前莫若華麵前,道:“莫校尉,請過目。”

莫若華接過後,打了開來,認真讀了起來。

那軍尉道:“這一次洲府是要你保護好隨行的幾位師匠,他們會與昊族的造物工廠展開交流,莫校尉你一定要確保他們的安全,他們比我們重要的多。”

莫若華看到書報上麵詳細寫明瞭,這些師匠是少有的能利用外甲激發出神異力量的造物師匠,當然神袍玄甲一脫,那就什麼都不是了,所以那個時候是格外脆弱的。

這時她看到後麵還有一段標紅的密語,抬頭道:“這是什麼意思?”

軍尉抬了一下,不少披甲軍士就遠遠走了出去,他沉聲道:“這是交給莫校尉你的另一個任務,莫校尉,前些天徹查天機造物之神的訊息聽說了麼?”

莫若華道:“聽說了。”

軍尉道:“雖然玉京鎮守和守正駐地及時殺滅了異神,但是外神易除,人心之中的神卻難滅,這些造物師匠你也需看緊了,若是有人借入此世之機立造信神,那麼準許你們立刻執行軍法。”

莫若華道:“這裡也能存駐信神麼?”她這個層次的軍尉,已經屬於中層了,知曉信神必須滿足一定條件纔可能誕生,不是短短時間內蘊生出來的。

軍尉嚴肅道:“寧可謹慎,不可大意,這個層界以往是有過信神的,所以哪怕有絲毫出現的苗頭,或者信神反過來影響這些工匠跡象,你們立刻下手,決不許有任何姑息。”

莫若華道:“必要之時,可以聯絡修道人麼?”

軍尉看她片刻,道:“可以,任何涉及天夏安危之事,不分軍府玄府。莫校尉,此回單獨由你來執行此事,而不是彆人,正是代表著我們對你的看重。”

明校尉在一旁聽著聽著感覺不對味了,他出聲道:“喂,什麼單獨?還有我呢,我也很厲害的。我這麼大的一個人站在這裡你們看不見麼?”

那軍尉看了一眼,道:“明校尉當然也是很不錯的。”

明校尉不滿道:“你這也太敷衍了,算了,你們慢慢說吧。”

他一揮手,轉頭離去,回到從副身邊,抱怨道:“你看看,你看看,就算要說那些話,不能等我離開後再說嗎?”

從副道:“所以校尉就主動離開了?”

明校尉不由一噎,他強辯道:“能力不是靠嘴皮子爭來的,最受信任的始終是最會做事的那一個!”

從副看了眼高處和軍尉說話的莫若華,又看了眼明校尉,不覺搖了搖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