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數日後,莫若華與明校尉等人護送一行師匠進入了那昊族宗子封地,乘坐飛舟直接進入一家造物工廠之內。

這一次他們早就表明瞭自己身份是“天人”,而經過這麼多年的接觸,昊族也是漸漸接受了天人,並願意與天夏進行的一些造物之上交流。

當然這也是因為如今天人在此世之中的影響力越來越大,而且南方昊族上層早就存在有不少天人。若是勢力弱小,這些昊族宗師根本不會來與你平等相交。

在一月之後,黎師匠找到了明校尉,並拿了一幅輿圖指著某處道:“十天後,此間造物工廠將會在此地丟失一套煉甲,明校尉可以去拿回來。”

明校尉驚異道:“他們真的答應了?這東西就這一個昊族宗子也有?”

黎師匠道:“昊族造物比我們走得更遠,哪怕是一個宗子也有造物煉士的技藝,不然保護不了自己的封地,隻要我們願意付出代價,一套造物煉甲實在不算什麼。

其實眠麓城域上層曾經得了多套,但是你明白的,軍府禁止我們主動去獲取這些東西,但是他們自己遺失的,又是明校尉你撿到的,那就不礙規矩了。”

明校尉道:“行吧,十天之後我去那裡接手此物。”

待黎師匠走後,從副道:“校尉,要去麼?”

明校尉道:“真有為什麼不拿?”他摸索了下巴,“不過此事我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勁,唔,還是需與莫校尉說一聲。”

另一邊,俞瑞卿在荒丘之上停留了半個夏時,向交代了嶽蘿許多話,此後就有一道光芒從身上綻放出來,並在荒原上化散為一道耀眼光霧,卻已然是化去映身,迴轉到了天夏。

密室之內,他正身雙目睜開,從打坐的蒲團之上站了起來。

這一次不但證明瞭他的道途可行,而且解決了一個瑕疵。他知道隻要自己下來不犯錯,那麼此去前路已然冇有什麼太大問題了。

而這一次在天夏突破,他也用不著再有嶽蘿存思,因為一次牽繫之後,根本章印已然建立了聯絡,隻要此章印在嶽蘿的大道之章中還有存在,並冇有化去,那麼他便可以藉此歸來。

心底主意拿定後,他決定不再等待下去,而是立刻覓地破境。

他之所以這麼急切,是因為他察覺到,最近各洲宿都在加緊軍備。這等情形之前有過一次,就是與上宸、寰陽諸位鬥戰之前。

他感覺到天夏又要麵對什麼敵人了。

他不在上層,反而不是冇有上層那麼多想法和疑惑。有了這個判斷,那麼自是加緊破境,爭取能趕上這一戰。如此既能為天夏出力,又能設法在此戰之中獲取一定的功績。

他思索過後,立刻以訓天道章向伊洛玄府玄首高墨發了一個傳訊。

高墨正在玄府之中批覆文書,伊洛上洲如今完全按照著他的意願來運轉,而且聚集了大量的玄修英銳,再兼伊洛上洲居於四方之中的地理優勢,如今已是完完全全蛻變成了一個以玄法為主上洲。

而且他聽從了張禦的建言,造物的發展也未曾耽擱,民生方麵也是逐漸趕上了青陽上洲和玉京。

此刻他忽然心中生出感應,這裡有修士在存念於他,並且定然是有一件與自身有牽扯的事機發生。

正在如此想時,俞瑞卿的傳訊也是隨後到來,他待看過後,不覺神情一振,立刻從席座之上站起,走了兩步後,便即放開心光,霎時籠罩大半個洲域,須臾之間找到了俞瑞卿之所在,並且在其麵前化出一道心光化影。

俞瑞卿正待迴音,此刻見到他的光影,便神色一正,打一個稽首,道:“俞瑞卿見過玄首。”

高墨點首還禮道:“俞道友不必多禮,你可速來我玄府之中,此間有合適的閉關所在,我當親自為你護法。”

俞瑞卿冇有多說什麼,簡單迴應道:“好。”

高墨提醒道:“俞道友,不用思慮太多,神澄氣清,方得玄明。”

俞瑞卿抬袖一禮,道:“多謝高玄首提醒。”下一刻,他隻覺微微一個恍惚,發現自己已是被轉到了一處半封閉的大台之內,周圍玉璧泛著柔和明光,當中有一個蒲團。

這是他第一次正麵接觸玄尊之偉力,不覺暗讚一聲,不過他距此境也是很近了。

他來至蒲團之上坐下,把袖一拂,前方的香爐也是點燃了起來,頓時一陣神氣清明,這裡麵用的是最好的靈香,絕不是平日所能見到的,他能看出高墨對自己期許很重,這或許是能進窺上境的玄修至今仍很稀少的緣故。

他冇有去多想這些,閉上雙目,排空思慮,一切雜念都不存於心中,很快就進入了定靜之中,周圍一切光亮黯淡下來。

大約數日之後,一陣光芒從此大台之中暴發出來,並遙遙衝上了天穹。

清穹道宮之內,張禦似是感受到了什麼,轉目看向了伊洛上洲方向,他能感覺到,又一位玄修成就上境了,而且還是一位故人。

此刻訓天道章之中忽有傳訊過來,風道人語聲帶著幾分振奮道:“張道友,又是一位同道破開上層境關了!”

張禦點頭道:“五位執攝勾連此下層,方便諸修修持,此後當會有更多同道成就,不過這位俞道友也是自身積累豐厚,哪怕冇有此間曆練,其成道的可能也是很大。”

此方下層對真修有幫助,可是對玄修的幫助更大,不過也不能太過樂觀,可以看到,現在成就之人,本就是玄修之中最為出類拔萃的一批。

什麼時候,一些尋常玄修之中也能有成就之人出現,那方纔是玄法真正興盛的時候。

而且玄法也有缺點,根底不夠紮實,心性修為不夠,單個來論,除了少數人,是遠不及真修的。未來尚還有很多路要走。

這時有一名神人值司過來,將一份報書呈送上來,道:“廷執,這是內層送上來的報書。”

張禦目光一轉,認出這是伊神送呈之物,接過之後,打開一看,此書前麵寫了幾句話,伊神自述已是來到了那個神國之中,現在已是在此成功落腳,並且其還以勾勒出了一幅圖畫。

他將這圖畫往前一拋,霎時一團光霧散開,玄機周圍整個大殿景物逐漸變化成了另一個模樣,到處都似乎高大宏偉的建築,無數神像和石柱矗立在門廊之下,周圍是來來往往的具備強大生機和活力的年輕男女。

女子多數披著貼身的紗衣,顯露出美好的身體曲線,每一個男子都是穿著簡易的鎧甲,攜帶著閃爍著光芒的利器,似是隨時準備上陣戰鬥,隻是這些人此刻對他都是視而不見。

伊神自一旁走了過來,對他一禮,道:“張廷執。”

張禦點頭道:“伊道友。”他心中明白,伊神這是自己的神異力量寄入這幅繪圖之中,如此可以完滿再現神國之中的景象。

其實用再現一詞並不準確,因為伊神使用了來自上層的神異力量,他現在所見到的,應該就是神國之內伊神此刻所見的,或是正在發生的事情。

他道:“伊道友行事可還順利麼?”

伊神道:“還好,這還算是一個較為開明的神國,雖然我身份是一個外來的身份,但是他們對我並不排斥,因為像我這樣的身份神明這裡還有很多。”

這一次他並冇有完全現自身的力量,隻是表現在一個適當的水準上。他若展現原先的力量,那自身都能立起一個種族和神國,來此一看就是不懷好意,隻會遭遇更多的提防和戒備。

張禦明白,不管是神國還是世間勢力,在其處於上升期的時候,都是比較開明的,若是對自身周圍勢力形成絕對優勢,那麼子民也具備強烈的自信,更易接納外來投效之人。

伊神此刻伸手指向一處位於山巔的神殿,道:“張廷執請看,那是記載知識和神冊的地方,上麵記錄了這些‘提俄’人的起源和來曆。不過我去看過了,都是一些抬高自己的欺人言語,倒是他們對知識很看重,那裡守衛是僅次於諸神大殿,每次我出入,翻閱了什麼,都有記錄,並詢問我看這些的目的。”

張禦微微點頭,看著遠處一座座並排聳立的高塔,道:“那是什麼地方?”

伊神道:“那裡原光神塔,是這個神國的力量中樞所在,也是神性力量的聚集地,是提俄人的一項技藝,能為整個神國提供源源不絕的力量補充。”

張禦朝著凝視那裡一會兒,轉首順著腳下大道往前看去,視線一直由山脊延伸到山巔之上,那裡有一座光芒萬丈的神殿,前方一排排神像分列在門廊之前,他道:“那裡就是道友所言的諸神大殿了吧?”

伊神道:“是的,就是那裡,我還冇有接近過。”

張禦目光投注其上片刻,道:“去哪裡看看。”

伊神道:“廷執,我的力量不足以支撐廷執到哪裡。”

張禦語聲平靜道:“沒關係,伊道友你跟著我走就是了。”說著,他邁開腳步,沿著大道往裡那裡走了過去。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