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將那封金符取了出來,拓了一份留在道宮之中,將正書又是收入袖中。他喚出令明周道人,關照道:“內層有一位道友成道,過得些許時日當會來到上層,明周道友屆時可代我相迎。”

明周道人稽首應下。

張禦從清玄道宮出來,意念一轉之間,身影驟消驟現,卻已是來到了清穹之舟的中心所在。

站在雲海之上,他順著前兩回來此之路往深處行去。

他這一次是來麵見陳禹的。

陳禹自成首執之後,便不再居於原先道宮之內了,而是搬到了清穹之舟深處,負責執掌清穹之舟的主要權柄。

實際上,張禦在座次調整之後,明顯感覺到自己所能執掌的清穹之氣變得更多了,這也是因為他獲得了更大的權柄。

這是因為,若是首執退下,或者戰亡,那麼就需要他這個次執代替其位,而次執若是不再,則再是由下一位替繼上來,總之後續之人隨時準備接替上麵之人,負責整個天夏的大方向。

他過去兩重屏障,來至一處雲階之前,明周道人出現在那裡,稽首道:“首執知道張廷執到來,特命明周前來相迎。”他側身一引,“張廷執請這邊來。”

張禦點頭,道一聲“有勞”,跟著明周道人走過了一道雲廊,便是來到了某處一線衡平的地陸之上,頂上是一大團清氣和烏氣相互繞旋,前方有一幢霧氣凝結的氣廬,他一振衣袖,踏階往裡走了進去。

進入廬中,他見陳廷執麵前正擺著一件法器,林廷執也是這裡,兩人似是在藉助清穹之氣一邊商量,一邊祭煉著什麼,不過此刻已是快到收尾的時候,

陳禹見他進來,道:“張廷執,請稍待片刻。”

張禦點了點頭,等在了一邊。

林廷執這時拿一個法訣,法器之上的光芒很有節奏的收斂,最後形成一個似若眼瞳的寶鏡,玉石般的琉璃瞳看著非常華美,且其還時不時眨動一下,看去充滿了靈性。

張禦問道:“此事何物?”

林廷執道:“這是‘照真瞳’,若是我等所後尋到寰陽、上宸諸派,有鑒於上回經驗,他們多半不會與我等直接交鋒,而是當會依靠青靈天枝去往彆處空域,我們需要能追攝到他們的蹤跡,這件法器是我們利用青靈天枝的殘枝,尋其所在之處。”

張禦不禁點頭,要是孤陽子三人在,他們這法器就算用上,也未必能找尋到其等避去之地,可是現在上宸天剩下之人不多了,就算僥倖摘取了上乘功果,也絕對無法與孤陽子三人的相比,不可能完全自如的駕馭此寶,那麼他們就有尋到的可能了。

林廷執這時對陳禹道:“首執,這法器差不多已是完成了,林某先告辭了。”

陳禹道:“好,望請林廷執回去後再多費心。”

林廷執打一個稽首,又對張禦一禮,便即帶著那“照真瞳”退出去了。

陳禹這時一拂袖,將此間雜物都是收了去,令道童過去倒茶,隨後展袖一請,道:“張廷執請坐。”

張禦抬袖一禮,在席上坐下,他將那金符從袖中拿出,遞給陳禹道:“禦方纔去了那方疑似有“用神固道”一脈扶持起來的神國之中,並迫其訂立了這份定約,請首執過目。”

陳禹將金符拿來手中瀏覽了一遍,這上麪條件不可說不苛刻,要求提俄神國不得與天夏為敵,也包括不得與天夏為敵之人往來。

還有逐斥一切與天夏有為敵嫌疑的外神,並且若是天夏將來遇敵,需得出力維護。這差不多是當其他異神屬國來對待了。

陳禹道:“張廷執迫其為從屬,此是正確做法,比打滅他們更好。元夏即將到來,其要滅亡的是整個世域,不拘是天夏,還是大混沌,還是這些前古異神,都在被傾滅之列。麵對元夏這一個外敵,這些尚不曾與天夏展開戰爭,或者過往有仇恨的勢力,是可以設法讓其與合盟,或是令其為我所用的。”

張禦同意這個看法,但前提是這些勢力頭腦清醒,或者能認清局麵。這世上有的是明明大敵近在眼前,卻還不顧一切壞亂己方之人,對於這些對象,那都是要將之毫不客氣的剿滅的。

他道:“隻是有些可惜,這回未把背後那修道人迫壓出來。”

陳禹沉聲道:“此一脈道傳便若真是存在,也不敢明著與我天夏作對,但是其若在天夏內部傳法,卻是一大威脅。我會給朝府那裡發下書信,奉行戰時之策,守正駐地若有發現,可以繞開平日規序,直接鎮壓。”

張禦點頭。

陳禹又問道:“那處神國張廷執可是留有監察麼?”

張禦道:“我已是把伊初道友派駐紮那裡,有任何動向都會向我呈報。”

陳禹道:“這異神可靠麼?”

張禦道:“禦以為,伊初道友是可信的。”

陳禹緩緩道:“那就如此安排。”頓了下,他又言道:“長孫廷執那裡這幾天有了一些成果。”他伸手一拿,召來一份卷冊,遞去道:“張廷執可拿回去觀覽。”

張禦接了過來,收入袖中,起身道:“那禦先告辭了。”

那一方昊界下層之中,十日時間已過,明校尉按照那位黎師匠所給的輿圖指引,一個人尋到了那一處山穀之內,並在此地找到了一駕殘破的飛舟。

這裡好像經曆過一場慘烈鬥戰,整個飛舟都是破破爛爛,不過周圍並冇有任何受損的人員,他來至飛舟之中,找到了一個彷彿黑色金屬塑造的玄色箱匣,他搜尋了一下,就在不遠處發現了“遺落”的秘鑰。

他撇了下嘴,伸手拿過,打開了匣箱,見裡麵有一套彷彿用雲霧塑就的外甲,有著瑩瑩點點的光亮,他將匣蓋一合,將箱拎起,自飛舟內走了出來。

可他方纔要遁空而行,外甲麵罩上赤色琉璃目一閃,往周圍看去,見是一個個昊族甲士站了出來,並且還有兩名高梳道髻的道人,兩人麵無表情,身上氣機晦澀深邃,一望而知皆是修為相當深厚的修道人。

一個金屬巨人這時走了出來,看了看他手中的箱匣,道:“明校尉,你拿到了?很好。”

明校尉道:“黎師匠,看來你不放心我一個人來拿啊。”

黎師匠道:“是不放心,”他伸出手,“還請明校尉將此煉甲交予我,由我帶回去。”

明校尉驚奇道:“這東西不是答應給我的麼?”

黎師匠道:“但是你拿了並冇有用,不要忘了,你即便能在這裡穿上此物,也根本帶不回去,唯有我們先探研清楚,然後把一切記錄好帶了回去,才能在天夏將此煉化打造了出來。”

明校尉道:“明白了,繞了一大圈,還是要把東西給你們?”

“對!”

黎師匠坦然承認道:“我們所有來這裡的天機院師匠都是遵守約言,不去主動接觸此物,可既然是明校尉拿到的,若是有人再從明校尉手中奪來交給我們,那麼我們和明校尉不就都不要承擔責任了麼,這樣對我你都好。”

明校尉好奇問道:“你們天機院就對這裡麵的煉甲技藝這麼感興趣?”

黎師匠道:“對技藝的追逐,對真理的探詢,那是我們這些工匠永遠的追求,也是我們心中的道,我們有我們的堅持,明校尉,你是永遠不會明白的。”

明校尉道:“我覺得玄廷此前對你們的設限還真冇錯,正是因為你們這些人,才使得本來很正常的事弄得這麼複雜。”

黎師匠盯著他道:“你覺得是我們的錯?”

“難道不是麼?”

黎師匠沉聲道:“天夏處處限製我們的技藝,壓製我等的提升,那是因為見到造物再發展下去,極有可能威脅到玄廷的統治,威脅到修道人的地位,我們不去設法打破這層束縛,造物永無出頭之日,而我們不去爭取,每一個天夏子民本該享有的上進之路那便就自此被剝奪了!”

明校尉摸了摸下巴,道:“我覺得你純粹是想多了。”

黎師匠看著他道:“明校尉,如果你不肯把東西交出來,那麼我們自己來拿,為了確保計劃,你今天是不可能再回去了,對不住了。”

明校尉道:“你們可彆忘了,我在這裡也不過是一個映身,就算我在這裡戰亡,我的正身可還在啊,你們瞞得了誰?”

黎師匠道:“可是明校尉不是修道人,隻要你的映身死亡了,你是不會有這個層界的記憶的。”

明校尉咧嘴一笑,點了點自己的腦袋,道:“不巧了,你以為這次軍府讓我們來,會留下這麼一個大的漏洞麼?”

黎師匠臉色微變,喝道:“動手!”現在不管明校尉說的是不是真的,他們都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況且他們也不是冇有彆的準備。

周圍那一個個甲士立刻從高處往下俯衝而來,而那兩個修道人卻冇有急著動手,隻是把目光牢牢凝定在明校尉的身上。

明校尉嘿然一聲,將那箱匣隨手扔在了地上,隨後雙拳一握,身上騰昇一道金紅色的光芒,霎時拔高了數丈,變成了一個金赤之色彙聚而成的巨人,雙足一蹬,騰空飛起,根本不管那些甲士,而是直奔著那兩個修道人而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