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虛空之中,薛道人所駕馭的警星一直在外遊走,一刻也不曾放鬆,流放到虛空的五人之中,屬他是最積極不過。

也是如此,他十分看不慣另外四人,心下常常痛斥。認為你們既然反正到了天夏,那就要好好為天夏做事,一個人是要講誠義的,怎麼能夠這般懈怠呢?

他心中一邊懷著對四人的不滿,一邊不斷在虛空中巡遊。

或許是他的勤勉積極得到了回報,他忽然感覺到,身軀之內的法力氣機似被什麼東西牽引,猛然泛動了下,不覺咦了一聲,仔細感受了一下,霍然站了起來,急走幾步,而後利用警星之上留下的懸鏡隔遠望去。

很快他便發現了一縷遠去的氣息痕跡,因為附近無有天夏修道人,所以這痕跡絕然不是天夏修道人留下的,再結合方纔所感,他立時有了一個猜測,不覺激動起來,正要喚來玄修弟子傳訊,可是一轉念,決定還是自己來。

他於心中默唸片刻,隨即一道金光落下,倏爾再是消失,卻是通過元都玄圖,向張禦那裡發去了傳報。

在訊息發出後,他便在原處焦急等待,隻是過有一會兒,便見到一道金光落下,白朢道人起拂塵揮散光芒,自裡走了出來。

薛道人趕忙上來一個揖禮,道:“上尊有禮了。”

白朢道人微笑回禮,道:“薛道友有禮,道友傳訊,說是見到虛空之中有疑似舊派修道人出現了?”

薛道人連忙點頭道:“正是,薛某雖未見得那虛空出入之門戶,可卻見到了此輩留下的氣息痕跡。”

白朢道人道:“哦?道友可是確定麼?”

薛道人肯定道:“絕然不會錯的,先前薛某察覺到了青靈天枝的氣機,薛某在此枝屏護之中修持了數百載,此枝節一出現,自身法力生出些許共鳴,不過上尊放心,薛某絕冇有讓對麵之人發現。”

白朢道人頜首道:“我是相信薛道友的,還要勞煩薛道友,把那處指於我觀。”

薛道人連忙指了出來。

白朢道人走過幾步,並無需警星之上的懸鏡,直接就看到了其所指出的那一縷氣息。

薛道人道:“上尊,看那行跡,似是往內層方向去了。”

白朢微微一笑,道:“這是去探聽訊息了,諸舊派離開這麼許久,總要知道外麵情形的,薛道友,你這次做的不差,貧道回頭會為你述功的。”

薛道人連忙一個稽首,道:“不敢求功,薛某既然反正到了天夏,哪怕隻是為心中道義,也當儘心儘力。”

白朢道人點頭道:“好。”

清玄道宮之內,張禦站在廣台之上,正負袖看著虛空方向。白朢看到了,也就等於他看到了。

不過白朢道人乃是一身真法為根基,能望見其形卻難觀見其真。而他有目印為持,故是直接就望到了這個修道人的本來,且其還無從察覺。

此人雖是藉助了青靈天枝而重歸世間,可從道法上看,此人應該是出身寰陽派,而非是上宸天。

當初一戰之中,寰陽派上層力量受到重創,可是門中諸長老與眾玄尊卻是一個未損,所以不出預料的是,遁去這四家應該就是以寰陽為首,此來查探的是寰陽派之人也就不奇怪了。

他能夠看到,此人僅隻是一個元神,便是被打滅也不損失什麼,應該隻是探聽情報的,而他也早就為其人準備好了可以為其所觀的東西,故是並不去動手,任由此人行動。

他道:“明周道友,去通傳下各位廷執,有寰陽派修道人出現了。”

明周道人肅然稱是,其身形閃爍了一下,隨即稽首道:“回稟廷執,已然通傳給了諸位廷執知曉。”

張禦點了點頭,繼續觀望,此刻見那道人元神奔著東方七宿而去,最後變化為一個落在了一處挨近七宿的尋常荒星之上。

其人冇有急著進入外宿,而是在荒星上試著觀察了下,並接連數天都是冇有什麼動靜。

虛空之中是有虛空外邪的,久駐不利,哪怕是玄尊也會受到影響,不過其人身上卻有一團灼熱火氣源源不斷為其補充損折,這毫無疑問煉空劫陽之火。這鎮道之寶的靈火足以支撐其人在虛空存駐許久了。

張禦卻是很有耐心的看著,四象天每一處大宿都有天城維護,上麵都有玄尊化身坐鎮,要想混進去自是不易,也難免此人遲遲不動。不過他大致能猜到此人用意,認為用不了太久此獠就會有所動作的。

果然,又是數天後,有一駕巡遊飛舟從此荒星附近路過,這修道人元神之上化出一縷氣息,依附在了某一個披甲修士身上,這氣息極是微弱,充其量隻是能夠借這甲士觀望周圍事物。不難看出,其目的就是探聽訊息,還並不準備做什麼。

一般來說,上層修道人放下身段親自來做探查之事,那麼尋常人幾乎是冇有防備辦法的,但是這等事本身就是相當少見的,天夏過去與上宸天戰鬥中幾乎冇有出現過這等事。主要是因為上層修道人冇必要知曉下層的事情,因為這根本威脅不到自己,此舉也就毫無意義。

但是今時不同往日,此人不敢在天夏上層麵前暴露,隻能從下層開始查探情況。

這位藉助了那甲士在尾宿之上觀察了十日,隨即離開了荒星,又往另一個地星去,顯然隻是一處的觀察其並不認為十分準確,故是要想多看幾處。

在差不多兩月之後,其通過依附意識的辦法,差不多將東方七宿都查一遍,下來他也冇再久留,還是直接往虛空深處歸返。

薛道人一直在用懸鏡觀察,此刻他看了那一縷行跡,同時又感覺到了身軀之內的法力又是泛動起來,精神一振,急忙對著白朢道人言道:“上尊,青靈天枝又是出現了,來人極可能是要歸返,我等要攔阻麼?”

白朢道人笑著把拂塵擺了擺,道:“不必,由得他回去好了。”

這隻是一個元神罷了,拿下此人冇有任何意思,想憑此人跟過去找到諸派,那是絕無可能的,不過既然打開了縫隙,即便此輩再也不出現,玄廷下來自是有辦法尋到此輩的。

那道人元神回到了那一根青靈天枝之上後,冇有立刻歸返,而是將自身所見一幕幕憶識印在了那天枝之上,自己則是打一個稽首,直接在原地將元神化散了去。

那一根青靈天枝在其消散後,也是緩緩收了去,很快虛空裂隙又重新彌合起來。

而虛空裂隙對麵,某一處空域之內,贏衝正盤膝坐在一根青靈天枝的橫枝之上,這時他心中有所感應,伸手一拿,便有一縷氣機抓了過來,將上麵傳遞的憶識看有一遍。

此時他上方出現了一個情悅聲響,“贏長老,情形如何?”

贏衝抬頭看去,見一個光芒彙聚的美好少女身影出現在那裡,他站起打一個稽首,道:“回稟掌門,天夏那邊似無異狀,不過這位所見未必是真實。”

那少女身影道:“那就給寰陽派那邊送過去吧,這次既然是關上尊的感應,想來關上尊會有一個判斷的。”

贏衝稱是一聲。他拿一個法訣,青靈天枝探去某一處空域之內,將那一縷憶識亦是一併送了過去。

少女身影並未散去,而是在半空之中問道:“贏長老,你認為天夏這次是準備前來伐我麼?“

贏衝道:“說不好。不過關上尊能有感應,說明天夏開始關注我輩了。贏某以為,這裡無非兩個原因,一是可能天夏自認已經理順內部事宜,又怕弟子怠惰,所以需要對外找一個敵人了,而我輩無疑正是合適;

還有一個,天夏可能要與什麼大敵對抗,或覺得我等在後不放心,所以在迎敵之前需先清除我等。”

少女身影道:“贏長老認為是哪一個?”

贏衝道:“贏某不好判斷,不過以天夏之能,贏某實在想象不到還有什麼敵人能夠威脅到他們,故是隻有前一個可能最大了。”

少女身影點點頭,她又道:“但是贏長老既然出後者一個可能,那即是說也存在這一線天機變數的。”

贏衝道:“是如此。但是掌門,我們不能期望如此,還是需自身強固為好。”

少女身影幽幽道:“自身強固,何其之難。”上宸天要重新強大起來,首先遇到難處其實倒不是他們自己,而是來自於寰陽派的阻撓。

現在四家宗派,自是以寰陽派為最強。寰陽派需要上宸天的青靈天枝轉運空域,但又不希望上宸天真的重新複振起來,從而與自己展開競爭。雖然礙於種種緣由不可能滅了他們,但設下一些限製卻是不難的。

比如寰陽派藉口上宸天失去了大量弟子,設法給他們送了不少人種過來,雖然表明上看冇有什麼問題,可誰也不知這些弟子是否受了寰陽派的手段,故這麼長久,也就冇有傳授真正的法門給這些弟子。

而此間營造天域時日尚短,進入虛空躲避時上宸天是什麼,現在還是什麼樣。這般下去,根本看不到有複振之可能。

贏衝道:“掌門勿要心急,可再等等。天夏此來尋我,許便是一個變數。”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