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旦港碼頭上,兩艘中型客船不約而同駛入港口,索板搭好後,從船上下來的是兩個白髮蒼蒼的老者,兩人在碼頭上站定之後,彼此望瞭望,各是抬袖而起,對麵一揖。

“餘公。”

“況公。”

他們兩人的年齡都是超過了百歲,俱在六十年前便就成為了天夏之“士”,如今已經有四十多年冇有踏足過瑞光了。而這一次來到這裡,是準備參與來年這一次的“士議”。

餘公執禮之後,開玩笑道:“不想況公真來參與士議,我以為你如以往一般,什麼事都隻是嘴上說說罷了。”

況公斜乜他一眼,道:“你這老傢夥能來,憑何我不能來?”

“說誰老?”

餘公似是氣不過,“你還比我大一歲!”

況公理所當然道:“這不就是,我老了,你又豈能不老?”

餘公瞪他一眼,道:“傷人傷己,你這老傢夥還是這麼不要臉!”

況公嗬嗬一聲,拍了拍自己的麵頰,道:“這臉嘛,還是要的,就憑我們這張老臉,好歹還能給後輩遮擋一二。”

餘公諷道:“老傢夥彆把自己看太高,四十多年不履瑞光,誰還記得你的臉?”

況公無所謂道:“不記得也冇事,雖然臉是不及年輕時候俊俏了,可腦子不是還冇有糊塗嘛,總還是能給年輕人出些餿主意的。”

兩人在這裡你諷我貶,碼頭上卻有一大群人迎了過來,其中不乏在都府之中位居高位的都堂官吏,有一布衣老者自裡越眾而出,上來一揖,麵現激動道:“況師、餘師,學生見過兩位老師。”

餘公看了他一眼,恍然道:“是柳湛啊。”

柳湛道:“是,兩位老師,學生已命兒子在府中備宴,還請兩位老師賞光。”

況且斜眼看著他,道:“知道你兒子是署公,不必拿出來擺在嘴邊。”

柳湛有些尷尬,道:“況師,學生不是這個意思。”

餘公一揮袖,道:“彆理他,這老傢夥最愛譏諷人,無理冇理攪三分,正好腹中饑餓,就去你府上叨擾一頓,順便也看看如今的瑞光如何了。”

柳湛忙側身一步,恭敬道:“兩位老師請。”

時日飛逝,很快就到了十二月三十這一天。

瑞光城內外處處張燈結綵,泰陽學宮在這日召聚了學宮中所有的師教、學令,在攬月台上擺了一場飲宴,一直歡飲到了人定時分方纔結束。

張禦參與完飲宴之後,推了一眾同僚的賞舞之邀,自己獨自一人回到了居處,他來到頂層之上,負袖看著遠處瑞光城,遙遙聽得爆竹之聲,看著零落的炫麗煙花衝入高空之中。

妙丹君來到他腳邊,看了看他,便在旁蹲坐下來。

這時下方忽有響亮聲音傳來道:“張兄,可在麼?”

張禦轉過身,幾步走到頂層邊緣處,往下一望,道:“柳兄,你怎麼來了?”

柳光站在下方,手裡拿著一個青瓷酒壺,衝他舉了舉,道:“張兄,族裡那些規矩我見著頭疼,一個人渡舊歲又頗覺無聊,便想著到你這裡來一同飲上幾杯。”

張禦一拱手,道:“柳兄,還請上來。”

李青禾立刻下去開了門,柳師教跟隨他來到了頂層之上,與張禦見了一禮,兩個人便在雨棚之下坐定。

柳光看了眼遠處籠罩在燈火之中的瑞光城,把酒壺放下,笑了一笑,在上麵輕輕拍了拍,道:“放心,知道你不喜歡飲酒,這壺酒我來喝,你隻管飲茶便好。”

張禦道:“今天這日子,飲幾杯也無妨。”他吩咐了一下李青禾,道:“去把地窖裡那壇酒拿來。”

李青禾應命而去。

柳光眼前一亮,道:“張兄,看來你這裡有好酒!”

過了一會兒,李青禾一手捧著一隻酒罈,一手拎了一套酒具,小心走了上來,在鋪好墊布的漆案上把酒罈擺好,就拍開了封口。初時聞不到什麼味道,可過了一會兒,隻覺滿院都是馥鬱芬芳,燻人欲醉。

柳光閉目一聞,臉頰上便是一陣酡紅,身軀也情不自禁晃了兩晃,他驚歎睜眼,問道:“這是什麼酒?”

張禦道:“玄府贈的靈釀,我還從來未曾喝過。”

柳光不由來了興趣,搓了搓手,道:“原來還有這等好酒,今次卻是張兄沾光了。”說話之間,他急著去拿酒杯。

張禦卻一伸手,攔住他道:“慢。”

柳光投來不解目光。

張禦誠懇言道:“柳兄,你不是修行中人,所以你這杯酒,還需用溫水調和,不然用不了一口,你就會醉倒,幾日也不見得能醒來。”

“兌水?”

柳光眼睛瞪大,他又忍不住聞了聞那味道,無奈搖頭道:“太不講究了,太不講究了。”

李青禾拿過一隻酒杯,先倒上半盞溫水,然後捧起酒罈,稍稍一傾,便見一條晶瑩玉線流淌下來,落入杯中,少時,有團團霧氣浮在杯口附近,若冰紈靈露、凝而不散。

柳光待張禦把手中的酒杯拿起,這才伸手出去,拿住自己麵前的那一杯。

這時他想了想,看向下方在燈火璀璨的瑞光城,感慨道:“日月經天,瑞光出焉,過了今日,我天夏人在這片地陸已是立足整整一個百年了……”

說到這裡,他神色一正,雙手把酒杯捧起,道:“這一杯,便願‘天夏永在,萬民安泰’!”

張禦也是把袖一抬,正容舉杯,道:“天夏永在,萬民安泰!”

兩人互相敬了一敬,都是仰脖一飲,隨後托袖示杯,再是放下。

轟轟轟……

遠處海港外有接連不斷的的沉悶炮聲傳來。

柳光看了看,道:“這是都護府的艦隊在放炮鳴禮,以賀新年。

張禦點頭。

差不多有半個時辰之後,這隆隆炮聲方纔停下,不過此聲彷彿隻是開了一個頭,過了一會兒之後,便聽得爆竹聲音在全城各個角落響起,隨後整個瑞光城中開始放起了盛大煙火,一團團絢爛煙花伴隨著竄嘯爆鳴之聲,在城市上空綻放開來。

柳光感歎一聲,道:“今日一過,就是大玄曆三百七十四年了,也不知道都護府何時能歸迴天夏。”

張禦道:“當已為時不遠了。”

柳光眼中微亮,身軀稍稍向前挪近了一些,看向他道:“張兄何以如此說?可是玄府那裡有什麼訊息麼?”

張禦道:“都護府之所以與天夏絕途,那是因為濁潮之故,而今這濁潮就正在持續消退之中,相信用不了多久,地界之上的阻礙便將減弱到最小。”

柳光忍不住一陣激動,道:“這麼說來,等濁潮完全退去之後,都護府便可點燃烽火……”隻是說到這裡,正有一陣冷風吹來,他一個激靈,酒醒了幾分,語聲也是不由一頓,嘿了一聲,搖頭自嘲道:“酒喝高了。”他拿起酒杯,仰脖一口飲下,“那就不妨一醉吧。”

張禦看他一杯接著一杯,也冇有去勸說。能看明白的人都知道,自六十年前洪河隘口一戰之後,點燃烽火的阻力,就從來就不在濁潮上。

柳光酒量不錯,連飲十數杯後,才撐不過酒力,伏倒在了案台上,不過嘴裡似還在嘀咕著什麼。

張禦冇有再飲,隻是默默看著遠方,妙丹君來到他身邊,衝他輕輕叫了一聲,他伸手上去一撫。

這時台地之上忽有宏大的鐘鼓之聲響起,迴盪在整個瑞光城的上方,再是傳至海麵之上,順著波濤往遠處送遞而去,不停在那裡迴盪著。

舊歲已除,又是一年新始。

他將杯中之酒往地下一倒,算是敬過去之己,過去之人。

他抬起頭,注視著那些升騰而起,在半空之中綻放熄滅,卻又不斷後繼上來,始終照亮夜空的煙火。

濁潮一直存於某些人陰暗的心思之內,可是那烽火卻根植在千千萬萬的人心之中,隻要這些火種未曾滅去,那麼終究有一天是可以點燃的。

他心意一動,夏劍騰掠而來,霎時落至手中,伸手握住劍柄,鏘的一聲拔刃而出,劍刃抬高,映著那漫天星火,口中吟道:“渡天歸去薪火照,心越汪洋比雲高,玄機一動驚雷起,劍斬萬裡斷天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