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煉空劫陽之上,關朝昇見方纔消殺的青朔道人轉眼又是變化了出來,眼瞳微凝了一下。

他第一時間看明白了白朢、青朔二人之間的玄機變化。當即清楚先殺滅其中一人,而後再收拾另一個的策略是不可能成功的,必須要兩個人一齊誅滅才能斬斷其與天夏的牽連。

眼下每拖延一分,天夏主力到來的可能就會提高一分,故是他不準備去給二人更多的發揮的餘地,而是決定施展更為狠厲的手段。

他也是非常果斷,決心一下,便毫不猶豫向煉空劫陽第三次祭付代價,並以此求取比方纔幾是強出一倍的劫陽之力。

就在他運法的這一瞬間,身軀驟然一黯,似是抽離去了什麼東西,整個人由實轉虛,變成一縷輕薄煙霧,好似稍微大一些風潮過來就能將之吹散。

但這是在他的主場,等解決了敵人,並以此向劫陽給予祭獻,他自然就能得以全部補納回來。

而在此刻,由於他的推動,煉空劫陽再一次爆發出強盛而劇烈的光芒。

這光芒異常之暴烈,便連寰陽派存身的空域也是震動了起來,似是要因此而崩滅。而位於下方那些正在觀戰的寰陽派修道人都是感覺一陣心旌搖盪,好似生機元氣都被削奪去了幾分,功行稍低一些不得不運法抵抗,並趕忙封閉外感,不敢放其侵蝕自身。

隻是看到此光便是如此,白朢、青朔二人此刻所承受的壓力之大亦是可想而知。

他們身外的清穹之氣被急速化去,而後續光芒又持續照來,兩人立刻冷靜判斷出來,觀對麵此番來勢,已是足夠將他們兩人一舉傾滅了。

二人本是一體,無需交流,瞬間就做下了決定,由青朔道人上前阻擋,看能否把其勢稍作延阻,若成那是最好,白朢一人也能繼續在此,使天夏之定錨不失;若是不成,兩人真被一起滅去。那寧願冒著被找尋到寄虛之地的風險,也要再度歸來,好使自身牢牢釘在此世之中。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上空忽然一亮,像是雲破日出,一道比方纔更為宏大的清光驟然落下,直直照在了兩個人的身上,並將那劫陽之光瞬息封蔽在了外間,白朢、青朔二人得此一護,卻是在這場衝擊之中完好無損的存生了下來。

事實證明,陳禹對戰局變化的判斷一點都冇錯,儘管他自身不在場,可卻提前察覺到關朝昇下來一定會鼓足全力一舉拿下二人,並會不惜代價去如此做,故他也是十分有魄力的令林廷執不惜以損折渡氣玉鏡的代價,送去更多的清穹之氣,這才得以成功攔阻了下這一擊。

林廷執在這一次強行渡送過後,便試著將“渡氣玉鏡”上此刻過於強盛的清穹之氣收斂了下來。

隻他發現,此刻玉鏡之上已是多了一道道微不可察的裂紋,遍佈整個鏡身上下,知道是方纔承受壓力過重之故,下來隻能謹慎使用,若是再來一次,此器定然保全不住。

但其實並不是這一麵玉鏡此事就難以維繫了,以天夏如今的底蘊,在打造此物之時他並不會如舊時一般一麵麵的打造,而一共祭煉出了五麵。

這也是陳禹此前敢於發此諭令的原因,隻是若是替換玉鏡,當中銜接當中可能會出現問題,難以保證未必一定還能牽連得上,所以此等事能避免的話,還是要儘量避免。

而在寰陽派世域之外,幽城、神昭兩派雖然所處世域與他們不同,可是顯定道人和李彌真二人亦是望到了這一道穿透諸宇而至的光束。

看到這一幕,兩人心中都意識到,天夏這次的準備當是非常充分的,而且這等動靜,分明就是朝著徹底消殺寰陽派而來的。

他們本就已是決定三家合力,甩開寰陽派,遁離此間,以擺脫天夏的追剿,而現在更是加深了這個念頭。

顯定道人神情略肅道:“李道友,要讓贏道友那邊快些了,難知天夏大部什麼時候會至,到那時候我們恐怕就走不了了。”

李彌真道:“贏道友做事一向沉穩,他既是應下了,應當會儘最大努力的。”

此時此刻,清玄道宮內。張禦在廣台之上負袖而立,他也是辨察著戰局,與陳禹藉助清穹之氣觀望占據不同,白朢、青朔二人就在那裡,憑藉目印和感知,他可以清楚知道如今鬥戰之中的所有具體情況。

他此時見到,關朝昇在方纔推動劫陽,發出那強猛一擊之後,自身已近乎虛化,短時間就算想要付出更大代價再來一回,恐怕已是無法做到了,二人無疑就能藉此贏得稍加喘息之機。

可是並不意味著下來就能無驚無險的守禦下來了,這等方法用過一次後,關朝昇定是有所防備,就算再用,也很難再起到應有的作用了。

現在關鍵在於他們這裡能否及時打通去往那一處世域的通路,儘管通過渡氣玉鏡成功牽連了彼此,但是它太過狹窄了。

且對麵世域相對他們是時時轉挪變化的,現在那一道光亮就如同一道脆弱的細繩繫住了兩段,稍重的承負就有可能斷裂,所以尚不足以讓天夏的大部力量穿渡過去,而隻過去少數之人,那根本不足以與對麵進行對抗。

所以現在需要聚力鑿開一條更為寬闊去路,並定住每一個關節,令此世無從天夏視線中脫離,然而這一切都需要時間。這也意味著,需要白朢、青朔二人在那裡拖延更久的時間。

他認真思索了片刻,雖然白朢、青朔二人此前成功抵擋了關朝昇的所有進攻,但下來則就未必了,要是光憑各自法力對鬥,那還真不好說輸贏,可煉空劫陽的存在,使得此事幾乎是冇有懸唸的。

他認為等到關朝昇恢複,很可能會再嘗試付出更大的代價,所以想要抵擋,想要繼續拖延下去,唯有他們這裡繼續新增力量,新增足以堅持下去的力量。

渡氣玉鏡方纔爆發了一次,現在肯定冇法再催發了,若是替換則有可能會導致牽連斷開,所以現在隻有一個辦法了。

那就是由他親去此處。

他有荀季給予的元都玄府的法符,可以調用元都玄圖一部分力量,再加上白朢、青朔二人在此,所以他能夠一人先自穿渡過去。

這並非是一時之衝動,而是他根據與關朝昇以往的交手情形,還有其人此刻所展現出能力做出的縝密而冷靜的判斷,認為自己若前往此處,足以拖延足夠的時間。

在一番認真思索後,他通過議殿之內的分身向陳禹呈言道:“首執,前方情勢,恐難牽連長遠,而渡氣玉鏡亦難再支援,眼下玄廷之中,唯禦有法可前去那處,故請命遁往支援。”

他此話一出,議殿之內頓時為之一靜。

陳禹是知道張禦有元都之符的,再加上分身牽引,的確可以去到那裡。他沉聲道:“張廷執可有把握?”

張禦則是抬頭道:“首執,此戰,我天夏不可不勝。”

陳禹知道他話語之中意思,元夏大敵在前,此刻既有剿滅寰陽等派的機會,那麼一定是要抓住的。故他隻是思量了極短時間,便道:“好,張廷執儘可能小心,玄廷諸般法器,我以玄廷之名,準你任意取用。”

張禦當即應下。他在清玄道宮之內的正身站了起來,並於心下默默一喚,霎時間,數道光芒自殿外飛來,他把大袖一展,這些光芒都是先後落入了進去。

待收妥之後,他以心光引動那一張法符,霎時一道金光照落下來,過去片刻,他便從原處消失不見。

劫陽之上,關朝昇身影慢慢恢複凝實,他抬頭看去,見那一道清穹之氣的光芒也是在徐徐減弱之中。顯然方纔就是針對他那一擊而來的,天夏那一邊當是有人預判了他的攻襲。

不過那又如何?

這反而證明瞭天夏暫時對這邊無力乾預太多,甚至方纔那等舉動也冇法做得許多次,否則不至於用過之後就又衰退下去。

他正要再祭劫陽之力,忽然心中升起一陣警兆,他猛地一抬頭,就見一道宏盛無比的金色光柱從天而降,落在了劫陽之上,並有光氣層層盪開。

而這一次,此光芒持續了好一會兒,方纔緩緩淡散,隨後他見一個年輕道人自裡走了出來,身外玉霧清光環繞,隱約有一團盈盈紫氣居中統禦,與那未曾散儘的金光融彙一處,燦爛華美無比,其手中持有一根猶如青玉的長枝,腳下踩著一座雲芝玉台,袍袖在光氣之中飄飛不已。

張禦把袖把旁處一揮,轟然一聲,將周圍舞動的劫陽氣珥壓下去了一瞬,語聲平靜道:“關上尊,又見麵了。”

白朢、青朔二人見張禦到場,也是往後一退,各持法器分立在了他兩邊,三道氣機看似彼此分明,但又似是出自同源般非常合契的融於一處。

關朝昇見張禦出現的一瞬間,那一雙丹鳳眼微微一眯。若說上回與張禦遭遇之時,後者道法尚未至巔峰,可現在卻像是一枚美玉打磨去了所有瑕疵,變得剔透琉璃,內外俱淨,顯是道法已然印證得全。

他嗬了一聲,道:“果然是張廷執,”他又掃了一眼白朢、青朔二人,再是把眼神凝注到張禦身上,負袖言道:“上次惜乎未能與張廷執分個勝負,今日倒是可以如願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