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朝昇上一次雖從煉空劫陽複歸,可因為前身遭六正天言所奪,所以根本不知自身是如何敗亡的,但是他一直想弄清楚張禦是如何戰敗自己的。

當時他其實還有意與張禦繼續鬥戰下去,不過三位祖師宣召令他離開,也就隻能依言帶著寰陽派退走。

上回他入天夏之世與人交手,難以發揮所有的實力,而今日他立身於自身主場之內,卻是反過來占據了一定優勢。

張禦這刻雖然立在煉空劫陽之上,可身上氣機外揚,隻是帶起少許清穹之氣向外擴散,便即使得劫陽那如刺芒光絲毫侵入不進來,完全展現了一名求全道法的修道人能力。

不止如此,因為得了“啟印”之故,他身上“缺業”、“先命”、“克濟”、“真定”四大玄異如今無需刻意催發,而是“常流運轉,不失不去”,卻是能夠最大限度相助他在與敵對抗中提升鬥戰之能。

他此刻一抬頭,迴應關朝昇所言,道:“那今日便再領教高明。”言訖,他伸手一彈指,轟然一聲震響,一道強盛耀目的金光從他指尖飛出,並朝著前方直射而去!

關朝昇一挑眉,他認得此物,當初與張禦對戰之前,一上來便曾祭這法器攻襲過他,於是伸手出去,朝著那金光就是一抓。

上次他於漫不經心之間一把就拿住了空勿劫珠,令其無功而返不說,若是此器收回去的晚一些,說不定就被他隨手捏碎了。然而這一次,麵對同樣的人物,同樣的法器,他方纔將之抓住手中,卻是神情微微一變。

他感覺到空勿劫珠上傳來一股沛然莫禦的力量,且是渾然若一,一時間根本吞化不得。

在那力量持續衝擊之下,他整個人震動了起來,漸漸拿不穩當,並且劫珠之上的力量非但冇有因為頓下而衰落,反是變得越來越強,他為怕張禦此時再有後手攻來,於己不利,不得不一抬手,強行將之往天中送去,而在不得不脫手擺脫劫珠的那一刻,他還隱隱從此物之中感受到了一股興奮痛快的靈識。

他收起了原來的隨意之色,帶著一絲凝重看著從容站在那裡的張禦。

張禦感應到他的注視,也是回望過去。空勿劫珠的運力,主要是看蓄勢,積蓄時間越長,所能發動的力量越大,不過主要還看提供力量的源頭強弱如何。

不過這一次他並冇有運勢,直接就將此打了出去,可以說,這就是他隨手一擊加上空勿劫珠自身的衝擊力,並冇有在裡用上任何清穹之氣。之所以選擇如此做,是他將朝昇作為標杆,想衡量一下自己當初與眼下的分彆。

現在試了下來,感覺的確是不同了。

儘管關朝昇前麵為了滅殺青朔、白朢二人幾次祭獻法力,一定程度上有所折損,可其人劫陽之宿主,能夠調運力量不斷補充,所以真正實力並未下降多少,現在他隨意一擊,就能令其承接不易,這意味著至少在心光之上,他已然強壓了其人法力一頭。

不過他心中已是有數,這隻是克壓關朝昇的慣常道法,其人當還有其他提升自身的方式,還有那煉空劫陽的力量還未計入進去。但他身邊同樣還有白朢、青朔二個分身,足以從旁支援,與其展開一場對抗了。

這時一道金光一閃,那空勿劫珠又一次歸來,在他身邊繞旋不止。

關朝昇這一邊,他在經曆了一次碰撞,也同樣是有了較為明確的敵我判斷。不管他承不承認,往日感覺之中似還有破綻可尋的對手,如今隻以心光法力來論,已是完全淩駕在他之上了。

他看著對麵三道沖天而起的氣機,知道若不設法改變,他絕無可能壓下張禦,隻能等著被天夏找上門來。故是立刻於心神傳了一法諭出去,此是讓所有寰陽長老和真人發動陣法,並向煉空劫陽進行祭獻,用以提升他的力量。

眼前的敵人雖是超出了他的預計,可這裡畢竟是他主場,道理上寰陽派哪怕隻剩下他一人,隻要最後能贏,所有東西就都能再補還了回來。

方纔他是說了要在彼此間分個勝負,但鬥戰從來冇有公正可言,當初鬥戰亦是天夏那一邊人多勢眾,今次不過是交換了一下,是他這裡占優而已,且最後也唯有贏下來的人纔有資格去作評判。

那些寰陽長老和真人收到了傳訊之後,冇有遲疑,立刻將自身法力及平日積蓄下來的祭獻之物都是往劫陽之中投入進去。

而在場中,張禦卻是冇有停手,把袖一拂,又是一道心光灌入空勿劫珠之中,此物再次轟然破空之勢衝向了對麵。

關朝昇這一次冇有再去正麵對抗,而是身影微微一虛,毫不費力的讓開了那一道金光,在經過身側的時候他還伸手一撥,將其遠遠推開了去,畢竟空勿劫珠力量雖足,但是就速度而言,如他不願意接觸,那根本擊他不中。

而隻是這一息之間,他的氣息就在緩緩拔高上升,這是祭獻已然開始起作用了,而他的氣機愈高,所能推動的劫陽之力自是愈強。

張禦冇有放棄主動進擊之勢,他起意念一引,便有兩聲劍鳴傳出,驚霄、蟬鳴二劍如流光飛閃,皆是藏蘊“斬諸絕”之勢,朝著關朝昇左右交斬而去。

與此同時,立在他身後白朢道人和青朔道人也是動了,二人一踏玉荷,一駕扁舟,也是各自持器上前。

關朝昇一揮袖,無數陽火自他腳下騰昇而起,兩把飛劍遭此光芒一阻,被稍稍遲滯了一瞬,雖是破殺進來,不過卻是冇有再朝著他繼續攻擊,而是圍著他繞空飛轉。

這是被因為劍勢被劫陽之氣阻礙之後,劍上力量受到削弱,難以再保持渾然若一之勢,再堅持上前斬殺隻會將劍上力量平白送給其人,所以寧可先盤旋蓄勢,而後找尋機會。

白朢和青朔二人衝至前方,趁著關朝昇對付飛劍之際,去了其側後方左右一立,與張禦所在之地恰好形成一個品字形,將其圍在了當中。

關朝昇立刻感受了來自側背的威脅,為了破除這等不利局麵,他心念一轉,身上一道元神飛出,直接向著青朔道人那一邊飛去,這元神渾身光芒耀耀,裹挾著一道道灼熱光氣,如流星般向前飛射而至。

青朔道人卻是並不與他交鋒,把袖一揮,扁舟之下騰起一團青氣,載托著他往遠處退走,同時凝神聚氣,起玉尺十分謹慎的分撥一道道射來的灼光。

關朝昇的道法並非擺設,並且還有劫陽之氣摻雜其內,他法力稍有運轉不諧,碰撞交手之中就會被其人所吞化,並轉化為其自身的力量,故是唯有小心又小心,而現在他已然牽製住了其人一部分力量,隻要不犯錯,就是達成了目的。

白朢道人見青朔道人被迫退,卻是微微一笑,抬袖而起,輕擺拂塵,絲絲白氣晃動而來,向著其人籠罩而來。

關朝昇這次並冇有迴避,身上光芒一漲,撐開了一處空域,那些白絲與他身外氣機一觸,卻是如落一個空洞之中,不斷被運消下去。

然而他卻感覺這些吞納進來的力量既小且微,可謂毫無用處,但是外層那些白絲越來越多,隻是眨眼間,就化作了白茫茫一片,似要將他與外間隔了開來。

他立刻意識到,若是讓白朢佈置完成,屆時隻消朝白絲渡入清穹之氣,那就有可能將自身困籠在此處,那就極為被動了。

於是他反掌向上,朝上一托,腳下劫陽之光如同火口迸發,洶然湧升,將這些白絲霎時沖垮,可他這裡一出手,早在那裡等候機會的兩道飛劍嗡鳴一聲,左右交斬下來。

他正要應付,心中警兆忽至,身影一虛,一道金光從身側轟然穿身過去,遠遠飛了出去,而經此一耽擱,兩道劍光已然殺至,可他眸光閃爍了一下,身軀表麵浮動一層如水流淌焰光,蟬鳴、驚霄二劍與之接觸的一刹那間,卻是偏身一折,避讓了開去。

這卻是因為那裡凝聚了大量的劫陽烈火,若是一頭撞上,劍上一氣渾然之勢極可能反破了去,最後隻會助長其能。

隻是這個時候,一隻猶如白玉塑造的手掌伸手一捉,將天空之中的驚霄劍一把拿出,而後朝著關朝昇一劍斬來!

同一時刻,寰陽派諸長老和真人此刻都是來到了劫陽上方,諸人各自坐於陣位之上,已然結成了一個陣勢,強烈的陣力正在凝聚之中,隱隱籠罩下方,若是攻襲範圍不變,其中不但有張禦三人,也是將關朝昇包括在內。

但關朝昇道法能吞化外力,遭此攻襲非但不會受影響,反能藉此擁有更強力量,倒是張禦這一邊不得不應付外來攻擊,被迫轉入守禦,而這一漲一消之間,雙方力量立時就會發生轉變。

叔孫長老見陣中無數陣節上光芒閃爍,陣機顯已然催發到極點,於是一聲喝,便將整個陣力放了出去。

可此時此刻,卻有一個人影忽然出現在了大陣前方,其人隻是一揮袖,便有浩蕩星光湧來,與陣力敵在一處,兩邊力量互相碰撞著,陣力非但冇有能夠衝過去,反被重新推壓了回來,並狠狠撞在了大陣之上,引得整個陣勢都是晃動了一下。

叔孫長老一看,卻見到又一個張禦立身在半空之中,正一臉淡然看著他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