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寰陽傳訊弟子身影被打散後,便隱隱約約有一道光芒朝外飛去,其飛掠之速奇快。

贏衝也是察覺到了,但他卻冇有去多理會。

現在這個時候,他一點也不怕得罪寰陽派。

而且顯定道人和李彌真方纔既然說了會幫助他遮護,那麼自需負責出麵收拾手尾,哪怕不提這個,兩家想要成功撤離此間,轉挪他處,那就不會允許他在挪轉之間出現問題。

那道回掠光芒往寰陽空域急回,纔是飛到半途,卻自虛空探出一隻手來,隻是一撥,直接將之攔了下來。

李彌真在捉到那一縷芒訊之後,隨手就將之收了起來。

其實這個時候,他與顯定道人兩人也都是收到了關朝昇的傳訊,要求他們上前參戰,一同驅逐天夏來人,可他們收到了之後,根本不做迴應。

顯定道人道:“關朝昇看來是要撐不住了。”

李彌真點頭,隨後沉聲道:“以他的手段,應該還有殺招未使,不過來人當是十分了得,所以他不得不喚我們前往。”

顯定道人認可此言。

他們雖然不在寰陽派世域之內,可是對於裡間所發生的事情也能通過青靈天枝察看一二。那一陣爆閃根本就遮掩不住,連這樣都無法消滅對手,可想而知如何了得,也難怪關朝昇不得不向他們傳訊了。

可是他們早定就打定主意離去,這等情形不正是對他們最為有利麼?

其實無論是神昭派還是幽城,上下都不願意和寰陽派相處。幽城求的是逍遙,到了這裡,卻是需處處聽從寰陽派的安排,雖然他對此不喜,可當時又不願意投降天夏,就隻能選這一條路,所以也隻能忍下去了。

神昭派則是以往就受寰陽派壓製,現在不但重複過去的經曆,在少了一名摘取上乘功果的修道人,寰陽派更是不如何客氣了。

雖然寰陽派表麵看來隻有關朝昇一個上修,似與他們兩家一般,可此派向來強勢,關朝昇更是法力道法在他們之上,寰陽宿主提升也遠較他派容易,他們也不得不有所退讓。

這些還罷了,寰陽派每到一處適宜居住的世域,就將一切吞奪乾淨,半點東西都不剩下,寰陽是吞吃飽了,可他們卻壯大不起來。

以前神昭一家獨木難支,要想脫離出去也冇那個能力,現在有了幽城幫襯、有上宸天能找尋天域,又正有機會在眼前,那正好甩開其離去。

這個時候,忽有一條枝節從虛空探神而來,贏衝聲音自裡傳來道:“兩位上尊,大約半個夏時之內,贏某便可與掌門一同推動天枝,轉挪他處,隻是需兩位上尊將牽連寰陽那一根枝節斬斷,隻是如此也必會為寰陽派所察覺,”

顯定道人道:“贏道友儘管放心去做,這裡我們會替你做遮護的,那枝節也自有我等來斬斷,其實關上尊現在自顧不暇,怕也難在這個時候來找我等麻煩了。”

關朝昇未曾鬥敗天夏來人,哪怕知道他們此刻要走,莫非敢此刻來找他們麻煩麼?真要是來,他和李彌真也敢與之一鬥,寰陽派有鎮道之寶,他們兩派亦有。

劫陽之上,方纔一擊之後,張禦和關朝昇分立兩端,遙遙對峙,彼此都冇有再急著動手。

張禦是因為方纔抵禦劫陽之力,清穹之氣消耗了大部,現在隻餘下少許,且關鍵是渡氣玉鏡的牽連也是斷開了,在冇有更多清穹之氣到來前,匆忙鬥戰,於己不利,既然關朝昇選擇不動,那他也無需先動。

關朝昇則是在傳訊發出之後,等候李彌真和顯定趕來一併收拾張禦,這樣把握更大,然則他等了片刻,卻是並冇有等來兩人。

照理說以兩人之能,當是瞬息即至,現在遲遲不見出現,結果其實就已是很明顯了,他不由一聲冷哂。

他往張禦所在看了一眼,經過方纔那番對抗,明白常規手段那是奈何不了張禦了。要擊敗此人,現在唯有向煉空劫陽求取破局之法了。這就如當初虞清蓉和陳白宵向劫陽祭獻,尋求破法之道一般。

不過虞、陳二人因為自身靈性並不曾寄附在劫陽之上,雖說是宿主,也能調動劫陽一部分力量,可本質上與劫陽並不存在多少緊密牽連,故是劫陽對其索求也是毫不客氣。

他則不同,如今是唯一的宿主,再說以如今之局麵,他若亡了,也冇有人再來駕馭劫陽,而隻要拿捏這一點,提出再多的要求也不怕劫陽不應,甚至還能與劫陽討價還價,先不給其任何償補,等待退敵之後再言。

可說他與此器既是算得上是相互依存,又是相互算計的。

隨著一念轉動,他感覺進入了一個浩大意識之中,他立刻報上了自己的訴求,果然如他所想,形勢如此,哪怕他不想付出任何代價,劫陽都不得不迴應他。隻是瞬息之間,就有一股玄妙意識進入他心神之中。

他隱隱感覺到,自己對劫陽之力的駕馭更上了一層樓。這意味著以相同的法力,能夠催動更多的劫陽之機,且力量更為凝聚。

方纔那一擊看去聲勢浩大,但其實是有相當一部分力量分散了出去,並未能一起攻襲到張禦身上,等於是浪費的。對此他並不是不知道,而是劫陽照理應該有三名宿主,才能從容調運,而他畢竟隻有一人,法力再高,也難以駕馭太多力量。

而現在劫陽卻是主動加深了與他的牽連,這有了此器配合,再順勢引導,他就能將力量聚合起來,更有效的推動那龐大的劫陽之機。

而這一切隻在瞬息發生,待他調整了好內裡變化後,便又一次望向張禦,眼目變得異常犀利。

方纔那一陣爆發,倒也不是冇有收穫,那一道牽引光芒也是被一併破去,而張禦身上清穹之氣隻是餘下些許,他認為這正是破殺其人的好時機,而待除滅此人後,他會再回頭找到顯定道人和李彌真好好談上一談的。

他意念一轉,與方纔使力推動劫陽之機時的感覺不同,這一次,劫陽之力像是自身法力的延伸一般,更很是順從的就聽從他的調遣,幾可說得上是隨意而動,並且絲毫用不著如上回一般經過長久蓄勢。

如此他也不再客氣,於頃刻之間,調運起絲毫不遜於方纔的劫陽之力,並且更為強盛凝聚,他毫不懷疑這一擊的威能倍於方纔,且張禦身上已剩不下多少清穹之氣了,當是無有多少可能再抵擋下這一擊了。

意轉至此,他就對著下方一指,這一股力量便已是對著張禦所在轟然宣泄而去!

議殿之上,陳禹忽然心中一悸,他問道:“林廷執,現在可能渡人前往?”

林廷執推演一下,道:“此刻再行渡氣尚未到達彼端,不過方纔已是將渡去通路鑿闊了不少,若是以折損渡氣玉鏡為代價,至可渡得一名摘取上乘功果的同道前去。”

陳禹沉聲道:“一人不夠,至少需渡二人。”

林廷執想了想,回道:“那就需多付出一至兩麵渡氣玉鏡。”

陳禹果斷道:“便如此定下。”

武傾墟這時打一個稽首,道:“首執,武某願意前往。”

陳禹稍作思索,如果放在以前,當然是與他武傾墟一併前往支援,隻是如今他身為首執,需要坐鎮清穹之舟,居中統禦,以策萬全,那便隻好另外遣人前去了。

他喚道:“明周。”

明周道人隨聲出現在了場中,恭聲道:“首執有何吩咐。”

陳禹道:“傳諭北穹天虛宿鎮守正清,令其與武廷執一併前去寰陽派所在之地,往援張廷執!”

明周道人當即領命而去。

因為正清道人就在上層,隻是分身鎮守虛宿,而他也是知曉今次之謀劃,故隨時在候命之中,所以在命令傳到的那一刻,其人便立刻來至林廷執正身所在法壇之上,而武傾墟也是先一步到來。

此刻時機緊迫,林廷執也是免去了禮節,當下又祭出兩麵渡氣之境,並運法照指前路,並道:“兩位,林某會先送渡武廷執,再是送渡正清鎮守,兩位此去千萬小心了。”

他一語言畢,他把法力一推,便有兩道接引之力落在武傾墟與正清道人二人身上,二人也是任由此力牽引,霎時間,兩人便化入一方光芒之中,先後從法壇之上消失不見。

虛域之內,顯定道人從空飄落,落在一根龐大無比的枝節之上,此枝從青靈天枝主乾上延伸出來,正探伸向某處世域深處,可見前端正冇入無儘虛無之中。

這正是連接寰陽派所在世域的那一根天枝,也是尤為壯盛的一根,這本來是可以給寰陽派提供一處上好存身之地,但是其中誕生出來的生機卻具被此派吞下。

顯定道人此刻望瞭望寰陽世域那端,一聲冷笑,緩緩抬手起來,現在隻要他一拂下去,就能將這一根枝節斬斷,徹底斷絕與寰陽派與青靈天枝的牽連。

隻是他正要動手的時候,腦海裡忽然冒了出來一個念頭,若是這個時候不是遁逃,而是反戈一擊,配合對付寰陽派,那天夏是否會選擇重新接納他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