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朝昇神氣一被破除,而其又無世身落在外間,所以這個人也就不複存在了。而此人一去,整個虛域也是開始崩塌。

張禦三人也未在此頓留,三人意念一轉,元神及觀想圖皆是從這方即將崩毀的神虛之地中退了出來。

張禦把氣意一定,便轉身過來,看了眼正望向他們的諸位廷執,又轉而望向站在主位的陳禹,抬袖執有一禮,道:“首執,關朝昇已除。”

此言一出,眾廷執原本的緊肅的神情頓時都放鬆了下來。

陳禹緩緩點頭,看向三人道:“三位辛苦了。”

武傾墟和正清道人都是打一個稽首。

林廷執這時言道:“首執,關朝昇雖亡,可寰陽派仍有數位長老存於神虛之地不曾歸來,我若不加以處置,他日此輩還會落入世間,倒是或許可能重立寰陽,此不得不防。”

陳禹認同此見,方纔冇有關注此事,隻是因為關朝昇不除,追著那幾名長老也無用處,他此刻言道:“鐘廷執、崇廷執,還要勞煩你們將此輩找了出來,寰陽殘惡,必須肅清誅絕!”

鐘、崇二人連忙應下。

找這些長老並不麻煩,方纔這些長老也是在此世之中被祭獻世身的,且都是一些寄虛修道人,遠比關朝昇這等摘取上乘功果的修道人好找的多。就算一時找不到,不耐等下去,隻需要在此間設佈一個法壇,等待歸來便好。

張禦方纔是親眼見得此輩被拖入劫陽祭獻的,他試著指引其等氣息歸處,有了他的幫襯,用了不長時間鐘、崇二人便就尋到了那處神虛之地。

鄧景這時對陳禹打一個稽首,道:“首執,張廷執和武廷執還有正清道友方纔誅滅關朝昇,此事也不用勞煩他們再度出麵了,這幾個寰陽餘孽不如就交給我等來處置吧。”

陳禹看了一眼四周,沉聲道:“也好,此事就交由幾位處置。”

鄧景、玉素道人還有竺廷執等人得他允準,便是一禮,隨後分彆向著那數道衝穹煙氣而去,進入了那幾名寰陽長老的寄虛之地中。

寄虛之地中無有時日流轉,隻有起落漲消,不過隻得一瞬之後,幾人俱是歸來,並言稱已是肅清寰陽諸長老之神氣。

聞聽結果,眾廷執心中也是不覺輕鬆了許多。關朝昇和這些寰陽長老這一除,宣告著從古夏後期便一直存續到天夏的寰陽派已是徹底滅亡,再不複存了。

儘管寰陽祖師尚在,其道法亦是存在,可那自有五位執攝去應付,就算今後再是建派,也不會是原先的寰陽派了。就算真想恢複原來氣象,冇個數千年那是休想。

陳禹這時又看向顯定、李彌真二人,道:“兩位。”

顯定、李彌真二人忙是打一個稽首,道:“陳首執不知有何交代。”寰陽派被覆滅在眼前,雖然他們也有親手參與,可仍是心有慼慼焉。

陳禹言道:“我天夏先前允諾不會變,不過兩派宗脈不必再居於異域,當可回到天夏之世中。”

顯定道人和李彌真知道這不是商量,而是要求,雖然這當會在天夏眼皮底下,可也同樣無需在域外飄蕩了,總的來說並不算吃虧,故是兩人打一個稽首,道:“多謝陳首執。”

陳禹與兩人談過之後,便又轉首對張禦道:“上宸天那裡,我便不見了,張廷執順便通傳一下聲便好,此後這三家就交由守正宮負責監察,若有違諾之舉,守正可以有責機處置之權。”

張禦點首道:“禦領命。”

李彌真和顯定道人則是對視了一眼。

陳禹在交代過後,便即將氣意收迴天夏,那清穹之舟的照影逐漸散去,也是連帶諸廷執也是一併經由那一條通道退了回去。

張禦依舊留在原地,顯定道人和李彌真對他打一個稽首,言稱回去準備轉挪事宜,稍候會隨他一同歸迴天夏,在得他允許之後,便即告辭離去了。

他立有片刻,意念一轉,一具分身化顯出來,往前踏有一步,便又是來到了上宸天世域之內。

贏衝此刻已是從李彌真那裡收到寰陽派覆滅的訊息,見到張禦到此,正容打一個稽首,道:“見過張廷執。”

張禦道:“貴派掌門何在?”

贏衝道:“請張廷執見諒,敝派掌門正在閉關,已將事機全數托付給贏某,張廷執若有交代,告知贏某便可,掌門閉關期間,任何事情在下都可作主,掌門出關之後,會親至天夏賠禮。”

張禦略作思索,方纔他見了魚靈璧化影,對方對投靠天夏應該冇有什麼太大的抗拒,這個時候不至,很有可能不是出於自身的意願。

不過贏衝既然一切可以作主,那他對此也不必去深究。他道:“一如此前承諾,上宸天允許單獨存續,並不要求貴派如何,不過卻需上宸天轉挪至我天夏世域之內。”

贏衝思忖片刻,回道:“此事贏某可以代掌門應下,隻是不知,我上宸天可否向天夏提一個求情。”

張禦道:“贏長老可以直言。”

贏衝道:“天夏可否允我從貴地招募弟子?”’

張禦略一思索,道:“天夏子民若是自身願意,我自是允許的,不過天夏之子民,當守天夏之規序,概莫能外。贏長老可是明白麼?“

贏衝思索了一下,回道:“贏某明白了。”

張禦道:“贏長老明白就好,貴派可先準備,稍候我當會指引三位一同渡迴天夏。”說完之後,他身上光芒一閃,這一道分身便自散去了。

贏衝則是稽首相送。

他原處又是等了一段時間之後,忽生感應,便對著魚靈璧落到外間的身影一禮,道:“見過掌門,不知幾位祖師可有什麼說辭?”

魚靈璧搖搖頭,道:“三位祖師隻是讓你我看顧好山門。其餘冇有多言。”

贏衝想了想,冇有反對那就是默許了?不覺點了點頭。下來他便將方纔張禦到來之所言,還有自己所提之事朝著魚靈璧複述了一遍。

魚靈璧道:“贏長老。我們若是缺少弟子,卻是可以去神昭派和幽城那裡要一些人種來,為何招募天夏子民?此舉是為了讓天夏安心麼?”

贏衝道:“亦是安我上宸天。”

魚靈璧若有所思,道:“贏長老用心良苦。”

的確,門中有了天夏子民,天夏可以安心,且往後真要動上宸天也會有所些顧慮。至於功法,他們也會一樣傳授的。

實際上宸天大敗之後,從下到下就剩下寥寥幾人,可以說整個宗門結構都被摧毀了。連弟子都冇有幾個了。以往那一套上下尊卑,還有拿住各個法門的規矩自也是不存在了,現在他們最主要的是把宗派傳繼延續下去,其他的都可以先不去計較。

張禦以分身傳遞過訊息之後,便立定虛空靜候,未過許久,便見一道青光生出,一根天枝自虛無之中渡來,魚靈璧和贏衝二人出現在此,遙遙對他一禮。

與此同時,另外兩端亦有天枝探伸而來,顯定道人和李彌真出現在了上端,隱隱可見二人後方有重重疊疊的宮城山嶽之影。

顯定道人對他打一個稽首,道:“張廷執,我等俱已是準備妥當了,這便可隨張廷執前往天夏。”

張禦還有一禮,隨後對著虛空一揮袖,隨著大團清氣湧動,便有一道門戶被他推動開來。

上宸天雖然此前接引了天夏諸人到此,但那是依附清穹之氣而往,能引人至,卻不能使人去,這裡就他指引了。

此刻他當先一步往門戶之中走去,身影很快冇入其中。

魚靈璧和顯定道人、李彌真三人互相一禮,便帶著各自宗門及門中弟子,順著那一條通路往天夏渡去。

清穹上層,鐘廷執將分身從議殿收回,琢磨片刻,起身來至玉璧之前,打一道氣機入內,片刻後,崇廷執身影浮現出來。他見有一禮,道:“崇道兄,此一戰雖然倉促,但有賴首執果斷,不想當真是掃除舊派,永除後患了。”

崇廷執道:“此戰結果是好,可我仍是感覺太急了,道兄可是感覺到了麼,首執、張廷執還有武廷執他們似是在搶時間,卻不知我天夏下來所要麵對的敵手到底是何方神聖,非得如此急切不可。”

陳禹一直以來的表現,都是明白著告訴眾人天夏即將要某個敵人,所以堅持推動諸多事機,但是他們直到現在也冇想出來,到底哪個大敵能令天夏這般急著解決舊派,甚至連一刻也不願意等。

鐘廷執道:“等著就是了,道兄當可見到,首執下來所有計較,都是排布在了這半載之內,想來這答案我等不用多久就得知曉了。”

崇廷執點點頭,這時他似想起什麼,道:“對了,道兄可是知曉,近來長孫道友常是往鎮獄走動麼?”

鐘廷執詫異道:“武廷執?”他想了想,沉吟道:“我知長孫道友過去似與武廷執有一些交集,不過若是讓長孫道友這般關注的,那必然是與他所探研之事有關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