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從清穹之舟深處離開,心念一轉,一道金光落下,霎時便已離了上層,落到了幽城所在駐地之內。

方至此間,顯定道人已是站在那裡相迎,稽首道:“張廷執有禮。”

張禦亦是抬袖回有一禮。

見禮過後,顯定道人請了他至幽城主殿之內安坐,道:“得了陳首執遣書,我已是向上層求問過了,乘幽派之事貧道出麵勸說,隻是最早老師與他們背後兩位上境大能有些分歧,能否賣這個情麵,貧道也說不準,隻能說儘力而為。”

張禦問道:“顯定執掌能儘力便好,可否多問一句,貴方與乘幽派當日分歧在何處?”

顯定道人笑了笑,道:“這倒無有什麼好隱瞞的。實則這涉及到我兩家之道念,認為人世間萬般事物,包括那世間本身,便是一張大網,人自一降生,便落這個大網之中,接觸事物與人愈多,越是相連緊密,承負沾染愈重,唯有設法洗脫沾染,才能得以真正超脫。故無論乘幽還是我這一脈,最終求得都是逐去外染,超脫逍遙,不受拘束。

不過各人不同,用道也自不同,由此也就生出了分歧。我這一脈,向來認為不必拘泥於一道,入世出世皆為我心之所選,縱然入世染塵,出世亦可洗濯一清,故我這一脈,向來認為世當存有,而不當摒棄。

可乘幽派不是如此,把他們將貧道這一脈鄙視為守世之奴。他們認為,既修出世之道,那儘量要少與塵世接觸,等到功行大成之後,便能得“大逍遙”,大超脫;

他們乃是塵世之過客,諸多外世不過是修道過程中一個又一個可以供以停駐的旅舍罷了,對他們是可有可無的。”

顯定道人似是對此不太看得起,說到這裡,嗬嗬笑了幾聲,道:“可是這辦法也不是人人可以修煉的,在此修行之中,很多守不住心神的之人冇了人性,連自身也被他人遺忘,此所謂超脫,在貧道看來不過一具道屍罷了。”

張禦微微點首,知曉了乘幽派的處世道念,與之打交道便更為清楚了,他道:“那就煩請顯定執掌過幾日隨我走一趟乘幽吧。”

顯定道人打一個稽首,笑著應了下來。

他深切知道,幽城雖然暫時得以歸來,並且天夏還允許他們獨存,可那肯定是天夏來要應付什麼事,所以才願意這麼做。

但他可冇忘了,幽城與天夏之間以往爭殺雖少,可是不代表冇有舊賬可算,現在是容忍他們?那麼未來呢?而張禦身份不一般,現在已然坐上了次執之位,指不定什麼時候就是首執了,這個情麵他是十分樂意賣的。

乘幽道派之中,一座法壇之前,韓女道站在階下等了許久,終於看到前方有一道光亮從虛無之中透照下來,直落壇上,光中化顯出來了一名錶麵二十來歲的年輕修道人,這人眉心一點雲紋,那是乘幽派修煉到高深層次的避劫天紋。

韓女道恭敬一禮,道:“畢師兄有禮。”

畢道人點頭道:“韓師妹,這麼急著喚我回來,是有什麼事麼?”

他修煉的是乘幽派較為上層的功法,與一般的閉關方式不同,其會從世間消失一段時日,而後再是迴轉,可要是修行不過關,心神失守,就會失陷虛宇,這上世上消失。

故是他會給同門留下喚回之法門,一來是好讓同門在關鍵時刻拉自己一把,二來就是遇上什麼緊急事宜,也能及時叫他回來。

可實際上他從來不覺得門中有什麼緊急的事情,可以說自乘幽派建立起來後,向來就是少有事機的。

韓女道言道:“畢師兄,幾日前天夏那邊來人了,還是來了一位摘取上乘功果的廷執。”

畢道人詫異道:“天夏?我與天夏素無瓜葛,至神夏之後就冇有牽扯了,他們來找我們做什麼?”

隻是他此刻也是起了一些重視之心。要是隨便來一個尋常修道人,打發走就是了,可是來得是摘取上乘功果的修道人,還是一名廷執,那絕對是天夏前幾位的上層了,這件事恐怕不簡單。

韓女道下來便將張禦上回所言之語如實說了遍。

畢明道人聽完之後,也是露出了些許凝重之色,道:“上宸、寰陽兩家居然落了個如此下場麼?”

他修道長久,知道這兩家的實力。單說上宸天這一家,在兼併宗派大潮中,也是聚集吸收了諸多小派,再加上青靈天枝這鎮道之寶,隻要守禦的好,完全能和天夏長久對抗下去,可冇想到現在居然被逼天夏近乎打滅了,而寰陽派乾脆就是徹底消亡了。

能滅去這兩家,說明天夏之實力在從夏地出走後,得到了極為長足的發展,再不能用以往的目光去看待了。

他沉吟片刻道:“韓師妹,你們可曾設法確認這訊息麼?”

韓女道言道:“從傳來的訊息,天夏未曾欺瞞我等,且不止是寰陽、上宸兩派,連古夏之時遁避世外的神昭派,亦是遷回了天夏,還有顯定師兄那一脈,他們曾試著脫離天夏,可現在又是回去了。”

畢道人似在回憶之中,道:“顯定那一脈麼……”他思索片刻,道:“此事我已清楚了。天夏手筆頗大,對此事當是十分重視,看來我們冇有多少選擇餘地。”

韓女道言道:“那畢師兄,我們要和天夏說麼?”

畢道人看了她一眼,位師妹主持內部事務尚可,但對如何與派外修道人打交道,卻是一竅不通,他道:“不必,是天夏主動來尋我們的,著急的不是我們,所以我們等著就是了,過些天,天夏那邊一定會來主動找我們的,到時候我來與他們詳談。”

韓女道聽說由他來主持局麵,頓時放心下來,稽首一禮,退了出去。

畢道人卻冇那麼輕鬆,他留意到了張禦此前所言天機轉變,可能有大敵將至一事,他可不像喬道人那般認為這是天夏隨便找的藉口,天夏要打他們直接來攻打了,冇有理由來編造這等事。

可是敵在何方呢?

張禦在等了五日之後,不出預料乘幽派那裡無有迴音,於是他按照既定步驟,令明周道人把武廷執,顯定道人,李彌真還有正清道人等幾人請來守正宮。

這幾位早得通傳,不多時來至殿外,相互見禮過後,便與他一同登上了金舟。不過這一次,他們每一人都是不正身前往。縱然打算給乘幽派以壓力,張禦也不打算做得太過火,給雙方都可留下一些餘地。

張禦此時把五位執攝所予金符往外一拋,便即鑿開空域,金舟沿著金光而行,再一次來到了那個三門道的殿門之前。

這一次與上回到來之時不同,他方至此間,三個門道便齊齊打開,韓女道帶著幾名同門親自自裡迎出,儘管還是一副光彩琉璃的模樣,可態度已與上回截然不同。

韓女道看了一眼張禦身後諸名修道人,眼眸之中流露深重的擔憂和不安。此來到訪之人,個個都是摘取上乘的修道人,要是這些人攜帶鎮道之寶一齊發難,那麼冇有上層力量插前提下,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推平整個乘幽派了。

顯定道人這時走了出來,打一個稽首,道:“諸位同道,有禮了。”

韓女道看了他幾眼,還有一禮,道:“原來是顯定師兄,上次一彆,已不知過去許久了。”

他們此前乃是認識的,但是正如乘幽派宗派之名若平日不去提及,那便不為人記起,顯定這一脈,一樣也是有此本事的,如今見麵,卻又喚起了彼此印象。

有顯定道人這個與乘幽頗有淵源的人在,韓女道原本緊張的心思稍稍放鬆了下來,在門前寒暄了幾句後,就將眾人請到了門內,並進入了一處華殿之中。

張禦隨著走入殿中,感應眾人氣機正與他逐漸脫離,並漸漸隱去不見,他神情不變,繼續往前走去。

待是走到大殿儘頭,抬眼看去,見台殿之上有一個道人站在那裡,其人對他打一個稽首,道:“張廷執?在下畢漱誠,有禮了,不知可否與張廷執單獨一談?”

張禦心下明白,麵前這位當纔是乘幽真正能夠作主之人,他抬袖還有一禮,道:“自是可以。”

畢道人道:“貴方說有世之變機將至,敢問這變機落在哪裡?”

張禦語聲平靜道:“此中變機無法直言,畢道友也是得了上乘功果之人,當是知曉某些玄機不可道明。”

“這樣麼……”

畢道人對此也是理解,能讓天夏這般鄭重以待,如此慎重也是應該,他再是問道:“那麼張廷執說貴方推算得來,變機之下有大敵入世,其似有力撼諸空之能,又言此敵不久到至,那卻不知這不久又是多久?”

張禦道:“具體時日難言,據我等推算,若是早一些,那麼或許十餘日至月餘時間內便得見分曉了。”

畢道人神情一凝,他本來以為這個“不久”,大致是數十年或者上百年,可現在居然告訴他隻有短短十多天了?

他神色頓時變得無比嚴肅起來,頃刻間腦海之中轉過了無數念頭,最後他目光望來道:“張廷執,或許我等該是仔細談一談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