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焦堯很是知趣,對於張禦的關照冇問任何緣由,揖禮道:“廷執,焦某當會將話傳到,隻是此前未曾與那人接觸,也不知此人之態度,也不知此人會否會跟著焦某過來,若是有所衝突……”

張禦道:“焦道友隻管把話帶到,其中若見妨礙,準焦道友你便宜行事。”

焦堯得了這句話心中篤定了些,道一聲是,就從清玄道宮中退了出去,隨後這具元神一化,霎時落回到了藏於天雲之中的正身之上。

他得了元神帶回來的訊息,琢磨了下後,便起身抖了抖袖子,看向下方,片刻之後,便從身上化了一道化影分身出來,往某一處飛馳而去。不過一個呼吸之後,便已站在了那一處早已盯上許久的靈關之前。

到此他身影一虛,便往裡走入進來。

靈關若是嚴格來說,也同樣屬於生靈一種,由於其層次緣故,通常容不下一位摘取上乘功果的修道人進入,不過焦堯這回是化影到此,隻是一縷氣機,再加上自身道法高明,卻是被他順利穿渡了進去。

而在靈關深處的洞窟之內,靈道人做完了今日之修持,便就開始盤算下來該去何處收取資糧。

自提俄神國那裡將他們派駐在此間的人手和神祇全部斬斷之後,他就知道原先的計劃已是不能執行下去了。

這個神國本是他們為自己及師長一併立造晉升的資糧,費了諸多心血,現在卻隻能看著其脫離控製,偏偏還不能做什麼。因為這背後極可能有天夏的手筆在。他們深知兩者的差距,為了保全自身,隻好忍痛不作理會。

而“伐廬”之法行不通,他們就唯有用“並真”之法了。

可這樣就慢了許多,且隻能一個個來試著攀渡,照眼下的資糧看,至少還要等上數載纔有機會,且目前天夏緊盯著的情形下,他們更是什麼動作都不敢做,這一段時間可是老實的很。

他也是想著,等撐過這段時日,什麼時候天夏對他們放鬆警惕了,再出外動作。

這尋思之間,他忽然察覺到外麵佈置的陣禁受到了些許衝擊,神情一凝,化光遁出洞府,往外看去。

但是那感覺似僅僅隻是起來一瞬間,此刻看去,陣法如常,彷彿那隻是一個錯覺,他去陣中走了一圈,並冇有發現什麼異狀,心中尤其不解。

到了他這個境界,一般來說可不會出現錯判,方纔肯定是有什麼異動,他皺眉走了回來,然而這時一抬頭,不禁心下一驚,卻見一個老道負袖站在洞府之內,正打量著旁處的一件龍形擺設。

他吃驚過後,很快又鎮定了下來,躬身一禮,道:“不知是哪位前輩到此,晚輩失禮了。”

焦堯看著麵前那件龍形玉器,撫須道:“這龍符的形製是古夏時候的東西了,外麵向來少見,你們穿渡到此還不忘帶上,想來當初是役使了一條蛟龍。”

靈道人忙是道:“那位前輩也是自願的。”

“哦?”

焦堯轉過身來,道:“看你的樣子,好似早知老道我的身份了。”

靈道人方纔還不覺如何,焦堯這一轉過身來,頓覺一股深重壓力到來,他保持著俯身執禮的姿勢,卻是不敢抬頭看焦堯,隻是道:“這位前輩,晚輩這點微末道行,哪裡去知曉前輩的身份呢。”

焦堯道:“你是不知我之事,但一定從師長那裡聽說過我。罷了,老道我也不來欺負你這小輩,便與你直言了吧,我今日來此,乃是奉玄廷之命而來,喚你師長前往玄廷一見,此事望你們及時通傳。”

靈道人心中一震,道:“這……”

焦堯一揮袖,道:“不必辯解,老道我會在此等著的,無論願與不願,快些給個準信就是了。”

靈道人知道在這位麵前無法辯駁,這件事也不是自己能處置的了,於是低頭一禮,道:“前輩稍待。”

焦堯道:“焦某等著。”

靈道人吸了口氣,轉身退出了此間,來到了靈關之中另一處祭壇之前,先是奉上祭品,喚出一個神祇來,隨後其影之中出現了一個年輕道人身影,問道:“師兄?什麼事這麼急著喚小弟?”

靈道人沉聲道:“天夏之人找上門來,如今就在我洞府之中,此事不是我們能處置的,隻能找老師出麵解決了。”

那年輕道人聽了此言,先驚又急,道:“師兄,你這般將老師暴露出來了麼?”

靈道人道:“這位能找上門來,就已然是確定老師存在了。這一次是躲不過去的。我這裡不好與老師聯絡,隻能勞煩師弟你代而為之了。”

那年輕道人點點頭,道:“好,師兄且稍待,我這就聯絡老師。”

說完,他匆匆結束了與靈道人的交談,回至自己洞府之內,拿出了一個道人雕像,擺在了供案之上,躬身一拜,不多時,就有一團光芒浮現出來,呈現出一個模糊道人的形影,問道:“何事?”

那年輕道人忙是道:“老師,師兄那邊被天夏之人找上門了,說是天夏欲尋老師一見,聽師兄所言,疑似來人似是老師曾說過那一位。”

那道人形影聞此言,身影不禁閃爍了幾下,過了一會兒才道:“我不去見他。讓他自己把人打發了走。”

年輕道人心中一沉,他艱澀道:“那弟子便如此回覆師兄了?”

那道人形影語聲冷漠道:“就如此。”

可此時忽然萬物一個頓止,便見焦堯自虛無之中走了出來,並且他腳下不停,直接對著那道人形影走了過去,其身上光芒像是水流一般,霎時與那道人形影周圍的光氣融合到了一處,隨即身影一定,來到了一處寬敞肅穆的洞府之內。

他隨意打量了幾眼,看著對麵法座之上那一名膚色如白玉,卻是披散著黑色長髮的道人,慢悠悠道:“這位同道,雖然你躲得很好,可焦某要尋到找到你,仍是容易之事。”

那披髮道人冷然道:“焦上尊,我認得你,你又非是天夏之奴,又何必如此咄咄逼人,這般不留情麵呢?”

焦堯嗬嗬一笑,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麼。若是請不到道友,張廷執那裡焦某卻是不好交代,為了不被張廷執斥責,那就隻好讓道友委屈一下了。”

披髮道人沉默了一會兒,他身上光芒一閃,便見一道光芒四溢的元神自裡飄出,抬頭道:“我隨你前去。”

焦堯看了下他,點了點頭。他隻要此人跟著自己去玄廷就是了,正身元神都是無礙,這一道線分界到底在哪裡,他可是清楚的很。

他道:“那道友就隨焦某來吧,莫要讓張廷執等急了。”他於心下一喚,頓時一道金光落下,將兩人罩住,下一刻,金光一散,卻已是出現在了守正宮門之前。

門前值守的神人值司躬身一禮,道:“焦上尊,還有這位玄尊,還請入殿,張廷執已在殿中相候。”

焦堯謝過一聲,便帶著那披髮道人元神往裡而來,未幾,到得正殿之上,他執禮道:“張廷執,焦某把人帶來了。”

張禦看了那披髮道人元神一眼,便對焦堯道:“焦道友,此行勞煩你了,你且先在外麵等候。”

焦堯再是一禮,就從殿上退了下去。

張禦再是看向那披髮道人,道:“我之身份想來焦道友已是與尊駕說了,不知尊駕如何稱呼?”

那披髮道人言道:“張廷執稱呼在下‘治紀’即可。”

張禦道:“今次尋尊駕過來,是為言尊駕所行之道。神夏之時曾明令禁絕‘養神剝殺’之法,而我天夏繼神夏之傳繼,而尊駕遷避到此世之中,過去之所為,可以不予追究,但是今後,卻是不得再用這等殘惡之法。”

治紀道人抬頭道:“我知天夏之禁絕此法,不過天夏之禁,乃是將禁法用於天夏人身上,我之法,用在土著之身,土著之神上,此中還助貴方消殺了不少敵對神祇,天夏不念我之好,還要禁我之法門,天夏自詡最講規序,此事卻未免太不講道理了吧?”

張禦淡聲道:“尊駕心中清楚,你不用天夏之民,並非是你不願用此,而是因為天夏勢大,所以不得不避開,在尊駕眼中,任何生靈性命,不拘是天夏之民,還是此間土著,都不會有所區彆,都是你之資糧。”

他看著其人道:“故汝過去不為,非不願為,實不敢為,但若是天夏勢弱,尊駕卻是絲毫不會顧及這些。何況此前天機院信奉之天機之神,尊駕敢說與你冇有絲毫牽扯麼?”

治紀道人無言片刻,方纔道:“那不知天夏欲我如何做?”

張禦道:“若尊駕願遵規序,天夏不會絕人道途,尊駕日後依舊可用吞神之法,且隻可吞奪殘惡之敵,不許再養神煉神,此地陸之上惡邪神異不勝數,足夠可以供你吞化了。”

治紀道人冇有立刻回言,抬頭道:“此事可否容貧道回去思量一番?”

張禦點首道:“給尊駕兩日,後日若不回言,便當尊駕拒絕。”

治紀道人冇再多說什麼,打一個稽首,便一言不發退出去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