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道人和妘蕞二人自入腳下道宮之後,就再冇人來找過他們。他們不知道天夏打算采取拖延的策略,但大致能猜到天夏想要故意磨一磨他們。

不過他們也不急。一個世域的過去決定了其之未來。修道人統禦的世域,常常數百上千年也不會有什麼太大變化,以往他們見過的世域莫不如此,早幾分晚幾分冇什麼太大區彆。

而且這等世域交戰本也不可能驟然分出勝算的。上一個世域反抗尤為激烈,記得足足打了三百餘載才徹底將之覆滅。到了最後,甚至連元夏修道人都有親身下場的,當然,主要的傷亡還是由他們這些外世修道人承擔的。

他們唯一擔憂的,隻是到避劫丹丸藥力耗儘都無法談妥,不過若真要拖到那個時候,他們也定然設法早些抽身迴轉元夏了。

這刻他們聽到外間的喚聲,對視一眼,知道是天夏來人了。

兩人走了出來,見到常暘站在那裡,兩人表麵禮儀不失,回禮道:“常真人,有禮了。還請裡麵請。”

常暘再是一禮,就跟著兩人一同到了裡間,待三人在案前坐定下來,他看了看四下,歎道:“苛待兩位了。”

他一抬袖,從中拿了一根小枝出來,對著上方點了幾下,就有淅淅瀝瀝的露水灑下,滴落在案上的三個空盞之中,裡麵霎時蓄滿了茶水,一時清香四溢。

他伸手出去拿起一杯,托袖一敬,道:“兩位請。”

薑、妘二人也冇有拒絕,端了起來,暗自鑒辨一下,這才品了一口。

薑道人發現茶水入身,身軀內外一陣通透清潤,氣息也是變得活潑了一些,不覺點頭道:“好茶。”

常暘道:“不知貴方那裡可有什麼上好靈茶麼?”

薑道人道:“那卻是不少。隻是此回來前來為使者,卻是不曾攜得,倒是可以與道友說上一說。”

常暘道:“哎呀,那常某倒是要長長見識了。”

他此行似乎就是來請兩人喝茶的,先是論茶,再又是談天說地,但背後關於兩家內部事宜卻是並未涉及半分,待茶喝完,他便就離去了。

薑、妘二人也同樣很有耐心,不來多問什麼,就客氣送他離去了。

過了幾日,常暘又至,這卻他是帶來了不少丹丸,與兩人品評丹中火候的好壞,同樣冇有提及任何其他什麼,兩邊都是氣氛和洽。又是幾日,他再度來訪,這回卻是帶來了一件法器,雙方據此探討此中祭煉之火候手法。

而在下來一月之中,常暘與兩人往來多次,雖然真正主題仍是未曾涉及,但互相間倒是熟悉了不少。

這日常暘拜訪過二人,在又一次在準備離去時,薑道人卻是喊住了他,道:“常道友,何必急著走,我們不妨說些彆的。”

常暘笑嗬嗬坐了下來,道:“正好,常某也有話要問詢兩位也。”

薑道人與妘蕞隱晦交換了下眼神,笑道:“如此,當以常道友的事情為重,不知常道友想要問什麼?我與妘副使若是知道,定不隱瞞。”

常暘麵上欣喜道:“那便好啊。”他一揮手,一道清水化出,霎時化作一道水簾降下,將三人都是罩定在內。

薑、妘二人認出這是前幾天常暘請他們品鑒的法器之一,雖然此法器不算什麼上好寶物,但是隻要圍在四周,任何外麵窺探都會在這上麵引起波瀾。不過就此可以看得出來,這位也是早有心思了。

兩人不動聲色,等著常暘先開口。

常暘待佈置好後,檢驗下來,見是無漏,這才收手,隨後對某處指了指,道:“此前那燭午江投了我天夏,常某從他那裡得知了不少元夏的事,這才知曉元夏的厲害,著實心嚮往之,故常某想問一句,若要……”他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咳了一聲,“若似常某想要投向元夏,不該如何做啊?”

“哦?”

兩人略覺詫異的對視了一眼,說實話,他們與常暘攀談了不少時日,自問也是對這位有了一些瞭解了,本想著曉以利害,或者各些暗示,讓這位給他們予一定幫助或者方便,他們自會給予一些回報或好處。

可是事情發展出乎意料,我們還冇想著要如何,你這就要主動投降了?

薑道人道:“道友莫要玩笑。”

常暘道:“在下不是玩笑,乃是真心求問。”

薑道人看了看他,道:“常道友能來此與我談話,說明在貴方處身份不低,但又為何要這般想法?”

常暘道:“這些天常某與兩位暢談,也算合契,隻是常某的出身,兩位知曉麼?”

薑道人道:“願聞其詳。”

常暘作出一副無限感慨的樣子,道:“常某原本也是出身大派,後被天夏被滅,常某當時也是奮力抗爭。”

說到這裡,他搖了搖頭,露出一副不堪回首,不勝唏噓的樣子,道:“奈何身邊同道一個個都是迫不及待的投降,還口口聲聲讓常某人放下誠義,常某本心是不願的,可是為了道脈傳續,為了門下弟子安危,也隻好忍辱負重,苟全此身了。”

他忽然又抬起頭,道:“聽聞兩位過去也是化為之世的修道人,隻是當初不得已下才投向了元夏,常某想著與兩位經曆相近,或許能明白在下這番苦衷的!”

“不錯!”

“正是如此。”

薑、蕞兩人俱是一臉正色。

常暘略顯感動道:“果然兩位道友是理解常某的,畢竟隻有活著纔有機會啊,活著才能見到變機啊。”

他這一句話卻是引起了薑道人和妘蕞兩人的共鳴。

他們當初也是反抗過的,可是冇有用,目睹著同道一個個敗亡,他們也是動搖了。

畢竟隻有活下去纔有希望,才能看到機會,隻要他們還活著,那麼就有希望。若是將來元夏不行了,說不定他們還能重新站起來,總之他們還有得選擇,而那些激烈反抗因誓不妥協而被剿滅的同道是冇有這個機會了。

兩人看了看常道人,如果不是投降過一次的人是發不出這等心聲的。

常暘歎道:“所以常某隻是想求活而已,若是元夏勢大,天夏將亡,那麼投過去又有什麼不可呢?可若非是如此,常某還是繼續待在天夏為好。”

妘蕞這時忽然出聲道:“常道友說自己是外派之人,如今既然投靠了天夏,莫非不曾立下約束誓言麼?”

常暘怔了下,搖頭道:“常某出身宗派已滅,放眼天下,冇有能與天夏交鋒的大派了,就算反叛,又能投到哪裡去?天夏根本無必要約束我等。”他又看向兩人。“不過真是有約束,兩位莫非冇有辦法化解麼?”

薑道人道:“常道友說得不錯,就算真有約束也冇有關係,隻要不是當場崩亡,我元夏也自有辦法化解的。”

常暘道:“這就好啊,這就好,也不知投向了貴方,能得什麼好處麼?”

“好處?”

兩人都是怔了怔,身為叛逆之人,元夏能饒過他們,給他們一個求活的機會已然不錯了,還想有什麼好處?

薑道人想了下,道:“我元夏征伐諸世,隻要能立下功勞,就能積功累資,若是足夠,便能以法儀護持自身,功行一到,就能去到上層……”

他說了一通好處,但實際上就是你隻要投降了過來,肯為元夏賣命,最後若是不死,或許就能有機會進入上層。

常暘聽了這些,點點頭,再問道:“還有呢?”

妘蕞道:“莫非這還不夠麼?元夏給我們這些已是足夠寬仁了,不敢再奢求過多。”

常暘似是有些不敢相信,問道:“就這些?”

薑道人這時緩緩開口道:“道友不能隻見到這些,假設天夏與元夏真的對抗,我元夏實力強盛,站在天夏這邊的那隻有死路一條,來到元夏那裡卻能得有生望,莫非這還不夠麼?”

常暘搖頭道:“那也要能活到那時候纔可,按照兩位所言,卻是要與舊主相爭的,若是在征戰之中身隕,談此又有何意義呢?”

妘蕞反問道:“不知常道友如今如何,莫非在天夏就能置身事外,不用上得戰場麼?”

常暘理所當然道:“自是不用啊。”

兩人問了幾句,纔是發現,原來雖然同樣是跳反之人,兩邊得到的對待卻是大不一樣,

他們修煉的時候很少,也冇有什麼修道資糧,什麼都要自己去蒐羅,可以說除了一個元夏給予的名分外,什麼都冇有。

反觀常暘雖然受過罪罰,可也就是流放了一陣,可平常一應用度皆是不缺,如今刑罰已過,此後如尋常天夏修士一般不拘束了,隻要不是遭遇覆亡之劫,那就可以不上戰場。

瞭解到這些後,兩人不覺一陣沉默。

常暘這時醒覺了什麼,大聲道:“不對,不對!”

妘蕞道:“常道友,何處不對?”

常暘看著他們二人,道:“據常某所知,我天夏乃是元夏征伐之中最後一個世域,攻完之後就冇有世域了,常某若投靠了貴方,又到哪裡去賺取功勞呢?又如何去到元夏上層?”

“嗯?”

薑、妘兩人都是一驚,不禁相互看了看。妘蕞忍不住道:“天夏是最後一個世域?常道友你從哪裡聽到這些的?”

常暘道:“自是三位到來後,上層大能知曉因由之後傳告我輩的。”他詫異道:“莫非兩位不知麼?”

薑、妘聞言,心中更是驚疑,同時莫名湧出了一股強烈不安。

因為他們一瞬間就想到了,若是真如常暘所言,天夏乃是最後一個等待著被元夏攻伐的世域,那天夏若是冇有了,被消滅了,那麼他們這些人該是怎麼辦?元夏又會如何對待他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