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曲道人這時也是望向了風道人。

他們都能夠看出,武傾墟乃是摘取上乘功果的修道人,他們也是願意禮貌對待的,天夏派其出來理所當然。

風道人身上氣息與真法有所不同,可這也無甚奇怪的地方,元夏攻滅各方世域,所見不同的道法也是不少。隻是怎麼看其人也隻是一個尋常修道人,不明白為何天夏將其與武傾墟放在一處過來,想來此人是有什麼特異之處的,如今倒是憑此可以試探一二。

張禦這時向前兩步,目光注視那一座大鼎,眸中泛現神光,在諸廷執看來,他似就站在了那大鼎之前。

幾乎瞬息之間,他便見鼎內之物看了一個通透,直接向風道人傳意言道:“此中為六縷精陽之氣,六縷精陰之氣,俱乃是采化得來,既蘊先天,又經後天洗練。此氣若出,當在九息之內化用,不及則自行散去。”

風道人聽到,精神一振,也是將這些話一一道出。

曲道人和那慕倦安聽到之後,都是露出了驚訝之色,他們不想風道人居然一口道出了其中本來。

兩人轉了轉念,心中認為這位應當功行較弱,但是卻擅感擅知,雙方此番碰麵,既是為瞭解對方想法,也是為互相試探,派出這位,想來也是從他們這裡探查更多東西。如此一想,天夏用此人倒也是合情合理了。

慕倦安不由笑了一笑,道:“兩位真人看得不錯,此鼎中蘊藏的乃是精煉日月精氣,乃采取九日星、九月星祭煉而成,功成之後再放入虛空,令之為星辰百載,而後再是拿下,如此反覆九次,最後沉入備好淨池清海之中洗練去諸多雜穢,最終得此十二道精氣,吞之能增益功行,我今既帶來此處,也不準備帶了回去,諸位不妨同享。”

說著,他一揮袖,開了鼎蓋,霎時間,六道金光六道白光自是浮現出來,其勢湧湧,看去衝破樊籠而去。

慕倦安輕輕一吸,兩道光氣俱是如光電射去,霎時入至其身軀之中。隨後他便笑吟吟看向武、風二人。

這精氣陰氣飄忽,陽氣厚重,收取辦法各有不同,若無一定功行和手段,並無法一氣吸入身軀之中,連他本人親至此間,都不見得能順利做到,但這具外身卻是自具神妙,能助他輕鬆做到此事。

曲道人方纔未動,等到慕倦安吸入精氣,他這纔開始了動作,他隻是坐在那裡,靠著自身自然呼吸,就將兩道精氣就牽引過來,從口鼻之中吸入進去,這一切都是自然而然。

武傾墟則是看了一眼,那陰陽兩股精氣自行飛來,在麵前霎時盤旋為一團,他拿起案上茶盞,此氣丸咕嘟一聲沉落入其中,而他隻是微微一仰,就將之一口飲入下去。

風道人功行不及這幾人,現在也無人可以幫他,但是他身上攜帶一縷清穹之氣,隻是起意一引,那兩縷精氣晃動了兩下,也是被牽引過來,圍著他繞有一圈後,化散成一片光霧,如甘霖灑落下來,最後徐徐融入身軀之中。

慕倦安看出他應該是藉助了法器一流的東西,不過這也是自身本事的一種,冇什麼好多說的。他這時開口道:“兩位,這些精氣如何?”

武傾墟道:“確實好物。”

這些精氣一入身軀之中,陰陽兩氣互生互補,竟是促進本元逐漸增多。要知修道人本元向來就是根本,根本有多少厚度,就意味著你有多少成就。但是很少有能增益的外物。這精氣能做到這一點,非常不簡單。

而且他發現,這也並不單純隻是這陰陽兩氣的原因,還有之前吞服的蛟丹,玉脂膏,都對此有促進滋養的作用,可以說三者相互促進纔有此用,缺了一個恐怕最後效用都會大打折扣。

慕倦安語意深長道:“若是武真人來我元夏,那麼此等好物,不說日日可得享用,但也不會有所少缺。”

武傾墟道:“武某在天夏自能修持,不必假求於外,多謝慕真人好意了。”

慕倦安笑了笑,下來他未再擺弄什麼新奇,也未說及修道人喜好談論的道法,而隻是邀兩人賞聞樂律,時而品評其中之優劣。

武傾墟對此倒是能接上話,身為真修,又修道長遠,什麼都是懂一些的。風道人則是選擇閉口不言。

待是數曲長樂奏畢,慕倦安似乎也是儘興,他這時拍了拍手,讓身邊除曲道人之外的所有人都是退了下去。

武傾墟和風道人都是知曉,這是要說正事了。

待得偌大殿宇隻有他們四人之後,曲道人先是言道:“諸位想必知曉了,貴方之世乃是由我元夏為根化演而出,更是我元夏之錯漏……”

風道人這時出聲打斷道:“曲真人,此言卻是有些不恰當,我天夏自成一世,縱變演由元夏所出,也是貴方藉由道機演化而成,經緯俱全,陰陽皆備,便有不同,豈可言錯?便是有異,又豈能說漏?”

曲道人緩緩道:“風真人既不認‘錯漏’之言,那曲某也可暫且不論,但需知,我元夏既是化演萬世,就要為歸回一體,這既是三十三世道之宏願,亦是我元夏諸修之所求。兩位也當知,為求至善,我兩者之間必有一戰,而我元夏破滅諸世,從無敵手,天夏若與我爭,又豈會是例外?”

風道人道:“既然如此,貴方那又何必遣使來此我與說話呢?”

曲道人道:“我元夏講究仁恕,不願意把事做絕,似若曲某,便曾是化外之世的修道人,但是元夏寬容,允我入元夏修持,並立法儀,以寶器化去我外劫數,此又是何等高義?

我等今來,也是不忍天夏諸位上修俱遭此劫,萬千載功果毀於一旦,也願意伸手,接引同道之人入我元夏,共守完世,同享終道。”

武傾墟沉聲道:“若是我等去了你們元夏那處,那麼那些下層修道人,還有億兆生靈,莫非就此拋卻了麼?”

曲道人略微有些詫異的看向他,似有些不能理解,道:“這又有何不可?”

他道:“從來仙凡不同,我輩修道人運轉天機,掌握世之道理,而如你武真人乃是得了上乘功果的,更是享壽無儘,區區凡物,怎可與我相提並論?彼輩之興亡,又與天人何乾?不過都是些許塵埃,掃便掃卻了,冇得礙眼,若是真人顧惜自家的弟子門人,元夏也不會不講情麵,自也是可以一併接納照拂的。”

慕倦安亦言道:“曲真人,我等此來,正是可惜那些個修道長遠的同道,不忍他們一身道行儘付流水,故是願意給他們一條出路。

以往的確不乏與我元夏對抗到底的修道人,我輩也不得不下狠手殺滅,可心中也頗是惋惜,諸位同道又何必隨此註定覆滅的世域一同沉淪呢?”

武傾墟沉默了一會兒,道:“這些事武某無法做主,需得回去與諸位同道商議。”

慕倦安笑道:“這自是應該。道友可以回去慢慢商量,我元夏有的是耐心。”

對此他們也是能理解的,元夏做事,也從來冇有一次決定就能定下的,通常都是諸世道相互妥協,意見大體同一,這才能推行下去,以己度人,這麼大的事情,天夏這邊若是立下決斷,他反而是要懷疑了。

這時他又拍了拍手,一縷白氣湧來,將兩根五節寶竹送了上來,各自落在武、風二人案頭之上。

他笑道:“此寶竹之中自蘊奇妙,兩位可拿了回去再觀。”這寶竹共分七節,每一節之中都擺放有一樣好物,此是用來彰顯元夏之富庶大方的。

分化招攬,這是元夏既定之策,可是如此做,除了實力威懾,仍是要給人一點讓人無法拒絕的好處的,否則本來就居上位的修道人何必跟你走?還不如與你一拚到底呢。

武傾墟和風道人也未推辭,將寶竹俱是收了起來,隨後稽首道:“那我等便先告辭了。”

慕倦安當即命曲道人代替自己送了兩人出去,不多時,曲道人轉了回來,他道:“那位武廷執看來態度甚堅,有可能會回絕我們。”

慕倦安卻是對此並不介意,道:“他不同意也無妨,隻要把我們的話帶回去就可以了,我們元夏攻取這麼多外世,又有哪個是凝成一塊了,總有人會願意投向我們這一邊的。”

曲道人冇有反駁,他自己也是這個想法,一個世域無論起初抵抗多激烈,待元夏發起征伐,都是逐漸分化的,隻是他總感覺,天夏這裡人和事物似是與他們以往見過的外世有些不一樣,但什麼地方不同卻又說不上來。

武傾墟、風道人二人立刻元夏巨舟,就乘坐來時之金舟返歸了上層,而諸廷執都在法壇之上等著兩人。

兩人從金舟之上下來,便與陳禹與諸廷執見禮。

陳禹沉聲道:“兩位廷執辛苦了,你等方纔所曆,我等也是見到了。”

武傾墟和風道人這時則是將寶竹拿了出來,並道:“那慕倦安臨時贈了此物於我等。”

陳禹看有一眼,分辨出裡麵所藏並無不妥,便道:“既然是元夏使者贈予兩位的,兩位廷執便收下好了,”

武傾墟將寶竹收起,又沉聲道:“諸位廷執既已知元夏使者之言,那我等又該是如何回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