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廷執思考片刻,他轉身過來,向陳禹建言道:“首執,元夏來使看去對此並不著急切,那我等也不必急著回答,可令妘、燭兩位道友負責傳遞一些訊息,令其以為我輩對此議爭執不下,如此可以拖延下去。”

韋廷執讚同道:“林廷執此是合理建言,這正是元夏所希望看到的。我等還可以偽造內亂之象,讓此輩以為我彼此攻伐,這般他們愈發不會輕易動手或者急著見到結果,而是會等著我內耗過後再來收拾殘局。”

陳禹則是看向武廷執,道:“武廷執此行與元夏來使當麵交談,對此事又如何看?”

武傾墟沉聲道:“此舉雖可拖延,但仍是被動,隻是寄希望使者之想法,武某以為我天夏不該如此保守,元夏派既遣使者到我處,我也不妨要求去往元夏一觀,如此更能瞭解元夏,好為未來之戰做準備。”

陳禹點點頭,又看向張禦,道:“張廷執之意呢?”

張禦道:“禦以為,這一內一外皆需同時下手,武廷執所言禦亦支援,便是眼下這一關是暫時遮掩了過去,可恰恰證明瞭元夏擁有足夠的強的實力,所以可以不在意這許多事情,便是犯了錯也能承受得住。

若是元夏底蘊足夠深厚,哪怕今日對我全然錯判,可隻需攻伐我一二次,便得反應過來。所以這並不是製勝之所在。拖延是必須的,我當儘快利用這段時日強盛自身,但同時也需儘快元夏的勢力有一個瞭解。”

風道人也是言道:“諸位廷執,元夏一直在向我展現自身之富庶強大,意圖使我不戰自潰,其恨不得我所有人都是知曉其之底蘊,若是我提出向元夏派遣人手,此輩肯定不會拒絕,反是會放開門戶。”

諸位廷執也是看到了之前對話那一幕,清楚知曉他說得是有道理的。

陳禹問了一下週圍諸廷執的意見,對此冇有異議,便很快下了決斷,道:“林廷執,韋廷執。內部這些遮掩矇蔽事機就由你們二位先做起來,諸位廷執儘量配合行事。”

林、韋二人稽首領命。諸廷執也是一齊稱是。

陳禹又道:“張廷執,武廷執、你們二位且暫留下,其餘諸位廷執且先退下吧。”

諸人一禮,從法壇之上陸續退走。

陳禹對武廷執和張禦兩人,道:“方纔此議,我亦認為可行,且必須儘快,雖有荀道友在元夏那裡,能夠提醒我等,可身處敵境,必然處處受限,不可能時時發訊息到此,我等也不能把一切都維繫在荀道友身上,是故需要去到元夏,對其做一番詳細瞭解,如此也能有一個敵我之對比。隻是人選為何,兩位可有意見?”

張禦思量了一下,道:“禦之意見,雖隻是前往探查,並非為了展現實力,可是若是功果不高,元夏那邊並不會放在心上,許多的東西也未必看得透徹。”

武傾墟道:“張廷執說得不錯,此輩可尊視上層修士,但對於功行稍欠一些的修道人,則根本不放在眼中,必須功行足夠的高的人前往,方能探得明白。”

張禦則道:“摘取上乘功果的修道人本就稀少,不宜輕易付托到此事之中。禦之意見,不若等那外身祭煉完成,可用此物載承元神氣意而往,如此可以省卻不必要的冒險,元夏也不至於生出更多想法。”

武傾墟也是同意需對元夏有所警惕。

現在元夏雖是好說話,可那一切都是建立在覆滅我天夏的目的之上的,故是派遣去之人不能以正身前往,元夏能讓你去,可未必會讓你真的回來,所以用外身替代是最方便的,反而能打消許多人的心思。

陳禹道:“張廷執,長孫廷執那裡的情形如何?”

張禦道:“禦已是問過長孫廷執,已然有了一些眉目,若隻是單純煉造一具可為我輩所用的外身,目前當是可以。”

外身現在雖然還不算成功,可那是因為目標是放在所有人都能用的前提上,但要隻是作為承擔少數人的載體,那不用如此麻煩,哪怕冇有外來的功法技藝,集中天夏本來的力量也煉造出來。而且此外身若是承載元神或觀想圖,那也一樣能發揮出本來實力。

陳禹喚了一聲,道:“明周。”

明周道人出現一旁,道:“首執有何關照?”

陳禹道:“令長孫廷執儘快煉造三具或三具以上的外身,他所需任何物事都可向玄廷求取,其餘事情我不管,但要一定要快。”

明周道人肅然道:“明周領命。”

同一時刻,曲道人走入了巨舟頂層所在,這裡有一麵方纔升起的法陣,實際上隻是飛舟的一部分。因為這飛舟本身就是陣法與法器的集合體,正如林廷執所判斷的那樣,兩者在元夏這裡其實分彆不大。

法陣周圍有三名修道人聚集在此,他們此刻正在催運法力,試圖把先前的正使薑役引回來。

曲道人雖然聽了妘蕞、燭午江二人的稟告,可並不全信。兩人既然說是薑役試圖投靠元夏前被三人拚死反殺,那麼當時應該是冇有得到天夏幫助的,也即此事與天夏無關,那麼應該是可以召回的。

此人若得召回,那他就可以通過其人確定事機真正原委了。妘、燭二人所言要是為真,可以繼續信任,要是所言為虛,那麼有關於天夏的一切訊息都是要推翻重來了。

他向座上三人問道:“怎麼樣了?”

其中一名修道人道:“上真,我們正在嘗試,隻是此世之中似是有一股外邪侵擾,總是屢屢擾動我等氣機,若是飛舟能到天夏屏護那邊,或許能排斥這等乾擾。”

曲道人道:“此法不可行,去了天夏那邊,那我們就受天夏監視了,任何舉動都會暴露在他們眼皮底下,你們儘力而為。”

三名道人隻得無奈領命,並咬牙堅持下去。

實則此事曲道人若是能親身參與,或許有一定可能感覺到薑役敗亡之並不在虛空之中,而在是天夏內層,那麼憑此可能會看出些許疑點。

但是他又怎麼可能親自出力為一個區區下層修道人招引呢?

可就算他自己願意,也會遭受元夏之人的恥笑,自從投靠元夏之後,他是很注意這一點的,在尊卑這條線上根本不會逾矩。

而與此同時,張禦察覺到了虛空之中有人在試圖接引薑道人,他與陳禹、武傾墟二人告罪一聲,便心意一轉,來到了另一處法壇之上。

這裡擺出一處陣法,卻是天夏這邊也是同樣在召引其人。

此舉也早就有所安排了,為的就是防備元夏將其人接去。

不止如此,鐘、崇二人還負責遮掩天機,防止元夏窺看,因為此舉是從元夏使者進入虛空之中便就這麼做了,再加上虛空外邪的侵襲,所以曲道人那邊至今也冇有發現什麼異狀。

而天夏這邊,具體負責主持招引事機之人,更是早已摘取上乘功果的尤道人。

張禦走了過來,執禮道:“尤道友,我方纔察覺到元夏那處似在召引那薑役,道友這裡可有妨礙麼?”

尤道人站起回有一禮,道:“玄廷佈置穩妥,此輩並無法攪擾我之舉動。”

張禦道:“尤道友還需多久完成此事?”

尤道人道:“玄廷全力支援,清穹之氣不斷,那麼隻需三五月便可。若是其人自己願意歸來,那麼還能更快一些。”

張禦卻是肯定道:“此人一定是會想法設法歸來的。”

由於避劫丹丸的緣故,薑役肯定也是十分急迫的想要歸來世間,哪怕是猜出是天夏這一邊招引他,此人也是不會拒絕的,唯有先回到世間,其人才能去考慮其他。

轉眼之間,又是兩月過去。妘蕞、燭午江二人再次來到了元夏巨舟之上,此行他們是像慕倦安、曲道人二人稟告這些時日來天夏內部的情形。

“慕真人,曲真人,我們現在無法得知天夏具體詳情,隻是知道內部意見不一,似是產生了極大爭執……”

妘蕞低著頭對著兩人陳述天夏那邊交給自己的訊息。

曲道人看著他們,道:“你們到了天夏許久,天夏有多少摘取上乘功果的修道人,你們可是知曉了麼?”

妘蕞有些為難道;“我至今所見最高功行人,也隻是寄虛修士,更高層修道人根本不見我等,我等幾次遞書,都被駁了回來……”

曲道人冷然道:“你們當真無能。”

妘、燭二人連忙俯身請罪。

慕倦安卻笑著道:“好了,就彆為難他們了,這本來也不是他們的事,他們能做到如今這一步已然是不錯了。”

他對於兩人的理解,倒不是來自於他的寬容,而恰恰是出於他對兩人的輕視。他並不認為憑兩人的功行和能力就可知悉天夏上層的一切,不然先前派出使團時又何必再要加上薑役?

妘蕞和燭午江趕忙道:“多謝慕真人體諒。”

慕倦安隻是笑了笑。

曲道人喚了一聲,道:“寒臣。”

“寒臣在。”一名修道人聞聲從旁處走了出來,肅然執禮道:“曲真人有什麼吩咐。”

曲道人道:“既然這兩個人做不了事,你就過去替他們把事做好。”他看向妘、燭二人,道:“你們二人,下來行事需聽從寒真人的吩咐,清楚了麼?”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