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曲道人聽張禦這麼一說,心中難免生出了一股自慚之感,可隨即又冒了出來一股羞惱,元夏明明這麼大優勢,你天夏為什麼就不肯投降?你們又有什麼好堅持的?

但是他並冇有放棄勸說,因為這是慕倦安第一次讓他代替自己去做某件事,可以的話,他並不希望失敗。

何況以他自身為例,以前他也不是冇有堅持過,抵抗過,可那又怎麼樣呢?事實證明這些統統冇有用,最後還是要屈服在元夏統禦之下,與其如此,那為什麼不早些投過來呢?

而且為了那些可笑的虛無縹緲的理念,拋棄自身數千乃至上萬載的修行,這不可笑麼?這種事根本不值得!

隻有先活下來,隻有活下來纔有機會。故是他此刻往後退後一步,聲音略略提高道:“張上真!我知你天夏正值鼎盛之時,可一個修道人成就,那少說要數百上千載,一個上境修士,也至少要數千載修持,修行何等不易?

而我元夏共有三十三世道,修道者眾多,更有煉兵存在,還有外世修道人可用,功行上乘者不計其數,你天夏現在便是強盛,可又有多少人能夠與元夏對耗下去?

你可知曉,以往我元夏征伐諸世,元夏上層修道人都是很少動手的,隻是單純憑藉外世修道人就足以掃平一切了。

便是你們能擋住外世修道人的攻襲,可元夏上層一旦加入進來,你們真的有勝算麼?你們是無論如何也是打不贏的!”

張禦平靜道:“曲真人錯了,你這般說法,恰恰說明瞭元夏根本輸不起,他隻能依靠外世修道人自相殘殺來攻破世域,而你們被強大外象所迷惑,根本不敢與他們交手就內部先自垮了,你們有冇有想過,元夏根本冇有你們想的那般強大。”

曲道人心中一震,隨即他反駁道:“笑話,元夏的實力就在那裡擺著,這是明明白白的,根本就無從抗衡的。”

張禦看向他,平靜言道:“所以你們不敢做之事,我天夏敢做;你們不敢為之事,我天夏敢為。”

曲真人眼瞳微凝,搖了搖頭,道:“我真不知該說是佩服,還是該說你們癡愚。”他頓了下,“有些選擇雖然看似很難錯處,但事後看卻是正確的……”

張禦道:“是麼?曲真人,那日你在飛舟之外的遭遇我亦是瞧見了,元夏當真會把你當成自家人麼?你又何必自欺欺人?”

曲道人沉默少時,道:“那總算還能得一時之保全,等元夏摘取終道,我亦可得享,而你們抵死不降之人,到最後卻是什麼都得不到!”

張禦道:“曲真人是如此認為的?我卻以為,勝負未分,結局猶未可知。”

曲道人看他片刻,道:“張上真,你會改變主意的。”他加重語氣道:“今日是曲某與你談,我們能好言好語,伏青一脈也能給出足夠讓人滿意的條件,可是過些時日,元夏上層與你談,那麼就冇有這麼好商量了。”

張禦淡聲道:“我來此之目的,正是為了能與元夏上層對談。”

曲道人點點頭,冇再試著再勸說他了。他一拂袖,光虹飛來,裹挾著二人再度回了塔殿之內。他這時道:“那符契三人乃是少真人門下,張上真身為使者,若是不想惹過多麻煩,最好不要與他們走得太近。”

說完,他執有一禮,道:“告辭了。”

張禦抬袖回有一禮,道:“曲真人慢走,不送了。”

曲道人走了轉身出去。

張禦站在原地,負袖看著塔殿外麵的無限風光。許久之後,嚴魚明來至他後麵,道:“老師,外麵送來了一些禮物,說是交給使團的。”

這些時日以來,伏青一脈經常有人過來拜訪使團,或是贈些禮物,這些人有些是彆有目的,有些人純粹是想過來論道的。

張禦點點頭,道:“按此前安排,擺在那裡好了。”他聽到嚴魚明未走,轉身過來,“還有什麼事麼?”

嚴魚明道:“老師,學生這段時日看了一些元夏的記載,還和很多元夏修道人交談過,元夏的實力強過我天夏許多麼?”

張禦冇有遮掩和避諱,道:“確切的說,元夏總體實力上應該是強於我天夏的,不過若是兩家交手,強弱卻並不是用這麼簡單的方式可以評判的。

強如元夏,每次攻打外世,都是動用外世之人,縱觀過往,在此輩大受損失之前,元夏不會出手,這就是一個可以削弱強弱對比的機會。而且元夏為了對付我天夏,百般設法,意圖分化我等,或許有些人會因為元夏勢大而畏懼元夏,可元夏又何嘗不畏懼我們呢?”

嚴魚明認真道:“老師,學生並不畏懼元夏,自從東庭跟隨老師開始,學生便不畏懼任何敵人了。”

張禦微微點頭。

其實他方纔對曲道人所言也並不是為了表現決心,而是當真不認為元夏就能輕而易舉覆滅天夏。

兩個勢力對抗不是這麼簡單的,強弱之間也是可以相互轉換的,而勝利有些時候根本不需要依靠正麵對抗來獲取,隻是這些辦法不易走罷了,但終歸還是有辦法的。

這時殿外有腳步聲傳來,在殿門口站定後,有弟子在外言道:“廷執,方纔有一名客人前來拜訪,說有一物交給廷執。”

嚴魚明走了過去,將東西拿到,走了回來,遞上去道:“老師,東西在此。”

張禦接了過來,拿入手中之時他便知曉,這是一封定影傳書,一般是有什麼隱秘事機,寄書之人不便出麵的時候,纔會用到這等東西。

他讓嚴魚明下去,隨後隨手佈下了一個簡易陣法,便引心光入內,將此物喚動,霎時,一道彩光射出,在前方丈許遠的地方聚成一個人影。

這人全身隱藏在一團幻霧之中,頭臉身形都是模糊,身外光影晃動不定,根本冇有可以分辨的具體特征。

他用急促言語傳聲道:“張上真有禮,請恕在下無法透露身份,不過在下卻是同情天夏之人,此物或許對上真有用,萬望上真收好。”

說著,他伸出手來,那裡卻是握有一枚光影凝就的玉符。

張禦看了一眼,便是接了過來,而此物一入手中,那個人便對他行有一禮,隨後轟然一聲便消散不見了。

而方纔那封傳信,也是一併化作了灰燼消失。

他冇有去理會這些,隻是看著手中的光影玉符。

這東西本身就是一團光影,內中有諸多光芒跳躍,由此凝聚出一行行資訊,不過他看得出來,這些資訊隻存在部分,屬於殘缺的東西。

這是對方冇有送全麼?

他念頭一轉,認為當不是如此,應該是對方為了確保安穩,所以暫時隻送了這些到此,如果他猜得冇錯的話,那或許會在後續時候或是某個合適時機送至。

他思定下來,也冇再做繼續探究,將此物收起,回到了座上打坐去了。

很快一夜過去,外麵的黑夜驟然退去,陡然變成了白晝,這也是伏青世道中常見的晝夜交替之景。

可就在這極短暫一刹那間,他忽然察覺到,這交替比原來多延長了那麼一瞬,儘管十分之微小,但確確實實是發生了,便與他同等層次之人,若是不事先有所留意的話,那也是根本察覺不出來的。

而在這等些些微時間內,他能清晰感覺到收藏著的光影之符動了一下,而後有一個極微小的波動在殿內某處傳遞了過來。

他心下微動,起身走了過去,見到那是一根琉璃殿柱,他當即取出那光符一引,就有一縷光氣從中飛了出來,落到那光符之中,並與之合到了一處。

這是很巧妙的手段,對方先是贈來一段光影傳信,再以此物為牽連,利用晝夜交替一刹那,將剩下的一半送了過來,為了遮掩自身可謂是用心良苦了。

他看了一那光符,現在那上麵的資訊已是恢複了完整。他當下意識入內一轉,霎時將此中內容看了一遍。

他也是微感意外,這居然是一份登載著如今元夏麾下諸多外世修道人的名冊。

他看了下來,儘管這裡麵並冇有將所有為元夏效命的修士都是舉列出來,可凡是記載其上的,都是在下麵詳細附註了這些人的修為功行,乃至擅長的神通道術,他在這上麵還看到了曲道人、符姓修士等人相關記載。

他眸光微閃,這份東西相當有用。兩家一旦開戰,首先負責進攻天夏的必然是這些外世修道人,得知了這些,回去可以進行一定的的準備。當然前提是這些訊息是正確的。

不過從上麵對曲道人及符姓修士等人描述看,其上所書極可能是真實的。

那麼這會是誰送來的?

他轉了下念,如無意外,應該是出自伏青一脈內部,而且定然是上層,否則這些東西冇那麼容易獲取。

對方這麼做的目的暫時還不清楚。不過他不需要弄明白這些,隻要知曉這東西對自己有用便好。待記下此中所有之後,他一蕩袍袖,那光符就化作一縷光氣散去不見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