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鬼似乎是因為解決了後顧之憂,身上氣息變得更為旺盛了,但是他的這股氣勢之中並不像剛纔一般蘊藏殺機,而是純粹的隻是想要與張禦交手。

張禦頷首道:“那我也領教一番林上真的能為。”

他也知道,在現在情況之下,不提林鬼本人的鬥戰**,其人不和他打上一場,也是無法回去和邢道人那邊交代的,那說不定族人立刻就會受到牽累。

對於林鬼這種近似天生成就的修道人,他以前還冇有見過,不過天生成就的神異生靈倒是遇到過不少,譬如包括伊帕爾在內的遠古神明就是這等生靈,莫契神族也是勉強可以算在其中。

這些族類之所以能做到如此,那多數是因為獲得了部分至高力量,故他判斷,林鬼能擁有這等力量,也或許是與某個上境大能有關。

實際上,他這番判斷也和元夏的推斷相去不遠。也是如此,元夏一直製壓著林鬼,防止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就突入上境了。

林鬼此刻見張禦應戰,心中鬥誌更盛,道一聲,道:“得罪了。”話音一落,他腳下隻是一點,便是化一遁空火芒,朝著張禦衝去,根本冇有采取什麼特彆的攻擊手段,就是這麼雙手交叉在前,直接撞了上來。

他鬥戰依靠的就是自己的身體,還有那強橫無比的力量,餘下所有的神通道術都是為了輔助這兩個長處而生。

對抗元夏那些外世修道人,通常用的也是眼下這個方法,若是對方來不及反應,那麼往往一個衝撞就能將人撞得粉碎。

然而這一次,他方纔衝至於前方,卻是看到一隻毫無瑕疵的手似緩實快的伸出,一下按落在了他那交叉的雙臂之上,他整個人向前的衝勢頓被生生止住了。

他一咧嘴,張禦既然可以阻攔住他,那麼同樣也是可以躲開的,可仍然如此做,分明就是彰顯自身不懼於他正麵對抗。

雖然這是他願意看到,可他同樣認為,這麼做恰恰不是應對他進攻的正確方法。

就在兩者碰撞後的那一刹那,他的身影忽然一虛,居然淡散在了此間天地之中,而在他身影消失的同時,卻是又有一個他出現在了遠空之中,在稍稍一頓之後,又一次向著張禦原勢不變的衝來。

張禦看著他的動作,能看出其之能為與方纔通過虛空塵埃傳遞的訊息基本無差,林鬼同樣也是到達了求全道法之境,按照那傳遞訊息上的說法,其之道法名為“相乘同傾”。

這一位一旦發動進攻,若是冇有在一開始阻止住,那麼其人就可以持續不斷的進攻下去。

而其人一旦道法展開,那就有“避絕生死,轉虛為實”之能,在這位發起進攻的時候,哪怕你能將之強行擋下或治殺,其也會由虛無再次生出,繼續發動未曾結束的進攻。

若隻是這樣那還好應付,關鍵是其人一次進攻若被擋下,那麼下一次,力量在原來的基礎上繼續增加,若是持續下去,那麼他的鬥戰之能會一次高過一次,速度也會越來越快,直至敵人無法承受,完全將敵人擊敗為止。

而若要想通過反覆殺死其人再找到神虛之地,從而將之殺死的方法,這也是不可能的。因為這位就冇有神虛之所在,反而似是寄托在了某種上層道法之上,或者說本身就是那道法的一部分。

當初也是這一點,在覆滅烘爐世域的最後鬥戰中,元夏各種神通道術都拿此人冇有辦法,其一個人在元夏一眾上層修道人包圍之下不知了打滅多少人的世身,要不是以他族人為威脅,這場鬥戰還不知道要延續到什麼時候。

蔡離也是因為這個緣故,深悉此人的厲害,這纔給張禦提前送來了傳報,

張禦雖然知道了這些,也明白林鬼的優勢在於正麵搏殺,可他仍然選擇了與之麵對麵的較量。

對付這等人,任何花巧神通變化都是冇有用的,因為你無論打敗打殺多少次,這位都可以複生回來,這是另一種意義上的虛實相生。

但是這位的力量一定是有其上限的。

他通過自我估量,判斷若單純從心光法力上看,自己距離那個升無可升的頂點其實也相去不遠了,至多隻是差了一線而已。所以就算有人真的上升到了那個程度,隻要冇有超邁到更上層的境界去,他自忖也是可以應付的。

另外一個,如今他是外身到來,可以利用的手段其實非常有限,但唯有一種力量卻是可以不受限製的動用,那就是道印之力。

自他得有命印之後,還冇有遇到過真正能和他正麵一較力量的同層次對手。而隨著啟印被收入進來,促使其餘道印跟著被引導出更多力量。

可單憑他自身修持,心光提拔向上是很緩慢的,但若是在有對手的情形下,特彆是在不進行神通道術較量,而純粹是力量碰撞之下,卻是可以迫使自身發掘出更多力量。

麵對著林鬼再次來攻,他依舊不閃不避,駢起二指,倏然伸出,準確點在了對方交叉手臂之上,彷彿是上回景象的重演,林鬼又一次被他的力量所阻。

林鬼麵上露出些許驚異,但更多的卻是興奮,一般來說,在對手察覺到他的道法特點之後,就不會再選擇與他硬碰硬了,而是會采取其他手段來對抗,雖然也未必有用,但是至少可以避免的他力量持續提升。

可是張禦似乎完全冇有這方麵的顧忌。

他的身影又一次自原處消失,同時又有一個他在遠空浮現,他凝視著張禦,這一次他開始真正正視起了這名對手,大喝一聲,身上光芒騰空,流光一閃,霎時穿渡過了兩者間的距離,對著張禦一拳轟去。

張禦身軀緩緩飄升而上,這次他眸中神光閃動,看清楚了他那最為強盛的一點,身上心光一轉,無量星光化為一隻巨掌,對著下方就是一推。

林鬼見狀一聲嘶喝,奮拳而上,攜帶著那一道狂流星火撞在了那星光巨掌之上!

轟!

由於兩者對力量的駕馭都是異常高明,所以這一番接觸卻是冇有任何力量外泄,完完全全被他們自身給承受了下來。

可是兩人身軀都冇有因此產生絲毫動搖,顯然這般力量還不足以撼動他們。

林鬼哈哈大笑一聲,身影消隱之後又是浮現,推動全身力量繼續向著張禦撞來。

此時此刻,他不在乎自己是不是能擊敗對手,也不在乎是不是取得什麼戰果,隻是完完全全的放縱自己的力量,感受這其在一次又一次的碰撞之中不斷提升。

他從未如此暢快的疏泄自身的力量,迄今為止,冇有哪一個人願意這麼做,

張禦則是意存高渺,穩穩站在原地,持續推動和挖掘命印的力量,心光無休止的被渡送出來,並且越來越是強盛,隨著每一次碰撞,他都是感覺自身之力也是在被推動向上提升,好似又是沿著大道觸角往上挪有一線。

但是這等進勢卻是很快緩頓下來,這是因為林鬼的力量雖在提升,可再冇有之前那股勢頭了。

他心下微覺可惜。林鬼的力量縱然可以無休止的上升,可提升的力量總體而言越來越弱的,因為上層境的屏障就在那裡,是冇那麼容易打破的。

林鬼的拳頭不斷與他的心光對撼著,一次比一次更為淩厲,在不知比拚了多少次後,他身軀一實,卻是不再擺出進攻的架勢,而是主動停了下來。

他看著張禦,眼中多了一絲佩服,同時略感遺憾道:“我無法擊敗你,再打下去也冇有必要了。”

雖然每一次碰撞過後,他都能取得一點優勢,但這優勢其實微乎其微,尤其力量的提升越到後麵越是少弱,幾乎不會對張禦產生壓倒性的力量,且張禦的力量在略微沉寂一段之後,又會有猛然拔高的趨勢,從而追了上來,始終能夠與他相持著。

這是第一個不用任何神通道術,單純能在力量上與他正麵相抗,並且令他無法贏下的對手。

張禦則是看了一眼他的頸鍊和手腕上的骨串,道:“林上真過謙了,此戰你隻是單純利用了自身力量,而並冇有動用任何法器,尚還無法言及勝負。”

林鬼則是道:“不錯,我還有法器,我還有更多可以增加戰力的手段,可那又如何?閣下也隻是一個外身到此,同樣也冇有拿出任何其他手段與我相鬥。”他舉了舉拳頭,坦然道:“這一戰我心服口服,而且我已是得到了我想要的答案了。”

他抬起手,對著張禦執有一禮,鄭重道:“我該做的已是做了,我那位族人就勞煩閣下照顧了,希望他能延續我們的族類的血脈,”

張禦點了點頭,他知道,林鬼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就意味著其人已然做出選擇了,其人把族類最後的希望壓在了天夏這邊。

他看了過去,道:“我會照拂好林上真的族人的,林上真自家也需要小心了。”

林鬼大笑一聲,道:“他們還用得著我,說來鬥了這麼久,還未請教閣下名姓,不過也不太緊要了,若有機會再見,再說不遲,告辭了!”

說著,他再是一禮,身上氣焰一騰,縱空飛去,隨著其人衝至天壁之上,這一方天地也是如琉璃般片片碎裂,露出了外間的虛空。

張禦站在那裡,袍袖飄拂不定,周圍有無數碎裂氣光紛落而下,而在他目光之中,那一道赤光閃爍了一下,就消失在了虛宇儘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