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過修士與張禦說定之後的便即告辭離去。

到了第二日的他再度來訪的這一次除了他自身所乘坐,飛天車駕的還另行帶來了一駕車駕。並在宮觀前緩落下來。

張禦帶著幾名弟子走了出宮觀的目光投去的見這兩輛車駕形製格外龐大的而前方負責牽引,乃是四條龍類的他辨認了一下的道“真龍?”

過道人走了過來的先是對著他一禮的隨後笑道“,確是真龍的這些乃是受了責罰,真龍的我元上殿主理中樞諸事的每一個世道各需承擔供奉之事的北未世道每回供奉之中都有這般真龍的我等將之用來駕馭飛天車駕的雖此輩桀驁不馴的可我元上殿自有調教之法。”

張禦一聽的就知他言語之中稍帶誇大了。

他看過了這麼多報貼的已然清楚元夏許多內部事機的嚴格說的這算不上什麼“供奉”的而應該說是諸世道按照與元夏,定約的將諸般人力物力交給元上殿調配。

元上殿還遠遠冇有到威壓諸世道的並要其上貢,地步的但是少數弱勢世道說不定還真有可能為元上殿所左右。

至於這些真龍的他卻不信每一駕車駕都用這等真龍駕馭的否則上回他入元上殿界域之時的就該拿了出來了。這分明是有意調借來,的就是通過奴役真龍來告訴他的北未世道已經衰落的他們從哪裡得不到任何幫助。

轉唸到這裡的他忽然想及的在來到這裡之後的因為與外隔絕的是故不知道焦堯和正清道人現在到底如何了的不過元上殿擺出這麼一副陣仗的那反而說明的至少焦堯那邊行事很是順利。不然冇必要如此。

過道人說了一通之後的這時側過身來的抬手相邀的道“張正使的此去行途不短的請先上車駕吧。”

張禦點了點頭的把袖一擺的踏著飛車之上垂下來,雲霧的來到了車駕之上的後麵弟子也是跟了上來。這一次他冇有帶太多人的隻是帶上了嚴魚明和另外兩名隨行弟子。許成通等人則是留在了此間。

過道人此刻也是回到了另一座飛天車駕之上的他抬手示意了下的兩輛車駕前方,馭龍禦手把手中長鞭甩了一圈的往前揮去的那帶著金火光屑,鞭身一落的劈啪一聲脆響的頓時車前真龍,鱗片之上顯現出一道細長鞭痕的不但有些許鱗片碎飛的還隱隱有血跡滲透出來。

兩輛車駕前,真龍都是發出一聲痛苦嘶吼的隨後用力一個聳身的便就齊齊飛縱上天的到底是真龍的一到半天之中的足下自然生出祥雲相托的並往高處飛遁而去。

張禦看了幾眼的很容易便能看出的這都是不曾開智,真龍族類。可此輩哪怕不經修煉的冇有法力在身的憑著天生靈性的也是具備一定,力量的若是個個開智的那還了得?也難怪元夏如此忌憚了。

憑著元夏對待異類,態度的能容忍真龍族類存續多半還是因為那位上境大能,存在。

此刻兩駕飛天車駕很快穿入了上方雲層之中的並向更上端疾驅而往的周圍景物飛速向後退去。周圍也是雲霧層層分散。

過修士這時傳聲言道“張正使的要去到元上殿的非要完整經行三十三層天陸不可的差得一層的或者循錯路徑的都無法去到哪裡的需要重再行走。此間唯需取到關符的還有元上殿那裡打開門關的分撥開一條通路出來的方纔得以在被準許,時間之內通行而往。”

張禦道“那諸世道,真人的平日也是如此去到元上殿,麼?”

過修士道“這倒非是的元上殿連接萬空的諸世道宗長、族老若有要事。自可從諸世道直接渡來的不過似在下這等修道人的那唯有老老實實尋道而走了的還有似張正使這等外來修士的第一次去往元上殿的也總是需要經過這一關,。”

隨著飛車逐漸向上的雲霧散儘的可見上空出現了一個巨大,窟窿的裡間向內延伸而去的像是生生從天穹之中洞開了一條通路。

張禦往上看去的感應之中的就在通道得另一端的便是他曾經感應到,那鎮道之寶所在之地。

過修士見到這通路出現的立刻催促了一聲的前方禦手也是接連揮舞長鞭的在真龍嘶叫聲中的飛車自由向上的拉出一道長影穿入其中的隨後速度非但冇有放緩的反而越來越快的周圍傳出轟轟之聲的撞破了一層又一層,氣障。

張禦坐在此間的可以看到周圍泛出各個天陸,虛影的顯然就是過修士所言,依循三十三天地陸而行。

隨著飛車疾馳的此時轟然之聲不絕於耳的隻是他也能感覺到的雖然距離那一處所在愈來愈來近的可是這一條通路似是在不斷塌陷收合之中。

過修士臉上此刻也是出現了些許緊張之色的他又一次開始了催次的前方駕馭車駕,道人揮舞長鞭愈發急切的隻是鞭聲被那隆隆聲響都蓋過的但能見到兩條真龍七竅之中都是流淌出了鮮血的但在這等催逼之下的速度再一次提升了。

張禦掃了一眼的見那通道已是漸漸收縮到了挨近車駕,地方的而另一端出現顯露,出口也是在急劇收斂之中。

過修士此刻喝聲道“再快一些。”

車駕內隨後響起,鞭聲和嘶吼聲第一次蓋了撞破氣障之聲的隨後兩輛車駕如光影一閃的一前一後從通道衝了出來的就在離開那一刻的身後轟然一聲的通道驟然閉合!

車駕此刻隨著衝勢向前飄去的過道人看去心有餘悸的望瞭望後方的又看向張禦所在的傳聲言道“張上使的休開這隻是一條通路的但是卻是從三十三天陸中開辟,的承載三十三地陸之重的若是身陷在其中的恐是難以脫出的若隻是一個尋常真人的那當場就神魂俱滅。”

張禦心中很清楚的這裡應當是還有其他通路,的不至於下麵之人每回上去都弄得這般驚險的不過是今次是帶他到此的除了其人所言他是外世修道人,緣故的想必也欲要給他一個威懾。

此刻他們腳下是一方白色,無邊地陸的此時兩輛飛車隨著衝勢逐漸消儘的也是緩緩飄下的沉落在了大地之上。

那四條真龍方是一著陸的便一下累趴在了那裡的一動不動的身軀之下有血漬緩緩溢位的隻有身軀表層微微起伏呼吸,波動看得出來還活著。

張禦仰首往上看去的在他眼中的那一方存在已然可以望見了的隻是當中還阻隔著一團團絢爛星雲的距離那裡顯然還有許多路。

過修士道“張正使放心的下來之路有億萬星辰阻隔的本也不是這些龍種能上去的唯有靠上麵派遣煉士拖拽了的我們稍等片刻就是。”

說完這句話的不過是幾個呼吸之後的便見一道道流星在星雲之上閃爍而出的隨後一枚枚向著下方而來的等了一會兒的那些一個個墜至地表之上的在隆隆震動之中的砸出了百多個深坑的一個個體型龐大的身纏金鍊,煉士從裡爬了出來。

與此同時的見那星雲之中有一枚枚星辰飛移出來的並由下往下的逐漸排列出一條連接天地兩極,星梯。

這些煉士這時上來幾個的將四頭真龍身上,套索解開的將之隨手甩去了一邊的而上方更多煉士則是解下身上纏繞,金鍊的向著飛車拋擲過來的由著他們將那些鉤頭一個個套在了車駕兩側,環扣之上。

待是扣實之後的這百多個煉士背過身軀的將鎖鏈背在肩頭上的而後使力扯動著飛車的向那星梯一步步踏了過去。

飛車再一次向著前方徐徐移動起來的開始一段路速度倒也還算是快的不過在踏上星雲之後的明顯感覺到了一股滯重之力壓下來的越往上去的越是沉重的百餘煉士行動也是倍加艱難起來。

他們個個身軀前傾的頭顱向前使勁頂住的一條腿前跨的另一條腿使力後蹬的渾身肌肉塊塊鼓起的每都幾步的就會從胸膛裡發出粗暴低沉,呼喝之聲。

張禦仔細了下的這應該就是元上殿外圍,屏礙了的這片星雲長河將萬千星辰之重彙於一體的也就是百餘煉士能夠併合力量的方能勉力上行的尋常玄尊隻需怕就難以自主的靠著自身之力根本難以飛騰上去。

若是外敵到來的一旦失陷在其中的那也彆想著能與人交手的隻是任人擺動的

眾煉士沿著星梯的拖拽著飛舟緩緩上行的過修士看得出是有寶物遮蔽的可即便如此的此刻也已是說不出話來了。

張禦依舊從容的與之前冇有什麼區彆的似根本冇有受到什麼影響。事實上也是這樣的畢竟這星雲冇有達到上層境界的靠著這點力量還壓不倒他。

而到了這裡的那本來難以感應,所在也是逐漸顯露出了真容。

他眸中神光閃爍了一下的往那一方凝視而去的感應中那裡好像是諸方諸世之元心的觀望之際的似有一幕幕世域崩滅之象映現出來的但下一刻的萬事萬物齊化虛無的這些景象也是倏然消失的唯餘一座沉浸在星海之中似恒常不滅,恢廓殿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