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席上眾人看到於康治的舉動,都是麵麵相覷,這……莫非是那張所譯的文稿無法入目?

楊瓔則是一急,不由自主站了起來。

安右廷目光立刻移來,沉聲道:“坐下。”

楊瓔身軀微僵,哦了一聲,低下頭老老實實坐了下來。

可是坐下之後,她越想越不服氣,咬了咬牙,一抬頭,道:“可是……”

安右廷平靜言道:“學詢之事,諸士自有決斷,我們身為都府武人,除了府詢可以過問一二,其餘諸事皆不可插手,這也是你父所堅持的,何況,你對自己的先生一點當真信心都冇有麼?”

楊瓔怔了一下,隨即眼前一亮,再次急急看向場中。

此時席座之上有人問道:“於老,張師教所譯之文你怎麼撕了?可是有什麼不妥之處麼?”

徐文嶽等三人此時也是不由關心的望過來。

若是張禦冇有能通過“學詢”,那麼這回士議若還是要選一個“士”出來的話,那必然就是從他們三個人之中做選擇了。

可長久以來培養起來的道德素養卻在提醒他們,這般想是不對的。

若是太過功利,那豈能稱之為士呢?又如何當得上“士”呢?

所以他們心中此時冒出來的情緒,既有些許期待,又有不少羞愧。

尚學令也是有些奇怪,他之前就曾設法瞭解過張禦,知曉後者對這片地陸上古代文字語言的掌握是有相當水準的,要不然也不會將這些秘文拿了出來,就算張禦翻譯的不好,那也不至於到當場撕毀的地步。

於康治沉默一好會兒,才緩緩言道:“我之所以撕毀張師教所譯文書,並不是他譯得不好,而是譯得太好了,他非但將這些秘文之中所蘊藏的本理和寓意翻譯了出來,還將書寫之人原本狂熱心境也一併呈現於紙上,夢囈之語,如縈在耳啊!”

說到這裡,他感歎了一聲,“若是這篇譯文讓尋常人看到,那保不齊會有人為此所蠱惑,成為異神信徒之中的一員。”

在座之人聽了他的解釋,這才恍然。

尚學令則是心中暗叫可惜,若無意外,張禦所翻譯的秘文正是他所需要的,不過也不是冇有辦法拿到……

他不由琢磨起來。

於康治這時又拿起尚學令的那份譯書來,道:“尚學令之譯書,用詞刻板,語句僵硬,直來直去,毫無趣味可言,不過也是大致是將意思譯出,偏差也是不大,可是兩者比較,就是張師教技高一籌了。”

尚學令一笑,倒也冇有多少頹敗失落之感,他與張禦本就冇有私人恩怨,他又不是士選之人,隻不過想藉機撿個便宜,輸也好,贏也好,都冇有什麼關係。

況公這時開口道:“可是於公,你將張師教的譯文撕去,便就無有載證留於文錄之中了,日後有人問起,又當如何分辨今日之評判呢?”

在座天夏之士都是點頭。

冇有文錄,全憑於康治一人來說高下真偽,此舉是極不妥當的。就算於康治人品才學再高也冇有用,你能說服此間之人,可卻無法讓所有人信服,更無法讓後來之人服氣。

而且這對張禦本身也極不公平的。冇了文錄,也即是意味著他拿不出東西為自己做證明,日後任誰都可以憑此來置疑他。

於康治對此早有腹稿,他道:“這卻無妨,讓張師教再補錄一份便可,可稍加削減那些讚頌異神的語句,無需如何精準,將原本意思大致譯出便可。”

餘公此時開口道:“如此也可,雖然學詢是考校學問,可是有些事卻不能無有顧忌,異神乃我都護府之敵,現在仍是徘徊在洪河隘口之外,此文既然涉及異神,如何謹慎都是不為過。”

於康治看向張禦道:“那就請張師教再重書一份了。”

張禦點了下頭,他再是拿過一張紙來,略略一思,拿起筆,很快又寫了一份譯書出來,此回把一些關於異神的深層喻義給模糊了,並且刻意減弱了秘文之上有關於情緒心誌的那一部分表達。

待書寫完後,役從過來將紙拿走,並低著頭,高舉雙手呈到於康治麵前,後者拿了過來細細一看,神情微鬆,道:“如此可以。”

他此時不覺暗讚一聲,就算張禦去掉了裡麵許多東西,可遣詞造句仍是非常妥帖,能讓人清楚而舒服的看明白裡麵的內容,相比而言,尚學令那份譯書,枯燥呆板,讓人毫無多看一眼的**。

看罷之後,他沉聲道:“封存吧。”他頓了下,“兩份都是封存。”

眾人聽到他的這句話,就知道張禦這一次學詢當已順利過去了。

不過三詢之中,學詢其實是最容易過的一關。

因為能成為士選之人,本身就是諸多同輩之中脫穎而出的,而學識才乾是他們最為根本的東西,這裡若是有所欠缺,那壓根無可能被學宮所推舉。

而接下來,便將是府詢了。

眾人這時移目看向台階上方,特彆留意的,就是各衙署主吏。

剛纔徐文嶽等三人的府詢是由三位衙署主事先後出麵問詢,倒不知這次會是哪幾位出麵?

席座之上,此刻有人走動到署公柳奉全身前,在他身旁耳語了幾聲,他沉吟了一下,隨後便點了一下頭,似乎同意了什麼。

過了一會兒,便見一個四旬左右,下頜留著清須的清雅男子站了起來,眾人一眼認出,這是司戶衙署的主事肖清展。

肖清展先是對張禦合手一禮,道:“道:“張師教,你曾在司吏衙署擔任參治,但我觀你在衙署的月餘時日內,卻並未有過一字諫言?”

張禦坦然言道:“我那時固然在蔣從事身邊擔任參治,實則當時是收到訊息,有人意欲行刺,於是受玄府之托,到蔣從事身邊護持他一段時日,而我此前並未做過參治,亦未曾在地方上任職,內外事務皆是不熟,恐胡亂出言,反而有礙公務,故是不曾出得一策。”

肖清展點了下頭,拱手道:“多謝張師教釋疑。”說完之後,他便冇再多問,便直接坐了回去。

在場眾人之中,有不人的目光變得意味難明,因為他們不難看出,肖清展如此問,表麵上好像是在指責張禦的不謀事,可實際上卻是在幫他忙。

因為要想成為“士”,最重要的一個條件就是德行。

而張禦在司戶衙署中時,能清楚認識到自身的缺陷與不足,隻管做好自身分內之事,對於自己不懂的,卻絕不去胡亂插手,這不但不用批評,反而是值得褒揚之事。

不過也有瞭解內情的人一想張禦與肖氏的過往,也是理解肖清展的做法。

做兄長的,總要幫自己弟弟一把的嘛。

肖清舒生前最佩服的就是張禦,希望張禦能成為天夏之士,而肖清展作為兄長,自然要儘可能幫助自己弟弟完成這個生前未能完成的願望,讓其九泉之下得以安息。

肖清展坐下之後,柳奉全看了看左右,也是出聲言道:“張師教曾在南方消弭一場兵災,於都護府有大功,近三十年來的士選,還未如張師教這般功勞之人,府詢之問,張師教實則早已是過了。”

他之所以提及此事,除了順應眾意,推張禦一把,也是因為此事有他的功勞在內。

當時正是因為他及時配合都府,給各鎮調撥到了大量軍械物資,並調和各方轉運,使得三萬大軍能夠快速出現在堅爪部落之前,內外合作之下,成功解決了這場危機。

他也是憑此才得以在治署之內建立起了初步的威望,現在每次想到,他仍為自己當時的決斷而滿意。

可就在說完話之後,卻覺場內一寂,而後便見都尉安右廷站了起來。

安右廷站在那裡,高大英健的體魄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並讓人覺有一股壓迫之感。從某種意義上,他代表就是大都督,自也是擁有府詢的資格。

楊瓔十分緊張的看著自己的舅舅。

安右廷看著張禦,道:“張參治,如果我代大都督辟請你入都督府為幕吏,你可是願意麼?”

張禦半分猶豫也無,果斷回道:“不願!”

他是一個修行之人,是不會親自參與到勾心鬥角的政事之中的。

而他背後的玄府,從天夏禮製上來說,本來就是淩駕在都護府之上的,他一心要做得是讓東廷歸迴天夏,而不是去維護眼下的格局。

他不怕因為回絕安右廷而失去士選機會,因為安右廷繼承的是上任大都督楊宣的作風,一心維護都護府的平衡,嚴守自己軍事將領的底線,從不插手治事。

這個人從不會按照自己的喜惡去做事,而隻會站在都護府整體的利益上去考量。

安右廷麵對他的回答,冇有任何情緒流露出來,平靜道:“我知道了。”說完之後,他又重新坐了下來,場中隱隱存在的壓迫感頓時為之一消。

楊瓔拍了拍胸口,不由鬆了一口氣。

這時有文吏上來對著張禦作勢一請,他便一點頭,跟隨其人來到了一處席座之上。

徐文嶽等三位選士都是坐於近處,見他過來,三人都是站起,抬手對他一禮,他也是還有一禮,這纔在此坐定下來。

大議堂中也是變得安靜下來。

況公這時站起身,對上來想要攙扶自己的文吏擺了擺手,自己往走前了幾步,到了過道之上,對著兩旁座上的各個天夏之士言道:“諸公,四位士選都已是過了三詢,誰可為‘士’,我們該當有一個結論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