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況公這句話落下之後,議堂之中所有人都是不自覺坐直身軀,看向這席座上這二十二位夏士。

此刻有不少人心中都在轉著念頭,這次士議,到底是會從這四位士選之中擇出一人來擔任新的夏士,還是如過去幾年之內一樣,一個人都不選取?

雖然隻是一個夏士似乎影響不到什麼,可事實上,每多一個夏士,都堂格局便會多上一分變化。

因為每一個夏士,都有向上的諫言之權,所有夏士都當維護他的權利,這同樣也是維護他們自己,所以他們即可以看作是一個個人,也可以看作是一個整體。

當這些具備極大影響力的人聯合到一起時,可以想象到影響力將會有多大了,在不涉及到都護府根本利益的問題時,很多合理諫言都府都是會認真考慮並實行的。

當然,這也是東廷獨特的格局和環境所造成的。都護府畢竟隻有三百萬人口,其中三分之一集中在瑞光城,上下層級也較少,能夠快速溝通並對問題進行處理,而理順瑞光城的事務,整個都護府也就冇有什麼問題了,可若是在天夏本土之上,那就並非是如此了。

徐文嶽等三人此時心下忐忑不已,他們明明知道自己希望已然不大,可卻仍是抱著萬一的期望。

楊瓔坐在那裡,莫名覺得有些緊張。

此刻有一些人暗暗觀察著張禦,似是想從其表情上看出些什麼來,然則卻發現他淡然自若,表現的非常自然,冇有任何異樣神情顯現出來,彷彿並不在意此中得失。

腳步聲起,場中有兩排役從走了上來,一個個走到了那些天夏之士的麵前,他們手裡都是托有一個黑底紅麵的漆盤,裡麵擺放著上好的筆墨紙硯。

這是請諸士寫下自己所認為的合適人選,並要寫明之所以如此選擇的理由,而且這些會與之前的文錄一樣,收入到封檔之中,以供後人翻閱。

在座夏士待將紙筆拿過的一瞬間,神情俱都是變得嚴肅起來。

他們所有人都可說是維護了一輩子聲譽的人,所在這個事上絕不會拿自己的清譽和身後之名來開玩笑,每一人在落筆時都是認真而嚴謹,會斟酌再斟酌。

半刻過後,所有人都是寫罷,然後交給一位文吏,再由其送到這裡年紀最大的況公、餘公兩人手中。

況、餘兩位長者戴上眼鏡,拿過一份份名書仔細看著,每看過一份,就會在下麵寫上自己的名諱,落蓋自己的名印,而後又傳遞下去,並給每一人都是過目。

而接傳到手的每一個夏士,在認真看過之後,也都會在上麵簽名落印。

待在場二十二名夏士把這些名書輪次看過之後,他們心中對這次選士都已是有了一個明確答案,所有人都是看向況、餘二人,等待著兩人宣佈結果。

況公撇了一眼餘公,道:“你說還是我說?”

餘公一撫須,撇他一眼,道:“都說了這麼多話了,這個時候還和我謙讓這個乾什麼?就由你來說吧。”

況公一點頭,他整理了一下衣冠儀容,站了起來,先是對著坐席上方一揖,而後轉過身來,道:“我與諸公評議下來,此次選士已有定論。”

眾人不由微微屏息,等待著他說出結果。

況公目光看向選士席座上的四人,目光最後凝定在張禦身上,道:“張君,煩請你上前來。”

聽得此言,徐文嶽三人都是神情一陣黯淡,失落不已。

張禦自座上站起,把衣冠稍正,便邁步上前,他沿著那一條寬敞的過道來到諸士之中,並在正朝大議堂主座的位置之上站定。

況公這時緩緩抬手,雙手合起,對他一拱手,正聲道:“懷德以為士,抱功以為士,擁名以為士!張師教,今我東廷諸士合議,當承你為天夏之士!願你不負名德,不負萬民!”

說完之後,對他一揖。

而此刻兩邊所有的夏士都是站立起來,雙手合起,上身微微前俯,齊齊對他一揖。

張禦站在原地,也是抬袖而起,合手一揖。

此刻大議堂中,大袖拂飄,玉章清鳴,一眼望去皆是天夏衣冠,天夏之禮,隨此浩浩夏風漫揚,思夏之心亦是油然而生。

看著這一幕,場中不少人目光複雜。

六十年來,都護府中有許多人試圖推動都護府自立,然而除了那些真正的顛覆派之外,不少人心中其實一直猶豫不定著。

楊瓔此時看得激動無比,緊緊捏住了小拳頭。

安右廷默默看著,不知在想些什麼。

徐文嶽三人相互看了看,不知為何,這一刻心中卻是如釋重負。

餘公這時感慨道:“可惜了,有禮無樂,終究缺了一點什麼。”

他不由想起七十七年前,自己授士之時都護府中響起的那浩蕩的鼓樂鐘鳴,現在鐘鼓雖在,可會奏動這些樂器的人現在已經是湊不齊了。

況公道:“名禮俱在,便失雅樂,也無大礙。”他看向張禦,道:“張君,我天夏之士皆有‘士之玉印’以為禮憑,稍候當為張君琢磨刻印。”

餘公歎道:“夏士之印需用青玉,這還是當年先人從天夏本土帶來的,彆處俱無,用到如今,也隻有一掌之餘了,也僅夠張君之用,待張君之後,便再選士,無此為憑,恐也是有名無實了。”

成為了天夏之士,那便可喊一聲“士君”了,不過這民爵除了都護府中必須有詳細文錄存載外,還要有青玉雕琢的印章做為自身的禮玉。

這東西隻有天夏本土纔有,用一點少一點,要不是六十年來常常數載也選不出一個夏士,那早就用完了。

現在剩下的這一掌青玉,正好夠拿來做張禦的禮玉,而再下來,都護府雖然也可以選士,可是冇這東西,到了天夏本土,那也不會有人承認的。除非是這個人的名聲和功績特彆高,天夏禮部纔有可能為其補錄,但這個情況幾乎是不可能出現的。

此時又一位白髮蒼蒼的老者走了過來,溫和一笑,道:“張君之名印,便交由我來雕琢吧,還請你稍候片刻。”

雕琢青玉也是不簡單之事,因為此玉近乎堅不可摧,要在此玉之上用功,自有一套專門的技藝和工具,這些與青玉本身一樣,也自在掌握在這些夏士手中。

張禦合手一揖,道:“敢問長者名諱?”

老者馬上回禮道:“老朽懷毅。”

張禦道:“那便勞煩懷公了。”

懷公笑了一笑,轉頭對遠處文吏言道:“我需借偏殿一用。”

那文吏馬上一欠身,做一個請的手勢,道:“懷公還請這邊來。”

懷公隨其進入偏殿之中,不多時,便聽到裡間有錚錚玉鳴之聲傳出,似泉水叮咚,又似山澗溪流,清潤悅耳,回傳內外。

這聲息響了大概有半刻之後,懷公才從中走了出來,他手中捧著一枚用紅色綢布托底的青色玉章,到了張禦麵前,鄭重一遞,道:“張君,君之禮玉在此,萬請收好。”

張禦雙手一抬,將青玉之章接過,他拿來觀察一下,這青玉質地與尋常美玉不同,色純無暇,觀去是一抹天青之色,摸來清溫凝潤,上方鈕式是一隻青蟬,反過來則是朱文印刻,上麵有著他自己的名諱及士君綴名。

他看有片刻,就如此間諸士一般,此玉佩掛在了身上。

況公等人見他帶好玉印,便道:“張君,請回座吧。”

張禦目光一轉,便走到左席之上,於稍稍靠後一處早就留空的席座之上站定。

諸士這時也是回到了自己座位上,再是正容一禮之後,便齊齊落座下來。

張禦亦是在席座上坐定,從此刻起,到士議結束,他就有了向都護府提出治略、檢鑒、規正、廢改、舉禮等等諸事的權力。

署公柳奉全這時拿過一份文吏早已寫好的文書,他看了下來,見冇有什麼錯漏,便就在上麵落名簽印,這也算是對今日之事有一個交代和見證了。

在蓋過章後,他把文書又順手交還給了文吏,便看向大議堂中所有夏士,出聲道:“諸公,選士既成,那士議自當繼續,卻不知諸公有何建言?”

況公這時想了想,回頭看向張禦,語聲客氣道:“張君,不知你可有建言麼?”

張禦身為夏士,也自有建言之資格,不過通常方纔成為夏士的人出於謹慎,是不會提出什麼建議的。

而且一般來說,士議之上諸夏士會對都府提出什麼要求,也會在此之前設法與都府簡略溝通一下,這樣也是為了更好的解決問題,讓雙方不至於陷入無休止的對抗和爭吵之中。

所以況公也隻是出於對張禦尊重,這纔有此一問。

然而張禦卻是冇有客氣,他點頭道:“禦確有一事,需向都護府呈請。”

況公微微一怔。

張禦站了起來,他向前幾步,再次來至大議堂的中間過道之上站定,轉身麵朝上方,抬袖而起,合手一揖,道:“禦呈請,重審四年前修文院失火一案!”

……

……-